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93节-复仇的代价
    尽管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看穿单向玻璃幕墙的,李白依然还是把这个问题暂时放到一边,继续耐心的与对方交流。

    将对方的摩尔斯密码翻译出“不一样”这个单词时,他沉默了片刻,好半晌才再次开口:“理由!”

    女学霸周雪雁的表情依然像千万年未化的冰山,拍击缓冲垫的节奏甚至能够看出一丝得意:我就是能够看到。

    李白顺水推舟地问道:“和看穿单向玻璃一样?”

    女学霸:是的。

    “是透视眼吗?”

    李白已经适应了这种交流方式,他确信对方有读唇术这个技能。

    女学霸:不完全是,我看到的更像是一幅半透明的黑白素描图画,你和别人不一样,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像神灵。

    “好吧,暂时先聊到这儿,我先考虑考虑,明天再说。”

    也不知怎么想的,李白莫名松了口气,能够看到别人穿什么颜色内裤的透视眼实在太吓人,尤其还是让一个女疯子得到,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4号病房里的周雪雁没有再继续拍击,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十分干脆的回到气垫床上接着睡觉。

    不远处那个护士还在看着自己,李白摆摆手。

    “没事了!”

    尽管李白与周雪雁之间匪夷所思的交流只进行了一半便戛然而止。

    他还是在值班记录上完完整整的记录了下来。

    天亮时分,付至毅在查看值班记录的时候,看到李白记录下来的自己与周雪雁之间的诡异“对话”,他脸上的肌肉一直在不断抽搐着。

    神马透视眼,发光,不一样……特么的你这是在搞事情吧?

    付至毅已调出昨晚的监控视频,只看到房间里的周雪雁半夜睡不着,像精神病一样没完没了的拍门。

    好吧,她本来就是精神病。

    可是李白没有精神病,他这样配合周雪雁的无聊举动,有意思吗?

    就因为自己不答应接受对方的支持,就在值班记录上给他看这个。

    这算是搞事情吧?

    一定是的!

    付至毅不是王婆婆,李白自带的降智光环发挥出了作用,他一本正经地记录下的事情,尽管有些匪夷所思,却被人当作玩笑。

    如果付至毅稍稍认真一些,用摩尔斯密码仔细去解析周雪雁的拍击节奏,就会发现李白说的是大实话。

    可是有时候事情发展就是这样,世人的偏见往往会扭曲自己看到的真相,一次又一次把自己脑袋往南墙上撞。

    李白并没有食言,他按照流程安排了一次自己与周雪雁的面对面交谈,或者说是一次诊疗过程。

    刚考出的主治医师职称给了他极大的便利,付至毅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的地盘“胡闹”,却连反对的借口都没有。

    职称资格,审批流程,完全挑剔不出任何毛病。

    重症看护区诊疗室很宽敞,地上铺着松软的地毯,中间摆着一张长沙发,可以坐着,可以慵懒的斜靠着,也可以干脆横躺下来,任何姿势都可以。

    宽松舒适的环境对患者和医生都有好处。

    诊疗室的墙上同样有一大块单向玻璃,间隔着另一个房间,还可以充当着镜子的用途。

    一身素色衣裙的周雪雁亭亭玉立,和正常的年轻姑娘没什么区别,平静的面容上还带着一丝书卷气。

    李白指了指沙发,说道:“随便坐吧!这里没有开监听。”

    他自己则坐在沙发对面的一张矮背单人椅上。

    这个位置很适合讲述者和倾听者的角色对换。

    普林斯顿女学霸周雪雁刚坐下,就直接说道:“李医生,你一定要帮我,现在也只有你能帮我。”

    “你没觉得你的视力很奇怪吗?在你眼里,有人会发光或许只是体质不一样。”

    李白并没有接周雪雁的话茬子,这是个坑。

    大魔头专门给别人挖坑,却没有跳别人坑里的习惯。

    “我看到的光有特殊含义,精气神越好,体质越健康的人发出来的光芒更明亮,老人尤其是病人,他们的光很暗淡,或者是局部很暗淡,你是不同的,你发出的光是别人的一万倍,就像是太阳。”

    周雪雁生怕李白不相信,特别加重了语气。

    她也是试验了很久才摸清了自己突然得到的这个奇怪视觉能力,而且需要透过玻璃才会激发。

    在正常情况下,她的视力和正常人没有区别。

    “这算是中毒后的因祸得福吗?”

