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06节-不药而愈
    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重症看护区的一堆麻烦并没有完全收拾干净,病床上还躺着十几号人,光是重伤的就有十个,其中患者三人,保安七人,另外还有两位接近重伤的医生。

    经过一番抢救,十位重伤员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不过依然完全没有渡过危险期。

    处于重点看护状态中,身上贴满了各种电极,床边的医疗监控设备多达七八种,滴滴答答的信号是响个不停。

    看到一对难兄难弟,除了护士和保洁人员,重症客户区的主要构成都躺在这里。

    毕竟连医生都冲上去了,患者家属们也都没了怨气。

    断了两根肋骨,还有一根骨裂的付至毅仍然在床上躺着,没法儿动弹,以免刚刚固定的肋骨扎入内脏。

    如此一来,没人看家的重症看护区只好让李白当班。

    除非让我婆婆亲自坐镇,实在找不出其他能够比李白更适合的人选。

    “感觉好点儿了没?”

    李白坐在付至毅的身旁,给他表演无刀削苹果,轻轻一拉,就是一长串苹果皮。

    “又让你看笑话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让李白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付至毅一脸苦笑,心里十分憋屈。

    他压根儿就没兴趣知道为什么李白手上明明没有水果刀,却能够把苹果皮这么完整的削下来。

    “哪儿能呢!我还等着你早点恢复,给我顶班!我现在和你一样,都住院了。”

    李白把苹果递了过去。

    王婆婆年纪大了,每天只能来顶四个小时,所以李白现在几乎就住在医院里,成了真正的住-院部。

    难得有点时间,也只能抓紧时间回家匆忙换洗衣服,或者补充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要是一直不回去的话,家里两个妖怪多半要造反。

    “二十天!至少二十天以后我才能帮你!”

    付至毅也没有办法,伤筋动骨一百天,二十天基本上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

    按照正常情况,他起码一个月以后,他才可以下地活动,而且不能用太大的力气,想要恢复如初,还得再等两个月。

    “那你慢慢躺着吧!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李白摇了摇头,离开了病房。

    另一张病床上的医生,因为脑震荡的缘故依旧晕乎乎,有时候还会恶心,不能多说话,仍然在观察期内,每个星期都得做一次头部CT。

    他的恢复时间和付至毅一样,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值班。

    因为体质的缘故,七位重伤的保安恢复不错,很快度过了危险期。

    包括郑老爷子在内的三位重伤患者也相继脱离了危险。

    不过还是有一位重症看护区的重伤患者在家属的配合下办理了转院手续,前往外地的心理专科医院继续治疗。

    郑老爷子的家属终于从美国赶来,呼呼啦啦一下子来了十几个,围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老爷子直哭,满病房的哭声就像送别一般。

    以郑老爷子的年纪,即便没有这次的重伤,也随时都有可能走,要不是心理疾病在国外没法儿治,才不得不将老爷子一个人丢在国内,每天轮流过来探望和照顾的时间也非常有限。

    重症看护区对老爷子而言,几乎就是养老之地。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咳嗯,不好意思,为了配合老爷子,我们这儿都快成口头禅了,唉,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我们也不怪医院,但是老爷子还能醒来吗?”

    51岁的郑洪是郑老爷子的二儿子,一脸尴尬的将说话方式拉回到正常。

    他看过医院方面发布的事情经过视频,知道有些事情真的是意外,没有人能够比第七人民医院做的更好。

    要怪就怪那个27号病房的王继杰,连老人都不放过。

    “理解理解!放心吧,已经度过危险期就一定会醒来的!”

    李白倒是没有说谎,第七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已经竭尽全力,只是老年人新陈代谢比较慢,恢复速度比年轻人慢的多。

    别人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郑老爷子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有醒过来,但恢复清醒也是迟早的事情。

    “谢您吉言!”

    郑洪点了点头,老爷子受伤的消息让郑家人措手不及。

    “醒了,醒了,老二,爸醒了!”

    病房里突然传出一阵惊喜的声音。

    老爷子醒了?!

    李白和郑洪互相对视一眼,一起走进病房。

    “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而不是物,爷爷,你终于醒啦!”

    这是郑老爷子的一个孙子。

    “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老郑,感觉怎么样,能挺过来吗?”

    这是老爷子的一个老兄弟,跟着家人从美国过来。

    十年动乱,让许多人想尽一切办法离开,如今这些人在大洋彼岸,甚至世界各地陆续落地生根,开枝散叶。

    “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爸!”

