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09节-转狱
    从北通市抵达咸城市,距离约200公里,双方之间并没有铁路直达,所以只能走国道,车程将近3个小时。

    毕竟不是全程高速,途中还需要切换市级公路和省道,尤其是在穿城过县的时候,把时速提到70码以上,那简直是不把人命当人命。

    越是乡镇,交通法规意识就越是淡薄,车速能够有50码就已经算是路况非常不错。

    清晨时分,一辆警用全顺面包车从江淮省北通市郊区监狱接走了周雪雁的前男友汪武,前面还有一辆黑色帕萨特开道。

    汪武十分惊讶,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试探着提交上去的转狱申请竟然这么快就审批通过了,这简直就是光速。

    谁敢再说华夏官僚主义严重,政府办事拖沓,他一定跟对方急。

    尽管得知目的地是200公里外的咸城市第二监狱,多多少少让汪武有些失望。

    不过毕竟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至少在短时间内,那个疯女人不会在北通市的监狱里找到自己。

    一提起周雪雁,汪武就莫名其妙的感到通体冰寒。

    接下来只要继续申请转狱,直到鸟不拉屎的偏远监狱,那个时候自己才能够真正的高枕无忧。

    至于周围的环境如何,汪武根本不在乎。

    对于终日关在监狱里的犯人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既不会少了吃,也不会少了喝,哪怕没有大鱼大肉,起码也能填饱肚子,这对于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无期犯来说,已经是足够了,还能再奢望什么?!

    “前方两百米有测速,限速120。”

    “前方三百米有测速,限速80,请减速行驶。”

    导航系统接连发出提醒,一直保持着90码的全顺面包车迅速减速,车厢里的所有人不由自主的身体微微往前倾。

    “一会儿120,一会儿80,搞什么鬼?”

    开车的狱警有些恼火,相距仅仅三百米,接连两个测速探头,完全没有防备的人车速要是在100码以上,肯定会中招。

    区区三百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100码车速降低到80码,除非狠踩刹车,让后面的车辆追尾。

    被小车追尾倒也罢了,一旦被大车拱到,绝对是整辆车四分五裂的下场。

    脚下不断轻点刹车,让车速缓缓放慢到80码。

    “前方四百米有测速,限速60,请减速!”

    仿佛催命鬼似的导航提示声又响了起来。

    全车的狱警都叫骂了起来。

    “这是在钓鱼创收呢!”

    “特么掉钱眼里了吧?”

    “卑鄙!无耻!”

    交警套路深,一不小心就中招。

    有谁能平安闯过这种创收路,高速上也有最低限速的好不好?

    这简直就是坑了!

    要是被拍到,别说是狱警,就算是市委shu记,也得老老实实的扣分交罚款,借要用人情过关,做梦呢?!

    如今数字化管理,拍下来容易,想要删改,层层叠叠的过手人员,不惊动纪委才怪。

    为了两个分,几百块钱,被请去喝茶谈心,那才是天大的冤枉。

    “卧槽!活见鬼了!又不是过隧道,哪儿来的时速60!”

    开着全顺警用面包车的狱警又不得不踩下油门,比方才更用力了些。

    前面的车辆突然多了起来,越来越慢,最后甚至停了下来。

    帕萨特和全顺车上的狱警们心头一凉,高速堵车了。

    前面不是在修路,就是发生了车祸,想要顺利通过,快的得半小时,慢的不知道得什么时候。

    “前面什么情况?”

    头前那辆开道的帕萨特上,有狱警推门走了下来,问前面几辆车上的人。

    “前面有大车翻了,司机没什么大事,高速交警正在赶过来,还得等吊车,等吧,等吧,最快也得两个小时。”

    有人刚从前面跑回来,堵车原因很快传得人人皆知。

    没一会儿功夫,帕萨特和全顺后方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辆,足足延伸出两三公里。

    反正前面正堵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通行,着急也没用,一些人干脆下了车,伸胳膊踢腿,活动身体或者尬舞一场,要不三三两两凑到路边聊天抽烟。

    押送汪武的两辆警车上,狱警们却没有一个下车,依旧守在车里。

    倒是戴着镣铐的汪武越来越不安,仿佛芒刺在背地时不时扭着身子,喃喃自语道:“不对,这不对!”

    突然被堵在路上,没能顺利抵达咸城市监狱,让他没来由的心神不宁。

    跟汪武同坐在一个车厢里的四名狱警之一,不满犯人的躁动不安,喝道:“安静点,有什么不对,高速上翻车堵车不是很正常吗?”

    “不,不,是她来了!她要来了!我就知道,就知道是这样!这是陷阱,我是诱饵!放我走!我要离开!”

    汪武仿佛突然想通了什么,满脸惊恐的大喊大叫起来。

    从小青梅竹马,周雪雁了解汪武,汪武也了解周雪雁,有些事情一旦串连起来,很容易追寻到其他没有证实的线索,这只需要简单的推理。

    以汪武的智商,在这个时候,并不难以猜到。

    那名狱警暴喝道:“安静点!”

