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38节-逻辑判断
    人没有厚重的皮毛鳞甲,没有锋利的爪牙,力气还比不上体型不如自己的倭黑猩猩,甚至连猪都跑不过田径飞人博尔特时速45码,猪56码。

    .′ˉ>▂<′ˉ.

    在食物链营养等级中,最顶级的掠食者为5级,而人类却并没有站到顶端,反而是2.21级,与猪羊鸡鸭一般无二,属于活该被吃的份。

    自诩为万物之灵完全是扯淡。

    老天爷并没有赐予人类多少身体素质方面的优势,哪怕是有别于动物的直立行走能力,也是用腰椎间盘突出这个代价换来的。

    但是人类却能够爬到所有生灵的上方,对自然资源予取予求,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擅长利用工具和自然环境的智慧,借助于外力,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

    借四时种五谷,杂交水稻,选种育种,行使上帝权柄,开采矿石,熔金炼铁,哪怕一把沙子都能够榨取其价值,人类几乎将周围的自然环境利用到了极致。

    因此安全局新人培训中的狼人杀游戏,狼非狼,羊非羊,不能简简单单的从自然界狼与羊的角度来看待这场能够完全体现出世界残酷的模拟游戏,实际情况反而比参与者们想像的更加复杂。

    李白的话越说越少,但是携带的信息量却越来越大。

    所有人都在琢磨着他的话,115号小姑娘皱紧了眉头。

    “牺牲?谁?”

    她突然咬了咬牙,对李白斩钉截铁地说道:“好,我,我来做这个牺牲!”

    “你想好了?”

    李白笑意盈盈地望着对方。

    “我想好了!前辈,请你帮我!”

    小姑娘的态度依然坚决,她认为狭路相逢勇者胜,只有敢为当先,才能带领其他人走出困局。

    “蠢货!”

    李白却出人意料的低下头去,自顾自的扒拉着餐盘里的食物,压根儿就没兴趣理会这个天真的丫头。

    自己说了那么多,可是对方却依然对这场残酷的淘汰游戏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我,我……前辈,我哪里说错了吗?”

    李白的态度急转之下,小姑娘快要哭出声来。

    看在上午对方帮自己借电子表的份上,李白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给对方一个机会。

    如果连这一次机会都抓不住,就别怪自己冷漠无情了,顺便还能把之前的误会甩脱。

    “重复一遍生存法则!想想羊群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115号小姑娘连忙数着手指头。

    “第一,抱团!第二,遇到危险要逃跑!第三,让牺牲更有价值!羊群,羊群是……”

    小姑娘的总结能力还是不错的,把握到了三条法则的核心。

    能够被安全局招进来,自然没有一个是笨蛋。

    李白稍一提醒,小姑娘仅仅琢磨了十几秒钟,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的脸色变得雪白。

    “优胜劣汰,牺牲,牺牲的是老弱病残。”

    小姑娘想到自己刚才的话,不仅仅是天真,而且是愚蠢至极。

    羊群用老弱病残喂饱了恶狼,得以保存下最强壮的羊,使整个族群得以延续,可是哪里有用头羊来喂狼的道理。

    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如果失去了头羊,整个羊群立刻就会变成狼群的盘中餐。

    之前那句话,就不应该从她口中说出,难怪前辈会嫌弃的不理睬自己。

    “那么你们,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吗?”

    李白悠然的放下筷子,他看得出来,115号为保存小团队几乎殚精竭虑,至于其他人是不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份辛劳,人心隔肚皮,就不得而之了。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这便是国家安全部的最大存在意义。

    狼人杀游戏让这些新人站在了安全局的核心价值上。

    “我,我愿意牺牲!”

    一个胖胖的小伙子有些迟疑地举起了手。

    他恐怕已经想清楚了自己在作出这个选择后,将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与当初向往007式特工的憧憬和梦想永远告别,或许终日埋头于案牍,默默无闻的终老一生。

    “我,我也愿意!”

    “还有我!”

    或许是之前115号给其他人做出的榜样,仅有8个人的小团队里,所有人都选择了愿意为其他人牺牲。

    “既然这样,我就教你们几个套路,用于分辨其他人所扮演的角色。”

    李大魔头一撂筷子,靠坐在椅子上。

    利器在手,他却不肯轻易授人。

    “请前辈指教!”

