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44节-靶场
    钱江大学、师范大学和工商大学等几所大学没有了外部干扰后,分布式计算荷载很快达到了百分之百,解密进度大大加快。

    豺狼虎豹们也没有打算坐以待毙,他们虽然没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风险找人制造电磁炸弹,对院校内的电子设备进行无差别摧毁性攻击,但还是用了一些特殊设备对短波频段进行干扰。

    十几道聚波成束的高频短波对准了学校内的天线,这种同频段干扰比拼的是谁功率大,谁就能占有发言权。

    采用数字加密技术的高频短波信号虽然不至于通讯中断,但是为了过滤那些毫无意义的干扰杂波信号,让数据传输带宽却大大受到影响,无疑会波及到分布式计算的数据交流。

    对于这种技术比拼,大学师生们还从来没有怕过谁,趁着城市空气质量还不错,迅速架起激光收发器材,建立起激光通信渠道,依然是星状拓扑结构。

    激光通信技术在国外有点难度,但是在华夏就是白菜技术。

    校外的那些干扰设备立刻就没招了,点对点激光通信抗干扰能力强得一逼,想要依瓢画葫芦,仍然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除非真的祭出电磁炸弹,来个一拍两散。

    当然受波及的不仅仅是学校,还有这个范围内的企事业单位和无数老百姓,光这一个就足以把所有豺狼虎豹一网打尽,内部斗争无论如何也是利用规则,而不是撕破了脸胡来。

    为了保障分布式计算通信的手段并不止是一个,有学生偷偷拉了光纤,比牙签粗不了多少的细线混杂在附近密密麻麻的线缆里面,从钱江大学连接到了最近的师范大学和工商大学。

    等到外面的人有所察觉时,望着一大堆线路欲哭无泪,一剪刀下去全部咔嚓掉固然容易,但这是自寻死路。

    这场斗争不只是双方为解密黑封皮软面抄而展开的拉锯战,同样也是在等待对方露出其他破绽。

    黑封皮软面抄仅仅是引发这场争斗的引子,如果某一方露出的破绽太多太大,甚至不需要这本软面抄,就可以决定双方的胜负。

    世界上原本就没有绝对的事情,虽然黑封皮软面抄在手,王老头这一方也从来没有掉以轻心。

    所以哪怕慌得一逼,豺狼虎豹们也不敢肆无忌惮的不顾一切乱来,生怕王老头这一方正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在黑封皮软面抄里面的秘密被解开前,豺狼虎豹这一方仍然有机会。

    不过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王老头的对手们越来越按捺不住,他们察觉到了危险在逼近。

    短短一天之内,几所大学接连处理了十几个试图闯入机房和往校内局域网投放病毒的学生。

    利益动人心,总有几个意志不坚定的家伙会为了金钱和不值一文的虚假承诺而出卖一切,为他们愚蠢行为所付出的代价将是自己的未来。

    解密进度91%。

    看到显示器屏幕上,进度条的完成百分比数字,王老头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水。

    那些豺狼虎豹对盛建设留下的东西如此上心,甚至不惜多次仓促出手,足见这本黑封皮软面抄里面藏着要命的东西。

    只需要继续静静的耐心等候24小时,他就可以按图索骥拿人,到时候就算是老天爷来了,也休想护住那些蠢货。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人在做,天在看,这就是命!

    王老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拿起自己的手机,迟疑了一下,随后拨出一个号码。

    “呯呯!呯呯!”

    刚一接通,乒乒乓乓的大响差点儿吓了王老头一跳。

    “小李,你那边是怎么回事?打枪呢?”

    王老头也是见过世面的,听得出是枪声,他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哦!王会长,我这里正在放枪战片呢?”

    看了一眼靶场上那些戴着消音耳罩,举枪英姿勃发的年轻学员们,李白转身往远处走了十几步,用手虚挡了一下,尽可能减少枪声对通话的影响。

    一百多位学员里面,因为是编外的关系,李白是唯一拥有手机的学员,其他人不过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王老头会打电话过来,难道围绕那本黑封皮软面抄的斗争已经见了分晓?

    “屁个枪战片,你真当我老头子一点儿都听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好好在家待着吗?”

    王老头恨不得揪住这个说谎的小子,好好教育一番。

    被王老头一语拆穿,李白知道自己没办法继续糊弄下去,只好老老实实地说道:“哦,哦,我在外面培训呢?”

    “培训?我怎么不知道?”

    王老头疑惑周院长没跟自己提过第七人民医院最近有培训,居然还有打枪的课程。

    照常理来说,医疗行业的培训应该与各种病例有关,怎么好端端的跟枪扯上关系,听不断传来的枪声,还挺热闹的!

    难道又惹上了什么麻烦?

    老头的心拎了起来。

    这小子的惹事能力是众所周知,都怪老周,给他的反封建迷信协会弄进来这么一个惹事精,现如今害的一大群人都在帮着兜底。

    湖西市的官面上也因此变得人心惶惶,风声鹤唳,已经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

    李白乐呵呵地说道:“是安全局的培训,还包食宿!”

    这里的伙食老好了,可以放开肚皮随便吃,管饱!

    “安全局的培训?”

    王老头的好心情立即荡然无存!

    这是打算万一国内混不下去,就要出国搞事情对吧?

    一定是这样吧?

    “当然是啊!您那里怎么样了?把人快抓完了吧?”

    李白等着王老头把一大批人送进去吃牢饭,周大院长就能解除警报,让他顺顺利利的回医院继续上班。

    “还早的很呢!先管好你自己吧!”

    老头脾气上来了,气呼呼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整个会议室内所有人噤若寒蝉,也不知道是哪个鬼,敢招惹老书ji的雷霆之怒。

    察觉到会议室里静了下来,王老头重重一拍桌面。

    “看我干什么?还不抓紧!”

    噼哩啪啦的键盘声又响了起来。

    当前这个节骨眼儿上,没有人敢去招惹这个老头。

    -

    “挂了?”

    李白疑惑地打量着通话突然中断的手机屏幕,自言自语道:“生什么气啊?又有谁招惹到这个老家伙了?”

    全然不知正是因为自己,才让对方生出无名之火。

    不过通过这个电话,他知道了黑封皮软面抄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否则王老头一定会告诉他强制假期结束,可以滚回去继续为人民服务了。

    “666号,轮到你了!别耽误时间!”

    靶场上的教练扯着嗓子大喊。

    将近两百个学员,每人五十发子弹,十人一组,轮完一圈,差不多得一个多小时。

    毕竟是手枪,如果换成自动武器,五十发子弹也就一转眼的功夫。

    蓝光户外的靶场是对外开放的,来射击的不止是安全局的人,还有不少社会单位的职工与个人射击爱好者。

    “来了来了!”

    李白赶到一个无人的靶位上。

    因为编号的缘故,他是最后一批。

    “再次提醒,枪口不准对人,射击前检查保险。”

    枪械教练巡视着每一个射击位,确保准备进行射击的学员正确操作这些杀人利器。

    不过安全局的学员们已经并不是第一次摸枪,上手十分熟练,让蓝光户外的枪械教练省心不少,因此他的更多注意力都放在需要重点关注的666号学员这里。

    出乎枪械教练意料的是,这位编外学员从摸到枪开始,熟练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些学员,检查空膛,撞针,试瞄,上弹匣,动作干脆利落,有模有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