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28节-闲着也是闲着
    王老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小子怎么就这么倔呢?这可是生死攸关,别以为就你能打,再厉害能挡得住子弹吗?背后打你黑枪,你防得过来吗?一不小心把命丢掉的英雄好汉多了,不差你一个。”

    耽误两天工作最多丢掉奖金,奖金没了还能再赚,要是给那些豺狼虎豹们可乘之机,就算正义最后得到伸张,命没了就是没了,再也找补不回来。

    “放心吧!我一向都是吉人自有天相,逢凶化吉,无往不利。”

    李白大言不惭,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是他的麻烦比谁都多。

    尽管一再拒绝,但王老头还是有所动作。

    还没到中午,周大院长的放假审批就下来了,态度格外坚决,不服从就开除,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至于理由,太好找了,长期值班近一个月,强制休假,连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都挑不出半点毛病。

    李白算是看透了周真人,特么的用起来就往死里用,不用了就直接一纸放假通知打发。

    MMP,友尽!

    原本还躺在床上继续养伤的付至毅坐在轮椅上,重伤被强推上火线,身不由己啊!

    当他看到李白,不知道是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原以为自己重症看护区再也没有立足之地,却没想到峰回路转,李白被院长一纸“下课”,重新夺回重症看护区的机会又摆在自己的眼前。

    李白大概能够猜到付至毅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开心就好!别想太多!”

    前半句话让付至毅真的有些开心,但是后半句却有些扎心了。

    这什么意思?

    让他别惦记重症看护区的位置?

    可李白真没有那个意思,没想到付至毅对重症看护区的那个位置看得这么重,以至于产生出一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心态。

    在某种程度上,付至毅已经算是心理亚健康,希望他自己能够调节的过来,至于程栩与沈松两位,亲眼目睹了重症看护区的权力更迭后,心底不约而同的寒气直冒。

    orz

    惹不起!惹不起!

    把工作都交接和安排好,在医院吃完中饭后,李白带着昨晚拿过来的衣物老老实实的下班回家。

    第七人民医院的专业资质在钱江省内也算是屈指可数,在全国也能排的上号,像这样能够做得舒心的工作也很难找,所以周大院长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李白回到家,今天是周四,清瑶妖女的网络直播节目是表演“糊墙”,不,化妆与美容。

    在李大魔头看来,与那些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变成奥氏体316L不锈钢的妹子们相比,天生丽质的妖女根本用不着化妆品,无论用什么都是糊墙,哪怕真用灰泥抹,也不会有任何好的或坏的效果,整张脸比船用904L不锈钢还要皮实,羡慕死那帮子想变成316L不锈钢脸的小骚浪蹄子。

    为了精心准备节目,清瑶妖女捣鼓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坛坛罐罐,有白瓷,有青瓷,有窑变釉,有黑陶,有各种石质的,表面上相当唬人,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有的散发出心神愉悦的清香,有的散发出另人作呕的恶臭,粉末颗粒糊状物样样不少。

    光这些阵势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准备化学实验。

    幸亏那些观众没有在现场,不然很多人要被各种古怪味道混合起来的诡异气味熏得当场败退,时刻流转的微风将这些气味牢牢束缚在书房内,或者引到窗外,这才没有扩散到其他房间里。

    李白甚至怀疑,这里面多半还有从异界带过来的异草。

    妖女的储物龙鳞一直是他的移动仓库,堆放在里面的那些乱七八糟东西,恐怕一人一妖都没办法统计清楚。

    正在忙活的清瑶妖女看到李白突然提前回来,讶然道:“公子,这么早回来?”

    “临时放假,回来休息几天。”

    李白没跟妖女说明情况,外面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要守住家就行。

    王老头这次碰到了硬茬子,双方的斗争逐渐升级,在没有见分晓前,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昨晚发生的事情,意味着另一方反应激烈,根本不放过任何一个翻盘的机会。

    在这个时候,王老头这一方根本无暇顾及到李白,让他老老实实在家待着是最好的保护。

    更何况同层的邻居们都是永凌武道健身馆的员工,万一有什么事情,起码还有个照应,只要不外出,李白的自保底牌还是相当可观的。

    “晚上吃红烧鱼,奴家买了几条黄河鲤鱼。”

    清瑶妖女已经安排好了晚上的菜单。

    看到大鱼缸里游着几尾赤鳞鲤鱼,李白呆了呆,那几条龙都被妖女吃完了吗?

