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11节-世间最毒
    “你,你为什么?”

    王继杰一脸难以置信,他就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发出不甘的嘶吼。

    “你练的是武,我练的是术!就是这么简单,所以现在,不想吃苦头的话,双手抱头,跪下!”

    李白就像一位合格的心理医生,向自己最桀骜不驯的病人发出至高无上的命令。

    疯病发作的王继杰当然是不肯跪的,他属于五行欠揍,还得被李大魔头抽上一会儿才会老实。

    嘭!

    他疯狂的又是一记“百步神拳”轰出。

    可是对面四五步开外的李白却从容不迫地伸出左手,打了个奇怪的手诀。

    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狠狠撞上了王继杰。

    眼前的天地骤然旋转起来,就像被火车头撞上了一般,四仰八岔趴在稻田里的王继杰浑身颤栗着,他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喉咙一涨,猛然喷出一口血雾。

    “百步,百步神拳!你怎么也会?”

    武疯子声色凄厉的嚎叫。

    王继杰打错了算盘,以为拉开双方的距离就能够发挥出“百步神拳”的特殊优势,然而却没有想到,这个距离反而让李大魔头的“术”占据了压倒性的地位。

    异界术道屠戮武道,就是占了距离上的优势,现如今王继杰自作聪明,却弄巧成拙。

    “这是术!”

    李白打出一个又一个法诀,他根本不在乎远处女学霸周雪雁将这一幕看入眼。

    精神病患者的疯言妄语,有谁会信?

    “你别想骗我,这是妖法!周雪雁,你楞着干什么?快来帮我!”

    王继杰将站在远处看热闹的周雪雁当成了救命稻草,认为对方即使不能打,也一定有办法解决当前的困境。

    他试图想要逃跑,可是脚下接连绊蒜,又栽倒在烂泥田里,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

    不仅方才被黄豆粒击中的部位依旧酸疼不已,影响了活动幅度,空气中似乎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牵扯住王继杰的动作。

    田里郁郁葱葱的稻苗才齐膝高,下面全是烂泥,有的地方还钻着泥鳅,黄鳝,田螺,田鸡,田鱼,甚至是小龙虾,运气不好还会踩到蛇。

    寻常人连跑都跑不起来的烂泥田,就算是武者也只比普通人稍稍快上一些,十分勉强的深一脚浅一脚,相当费力。

    不紧不慢追上来的李白像是站在水面上一般,连鞋底都没有湿。

    王继杰在平地上都跑不过李白,更何况是烂泥田里。

    周雪雁似乎听到了王继杰的叫喊,提起裙角试着走下稻田,可是没走两步,就被烂泥粘住了鞋子,她干脆赤着脚踩倒稻苗,一步步深入。

    可是与王继杰的期望完全不同,周雪雁根本都多看他一眼,却是直直走向趴在稻田里的另一个难兄难弟,汪武。

    麻醉气体的效果正在消失,再加上稻田里的冷水一激,汪武有些迷迷糊糊的恢复了些清醒。

    咕呱!

    一只三道杠的田鸡从眼前跳过。

    有人在搬动他的身体,还有连续的清脆金属撞击声。

    手脚突然一阵松快,汪武意识到有人替自己解除了镣铐。

    他用力睁大眼睛,想要感谢那个让自己不用再保持着别扭姿势吃泥的人,可是在下一刻,汪武整个人如坠冰窖。

    那张美丽的面孔,恐怕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可是……汪武宁可永远都不要看到。

    “雪,雪雁!”

    表情十分难看的汪武从口中吐出这两个字时,他都快要尿了。

    不是憋的,是吓的!

    “阿武,我们又见面了,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有一天,一只小鸟从树上的鸟窝里掉了下来,我在树下大哭,你托着小鸟爬上树顶,勇敢地把它送回窝,可是却把自己的衣服给弄破了,因此被狠狠打了一顿……”

    周雪雁目光迷离,扔掉打开镣铐的发卡,伸手摸上汪武那张沾了泥水的脸庞。

    “雪雁!”

    汪武的表情看上去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肌肉不断抽搐着。

    啪!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人渣!”

    周雪雁的手指在即将触及汪武的脸庞时,突然反手一抽,变成了一记结结实实的耳光。

    “雪雁,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疯子就是疯子,喜怒无常,天晓得接下来会干什么,为了自己这条小命着想,汪武只能硬着头皮说好话,他做出一副努力悔改的模样,希望能够让周雪雁放自己一马。

    “重新开始?”

