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83节-杀死李白
    烟雾环绕却没有任何神仙中人的奇相,反而出现了异常可怕的一幕。

    青虎婆婆的衣领口、袖口、衣襟下摆、裤脚,只要是有缝隙的地方,源源不断的爬出一颗颗黄豆般大小的黑色颗粒。

    它们跌落到地上,滚了几下后,很快不再动弹。

    如果凑到近前仔细去看,就会发现那些黑色颗粒竟然是一只只模样狰狞的黑色蜘蛛,在地上密密麻麻铺开一大片,数量恐怕不下五六百。

    尽管已经八脚朝天,疑似被熏死,即便如此,依然让人看得头皮发麻,心底寒气直冒。

    没想到青虎虻全军覆没,万蛇笛引来的蛇群叛变后,这个老巫婆身上竟然还藏着一张不为人所知的底牌。

    幸好李白和其他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触碰过她,这些蜘蛛也没有发动的机会。

    507所钱永宁四人携带的烟炉似乎是专门对付蛊物的特殊熏烟,不仅能够让苗寨老巫师他们的蛊虫察觉到威胁而陷入不安和恐慌,还能轻而易举的熏杀了青虎婆婆身上的这些黑色小蜘蛛。

    白烟缭绕,对人倒是没什么危害,但是那股子令人作呕的诡异恶臭,就算是强自忍受的青虎婆婆也有些摇摇欲坠,被熏的头晕眼花。

    四只烟炉并没人放过这一老一小,从头到脚熏了个遍,连跳蚤都被斩尽杀绝,这才挪开。

    没有蛊虫、巫药和那些小道具,老巫婆的威胁能力不会比寻常老太太强上多少。

    “蔡素芬,你跟我走!”钱永宁看到青虎婆婆身旁的半大小子,又说道:“你的孙子冯虎有另外的安排!”

    几乎没有人知道青虎婆婆的本名叫蔡素芬,但是政府部门却了若指掌。

    “你们不会害我的孙子对吗?”

    被烟炉熏得够呛的青虎婆婆状若厉鬼,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钱永宁,大有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就拼命。

    仿佛没有看到对方的凶狠神情,钱永宁镇定自若地说道:“他会去上学读书,找个好工作,娶妻生子,就像普通人一样。”

    政府部门早就做好了安排。

    青虎婆婆的孙子照顾可以像正常普通孩子一样长大,代价就是永远都接触不到巫术,也不会成为巫师。

    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是女警,显然是带走小虎的人。

    青虎婆婆含着泪对一无所知的孙子说道:“小虎,奶奶走了,你以后要好好过,不要为奶奶担心。”

    她也知道小虎跟着自己成天与危险的蛇虫鼠蚁打交道,在荒山野岭中避世而居并不好,小孩子更需要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

    可怜孙子从小失去父母,青虎婆婆一个人将其勉强拉扯大,也怕自己哪天万一遭遇不测或者百年之后,仇家的报复让失去自己庇护的孙子陷入险地。

    至于五老峰,只会在乎那些有价值的人,根本不会管一个小孩子的死活。

    如今的结果,在某种成度上也是青虎婆婆想要的最好结局。

    “不要,奶奶,不要离开我,哇……”小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撕心裂肺的嚎哭了起来,死死的拉住奶奶,不肯松手。

    “奶奶做错事了,要去赎罪,小虎,不要怨奶奶,也不要恨别人,这是奶奶应得的,欠别人的,现在要还了,不要学奶奶,以后做个好人!”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恐怕青虎婆婆也早就预料到今天的下场,不过法律的审判要比巫道的惩罚温和多了,对此,她对李白毫无怨言,甚至隐隐有一丝感激。

    “不要,不要!”

    小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走,走啊!带他走!”

    青虎婆婆一狠心,硬生生扒开小孙子的手,将他用力推向不远处的那个女警。

    自己随即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向警用直升飞机。

    “奶奶,奶奶,不要丢下小虎,小虎错了,小虎以后一定改……”

    可怜的孩子,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才造成和奶奶的分离。

    小虎想要追上去,可是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却死死的按住了他。

    穿着密封衣的钱永宁四人紧跟着青虎婆婆上了直升机。

    与驾驶舱临时密封隔断的客舱内依然弥漫着烟炉散发的恶臭。

    钱永宁给了青虎婆婆一只呼吸口罩,免得还没到地方,就把人给熏死了。

    直升机桨叶飞快转了起来,掀起的狂风让人睁不开眼,片刻之后。

    舱门缓缓合拢,浑身颤栗的青虎婆婆终于忍不住想机舱窗外望去,想要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的小孙子。

    “奶奶!奶奶!”

