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16节-安全局的债
    缅甸掸邦与华夏交界的一片热带丛林深处,刚刚结束了一场生死搏杀。

    在这片闷热潮湿的环境里,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苍蝇成为了死亡使者。

    濒临断气的垂死者还未咽下最后一口气,那些苍蝇便凶猛的扑了上来,拼命吮吸着伤口上的血渍,顺便产下自己的卵,在8小时后就会变成无数蛆虫,扭动白白的身子,贪婪吞噬开始腐败的血肉,变得越来越肥硕,一周后开始进入恐怖的复数暴兵过程。

    当然,这是在附近没有其他野兽和昆虫的情况下。

    事实上在热带从林里,往往连72小时都不到,一具尸体就已经变成一堆难以消化的残骨和毛发,这些已经是微生物们的大餐。

    柔顺金色长发变得凌乱不堪的戴安娜坐在一头倒毙的骡子身上,一脸无奈的望着自己的手机。

    忽明忽暗的屏幕布满了细碎的裂纹,显然已经毁于方才猛烈的冲击波扫荡中。

    华夏的移动通信基站布点向来丧心病狂,把天线杆子敲到邻国境内也并不足为奇,管你有人没人,只要光纤和电线能够拉到的地方,先插个杆子再说。

    像缅甸掸邦果敢自治区,打移动电话都不收漫游费,而且深山老林里照样能够收到信号只有移动,联通和铁通都不行。

    这一点连美帝都比不上,出了城就只能用固定电话,想要一边开车到处浪,一边用手机上网,想的挺美!

    周围不仅有人的尸体,还有很七竖八的骡马尸体,它们背着背篓和打包的包裹,里面装着这一季度产出的毒品,如果成功穿越边境,至少能够卖到上亿。

    再洗上一洗,就是可以随便花销的干净钱。

    贩运毒品的亡命徒们虽然装备精良,火力强大,最终却无一漏网,全部躺在了这片丛林里。

    在尸体最多的地方,可见大片大片的焦黑痕迹,还有刚刚熄灭的余烟袅袅,许多老藤树枝支离破碎,裸露出新鲜的木质茬口,布满青苔和斛寄生植物的树干上随处可见深深地弹孔。

    要不是热带雨林降雨频繁,植物含水量大,不易发生火灾,恐怕一场战斗下来,很有可能会引发森林大火。

    三十多名穿着迷彩服的军人提着自动步枪正在检查那些毒贩子的尸体,没死的统统补上一枪。

    治疗抢救?这是不可能的,这里也没有那个条件。

    直接补一枪给个痛快,那些要死不死的毒贩说不定还会十分感激。

    “大姐,刚才真是太危险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行动队员潘永递过来一瓶矿泉水,顺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险死还生。

    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毒贩子的冲锋枪已经对着了自己,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恰好援军刚刚赶到,对方是一支缅甸和华夏的联合行动部队,专门负责在两国边境线一带打击毒贩。

    从交火一开始,这支联合战斗部队就通过直升机急降,快速奔袭战场。

    一发单兵云爆弹无比残暴地直接将战斗强势结束,也顺便救了潘永的小命。

    缅甸人对这件刚刚拿到手的武器感到十分好奇,毕竟单兵云爆弹这种凶残的武器向来是大流氓的玩具,一般小国还玩不起,于是稍稍手贱了一下。

    没错!

    就一下!

    戴安娜不再看手机,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水,说道:“菜鸟!怕了?现在想要退出还来得及!”

    潘永加入国际刑警亚洲区行动队已经有半年时间,但他依然还是地地道道的新人。

    “当然不怕,我干掉了两个,已经够本了!”

    他拍着胸脯,表示自己的勇敢无畏,却还是掩饰不住语气深处的一阵阵心虚和后怕。

    尽管已经参加过两三次这样的行动,但是在枪林弹雨中与死神共舞,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以后这样的行动有很多,说不定什么时候枪就会响起来,所以菜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戴安娜耸了耸肩膀,以过来人的老鸟身份指点菜鸟新人。

    只要能够活过一年,潘永就可以骄傲的称自己是老鸟。

    像今天这样险象环生的行动,十次里面也遇不上一次,却依然十分危险,连老鸟也未必能够自保,更遑论顾得上其他人,弹药耗尽后,潘永能够捡回一条性命,已经是老天爷开眼。

    这伙毒贩子突然察觉到戴安娜的身份有异,双方在第一时间爆发激烈枪战,意味着此前准备的情报有误,或者是哪里出现了纰漏,要不是戴安娜反应极快,她带来的这几个人说不定就得葬身在这片深山老林里。

    “……嗞嗞……王妃!事情已经办妥……”

    戴安娜的微型耳麦里突然响起声音,她在国际刑警组织里的常用代号是“王妃”,之前与李白的通话正好在监听范围内,为了让行动人员无后顾之忧,行动小队的后勤人员顺手就给办了。

    反正是一个电话的事情,直接通知姑苏市当地的安全局就能搞定。

    “王妃收到,谢谢!”

