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99节-风波
    小王警官自请驻点监控中心,与技术人员一起通过无数个监控摄像头追踪王继杰和周雪雁两人的踪迹。

    但是因为有普林斯顿女学霸周雪雁的协助,甚至还用了数学领域的概率统计学手段故意误导,给警方的追踪行动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连李白都有些低估了二人逃亡的能力,他原本以为可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但是追踪线索在城郊结合部突然中断,南hu区公安局不得不派出警力前往实地搜索与调查,在理顺了十七块被张冠李戴的车牌后,才终于确认了二人根本没给警方全城搜捕的机会,开着一辆墨绿色的微型面包车从省道离开了湖西市。

    省道还连着乡镇次级公路,监控摄像头数量要少得多,王继杰和周雪雁二人也利用了这一点,微型面包车没有一直走省道,时不时七拐八绕的窜进村镇小路,不知所踪,使追踪工作变得越发困难。

    确认两人驾驶的交通工具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按照微型面包车每小时50公里计算,足以穿过半个钱江省,甚至有极大的可能逃到省外。

    李白没有回家休息,而是一直留在医院等候消息。

    毕竟医院刚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麻烦才刚刚开始。

    也不知是谁,或者是神通广大的记者,第七人民医院重症看护区的事发监控视频流传了出去。

    不到一小时,第七人民医院成为了湖西市的本地新闻头条,并且通过网络迅速向全国扩散,大有走出国门,冲向世界之势。

    网络上的传言越来越多。

    “妖孽出世啊!好厉害!这些门的质量是不是太差了,就像纸糊的一样,肯定有人贪污受贿,偷工减料,必须举报。”

    “保安是在假打吧?呦,还开枪了,这是什么武器,像是玩具枪,什么都没打到,真差劲儿,三拳两脚不是打飞了就是打趴了,他们的工资一定很低,完全是在出工不出力。”

    “假新闻,一定是假的,糊弄人呢!肯定是哪部电影或者电视剧的片场,搞的像真的一样,现在的戏精真是越来越会炒作。”

    “是真的,千真万确,就发生在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的重症看护区,里面有一个保安是我兄弟,骨头都断了好几根,他是货真价实的退役特种兵,工资比我高多了,很能打的一个人,从房间里冲出来的家伙是个怪物,那些房门至少都是三指厚的实木,还有一扇是防弹钢化玻璃门,一拳头就给打破了,要是落在人身上,当场就得四分五裂。”

    “卧槽!别吓我,我胆子小!”

    “防弹钢化玻璃门?真的吗,看那种厚度恐怕连手枪子弹都打不动吧?更不要说是人的拳头,就像是道具一样,我知道许多道具玻璃都是用白糖做的。”

    “被这疯子打死是白死吧?好可怕,第七人民医院怎么管的?居然让这样的家伙逃出来?”

    “第七人民医院是不是在搞人体试验?会有这种怪物?”

    “那家伙是我们武术界的,他应该是废人才对,怎么又恢复了?”

    “武术界?我们湖西市有武术界?骗人的吧?”

    “百步神拳何老宗师的亲传弟子,刚被清理门户,废掉武功,怎么可能是假的。”

    “连武术界都来了,感觉越来越玄幻!我们身边是不是还有妖怪,吸血鬼,狼人,甚至外星人?”

    “喂喂,我跟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

    即使第七人民医院的领导们下达了封口令,依然还是有零零碎碎的消息流传了出去,有心人只要略一整理,就能将凌晨时分发生在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重症看护区变故大部分还原出来。

    网络上的各种议论和爆料越来越接近真相,不少人都惊呆了,华夏什么时候冒出战斗力这么爆表的家伙,而且还是一个武疯子,简直太可怕了!

    尽管各种匪夷所思的猜测也是有的,但是对于被公众们所认可的真相而言,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前面警察们被吓了一波,后面老百姓又被吓了一波,人人有份,这回算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了,惊吓人人有份儿,没人抱怨社会不公平。

    重症看护区值夜班的保安们虽然个个都带着伤,但是他们的情绪还比较稳定,能够安心养伤,毕竟保安工作总有可能会遇到这些意外。

    不过一部分重症看护区的患者家属赶到医院后,激烈的指责与质疑给第七人民医院和王婆婆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王婆婆必需忍受着患者家属不理智的愤怒,一边安抚,不断说着好话。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在住院部,王婆婆就是必须扛下大部分压力的高个子,没有人能够替代她,就算是周大院长也不行。

    “我们把亲人放在这里,是相信你们,好端端的人却被打成这样,你们必须给一个解释!”