    犯人的叫喊让人很烦躁。

    汪武气急败坏的叫道:“你们这些蠢货,她要来了,我们不能留在这儿!她会杀死我的!”

    “谁,谁要来?”

    四名狱警互相对视一眼,很难相信一个被关在监狱牢房里,与外界联系不通畅的无期徒刑犯人会比他们知道的更多。

    “周!雪!雁!那个疯子,她已经疯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

    汪武的声音里透着凉气,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周雪雁三个字,仿佛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是莫大的禁忌。

    或许是因为心中的恐惧,他的脑门上迅速见了汗,一颗颗黄豆般大小的汗珠接二连三冒了出来。

    “不要胡思乱想,转狱是保密的,别人怎么可能知道?老老实实待在车里,就不会有危险!”

    在江淮省北通市郊区监狱工作的狱警隔壁邻省省会城市发生的精神病患者暴li出逃事件并不太了解。

    就算是有所了解,也不会放在心上。

    区区两个疯子,他们手里的79式冲锋枪可不是吃素的,突突突一梭子扫过去,就算是一头大水牛,也得当场趴下。

    更何况这辆全顺面包车是警用定制的,车体钢板和强度都比一般的民用车更加皮实。

    所以狱警的话没有说错,只要老老实实待在车里,就不会有危险。

    可是汪武却并没有听进去,他浑身打起了哆嗦。

    看守他的四名狱警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准备镇定剂吧!”

    “也好,这家伙自己吓自己,迟早要出事。”

    “先给他一针,好好睡上一觉,醒来就到地方了。”

    “我同意!”

    四人很快达成一致意见。

    但是正当他们准备给汪武来一发镇定剂的时候,突然听到咚一声闷响,车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到,紧接着外面响起一阵惊呼声。

    隔着车窗往外望去,就见一个个冒着白烟的东西,从路边飞了过来,数量很多。

    偶尔会有很大一团,在半空中解体,如同天女散花般落向高速公路。

    许多人大呼小叫着抱头鼠窜,或者赶紧钻进自己的车里,升上车窗玻璃,以免吸到那些成份不明的白雾。

    落到车辆之间的那些东西,源源不断冒出浓烈的白雾,使数百米长的高速公路变得朦朦胧胧,皆被雾气占领。

    要不是内循环模式和空气过滤是车辆的标配,否则躲进车里也没什么卵用。

    当然了,即便是这样,也坚持不了多久,滤片会很快失效,内循环的氧气也会很快耗尽。

    有些人躲避不及,吸入了些许白雾,发出猛烈的咳嗽声,一些人往远处跑的更快了。

    前一辆黑色帕萨特上的狱警用毛巾沾了茶水,捂住口鼻从车里强冲了出来,飞快捡起那些冒烟的玩意儿,将它们远远扔向路边。

    像这样的“烟幕弹”,落在全顺周围的,足足有七八个,很快将整辆车包得模模糊糊。

    嘭!一名正在捡“烟幕弹”的狱警突然整个人飞起,狠狠撞在了全顺的挡风玻璃上。

    “有情况!”

    开车的狱警和副驾驶座上的狱警同时大叫,两人七手八脚的去摸枪。

    啪啦一声大响,挡风玻璃瞬间粉碎,浓雾席卷进来,让两个狱警一阵拼命的咳嗽,连忙打开车门,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可是还没跑出几步,接连两声闷响,便没了动静。

    因为是警用车辆的缘故,这辆全顺的驾驶室与后车厢有隔离,虽然挡风玻璃破碎,那些浓烟一时半会儿还进不了后面的车厢。

    四名看守汪武的狱警这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拉动枪栓,两人对准驾驶室,两人对准门口,以防止有人突然破门而入。

    一名狱警有些紧张的小声道:“怎么办?”

    “镇定,找机会冲出去!”

    最年长的狱警知道不能坐以待毙,敌暗我明,形势非常不利。

    最好的办法就是拖着汪武,冲到空旷的地方,四支79式冲锋枪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好,我们一起!汪武,你老实点!”

    两名狱警架住犯人,另两名狱警准备冲出车厢后,一前一后往路边冲。

    直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给这个无期犯打开镣铐,让他的行动变得更自由一些。

    “倒计时,准备吸气,三,二……”

    嘭!嘭!

    全顺的车窗接连粉碎,飞进两个拳头般大小的东西。

    这一次没有浓烟出现,而是剧烈的哧哧作响。

    一股无形无质的气流卷过整个车厢,连窗外的烟雾都没能趁机涌进来。

    被那些气流喷中,不自觉吸了一口中的汪武,头脑立刻变得昏沉起来,耳边仿佛有人在喊,却诡异的拉成了长音。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