    女学霸的目光又开始迷离起来,往昔的记忆又浮上心头。

    正当汪武露出希冀的神色时,对方却拿出一支淡蓝色的试管。

    “把这个喝下去,我们就重新开始!”

    周雪雁笑眯眯的看着汪武,希望他能够做出让自己满意的选择。

    满怀希望的汪武却如同被浇了一盆凉水,这支试管内的液体颜色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是,是那个?”

    一年前,汪武曾经就用过这种颜色的液体,制作出一碗香甜的彩虹奶昔。

    “你说呢?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再还给你,我有你也有,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

    周雪雁晃了晃手中的试管,拔掉瓶塞,表情十分认真。

    那股子含有芳香烃类物的淡淡香甜气味证实了汪武的猜测。

    他摇着头,拼命往后退,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子力气,手脚并用的从稻田里爬了起来,想要从这个女疯子面前逃走。

    “哈哈哈!喝了它,我们重新开始!”

    周雪雁向连滚带爬的汪武示意着手里的试管,发出带有疯狂意味的笑声。

    “这个疯子!”

    汪武在心里这么说,王继杰却直接说了出来。

    见到疯子说别人疯子,李白不禁好笑地说道:“你自己也不是疯子吗?而且还是武疯子!”

    何老宗师的亲传弟子被他踩在了脚下。

    武功恢复了又怎么样?

    充其量聚气境中阶的渣渣,李白一根手指头能够打十个。

    “我不会放过你的!”

    吃着泥水的王继杰拼命挣扎,却连泥点子也溅不到李白身上。

    就像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所有污秽隔绝了开来。

    “李白,抓倒他,我就是你的!”

    周雪雁并没有去追汪武,她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中,不慌不忙,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前男友逃之夭夭。

    “何必呢?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开心!”

    李白叹了口气,脚下收力,任由王继杰像王八一样往前爬出数米,然后头也不回的发力而逃。

    女学霸心魔难解,恐怕就算是报了仇,执念也未必能够完全放下,说不定会另立宏愿,杀尽天下渣男,这简直了……

    巧合的是,王继杰和汪武不约而同的选中了停在田间小路上的依维柯,在稻田的泥水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而行。

    武者的速度比汪武更快,王继杰后发先至,抢先上了依维柯,当即发动车辆。

    几百米开外,许多人影正奋力奔跑着,警察主力终于赶到了。

    “等等我,带我走!带我走!”

    换作其他时候,汪武宁可等警察也不敢私自逃跑,可是现在,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离那个女疯子越远越好。

    王继杰用力踩下了油门,依维柯由静止状态开始加速,车轮越转越快,而且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当拦在前方的汪武察觉到不对时,依维柯已经一头撞了上来。

    “啊!”

    依维柯狠狠抖动了一下,惨叫声戛然而止。

    车轮毫不留情的从汪武身上辗过,虽然隔着二十几步远,依然可以听到骨头噼哩啪啦被生生辗断的声音。

    3.5吨左右的车体自重,哪怕分摊到四个轮子上,压过大活人的身体,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悬念。

    汪武变成了一块肉饼,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被车辆压过的耗子,连粉红色的内脏都露了出来,死的不能再死了。

    呯!

    一声闷响。

    依维柯的挡风玻璃和左侧车窗上突然糊上了一滩液体,正在加速中的车辆莫名失控,歪歪扭扭的一头栽进了路旁的沟里。

    李白看得分明,糊到车窗玻璃上的是血,他回转身,看到一名警察刚刚解除了伏卧射击姿势,端着狙击步枪从地上站起来。

    那是一杆由SVD改进而来的警用85式狙击步枪,是五百米内一枪爆头的好东西。

    现场射击距离不到两百米,爆头简直是小儿科。

    “你早就知道?”

    毫无惊讶之色的周雪雁望着李白,想要看出一丝端倪。

    “你不也是一样吗?我可是硕士学历!”

    李白指了指自己,学霸也没什么了不起。

    双方玩的都是同样的借刀杀人把戏。

    周雪雁想要借李白这把刀干掉自己的前男友,而李白玩的更高明,却是连环计,给了警方就地击毙王继杰的借口。

    谁说精神病杀人不偿命,通常都是在当场直接就干掉了。

    能够幸运得到法律审判的,那是另一回事。

    “可惜他没有喝下当初给我的毒药!”

    大仇得报,周雪雁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望着自己手中的试管,表情阴晴不定。

    “正好口渴了!”

    李白在稻田里,如履平地的走过来,一把夺过那支试管,往自己嘴里一倒。

    随后冲着周雪雁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世间最毒的不是毒药,而是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