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17节-学霸回宫
    心理医生不鸣则已,一鸣骇人。

    小王警官终于败给了李白的无情毒舌,一句话就让他乖乖的闭上了嘴,车内重新恢复耳根清净。

    神特么的小李飞刀,老李飞弹要不要学?

    再BB就把你发配到大西北去轮岗,能过活一集就算你牛逼!

    当然李白也只是想想,他可没这个能耐把人民警察想调到哪儿就调到哪儿。

    专心致志的周雪雁凝视着手中的演算稿纸,暂时停止演算,她皱起眉头,仿佛遇到了新的障碍。

    即使身为数学系的学霸,在缺乏更多可供参考信息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无中生有的迅速找到解密关键。

    好在数学界的公式就只有这么多,她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穷举组合尝试,甚至自己编造一些针对性的公式和算法,试图验证出其中蕴藏的某种规律。

    如果能够找到解开这几张密码数字的“钥匙”就好了。

    也许是一段公式,一段话,甚至是一首诗,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钥匙”必然是现实中存在的东西。

    尽管只有几页纸,女学霸已经摸到了一些头绪,只不过想要揭开这些数字背后的真正秘密,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推算尝试和更多的时间。

    对于解密出来的结果,李白却丝毫不着急。

    他的主要目的不是解密,却是为了给周雪雁找点事情做,免得因为无聊而想东想西,给回程平添意想不到的麻烦。

    现在看来,区区几张纸成功发挥出了作用。

    哪怕身边有人生死对峙,一场枪战即将爆发,女学霸周雪雁依旧聚精会神的解着题,哪怕世界末日降临都休想让她分心。

    -

    姑苏市齐眉苏菜府的老板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涉枪案件,虽然好端端的热闹生意被突然打断,最后却并没有亏多少。

    警察们刚带走那四个假冒“国际刑警”的家伙,之前仓皇夺门而出的食客们竟然又回来了。

    不少人继续进餐,绝大多数人最后都把帐给结了,真正逃单的人却没几个,还不到一手之数。

    饭馆老板齐大侉子一脸眉开眼笑,很为姑苏市的人文精神面貌而感到自豪。

    那些见了警察就如同遇到了克星,一脸垂头丧气的活闹鬼们也被带走了。

    尽管饭馆老板十分愿意为他们做证,可是谁让这些光头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警察们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带回去撸撸案底。

    要是犯了事情的,干脆就别走了,拘留所里免费包食宿。

    对狮子头念念不忘的李白最后还是得手了,虽然没有一千个,至少也让他带走了两百多个,饭馆里今天这道菜算是临时断了档。

    大魔头拍拍屁股管自己走人,哪儿管其他人能不能吃到。

    当天下午五点多钟,李白带着沉迷于解密演算的普林斯顿女学霸赶回了第七人民医院。

    在经过南Hu区公安局时,他就把小王给扔下了。

    “王继杰呢?”

    听到李白带着出逃的患者返回,王婆婆往他身后望去,只看到一个“痴痴傻傻”的周雪雁,那个武疯子王继杰却不见踪影。

    “唱凉凉了!”

    李白嘿嘿一笑,脸上多多少少有些尴尬。

    王继杰虽然不是直接死在他的手上,但也没差多少,而且还得再加上汪武这个陪葬的倒霉鬼。

    从社会意义上讲,撞死人的与被撞死的都不是好鸟,这个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

    尽管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但是在警方完成统一口径的新闻通告之前,整个事情经过依然处于保密阶段,所以李白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王婆婆。

    “唱凉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婆婆一怔,很快反应过来,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

    这下可好,两个出逃的,一个傻了,一个没了,医院的麻烦可不小。

    “王继杰撞死了人,被当场击毙!”

    李白耸了耸肩膀,轻描淡写的随手甩锅,他原本就做的十分隐秘,根本没有把柄可抓。

    “撞死人?你没制止他?”

    王婆婆倒吸了一口冷气,压根儿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一脸怀疑的打量着李白,总觉得这小子没把话说清楚,还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执行抓捕的是警察,我只在专案组内担当顾问,属于动口不动手的那种。”

    李白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在抓捕行动中乱入,玩捉放曹和借刀杀人的把戏,他也不怕王婆婆去打探,因为参与行动的警察没有一个会承认,要是承认了,你让领导们的老脸往哪儿搁?

