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90节-过招
    李白不禁多看了一眼“仗义执言”的席阿姨,他可以确认对方并没有主动参与到针对自己的计划里。

    光是这份火爆脾气,被利用的可能性反而比较大。

    不过席阿姨这个外行却说出了内行话,使得不仅问题落到了李白面前,连主动权也落到了他的手上。

    程栩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瞳孔却不自然的微微一缩。

    李白暗自一哂,都是人精啊!

    事情既没有闹大,也没有彻底失控,恰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既没有过一分,也没有少一分,明知不可为就当机立断地果断收手,这份运筹帷幄的掌控火候实在是让人佩服。

    李大魔头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语气平平淡淡地说道:“程医生,病人改换处方,我似乎并不知情!”

    只有那些单纯到傻的职场新嫩,才会碍不过颜面,自以为卖个人情的白白放过。

    “自以为”三个字简直就是职场小白的杀手。

    “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误,修改处方的单子我原本签过字,只是不知道被谁和老单子粘到在一起,忘了在交接时,告诉你一声。”

    程栩倒是光棍的很,直接承认是自己的责任。

    不过这话里还是兜了个圈子,预留了替罪羊的余地。

    王婆婆真要追究起来,他也能轻描淡写的推脱责任。

    李白眯起眼睛,看了程栩一会,说道:“既然是意外,待会儿咱们再重新交接一次,不要再出错了。”

    他知道对方既然主动开口,自己再穷追猛打,也没什么太大意义。

    毕竟有意还是无意,再加上患者家属自己发现了问题,没有造成太大的麻烦之前,院方多半是捂盖子的概率比较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们造成误会,都是我的责任。”

    程栩一副勇于担当的模样反倒让其他人无话可说。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席阿姨,您的意思呢?”

    李白望向事主,尽管事情已经明了,再追究下去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怕这位脾气火爆的大妈追究下去。

    夏护士可怜巴巴的望着席阿姨,一言不发。

    当护士就是这样,苦,累,受委屈,完全是家常便饭,有时候气不过,争辩两句,代价就是奖金扣光。

    所以很多护士都是年轻人,原因却在于年纪稍微大一点就干不下去了,一旦工作热情被消磨干净,就什么都剩不下。

    席阿姨撇了撇嘴,想要像往常一样,得理不饶人,但是在其他人的注视下,终归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说道:“既然药没有开错,那就算了!”

    “那好,夏护士,这次委屈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嗯,顺便把其他护士也一起叫上。”

    李白也没有想过让席阿姨道歉,以这位中年妇女的脾气,恐怕一言不合又要跳起来,不过既然当这个中间人,他也会照顾到夏护士的想法。

    危机危机既是危险,又是机会。

    既然突如其来的药物分派风波,没能给李白造成麻烦,那么现在就是他收拢人心的好机会。

    与精神科耿直仗义的小护士苏眉完全不同,娇娇弱弱的夏护士完全是一副逆来顺受的好脾气,她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说道:“不用,不用破费,我没关系的!”

    小护士早已经习惯了那些毫无依据的指责和冤枉。

    “哈哈!哪能呢?正好化悲愤为食量。”李白摇了摇头,不容拒绝的说道:“反正我回家也不烧饭,大伙儿一起搓一顿,就这样定了。”

    他又看向程栩,说道:“陈医生,下班如果空的话,也一起吧!”

    在华夏,凑饭局是建立人脉的杀手锏,也算是亚洲文化的特色。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李白也不算是故意为之,但是这一顿饭却等于给住院部常规看护区敲进了一根钉子,要是有谁想给他穿小鞋,就没有办法做到上下一心。

    他即使没兴趣角逐住院部老大,也不想就这么让人简简单单的孤立起来,饭局就是预防针。

    “呵呵,我晚上还有事,就不去了,你们吃的开心点。”程栩干笑了两声,找了个借口。

    “真是可惜呢,我晚上准备请大家吃大餐,席阿姨,你们有兴趣吗?都一起好了。”

    李白摆明了是要大发利市。

    程栩的脸色越来越尴尬,没有在保安室多待,匆匆忙忙的直接走了。

    “好啊好啊,我可以给我儿子打包带点儿夜宵吗?”中年妇女占便宜的性子对李白的诱惑完全没有任何免疫力,一口答应了下来,还不忘给住院的儿子带上一份。

    她倒是也想把儿子带上,但是住院部的规矩,却不允许患者随随便便离开医院。

    “没问题没问题,不就是多一份餐盒。”