    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子力气,小虎挣脱了两位警察的手,冲向警用直升机。

    “回来!危险!”两个警察急的大喊,同时追了上去。

    白底蓝条的警用直升机却缓缓离地而起。

    小虎只能徒劳无力的冲着越来越高的直升机哭着喊着叫着跳着,扑在窗口的奶奶苍老的脸越来越远,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祖孙生离死别的一幕让许多人唏嘘不已,不过青虎婆婆自己做下的孽,没有牵连到孙子已经是万幸。

    小虎哭的连嗓子都嘶哑了,他不知道奶奶去了哪里,但是隐约能够猜到,自己恐怕再也见不到奶奶。

    “孩子,我们还走了。”

    女警察心软,拉起瘫坐在地上的小虎。

    也不知怎么的,小虎忽然看向李白,表情变的狰狞,显然恨得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盯着他,大声嘶吼道:“我要杀了你,你害死了奶奶,我要杀了你……”

    半大小子就像一头愤怒的小老虎,龇牙咧嘴,凶狠的欲择人而噬。

    “小屁孩子,你真的这么坚持吗?”

    李大魔头不怒反笑,好整以暇地走过来。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善男信女,君子以直报怨,意思就是仇不隔夜,有就当场报了,压根儿就没有宽恕直说。

    儒家圣人出生于春秋战国时代,所谓以礼服人,也就是拔剑就干,不然谁理你?

    不看少正卯是怎么被诛的?不就是一言不合,直接开干,否则光靠嘴炮,孔圣人还真就不是少正卯的对手。

    “李白大巫师,饶他一命吧。”

    龙头寨老巫师意识到青虎婆婆的孙子出言不逊,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想要劝阻。

    然而李白却摇了摇头,依然不紧不慢的向叫骂不休的小虎走去。

    “李医生,请住手,他还是个孩子。”

    刘九会长也是脸色微变。

    小孩子不懂事,也是一时气话,时间久了,也就想通了。

    如果赶尽杀绝的话,青虎婆婆的良苦用心将前功尽弃,他们这些旁观者也是有些于心不忍。

    “我从来就听不得‘他还只是个孩子啊’这句话,这个世间没有无辜者。”

    李白摇着手指,他距离小虎越来越近。

    其他几位巫师却沉默不语,青虎婆婆并不是无辜的,她的孙子如果不知好歹的话,其实没有李白,也会有其他仇家。

    正如李白所说,孩子也不等于无辜,这个小鬼手上说不定也沾着人命,只不过是法律让他逃过一劫,落到其他巫师的手里,恐怕生不如死。

    一男一女两位警察见状想要拦住他,不知怎么的眼前一花,李白从他们的身前绕到了他们身后。

    口口声声想要杀掉李白为奶奶报仇的小虎见到对方突然近在咫尺,终于知道怕了,叫骂声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望着李白。

    “不骂啦?继续呀!”

    李白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小屁孩子,向对方伸出自己的食指。

    熊孩子从来不惯着,不给点儿教训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清瑶妖女不知何时蹿了出来,缠上李白的手腕,吞吐着猩红色的信子,饶有兴趣的望着这个满脸惊恐的孩子。

    她很想知道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屁孩子准备怎么杀死李白。

    “清瑶,配合一下,给他点教训!”

    李白的食指依旧不紧不慢的向小虎点去。

    小虎想要躲开,却惊骇欲绝的发现,身体在一瞬间完全不属于自己,就像中了定身术一样,任由对方的食指点中自己的额头。

    在下一刻,他仿佛看到一双碎金色的眼睛,时间瞬间停止了……

    李白的催眠术只能勾起已经存在的记忆,可以进行一定的引导和扭曲,但是妖女的灵瞳幻境却能够无中生有。

    就像有人从来没有见过狗,也没有听过狗叫,打死李白也没有办法让对方发出狗叫声,但是清瑶妖女却可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李白收回手指,摇了摇头。

    在一男一女两位警察的目瞪口呆注视下,背着手施施然转身离去。

    小虎却是满脸呆滞的表情,僵立在原地,再也没有方才疯狂的咒骂和威胁。

    “还活着,好像是傻了!”

    男警察测了测小虎的鼻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女警察也是一脸忧色,这些巫师的手段实在是神秘莫测,希望这个孩子尽快能够恢复,不要留下任何后遗症。

    “小李,你做了什么?那个孩子怎么了?你可不要乱来!”

    老陈头看到李白用食指点了点那个半大小子的眉心,手腕上的青蛇也没有乱动,然而对方就像死了一样,突然诡异的不动了。

    老头儿有些担心李白下手太狠,万一违法,那个老巫婆就是前车之鉴。

    刘九会长也是一脸遗憾,李白医生到底还是下手了。

    龙头寨老巫师叹了口气,摇摇头,返身回到鼓楼内,斩草除根,消灭隐患,李白做的也没错,这种事情在三湘四水之地很常见。

    李白见到众人的反应,哈哈一笑道:“你们都想多了,他在做梦呢!哈哈哈哈……”

    他的话就像一语双关,似乎带着两层不同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