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87节-重症区的大神
    再次看到XYY染色体综合征患者王继杰,李白出乎意料的发现对方精神和气色相当的不错,完全没有当日中了邵老先生一掌“五百钱”后的颓废和虚弱。

    显然这里的伙食不错,让对方很快恢复了元气。

    “王继杰,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哼!”

    或许是已经适应了重症看护区的孤寂,这位湖西市武术界宗师“百步神拳”何相鹏的亲传弟子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就算是他的武道修为还在,依然挣不脱身上的特制束缚衣,给到访的李白来上一拳。

    混合了高强度纤维丝,金属丝和玻璃丝等多种复合材料的束缚衣,就算是宗师来了,也未必能够轻易挣破。

    “哟!还傲娇上了!呵呵,死心吧!除非科技发达,有研究出修补基因的药物,不然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过完下半辈子,老实点儿的话,还能过的相当舒坦呢,别不服气,这儿比你还惨的人都有。”

    李白好整以暇的调侃着病房里的这条“咸鱼”。

    作为咸鱼,当然还是可以有梦想的。

    不过嘛,就算是有梦想,也依然是咸鱼,最终结果无非是干煎,清蒸,或者红烧。

    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点就是炒毛豆,咸鱼炒毛豆简直就是白米饭终结者。

    谁说咸鱼没有春天来着,咸鱼炒毛豆就是。

    王继杰没有吭声,只是房间里响起了磨牙的声音,大概是恨的,他现在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李白将目光从王继杰身上收回来,一本正经地说道:“付医生,这个病人存在磨牙现象,有机会给加个牙套,伙食里补些钙。”

    住单间是重症看护区所有病人的专属待遇,如今已经有了一身特制束缚衣,如果再来个口球,就完美了。

    “嗯,这个建议不错,我记下了。”

    付至毅并不了解两人之间的恩怨,只当是李白跟自己曾经接诊的病人开玩笑,哪能想到这个王继杰曾经被李大魔头给祸祸的不轻,大好的前途最终落了个清理门户,从天堂打落地狱,换成普通人也会疯,更何况还是疯上加疯,关进重症监护区也是理所当然。

    “走走走,我们再看看其他的病人。”

    李白继续往前走,准备探视下一间病房。

    与常规看护区相比,重症看护区从来都不会遇到病房紧张的问题。

    毕竟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的医疗水平在国内也算是屈指可数,实在没有办法治疗,不得不打入冷宫的患者并没有多少。

    因此哪怕平日里对重症看护区严防死守,实际上大部分病房依然还是空置的,用到的时候并不多。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敢提议向重症看护区借用部分病房给病床紧张的常规看护区,毕竟重症看护区的病人当作杀人犯都无不可,有可能发生的风险谁都承担不起。

    这也造成了常规看护区热闹无比,重症看护区却如同鬼蜮一般,冷宫这个比喻还真是十分贴切形象。

    李白和付至毅两人前脚刚离开,静静坐在病床上的王继杰双眼黑色的瞳孔突然发出邪异的红光,而且以极快的速度疯狂闪烁起来。

    然而在两三息后,闪烁频率又飞快放慢,最后红光消失在瞳孔深处。

    王继杰依然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刚刚离去的李白和付至毅完全毫无所知.

    病房内的摄像头因为角度关系,并没有拍摄到他眼中的异相。

    就算是拍摄到,黄豆那么大的两点,也很难拍的清楚。

    “郑克敌同志,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请按时用药。”

    一个穿着白色护士装的护士站在门外,捧着药盘子,一本正经地敲门。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谢谢,李爽同志!”

    病房内传出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

    “我去,这是?”

    站在不远处,李白望着这一幕,仿佛看到了四十年前的画风。

    真人版文革风Cosplay!

    稀罕啊!

    “这间住的是重症看护区资历最老的患者,郑克敌老先生,他的家人和子女都已经移民到国外,只是他这病……”

    付至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只有在国内才能治疗,人到了国外,基本上连药都不吃,反而发作的更厉害,实在是没有办法。”

    就见屋里一个穿着绿军装的老头走了出来,向年轻的护士敬礼,然后接过药和水,往嘴里一倒,一仰头,随后再次敬礼。

    “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李爽同志!辛苦了!”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请好好休息,郑克敌同志!”

    无论是患者,还是护士,都是一本正经,有板有眼儿的对着太祖语录。

    “噗!”

    李白佩服的五体投地,默默的打出六六六的手势,厉害了!

    这样的病症压根儿就出不了国,刚下飞机,定睛一看,卧槽,美帝!

    还不得拼命!