    小红鲤的性子那么温和绵软,再再顾家不过,清瑶却偏偏与其八字不合,难道是一山(屋)不容二妖?

    既然这样,你还拿小红鲤当背景墙,又依赖璃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一边讨厌嫌弃,一边又离不开,相爱相杀,李大魔头也真是醉了,大概这就是羡慕嫉妒恨,却又偏偏无可奈何吧!

    “好,好吧!”

    ╮(﹀_﹀)╭

    红烧的也不是没吃过……

    心性单纯的洪璃小妖女却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清瑶姐姐的那点儿小脾气。

    李白把从医院带回来的衣物放归原处,拿出一张小纸片儿,拨打了上面的电话。

    片刻之后,通话建立,对面却没有发出声音。

    “昨晚逮去的那三个家伙有没有交待?”

    依然是沉默,只不过在五秒钟后,一个男子的电子式声音响起。

    “依然在审问中,李医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电话估计是保密线路,居然还隔了一道,把语音转成文字,又把文字转成语音,如此一来便抹掉了声线特点和性格特征,变成了没有任何感悟的直述,很难揣摩到通话双方的心理活动状态。

    “我可以帮忙审问,保证追问到他们后面的指使者。”

    李白决定自己主动出击,不就是顺藤摸瓜,大家都会玩。

    一路摸过去,什么小猫小狗,豺狼虎豹,最后都会被一个个挖出来,说不定连那本黑封皮软面抄都用不上。

    “李医生,你现在有空吗?”

    很显然,安全局方面也有些心动,他们还并不知道李白被周大院长强行下课,留在家里当缩头乌龟。

    一位催眠术大师出手,审问工作立刻就会变得简单起来。

    尽管大家都知道大师级专业人才十分好用,各种难题都会迎刃而解,但是大师们就那么几个,狼多肉手,并不是每个单位都能够得到大师级人才的帮助。

    李白主动提出的建议,对面的安全局根本没有拒绝的念头,甚至是正中下怀,求之不得。

    “今天休假!正好闲着也是闲着。”

    大魔头闲下来,就要找人开刀了。

    “随时都可以?”

    尽管是没有任何感**彩的直述,却依然让李白听出了惊讶的意味。

    昨晚还在拒不配合,然而仅仅过了一晚,竟来了个出人意料的大逆转。

    李白肯定地说道:“随时!”

    “一个小时后,到楼下!其他还有事吗?”

    对方的回复突然加快,变成了两秒间隔。

    “没了!”

    李白话音刚落下,通话就中断了。

    这次的通话时间虽短,内容也不多,但还是让他分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李白察觉到安全局对那三个冒充自家工作人员的家伙十分上心,不过从昨晚到现在却依然没有太大的进展,显然是碰到了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棘手货色。

    以安全局的专业手段,不用一个小时,普通人通常立刻就跪了,只有那些经过专门训练的人才能死撑这么久。

    不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疲劳审讯法、穴位刺激法和吐真剂药物等手段还没有全部用出来,但是安全局方面也不想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全部用完。

    对方若是早有准备,恐怕照样没那么容易撬开那三张嘴。

    额外多了一张催眠术大师这张牌,安全局自然是大喜过望。

    更重要的是,一回生,二回熟,以后更容易建立起业务关系。

    虽然在成本上会多增加一笔经费,但是那些设备和药物也同样要花钱,再加上节省下来的其他精力和时间,相比之下,这笔新支出反而更加经济划算。

    一个小时后,一辆红色别克凯越接走了李白。

    作为特殊的保密单位,自然不可能拥有抓人审讯枪毙一条龙的城市综合体总部,往往按照职能,会分散在城市四处,有时候也会调用其他单位的人员执行任务。

    鸡蛋不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好处是不容易被连锅端,当然自我防卫能力也相对薄弱一些,不过华夏本土没那么乱,常规治安力量已经足够保证安全。

    三个倒霉孩子被关在郊区的一个休闲山庄里,算是政府部门的签约单位之一,不止是安全局,公安局、检察院和纪委都经常带人过来,干的事情大致差不多。

    后三者稍微文雅一些,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前者却往往不会顾忌那么多。

    《反间谍法》总则第五条,反间谍工作应当依法进行,尊重和保障人权,保障公民和组织的合法权益。

    尊重和保障人权先决条件,首先你得是华夏的公民和组织,如果不是,那么就自求多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