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26节-摊上大事了
    去你的二大爷!

    你全家都是二大爷!

    三个中山装平头青年心里直吐槽。

    “不许动!我们是安全局的!”

    坐在沙发上的两个西装革履年轻人在互相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

    一个从腰后,一个从怀中拔出手枪,对准了三个中山装平头青年。

    他俩已经毫无疑问的确认,上级绝对不会犯蠢到派两拨人来拜访李白医生,其中必有一拨是冒充的。

    李白医生刚才问的那句话,便成为了验金石,孰真孰假,一验既知。

    现在李鬼自己撞到李逵的枪口上,结果不言而喻。

    谁知道这三个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的,因此两个真正的安全局工作人员第一时间亮出了枪械。

    领头的中山装平头青年瞳孔微微一缩,不甘心就范的他厉声大喝道:“子弹没上膛,干他们!”

    三人的中山装袖口内侧无声的掉出一支匕首,朝着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扑去,即使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也丝毫不怵。

    室内一对一近距离肉搏,匕首显然要比没来得及上膛的手枪好使。

    房间里一时间呼喝声不断,桌椅腿脚与地板急促摩擦,发出刺耳难听的大响,乒乒乓乓声不绝于耳。

    双方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两三招一过,立刻见了分晓。

    两个中山装平头青年被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先后当场放倒,趴在地上手臂被反扭在背后,没有上膛的手枪就在对方肩膀上狠狠一蹭,可以听见金属构件在短暂摩擦后的清脆撞击声。

    这一次,随时会有子弹射出的枪口对准了被制住之人的后脑勺,挣扎不休的两个中山装平头青年再也不敢动弹,听那铮铮脆音,绝对是真枪。

    刚刚控制住局面的两个西装革履年轻人突然想起来穿着中山装的家伙一共有三个,他们俩放倒了两个,应该还有一个。

    急忙去看,就见李白捧着不锈钢茶缸子若无其事地站在厨房门口,那个“漏网之鱼”正在他脚边躺着,却是满脸惊恐,浑身颤栗。

    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两个西装革履年轻人脖子后面突然汗毛直竖,一条青蛇正缠在对方的脖子上,吐着猩红的蛇信,缓缓张开蛇吻,露出吓人的尖锐蛇牙。

    哪里来的毒蛇?

    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拿出随身的拇指铐,锁上被制住的两个中山装平头青年。

    全钢打造的拇指铐十分小巧,也很精致,与腕铐相比,限制效果只高不低,而且口袋里随随便便就能揣上四五个。

    “李白医生,你这蛇?”

    系斑点领带年轻人颇有些忌惮的望着第三个中山装平头青年脖子上的青蛇。

    难怪那家伙如此老实,咬上一口可不得了!

    李白淡定地说道:“不用怕,家养的看家蛇,不会咬人。”

    他压根儿就没有挪动过位置,谁让自己脚下这家伙拎起椅子没砸到人,却砸坏了电视机。

    摆在客厅里的这台32寸液晶电视是清瑶妖女的专属物品,并不是所有的电视剧都能够在网络上找到,所以追正在热播的最新电视剧集,还是得靠有线电视。

    对方砸坏了电视机,就难怪妖女会从书房里冲出来,没有直接咬上一口,已经是看在李白的面子上。

    不咬人?

    房间里除了李白自己,两伙人没有一个肯相信。

    青鳞毒牙,该不会是竹叶青吧?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世间毒物莫过于此,万一中毒,不知道打120还来不来得及。

    被缠住脖子的那家伙一阵眼冒金星,压根儿就不敢有任何反对意见,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仿佛已经认命。

    笃笃笃!

    有人在敲门。

    “李医生,要不要帮忙?”

    听声音,李白熟悉,是1904的住户,永凌武道健身馆的一位教练,身子矮壮,练的是散打。

    防盗门的隔音效果一般,刚才房间里乒乒乓乓的热闹,可瞒不过那些邻居们,很容易就能够听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动静。

    因为肖大小姐的指示,永凌武道健身馆的职工们无不提高了警惕,这才有人来敲门。

    李白没去管被清瑶妖女缠住脖子的那个家伙,来到门前,拉开一半,果然是那位练散打的教练,说道:“黄教练,没事,正在排练剧本呢!”

