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20节-骗子
    对于普通人,甚至对于李白而言,意味着无穷麻烦的牛皮纸包是重症看护区9号病房患者甩下来的黑锅。

    如果对方在转院时带走了它。

    如果李白没有没事找事,将用琉璃心窥探出来的数字密文打发周雪雁。

    如果……

    这世上原本就没有那么多如果!

    像李大魔头这种皮到不行的家伙,很难让他对黑封皮软面抄里的内容视而不见,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扔到哪个角落里置之不理。

    既然已经碰上了,那就得搞点事情(做做)。

    就是偶尔手欠,就欠一下下!

    王老头一脸怀疑的打量着李白,自己见过多少牛鬼蛇神,却始终看不透这个年轻人。

    老周把他送过来,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真的太能搞事情,一般人真的镇不住。

    “是谁?”

    王平安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会把这个烫手的玩意儿不走正常渠道交给纪委,却交给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年轻医生。

    难道是因为与自己的关系?

    人老成精,难免会多想。

    李白说道:“我们医院重症看护区9号病房的盛建设,他现在好像转到海南那边的专科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当软面抄里的内容一旦被揭密,作为当事人肯定免不了要接受问询。

    “我知道了,这东西就交给我,你谁都别说,就当作忘记这件事,否则……”

    王老头给了李白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否则有人会给我奖金对吗?”

    李白一脸期冀。

    呃!

    我是在说生死攸关的事情好么?

    王老头想到李白那些神神鬼鬼的手段,差点儿忘了这小子还是巫师。

    神特么的巫师!

    王老头只好在心里叹气,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说道:“没错,给你一笔封口费,那是如果没能干掉你的话!”

    对于老周的心情,他感同身受。

    李白两手空空的来,又两手空空的离开,东西出手后,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哪儿管他人洪水涛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老头继续分了一会儿西瓜,背了一只背包,慢慢的离开了三公园。

    -

    第七人民医院的住院部重症看护区还有三十三位患者,虽然在短短半个多月内减少了四人,但是想要重新增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入住重症看护区的必要条件,首先是无可救药,至少十年内都没有治愈的可能,其次是具有一定的攻击性或者是自残倾向,再者是家人无法照顾和监护,随时有可能冲上街头,社会构成威胁。

    最后还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毕竟住院费用不低,长期重点看护需要很大的成本,在通常情况下都会有政府部门的补贴,毕竟要是让患者上街生事,为此支付的社会公共成本也不会少,或许更多。

    所以重症看护区的患者往往极具危险性,哪怕是最不能打的女学霸周雪雁,也差点儿把三个省的交通监管部门给搞瘫了,串牌套牌余毒仍然在延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些泛滥成灾的假牌照清理干净。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李白已经完全适应了重症看护区的工作。

    比他聪明的出院了,剩下的这些既没他聪明,也没他能打,所以一个个都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虽然主要精力都放在重症看护区,李白有时候还是需要到常规看护区转转,毕竟有十几位住院患者需要继续跟进治疗。

    不得不在病床上继续挺尸的付至毅心急如焚,他明显感受到自己在重症看护区的位置正在被那位来自于门诊部精神科的年轻医生一点点替代。

    对方比自己做的更好,至少在自己执掌重症看护区期间,还没有患者出院。

    如果说最老的患者郑克敌老爷子纯属是意外,那么普林斯顿女学霸周雪雁就绝对不是什么侥幸。

    送到第七人民医院的两面锦旗,有一面得挂到精神科,这让付至毅压力山大,在别人眼里,恐怕自己只是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到底还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半个月就给治好了俩,这是实实在在的功劳,就算用来吹牛逼也有几分底气。

    付至毅一直在努力尝试着下床行走,争取早点回到岗位上,免得伤愈后,却发现早已经没了自己的位置。

    尽管断的是肋骨,而不是腿,但是每次起身的动作都会让他眼冒金星,胸口传来一阵阵针扎般的刺痛。

    恐怕之前预计的短短二十天,并不足以让他能够恢复到自由行动的状态。

    正在常规看护区巡视的李白恰好看到付至毅正满头大汗的在床上挣着想要起身,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冲进病房,将他按了回去。

    “付医生,既然还没有恢复,就不要勉强,耐心一些,迟早会好的!”