    李白既然决定大方一次,索性就大方到底。

    有机会不吃白不吃,其他患者家属纷纷响应,甚至传到最后,李白负责的五间病房病人家属全部参加饭局,顺带的三楼和四楼的护士们,差不多有近两百人的样子。

    三楼四楼的同事,李白只请护士,其他医生倒是一个都没请。

    毕竟住院部未来负责人之争,护士牵扯瓜葛最小,反倒是那些医生,恐怕一边吃着不要钱的大餐,还一边笑李白傻。

    所以李白干脆一个都没请。

    护士们倒是有些担心,如此人多势众,就怕这一顿把李白给吃穷了。

    然而李白却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直接打电话给附近的饭店,包场!

    好酒好菜,尽管上,一桌至少5000块的标准,直接支付宝转账一半定金。

    不差钱的大招一出,整个住院部鸦雀无声,这一次请客少不得要七八万,别说是护士,就算是医生,一年能挣几个钱?

    吃完抹嘴走人,那些护士倒也罢了,这些患者家属有哪几个会领情?说不定背后还会冷嘲热讽。

    听说这顿饭局的人,有的认为李白这是疯了,白白糟蹋钱;有的认为他是吃力不讨好,没被请到的人反而要生出怨言,凭空得罪人;也有的认为李白这一手玩的很漂亮,第一时间拉拢了与自己有关的护士和病人,稳固的基本盘以后稳扎稳打,扩大自己在住院部的影响力,说不定能将王婆婆取而代之,至于程栩、付至毅和沈松三人,到时候完全就成了笑话。

    半路杀进来的这位程咬金完全不按套路来,直接用利益来说话,让别人还怎么玩。

    尽管众说纷纭,李白却丝毫不在乎自己当一次冤大头。

    他讨厌周大院长把自己扔到王婆婆这里来当棋子,既然要玩,就得按照他的规则来玩。

    每桌五千块的标准很高,堪比婚宴,一边吧唧嘴吃着,一边还想摔锅砸碗,那种人是不可能存在。

    就算是有,也会被饭桌上的其他人轰走。

    不少人原本想看李白闹一出笑话,但是当看到病人家属们和护士们手里拎着打包盒

    ,心满意足的回到医院,连那些轮班的护士都能沾光享受到大餐,整只的大龙虾,多宝鱼,鲍鱼扇贝,完全不是剩菜的打包方式,那些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出人意料的是,幸灾乐祸的看笑话没有了,只剩下满满的嫉妒。

    特么的,有钱就是任性。

    将近3000万现金在银行账户里躺尸,李白有这个任性的资格。

    医院里的食堂表示平白躺枪,白白准备了那么多饭菜。

    不过还好,李白也没有浪费,全部按照内部价打包,家里的青瑶妖女可以好几天不用做饭了。

    有些人注定要失望,一个医术高超又土豪的医生,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对象。

    当日程栩虽然提前走了,但是李白却没打算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放过这家伙,大魔头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

    再一次的交接工作,李白死缠着程栩,每一张纸片,每一张表格都不放过,甚至和王婆婆的日常走两圈都没有去。

    李白不厌其烦的反复提问,一次次吹毛求疵的细致确认,弄得程栩十分头大,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强迫症,非得把每一个飞白体手写字都得弄清楚,稍微潦草一点都不行。

    大魔头的理由很简单,让程栩根本无法拒绝。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402室的药物分派纠纷和误会,务必将每一张纸片和上面的文字都得弄清楚。

    原本只需要半天的交接工作,结果足足持续了三天,再加上其他日常工作,程栩完全是焦头烂额,每天不得不加班才能完成积压在手上的日常工作。

    李白初来乍到,对接手的病人情况也比较熟悉,交接工作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正常工作。

    被迫晚上九点多钟才能回家的程栩心知肚明,这大概就是作茧自缚。

    好不容易交接完最后一张纸片,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的程栩苦笑着说道:“李医生,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你这是在报复,但是这事确实与我没关系,病房是沈松安排的,你应该去找他。”

    “程医生,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咱们这是工作,更何况也没有私人恩怨吧?”

    李白完全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程博士这是在甩锅呢!傻子才信。

    不过要说沈兄在其中有没有推波助澜,李白相信应该是有的,只不过更加隐秘一些。

    如果真要因为年轻,太小看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医生,迟早也要被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