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12节-人生就是算计
    李白的本性并不坏,就是有点儿皮。

    只不过在普通人眼里,这皮的方式就有点儿过分了。

    他现在也就是皮了一下下。

    换成别人或许就皮死了,李大魔头却不会,再毒还能有一口气把成群结队活物喷成骷髅的蛟毒厉害?

    “这是毒药!”

    普林斯顿女学霸一直运筹帷幄,冷漠的表情终于为之色变。

    她弯下腰捧起一把泥水,严肃道:“快将这个喝下去,然后催吐!”

    原本想将这支淡蓝色的毒药物归原主,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前男友也好好尝尝无可救药的滋味。

    但是却没想到,前男友被车压死了,而毒药却被李白劈手夺过,不知死活的一饮而尽,还大言不惭的说着什么最毒的是人心。

    那刚刚喝下去的是什么?

    花露水吗?

    两人到底谁是精神病?

    “坚决不吃土!”

    李白摇了摇头,银行里躺了几千万,精神病才吃土,而且特么还是稀的。

    这意思大概算是骂人吧?

    吃土都赶不上干的!

    “李哥!李哥!”

    小王警老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脚下一滑,吧唧!

    一头扑进稻田里,这稀泥他倒是先吃上了。

    再抬起脸,泥浆怪警察变身完毕!

    李白忍不住用手机顺手拍了一张,留作纪念,以后发给小王的女朋友看。

    如果小王有的话。

    小王警官却漫不在乎地抹了抹脸上的泥水,露出一口白牙和傻乎乎的笑容。

    这货没救了!

    “李哥,你们在干啥呢?”

    小王警官看到李白手里的试管瓶,至于被压死的汪武和被警方狙击手爆头的王继杰,完全没有兴趣去看。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一个是渣男,一个失控的武林高手,都是死不足惜。

    “味道不错的饮料,要尝尝吗?”

    李白冲着小王晃了晃手里的试管。

    “哦!不用了!”

    望着李白手里那支小玻璃管,小王一路跑过来,确实有点渴,不过这点量实在不够。

    这是毒药啊啊啊啊……

    一再被无视的女学霸恼怒的把手里的稀泥甩了过来。

    李白站在原地,不躲也不闪,无所谓的任由漫天泥点子飞过来,在距离他还有一尺时,从左右滑了过去。

    小王警官完全没有防备,满脸懵逼的被砸了个正着,不过对他来说,原本就是满身烂泥,多一点不多,少一点不少。

    甩了甩身上的泥点子,小王依旧是一脸招牌式傻笑。

    美女就是有特权,换成其他人,他早就扑上去放倒对方,直接上铐子。

    敢甩人民警察泥点子,这是对抗政府的恶劣行为。

    -

    等带着照相机和敛尸袋的法医赶到,围住现场的警察们这才开始收拾汪武与王继杰两人的尸体。

    大量警察聚集在这里,稻田里一片狼藉,无可避免的惊动了附近的村民。

    被辗成肉饼的汪武已经惨不忍睹,现场以各种角度拍了十几张照片后,浑身就像没有骨头似的塞进敛尸袋打包。

    在某种意义上,汪武的死纯属自己找死,他要是留在原地,或者跑向李白,也不会死得这么难看。

    无期犯逃跑,加刑就是死缓甚至枪毙,更何况是汪武自己提出的转狱,警方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谁让他要跑来着,不跑就不会死。

    渣男必须死,恐怕许多人会拍手称快。

    至于王继杰,压死汪武后自然是死有余辜。

    法医拉开车门,车窗玻璃上只有一个指头大小的洞,但是王继杰的脖子以上却只剩下几片像破布一样的碎皮肉,如同胡乱剪开的气球,脑浆子和细碎的血肉喷满了整个驾驶室,车内惨不忍睹,血腥淋漓。

    打爆了王继杰脑袋的子弹又从前挡风玻璃的右上角穿出,造成了一个碗口大小的洞,边缘一片稀碎的玻璃,细长的裂痕延伸了大半个前挡风玻璃。

    武功再高强,也挡不住枪弹的偷袭,他若是老老实实的待在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重症监护区,运气好等到有针对性的特效药,运气不好就待到老死,也不会有今日的杀身之祸。