    戴安娜露出了笑容,仿佛刚刚完成一次出生入死的任务都没有能够帮上李白的忙更让她感到高兴。

    在通常情况下,外来电话都会被后勤人员采用技术手段屏蔽,以免干扰到行动,但是李白的手机号码是例外,可以随时毫无阻碍的打进来。

    金发美女的笑容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仿佛冰山消融,百花齐放,坐在地上的潘永一时间看呆了眼,周围那些缅甸军人也有些心不在焉。

    戴安娜察觉到潘永和周围的目光,丝毫不假辞色地喝斥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中,来自方方面面有意无意的骚扰并不少,她的对策是决不给任何机会,任何宽容都是鼓励别人得寸进尺的暗示。

    在揣摩人心上,戴安娜的水平并不逊色于李白。

    “没,没见过,呃!”

    潘永一时失言,迅速反应过来,连忙低下头去,年轻的脸涨得通红。

    丢人丢到家了,这点儿定力都没有,一定会被大姐和其他人给笑话死的。

    仿佛雌虎发威,咆哮震谷,许多人吓得噤若寒蝉,连忙该干嘛就干嘛去,华夏的军人悄悄翘起大拇指,点赞!

    软绵绵,可以随便欺负的包子可不会得到他们的尊敬。

    “王妃,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安全局四处发过来的。”

    保障通信的后勤人员突然传话过来。

    “什么事?”

    歇了一口气,准备转移的戴安娜站起身。

    华夏安全局有七大处,四处专门与境内的外国间谍撕逼,对付一些有各种身份掩护的间谍时,往往喜欢采用钓鱼执法的方式请君入瓮,因此又被称为钓鱼处。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想要钓谁。

    后勤人员小心翼翼地说道:“有个任务,或许需要借用李白医生。”

    “王妃”刚才大发雌威,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会不会有危险?”

    戴安娜似乎不喜欢把李白卷入自己所做的这个行当。

    与“王妃”戴安娜通话的后勤人员迟疑了一下,随即说道:“呃!上面说,你更应该关心一下任务目标会不会有危险。”

    很显然,让他们传递这个消息的人早就预料到了戴安娜会这么一问,连回答内容都提前准备好了。

    戴安娜怔了怔,honey有这么凶残吗?

    一个普通精神科医生还能危险到哪里去,居然可以威胁到任务目标的生命安全,实在是匪夷所思。

    因为戴安娜的缘故,再加上某个一级乙等的小本本,李白自然无可避免的被列入国家关注的对象。

    想要收集他的信息太容易了,光是公安局里的档案就有一大撂,破获走私团伙,连把寻衅滋事的人逮进住院部搞创收这种事情都被调查的清清楚楚,那三个倒霉孩子到底有病没病,现在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但是却糊弄不了安全部门的专家评估。

    虽然一直保持关注,但是还没有到需要监视居住的程度,不然一定会发现李大魔头的家里正在闹妖怪。

    就算发现闹妖怪也不归安全局管,那是广电的事情,谁发文,谁负责杜绝多头领导,职权重叠和政府资源浪费。

    “好吧!如果他愿意的话,我在原则上不反对。”

    戴安娜不再说什么,只要没危险就行。

    更何况这个消息只是通知,而不是非得征求她的同意。

    毕竟两个人还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友情告之一下,免得多想。

    安全局的债,欠的快,还的也快。

    对此一无所知的李白正在承受着小王警官的碎碎念轰炸。

    “……李哥,那一手厉害了,一筷子戳中枪口,是小李飞刀?难道真的有小李飞刀?能不能外传,有空教教我……”

    身边就像有一只苍蝇,嗡嗡嗡,嗡嗡嗡响个不停。

    李白终于忍受不住,说道:“小王,再不改改你的性子,恐怕真要像老张说的那样,活不过三集!”

    小王的唠叨戛然而止,一脸惊恐的望着正在开车的李白,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他发出败犬般的哀嚎。

    “求打人不打脸!”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