    李白上下打量着周雪雁,中了化学系男朋友配置毒药,却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分侥幸,居然会得到这样的视觉能力,简直就是老天爷突然开眼。

    王婆婆和付至毅绝对不会想到住院部的重症看护区里,居然还藏着一位漫威女英雄,而且是活的。

    听到李白的话,周雪雁沉默了下去。

    “抱歉!”

    李白知道自己勾起了对方的伤心事。

    “没关系,不过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甚至宁可不要。”周雪雁并没有因为自己得到异于常人的能力而感到高兴。

    这是付出巨大代价换来的,爱之深,恨之切,她被前男友伤的太深。

    “我希望你能帮我,我会给你回报。”

    很显然周雪雁对她的狠毒前男友存在着必杀的执念。

    “你应该清楚我帮不了你,这是违法的,就算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去做。”

    李白依然还是拒绝。

    对方的这份执念,被送到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的重症看护区并非毫无理由。

    如果放她出去,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

    “不是你不会去做,只要有足够的代价,对吗?”周雪雁凄然一笑,能够在普林斯顿这样的学府称霸,智商绝不容小觑。

    “或许你说得对,只是你现在能够付出的代价远远不够。”

    李白无意与对方辩论解释发光强弱代表着能力大小,反正这个女学霸已经疯魔了,以为其他人都和她一样拥有特殊能力。

    尽管周雪雁猜得**不离十,但李大魔头这个驴脾气属于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要是轻易认了,这次谈话的主动权等同于拱手让人。

    “你想要什么代价,只要我有,哪怕没有,我也会想办法给你弄来。”

    此时此刻的周雪雁只有一个念头,渣男必须死,她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不能放下吗?”

    李白打了个响指。

    诊疗室里陷入了沉默。

    但是在片刻之后,周雪雁摇了摇头,语气淡淡地说道:“这没用!”

    就是刚才一瞬间,她看到了前男友,随即一个蒙面男子用刀把这个劈腿负心汉捅成了马蜂窝,紧接着眼前一晃,蒙面男子用AK47把又变成完好无损的前男友突突成了一堆碎肉。

    连续十几次,她的前男友各种求饶,各种哀嚎,依然难逃各种死法,就像被打下十八层地狱,尝遍种种可怕的刑罚。

    出乎李白意料的是,即使面对让人无法分辨真伪的种种幻境,这位普林斯顿的女学霸却巍然不动,丝毫不受影响。

    在某种意义上,周雪雁已经与入魔无异。

    要不是获得的这个能力完全不具备攻击性,否则这会儿她就是一个嗜血魔女。

    李白并没有放弃,他轻声吟诵《摩诃钵兰经》,阵阵梵音回荡在诊疗室内,仿佛能够洗涤净化人的心灵。

    周雪雁静静的看着李白。

    “你,你在干什么?”

    天外邪神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李白心神中响起来。

    “呵呵!意外!意外!”

    李白一不小心,又开始习惯性炼化天外邪神缩成的那颗赤红色珠子。

    这家伙以为李白突然反悔,对祂痛下狠手。

    李白的注意力一撤开,环绕赤红色珠子的星星点点炼化之力骤然消散。

    天外邪神的声音再次消失,这家伙无趣的很,无论李大魔头怎么撩,却极少吭声。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不理自己,还是又在酝酿什么邪恶的计划,让李白总觉得不踏实。

    咬人的狗不叫,李白宁愿天外邪神是个话痨,也不想看到这家伙是一个闷葫芦。

    好吧!回头再收拾祂!

    李白足足念了三圈《摩诃钵兰经》,可是普林斯顿女学霸的表情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

    “他不死,我就不会放下!”

    周雪雁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李白,黑色的双瞳深处仿佛泛着诡异的绿光,格外瘆人。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能往未来看吗?重新找个靠谱的男朋友,继续恩恩爱爱,让那个贱人看到,没了他,你可以活得更好,毕竟生活的意义不只是复仇,还有更多美好的东西。”

    催眠术和经文都双双无效,李白只好回归最初的手段,试图用语言来解开周雪雁的心结。

    “我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你愿意帮我吗?”

    可是女学霸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动摇。

    蹲无期大牢的前男友要是在这里看到自己的前女友如此坚定的杀心,恐怕要被活活吓死吧?

    “咱们今天就先到这里!”

    李白摇了摇头,准备终止这次诊疗过程,他一时半会儿并没有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对方住进重症看护区看来也并非没有理由,解除心结的最好办法就是如愿以偿,但这是不可能。

    可是李白没有想到,周雪雁在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同时,飞快撩起了自己的裙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