    正当法医们准备把王继杰的尸体扒拉出来时,依维柯的车厢内突然冒出火光和滚滚浓烟。

    这是周雪雁留下的后手,用白磷,金属钠还有汽油毁灭了车厢里的设备后,没有人能够再追踪到给她帮了不少忙的同学和朋友。

    况且毁灭证据后还能给她减少许多麻烦。

    法医们连忙把尸体拖了出来,猛烈的火焰迅速吞噬了整个车厢。

    没人注意到这尸体被拖动间,一颗珠子混杂着鲜血跌落到地上,滴溜溜一路滚到路边的草丛里。

    仅容许一辆车单独通行的田间小路上,浓烟滚滚,破破烂烂的二手依维柯,被火光吞没,很快烧成了一堆废铁。

    大局已定后,警察们开始分批撤离。

    至于战斗力负5渣的周雪雁,根本没有人担心,甚至连手铐都懒得上。

    如果没有人帮助她,就这样丢在稻田里,随便跑一小时,都不见得能够逃得掉。

    不过周雪雁的目光却自始至终都死死盯着李白,一秒钟都不肯离开。

    或许是正在等着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毒发。

    可是注定要让周雪雁失望。

    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李白依然面色如常,甚至若无其事地与其他人谈笑风生,有零食和饮料送过来,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丝毫都没有已经中毒的症兆。

    这让女学霸十分气馁,她明明记得自己原版照抄了前男友的配方,配制出来的毒药曾毒杀了十二只鸡,两头羊和四头猪,屡试不爽,只要两毫升就足以置人于死地。

    可是眼前这位年轻医生当成饮料一口灌下去的剂量足足有40毫升,这是足以弄死二十个成年人的份量。

    -

    随着大部分警察离开,现场解除戒严和隔离的第一时间,余烟未尽的依维柯附近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许多人在狼藉的稻田里寻觅着,试图拣到一些“纪念品”,例如弹头和弹壳什么的,或者是犯罪嫌疑人丢下的赃物。

    随便捡到点什么,就当是给自己加菜了。

    当然,更多人的战利品是无辜的田鸡,田鱼和小龙虾,浑身滑溜溜又喜欢钻洞的泥鳅和黄鳝可没那么容易抓。

    稻田的主人站在田埂边,抽着闷烟,尽管村干部告诉他政府包赔,但是大半年的辛苦白白浪费让人十分惋惜。

    有个胆大的孩子眼尖,在沾了鲜血的草丛里捡到了一颗圆滚滚的东西,他在水沟里洗了洗,这才看清楚是一颗指头般大小,晶莹剔透的红色晶体,一片片切面十分均匀,折射出异样的光彩。

    现在孩子不像以前那样傻,猜到是个好东西,连忙揣进口袋里,溜回了家。

    半个月后,孩子的父母双双突发白血病,这颗意外捡来的红色晶体被当成红宝石,卖给了县城里的典当行,这才勉强凑足了治疗白血病的医药费。

    红色晶体却因此一路辗转,不知去向。

    如果李白的琉璃心覆盖范围还和异界时一样的话,恐怕绝不会漏过这个异物。

    -

    追逃精神病患者事件的最大赢家既不是弄得一片灰头土脸的警方,也不是满脑门子官司的第七人民医院,而是周雪雁一人。

    渣男汪武终于死了,虽然不是她计划中想要的那样,却也不算是什么好下场。

    尽管其中有李白借刀杀人的纵容,但是与汪武自己作死不无关系,甚至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天真的以为武疯子王继杰会救自己,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换成正常人都会有多远躲多远。

    要不是顾忌李白和警方的反应,这个XYY染色体综合征者早就视人命如草芥的大开杀戒。

    如今一路过来,只是伤人而没有杀人,也是因为周雪雁约束的缘故,许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曾经与死神擦身而过。

    之前没有随手干掉汪武,已经是格外开恩,现在居然还敢胆大包天的挡路,当然是一脚油门毫不犹豫的辗压过去。

    王继杰辗得毫无心理负担,所以他也是死有余辜,爆头这一枪挨得不冤。

    帮凶死了,前男友也死了,最后就只剩下周雪雁一个人,而且是大仇终于得报。

    或许是只要干掉前男友,她压根儿就没想过逃走,否则也不会在车厢里暗中设置了定时起火装置。

    因此就算王继杰没有被警方狙击手爆头,也同样逃不掉。

    这就是普林斯顿女学霸的算计,对渣男,对同伴,对自己,都是一样的狠,让人头皮直发麻。

    等等,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一堆受伤的警察,还有……若无其事的吃瓜李大魔头。

    自始至终,李白都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只有功劳,没有一丝嫌疑。

    他的身份是专案组的专家顾问,第七人民医院的代表,专业的精神病心理医生。

    从行动开始,就没人指望一个医生能够亲自抓捕两个精神病患者。

    李白要是把王继杰和周雪雁直接逮到,这场三省联合大会战岂不是成了笑话?

    你让那些局长们把老脸往哪儿搁,那些因公受伤的警察还好意思领功劳?

    所以临近时李白那一脚松的好,群众大意失误不是很正常吗?

    许多老警察都暗中点赞!

    狙击手那一枪也是干脆利落,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