    刚才与李白聊天的郑洪眼眶立刻就红了。

    很难想象一个拥有美帝绿卡的家伙,却把自己的国家称作纸老虎。

    为了迎合郑老爷子的毛病,郑家人老的小的,都得对太祖语录倒背如流,这是一件很奇葩的事情。

    (语音输入对红宝书的识别率惊人的高,一个错字都没有。)

    “你们……”

    郑克敌郑老爷子的表情有点奇怪,他挨个摸了摸老伙计,孙子,儿子儿媳妇等人的脑袋,疑惑的说道:“没发烧啊!怎么都在说胡话呢?”

    “彻底的唯物主义是无所畏惧的……”

    “等等,你们这是什么毛病?非得把太祖的话挂在嘴边,能好好说话吗?”

    郑老爷子是一脸的嫌弃,似乎无法接受家人古怪的说话方式。

    “爸,你这是?”

    郑洪有些迟疑。

    “我不是好好的吗?就你们是古里古怪的,这什么臭毛病啊!”

    郑老爷子似乎有些不高兴,瞪了这些后辈们一眼,冲着李白嚷嚷道:“李医生,你给他们看看,出国这么多年,都带回了什么怪毛病!太祖语录记在心里就行了,哪里需要成天挂在嘴上,这不是精神病嘛!”

    一屋子的鸦雀无声,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家美帝才天天把太祖语录挂在嘴上,一大家子人被老爷子打上了精神病的标记,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看老爷子心情好,哪怕是年纪最小的郑家人,没有人吭这个声。

    李白倒是没说什么,突然拍起双手,像眼前一大家子人说道:“恭喜恭喜,老爷子不药而愈!”

    他最先反应过来。

    “是啊是啊!”

    郑家老二喜极而泣。

    病房里一阵欢呼声,甚至仿佛能够隐约听到十几块大石头落了地的声音。

    老爷子突然恢复正常,甚至比从重伤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还要更让人高兴。

    “好啦好啦,都安静点!想要继续吵的,统统出去!”

    越老越小,郑老爷子嫌这些人像精神病似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吵闹的不行,像个孩子似的发了脾气。

    结果一大家子人被赶了出去,只留下几个小的,陪在老爷子身边说说话。

    “谢谢,谢谢医生,谢谢医院!”

    郑洪和其他人一样,紧紧拉住李白的手。

    “不不不,不用谢我,这是天意!”

    李白也觉得很神奇,被打成重伤,居然能够治好精神病,恐怕这是老天爷开眼。

    原本被郑家人放在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重症看护区养老的老爷子也算是因祸得福,让他的亲属们放下了心中的重担。

    “是天意,是天意!附近有什么好的道观和寺院,我们去烧烧香,还一下愿。”

    郑洪这会儿无论李白说什么,他都会信,甚至是一厢情愿认为是神佛保佑的结果。

    这大概是华夏传统的思想,其实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华侨华裔的思想反而比国内更传统。

    那些喜欢乱搞的都是下等人,主宰美帝的真正社会精英其实都是像清教徒一类克己守礼的人。

    “先不着急,这几天先继续观察一段时间,等王副院长确认了以后,你们再去烧香还愿吧!”

    尽管郑老爷子不再把太祖语录挂在嘴边,李白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生怕什么时候又再复发。

    像精神病这玩意儿,最资深的专家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发作,什么时候痊愈,这种病形成的原因多种多样,重复的例子几乎很少。

    “好,好,就听李医生的!”

    郑洪想想觉得也有道理,当即点点头,接受了这个建议。

    老爷子重伤未愈,虽然苏醒过来,但是精力不济,和孙子孙女们勉强说了几句话后,又昏睡了过去。

    郑家人却十分高兴,这是一个双喜临门的好兆头。

    四个小时后,郑老爷子再一次清醒,经过王婆婆细致的检查,确认了老爷子的病情果然大有好转。

    照着这个势头,恢复为正常人的生活是迟早的事情。

    毕竟郑老爷子的精神病是由外因造成,有痊愈的可能性,只要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就可以很快拔除病根。

    但是想要找到切入点,难度不啻于大海捞针,需要有非常高明的医术,因此在通常情况下,常规治疗这个倾向于保守。

    但是像王继杰这种染色体异常造成的内源性精神病就很难根治,值得终身吃药和终身监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