    “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王婆婆看向李白身后那个痴痴傻傻的女学霸,对方就知道盯着自己手里的那几张纸,这么大半天连头都没抬。

    “这个啊?”

    李白立刻醒悟过来,突然伸手抢走周雪雁手上那叠纸。

    “你干什么?”

    女学霸就像被夺走食物的雌虎,怒视着李白,刚刚有了点思路,又被打乱了。

    “你看,好好的!”

    李白向王婆婆晃了晃那些写满了数字的A4纸,又向周雪雁看了一眼。

    女学霸至少还会生气,不再像刚才那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毫无反应的样子。

    内行看门道,王婆婆上下打量了一遍周雪雁,松了一口气,这个女患者的病情并没有发生变化,而是因为一直专注于那几张纸的缘故。

    如果不是从事了一辈子的精神病治疗工作,她恐怕也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分辨出那些细微的变化和差别。

    李白将那叠纸交还给周雪雁,这个女学霸又恢复了全神贯注,物我两忘的状态,完全忘了刚才自己还在生气。

    “没问题就好,重症看护区这段时间就交给你了。”

    王婆婆对于李白寄以了厚望,否则也不会如此严格对待。

    换成一般不争气的小子,不是被她打发了,就是根本连理都懒得理。

    “保证完成任务!”

    李白立正敬礼,因为他老爹的缘故,铿锵有力,颇有几分样子。

    将周雪雁送回病房的时候,这位普林斯顿女学霸突然叫住了准备关门的李白,举着手中的那叠A4纸说道:“李白,我知道密文不止这些,肯定还有更多,都拿过来,还有能够上网的电脑,手算的效率太低。”

    “需要多少时间?”

    李白并不介意提供对方需要的这些东西,既然已经回到了重症看护区,他想要知道对方的进展到了什么程度。

    “看你的配合程度。”

    周雪雁突然一笑,卖了个关子。

    精神病人不是傻子,疯不代表笨,能够与李大魔头玩心机,自然也不足为奇。

    “我不急,你慢慢来!”

    李白不可置否的态度让女学霸感到非常不满。

    让我免费给你干活儿,居然还是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普林斯顿数学系的高材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真是可恶!

    就给你拖个十年半载,看你急不急!

    不对,周雪雁楞了楞,肯定是自己急!

    她低下头看着那叠纸,猛然瞪大了眼睛,这些纸上的密文有毒!

    在真正的答案揭晓前,她完全迫不及待的想要亲手解开谜底,这是学霸的骄傲,决不容许有任何问题没有解开就从自己眼前溜过。

    新换的病房虽然没有钢化玻璃幕墙和钢化玻璃门,也没有太多的防撞缓冲设施,但女学霸周雪雁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床边,手指在虚空中点划着,试图找出那些密文的规律。

    突然像是有了进展,伸手从长发掩耳的耳背上拿下一支圆珠笔,在空白的纸面上开始推算起来。

    查房的护士看到这一幕,不禁吓了一跳。

    笔这种尖锐物是不允许带入病房的,她刚想要向李白示警,却见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这才明白过来,这支笔是经过允许的。

    尽管在口头上表示无所谓,李白还是满足了周雪雁的要求,他不仅送来了笔记本电脑和更多的密文样本,还附送了桌椅和供电插座。

    至于网络,摆在门外的一只全网通移动无线路由器已经足够周雪雁一个人使用。

    对此普林斯顿女学霸表示非常满意,重症看护区方面也表示满意,至少不用再担心这个文疯子老是想着“越狱”,仅之前的那一次已经够让所有人头痛了。

    李白将文疯子周雪雁押送回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重症看护区的第三天,江淮省,钱江省和安庆省联合发布通报,对三省交界一带的套牌车爆发事件,还有精神病患者出逃事件给了一个详细的说明。

    统一了口径后,公安宣传口的通报大大宣扬了两个精神病患者的不同寻常,警方契而不舍的追踪,煞费苦心的设计。

    三省联手,连续鏖战,最终拿下了对社会公众安全危险极大的武疯子王继杰,和造成三省车辆管理与交通管理混乱的始作俑者文疯子周雪雁。

    至于死于非命的倒霉孩子汪武,只被草草的带了一笔,在转狱过程中妄图逃跑,结果被武疯子给撞死,这就算是结案了。

    没人会同情一个被判无期的渣男,他的死只会让别人拍手称快,喊老天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