    115号小姑娘挺直起了腰,正襟危坐。

    尽管上午的训练让自己饥肠辘辘,但是115号等人却对自己面前的食物视而不见,完全没有任何食欲。

    “你们准备一套表格,对所有人进行问卷式调查,以十个编号为一组,或者以小团队为一组,分别向他们提问,提问类型只有两种。”

    李白竖起食指,继续说道:“第一,问他本人是不是狼,第二,再依次问他,其他几个编号的人是不是狼。”

    说完,他继续拿起筷子。

    “还有呢?”

    115号小团队里有人追问。

    “唔,唔,没了!”

    李白狼吞虎咽,含糊的回答。

    “就这样?”

    其他人纷纷表示难以理解。

    如果真能找出所有的狼,那么这些狼对羊们的威胁将大大降低,羊群的损失也会降低到一个低点要,那么这场游戏的胜负已经没有任何悬念。

    但是光问别人是不是狼,且不说对方会不会说真话,更何况这场游戏里面至少存在四个角色,只问一个能有什么卵用?

    115号小姑娘仿佛一下子成长了许多,她依然沉住气的望着李白,什么都没有说,耐心的等候着下文。

    有些东西不需要明说,而需要自己去悟,自己去理解。

    将自己餐盘里的食物扫荡一空,李白这才放下筷子,扯过一张纸巾淡定的擦擦嘴,笑了笑,说道:“呵呵!其实还有一把钥匙,才能打开这些提问里的秘密,不过掌管这把钥匙的人只有一个。”

    李白没什么动作,但是所有人都望向了115号。

    “前辈,请告诉我吧!”

    115号小姑娘当仁不让,没有任何推辞。

    “附耳过来。”

    李白向她招了招手。

    听着前辈在自己耳边细细低语,小姑娘的表情在不断变化,从疑惑到惊讶再到敬佩,时不时发出轻轻的鼻音,肌肤细腻的脸庞染上了一层晕红。

    李白离开了115号的耳朵,小姑娘神采飞扬,与之前的忧心忡忡完全判若两人,变得自信心十足。

    小团队里的其他人也十分惊讶于她的巨大变化,不知道李白究竟传授了什么样的诀窍,竟然能够让115号可以自信的辨认出那些可怕的狼。

    狼与羊的战争序幕,就此拉开……

    “那家伙说了什么?”

    餐厅里虽然安装了激光窃听器,所有餐桌都有钢化玻璃覆盖,但是都会一手读唇术的观察者们却还是没能窃听到李白给115号暗授的机宜。

    有人猜测道:“应该是某种逻辑判断的计算公式。”

    “听起来像是密室生死门和守门人的典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个变种。”

    观察者中不乏聪明人,思考片刻后,给出了一个极为接近真相的猜测。

    “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很高明的逻辑判断,内奸需要伪装自己,说谎的概率比较大,与狼的回答会有很大的区别,回答提问的每一个人都会成为问卷式调查的眼线,为什么只问狼,因为狼最具威胁,把狼除掉,内奸就失去了作用,而猎人也成了打酱油,化复杂为简单,直击重点,这个厉害了啊!”

    “人才啊!真看不出来年纪轻轻竟然有这样的手段。”

    “正常,人家天天玩弄人心,就是专门干这个的,在这一领域,我们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就像李昌钰,看脸两分钟就能识别男人有没有出轨?”

    “等等,继续放这个家伙存在,等同于是在作弊啊!”

    “这倒是,要不要去警告一下。”

    “别急,我们是观察者,不要随便介入,一定要谨慎,他的体能测试数据不是挺不错的吗?干脆跳到下一阶段,拉进来一起培训好了,反正都是尽早的事。”

    “可以,给他一个编号。”

    “就666号吧!反正是编外的,什么号都可以,而且也是他自己弄出来的,正合适。”

    “我为什么好想笑?”

    “我也是……”

    “……”

    .

    .

    .

    “笑一笑又不会死!噗!哈哈哈!”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