    那位住1904的黄教练往李白身后看了一眼,惊诧道:“哟!拍什么片子呢?哪天要是放映了,大伙儿一起去捧场,贡献几张电影票房。”

    李白笑着说道:“一部大戏,这段是真假国安的剧情,剧名暂时保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黄教练一眼就看出了那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是正经的擒拿架式,由于招式太狠毒,动辄就会伤筋动骨,因此一般人根本学不到。

    无论是真国安,还是假国安,没有一个吭气的,双方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未动。

    “哦哦!明白明白,我就不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黄教练开始往回走,虽然还有些疑惑,但是李白医生安然无恙,让他倒也放下心来。

    至于两个西装革履年轻人手里拿的手枪,被他当成了道具,演得还挺真,看上去就像是现代谍战片。

    “没事了没事了,大概要拍影视剧,正在排练,李医生真是牛逼,这是要跨界进军影视,当大明星,厉害了……”

    黄教练冲着在走廊里随时准备冲过来的七八条汉子比划着。

    “哇,大明星,这个好!李医生本来就挺帅的,当明星正好,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沾沾光,跑几个龙套!”

    “就你长的这样,还想拍影视剧,先去韩国整整容,免得吓到孩子。”

    “龙套要什么长相,不然让那些正角们怎么办,我这样的最合适,大不了还可以扮死尸。”

    “癞蛤蟆吃天鹅肉,想得挺美!”

    ……

    走廊里一阵嘻嘻哈哈,放下心来的教练们互相打趣着一哄而散。

    嘭!

    1901的防盗门重新关上。

    “这三位怎么办?”

    李白问那两个正牌的安全局人员,能够知道“二大爷”这三个字的,必是真货无疑。

    一直被青蛇缠住脖子的中山装平头青年渐渐翻起了白眼,脸皮涨得红紫色,拼着最后的力气呻吟道:“能不能,能不能把这条蛇拉开!救命!”

    不用被咬上一口,像这样再勒上一会儿,他恐怕就活不成了。

    “去!回书房去!”

    李白冲着青蛇摆了摆手。

    清瑶妖女还不乐意,依然缠着不放,李白只好亲自出手把她拽了下来,随手扔进书房,吧唧摔在书桌上。

    其他几人都看直了眼,就这样野蛮粗暴的拽一条蛇,难道不怕被咬上一口吗?

    当然不怕了。

    咬啊咬啊,就被咬习惯了。

    换成别人被咬上一口,恐怕立刻一命呜呼,李白却漫不在乎,被咬得多了,他已经是百毒不侵。

    “你们看,不会咬人!”

    李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信了你的邪才怪,反正没人愿意尝试一下。

    好不容易得以解脱的中山装平头青年,揉着脖子,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着珍贵的新鲜空气,刚刚恢复了些力气,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一个用枪指着他,另一个拿出新的拇指铐向他走来。

    咔嚓轻响,三个中山装平头青年全趴在地上扮死狗。

    “好家伙,胆子不小,竟敢冒充安全局的人。”

    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将三人身上搜了一遍,不仅找到了匕首,假的安全局工作证,钱包,钥匙,手机,一块厚纱巾,一小瓶强效麻醉剂,几把万能钥匙,还有套脑袋的布口袋和一小把扎带等物。

    呲溜!

    趁着系斑点领带年轻人打电话向上级汇报情况,青蛇又从书房里窜了出来,盘在了刚刚搜出的三只钱包上,每只钱包都是鼓鼓囊囊的,显然塞了不少钱。

    李白想了想,把三只钱包里的现金全部掏了出来,往沙发上一放。

    果然清瑶的重点不是钱包,而是里面的钱,迅速转移阵地,在钞票堆上盘成一堆,昂起脑袋,谁敢动她的补偿款,她就要谁的命!

    绝对没商量。

    看到这一幕,另一个系着宝蓝领带的年轻人嘴角扯了扯,这条青蛇不仅能够看家,恐怕还能够守财吧?

    不过这件案子的重点不是钱包,而是这三个年轻人的身份背景,冒充国家公务人员接近李白,究竟有什么目的。

    一个小时后,十几个穿着制服和防弹背心,提着冲锋枪的特警悄无声息的来到1901,与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一起,把这三个中山装平头青年带走。

    “李医生,我们走了以后,你注意保密,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

    系斑点领带年轻人在临走前给了李白一张写着手机号与固定电话号码的纸片。

    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自报姓名,但是对于李白而言,只要证明自己的工作单位就已经足够了,就算告诉他名字,也未必是真的。

    无论三个中山装平头青年的后台老板是谁,这一次意外栽到安全局的手里。

    呵呵,摊上大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