    “要是有任何后遗症,你们第七人民医院必须负全责!”

    “早知道你们这里不靠谱,我们也不会把人留在你们这里治疗。”

    “把这么危险的家伙放在这里,是对患者的安全不负责任,听说你们在搞人体实验,我们要抗议。”

    “医院管理混乱,草菅人命,我们要求赔偿!”

    家属们围住了王婆婆,言辞激烈的想要讨一个公道,有些人干脆就是污言秽语,甚至试图伸手拉扯。

    现场的人不只是患者家属,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七大姑八大姨,狐朋狗友,他们不负责任的瞎起哄。

    啪!

    一声轻响。

    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不要道听途说的造谣,医院有权利追究相应法律责任,想要知道真相,就等医院的新闻发布会,医院会对所有的受伤人员负责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请自己找律师,或者是直接询问医院的法务人员。”

    能够以一记响指控场的催眠术大师只有李白一人。

    被围在正中央的王婆婆尽管也有一身大师级催眠术技艺,却被众人吵得头晕脑胀,完全无法发挥出来。

    谁也无法理解,突如其来的一声响指竟然会让所有人瞬间失去说话的欲望,混乱场面安静下来,任何人都会察觉到其中的诡异。

    第七人民医院里的奇人异士?

    患者家属和亲友们现在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同一句话。

    李白的这个响指发挥出来的效应很短暂,只是让现场所有人统统闭上嘴而已,一息之后,他们又恢复了说话能力。

    这些人就是欺软怕硬的,他们没有再围攻王婆婆,其中一人大着胆子冲着李白说道:“无论是谁都得讲道理,今天如果不把这个道理讲清楚,我们也不怕打官司。”

    这话多多少少有些外强中干。

    “27号病房的患者王继杰在入院之前,就已经被湖西市的武术名家处理过,体质虚弱的连小学生都打不过,为什么会恢复武力,目前仍然在调查中。”

    李白不介意在这个节骨眼上披露一些不为人知的真相。

    “武术名家?武功?真的假的!”

    对于普通人的生活圈子来说,一向声名不显的武术界距离十分遥远,他们所看到的武术,大部分都是慢吞吞的老头老太拳,那不就是花架子的健身操,连舞术都算不上。

    李白冲着一个保安招了招手,对方走到近前后,他抽出对方腰间的短棍。

    两尺长的棍子外面包着一层黑色橡胶,里面却是分量十足的钢管。

    李白掂了掂,双手发力,就像橡皮泥一样,短棍被拗成了一个圈,随后递给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们。

    “我们第七人民医院也不是软柿子,武术界的存在毋庸置疑。”

    手感扎实的短棍在众人手上不断传递,有人想要试图重新拗回来,却发现橡胶皮底下是实实在在的坚硬金属管。

    那些人一个个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这得多大力气才能硬生生拗成这样?

    一时间,所有人的三观都被颠覆,他们平时看到的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李白又说道:“重症看护区的保安队伍全部由退役特种兵组成,这里的防备力量堪比重刑监狱,事情发生时,我们的保安,甚至是我们的医生,没有一个是孬种,重症看护区的患者重伤三人,轻伤一人,而保安人员十一人,重伤七人,轻伤四人,两位值班医生,全部重伤,我赶到现场的时候,除了护士和患者,没有一个人是站着的,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王继杰留手的话,你们以为只会有三人重伤吗?他为什么不敢杀人?疯子杀人可是不偿命!就是因为顾忌王副院长!”

    他这一手移花接木,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了王婆婆的身上。

    “李医生,谢谢你!”

    王婆婆是真心感激李白的仗义出手解围。

    连一个普通医生都如此厉害,那么负责住院部的副院长岂不是……

    众人凛然,没有人再把王副院长当成一个普通的老太太来看。

    李白只是笑了笑,退到一旁。

    他并没有添油加醋,只是让事实还原真相而已。

    兢兢业业为住院部奉献了这么多年的王婆婆不应该受到这些不公正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