    外国医生也没办法跟这位老爷子对太祖语录。

    这跟钱和医疗条件无关,真心没辙!

    “许多患者都是顺毛驴,越是对着来,对病情刺激越大,我们只好这样,幸好人不多,否则也没办法对症下药。”

    付至毅也是一脸苦笑。

    为了病人,住院部的医生和护士也是花了不少心血,比如眼下正向两人走来的这位李爽护士,一头披肩长发被扎成左右两条麻花辫,头发不敢染,彩妆和香水也不敢用,好好的现代姑娘硬生生保持着原生态的村姑模样。

    “付主任,这位就是新来的李白医生吧?你好,李医生,我是李爽,咱们还是本家呢!”

    这位精通太祖语录的女护士大大方方的与李白握了手。

    李白笑着说道:“你好,李护士,你们这儿真是不简单呢,个个都是人才。”

    护士李爽笑颜如花,端着药盘子飞快走了。

    “走,跟老郑打声招呼,除了文革范儿,这人还是不错的。”

    付至毅无意去揭破郑老先生当初犯病的根由,事实上整个住院部上下的医生护士们都能够大致猜到一些,却没有人会去触碰这个禁忌,曾经有过二货,很快就被王婆婆亲自给开了。

    走到病房门口,付致毅伸出大拇指在门把手上按了一下,就见有绿色的指示灯闪了闪,咔嚓声轻响,房门自动解锁。

    重症监护区的所有房间都是指纹锁,统一联网管理,就怕有手艺高超的患者偷钥匙。

    曾经就发生过这样的例子,不是在第七人民医院,而是医疗界同行传出来的故事,幸好还有一道闭路电视监控和巡逻保安,偷钥匙的家伙差点儿就偷跑成功。

    在换了指纹锁后,还能够偷指纹模子的患者已经不是常规医院能够收治的了。

    付至毅替李白推开门。

    一个头发完全雪白,却依然梳得整整齐齐的老头正襟危坐在病床上,一身老式的国防绿,洗的有点儿发白,没有束缚衣,腰杆儿挺得笔直,精神爠烁的向门口二人望来。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有新人来了吗?付医生!”

    老头看到付至毅身旁的李白,以为是住院部招进来的新人,目光不断上下打量着。

    住院部招人往往需要经过王婆婆的亲自考察,正因为如此谨慎,住院部的医生和护士流动性并不大,甚至比其他科室还要低,进来的人基本上都能踏踏实实的做下去。

    能够来重症看护区的医生和护士,专业素质往往十分出色,这里的患者虽然数量不多,却是王婆婆最为尽心尽力的区域,生怕一时疏忽,闹出大乱子,让自己的一世英明尽毁。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郑老同志,这是精神科的李白医生,到我们这儿轮岗一段时间。”

    与郑老头对话,付至毅熟练的带上了太祖语录的段子,他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这是重症看护区所有医生和护士的必修课,生怕对不上来,让这位上了年纪的老爷子突然发病。

    在护士台那边,还专门放了一本太祖语录的小册子,可以作为参考,或许是因为这个,每年的政治学习,重症看护区的团队总是次次都拿先进。

    不过付至毅有意无意地忘了提醒李白预习那本语录册子,李白虽然不太熟悉语录,在仓促之间还是想起了一些经典的句子,有样学样地说道:“江山如此多娇!郑克敌同志,我是李白,以后请多多关照。”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欢迎你,李白同志!”

    就连付至毅都呆了呆,他原本正准备看一出好戏,却没有想到郑老头疯了一辈子,就这句话说的最应景儿,而且还是太祖语录。

    换成其他人,恐怕都听不出来这位老爷子是在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重症看护区的老病号。

    “谢老爷子夸奖!”

    李白真的一点儿也不敢轻视重症看护区的这些大神。

    “郑克敌同志,您先休息!”

    这个小鞋没有穿到位,付至毅心底有些不爽,哪里肯多待,又拖着李白继续闯“关”。

    他就不信这个邪了,除了王继杰和郑克敌,其他患者还会继续给李白“面子”。

    重症看护区要是也像常规看护区那样轻易被李白拿下,付至毅这张老脸还怎么搁,难道说重症看护区没什么了不起,李白也能够轻易取而代之。

    “嗯?”

    郑老爷子脸色一板,目光变得凌厉起来,金戈铁马的气息扑面而来。

    付至毅突然意识到自己忘了说语录,急忙补救般说道:“当正确的政策方针制定之后,干部是关键!”

    连忙拉着李白退出病房,在房门关上的时候,里面传出郑老爷子的声音,表示对付至毅的疏忽非常不满。

    “哼!解放军来了,司徒雷登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