    “我这儿躺着骨头都快要松了,再不动动,恐怕恢复的更慢!”

    付至毅苦笑着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近几日他的胸口一直如同蚂蚁在爬,又麻又痒,知道断骨部位已经进入了最快的愈合阶段,这才大着胆子下地。

    李白的琉璃心一扫,比CT还好使,瞬间将付至毅的状态了解了个通透,笑着说道:“你这动的也太勉强了,人体有自我保护功能,看你满头大汗的,其实已经在提醒你刚刚愈合的骨头又要裂开,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躺着吧!”

    “你是精神科医生,还懂骨科?”

    付至毅有些不相信,他甚至怀疑对方是在暗示自己认命,好鹊巢鸠占,打发自己滚蛋。

    “不不不,我不止是精神科医生,还是巫师。”

    李白越来越觉得巫师这个身份特别适合自己,简直就是借口杂货铺子,什么样的借口都能找到。

    而且还有一大堆同行帮衬,李白在这些人里面一点儿也不显得异类和扎眼,因为更匪夷所思的家伙都有,反而衬托出他十分正常。

    “巫师还能管天管地,管……”

    付至毅突然哑口无言的失了声。

    MMP的,巫师还就是管天管地。

    “还管拉屎放屁,今天我给你屈指一算,宜躺,忌行,所以还是好好休息,躺二十天不够,再加十天。”

    李白神神叨叨的,丝毫没有在意付至毅灰败的脸色里带着一丝绝望,这家伙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这个时候李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好好休息,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就拿出手机,一边接听,一边快步离开了病房。

    付至毅躺在病床上,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一阵阵的心塞。

    “喂,找哪位?”

    一看是陌生电话,来到走廊里的李白就直接用上了套路。

    “你好,李白先生,我是国家安全部,有事……”

    啪!李白直接挂断。

    特么的现在骗子越来越厉害了,连个人信息都能搞到手,还敢冒充国安,接下来肯定是要他配合这个配合那个,然后傻乎乎的把自己银行卡里的钱转给对方。

    银行里那两千多万现金很有可能进入了那些骗子的视线,肯定是这样的!

    那个陌生电话又拨了进来。

    “李先生,我是国家安全……”

    啪!

    又挂,现在是上班时间,李白可没功夫逗这些骗子玩。

    对方仿佛契而不舍,再次拨打过来。

    “李先生,我……”

    “我是你二大爷!”

    啪!

    果断拉黑!

    李白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这个世界立刻清静了。

    那骗子有病,得治!

    刚放下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我勒个去的,真是活见鬼,连黑名单都拦不住。

    李白气急败坏的按下接通。

    “我是你……”

    “小李……你是我谁?”

    李大魔头听出了是王老头的声音,连忙闭上嘴,乖巧地说道:“我是您学生!”

    背后这冷汗啊!是拔凉拔凉的,好险!好险!

    “嗯,孺子可教,我还以为你想说是我二大爷呢!这可不成,我二大爷早没了。”

    王老头虽然满意李白的态度,却忍不住又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吃错了药,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乖巧。

    “呵呵,哪儿敢!哪儿敢!”

    李白好想扒了那些骗子的皮,差点儿让他骂错了人,后果不堪设想啊!

    “告诉你个事情,盛建设死了!”

    王老头没跟李白多寒喧,直接开门见山。

    李白讶然道:“死了?”

    已经转院的重症看护区9号病房患者盛建设的身体情况,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虽然断了腿,总体恢复情况还不错,其他就是有三高脂肪肝,前列腺炎和肩周炎等这个年纪的常见病,还不至于威胁到生命的程度。

    “心脏病突发引起的猝死,我怀疑……。”

    王老头向来是阴谋论的拥趸,而且比其他人更加多疑,尤其是在刚刚得到牛皮纸包后,他找人打开了纸包,也看到了层层包裹之下的黑封皮软面抄。

    如果不是李白郑重其事的交给他,并且说明了重要性,恐怕王老头也不会把这些毫无意义的满页数字放在心上。

    牛皮纸包和黑封皮软面抄的主人盛建设突然心脏病发猝死,让王老头起了疑心。

    李白脱口而出。

    “是谋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