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46节-阎王唱名
    人需要吃饭、喝水、排泄、休息,甚至偶尔happy一下,才能够保证短短几个小时的连续工作。

    但是计算机却用不着,只要零部件不发生故障,保证供电稳定,恒温恒湿,就能够24小时连轴转的一直工作下去。

    几所大学里的那些专业计算机,特别是服务器,一旦开机就是经年累月的不间断运行,哪怕人休息,计算机也不会休息。

    凌晨三点时分,显示屏上的进度条终于从99%达到了100%。

    通宵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王老头腾的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厉声道:“解密成功了吗?”

    一位计算机技术人员在扫了几眼解译出来的文档后,脸上露出了喜色,激动地回应道:“成功了!是5号公式!”

    根据语言学规律和逻辑学等原理设计出来的几个解密公式之一,完成了最正确的解密,不再是一堆毫无意义的乱码或者是狗屁不通的词语堆砌,而是逻辑分明,语句流畅的文字。

    仅仅是一眼,那位技术人员就判定这是最正确的译文。

    “拿来,拿来我看看!”

    枯坐已久的王老头脚下一个趔趄,险些站立不稳。

    “老书ji,小心!”

    “快扶住!”

    守在会议室里的其他人连忙抢上前来扶住他。

    “没事,我没事!”

    王老头推开其他人的胳膊,扶着会议桌,脚步踉跄的往那个技术人员所在位置走去。

    那位技术人员做好文档保存后,连忙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王老头。

    “让我看看!”

    王老头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并不意味着落伍,他熟练地摸上鼠标,开始划拉起文档。

    “……呵呵,刘志传,你果然有份,还有韩禁,早就知道你们两个有一腿,这次看你们往哪里逃……邱泽,你居然也…真是太让人失望了……许嵩……穆亚运……”

    看着文档里面的内容,王老头时而冷笑,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有些难以置信,很显然盛建设在生前留下的这本软面抄记载的内容十分劲爆。

    一些曾经寄以极大期望的年轻人,一些坚守原则数十载的老人纷纷堕落,让他十分心痛。

    这位前纪委书ji可以预见到,湖西市的官场恐怕真要翻天了。

    “……王平康,嘶……”

    王老头在念到这个名字时候,猛然瞪大眼睛,突然打了个哆嗦,往后一靠,瘫坐在椅子上,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口中念念有词。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弟弟的名字。

    弟弟王平康是自己亲手抓进去的,而且还是重判,尽管没有在案件避嫌,但是却没有人认为他违反了原则。

    再重判一些,恐怕就只有无期和枪毙了。

    王老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另有隐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

    原本王老头是有希望连任的,却因为这件事,不得不顺应干部年轻化的新政策,黯然退休。

    看到文档里面的这一条内容,他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阴谋一层套着一层,王平康固然是因为心存侥幸而行差踏错,如今身陷囹圄完全咎由自取。

    但这个案子的真正目标却不是王平康,而是王老头。

    亲人有了违法犯罪的污点,而且还是行贿之罪,作为王平康的亲哥哥,王老头就算是身正不怕影子斜,但还是无可避免的受到波及。

    失去连任的机会,得以体面的退休,却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美。

    王老头失去权柄后,那些豺狼虎豹们恐怕一定在弹冠相庆。

    走了一个熟悉情况,经验丰富,眼光老辣的老纪委书ji,接任者哪怕再出色,也得有一两年时间才能重新把握局面。

    对于某些人来说,在这段时间里足以做很多事情,将一些首尾收拾干净。

    留下黑封皮软面抄这颗核弹的盛建设原本就是豺狼虎豹的一员,掌握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以精神病这个由头将自己从泥潭里抽身而出,随着时间推移,等到被人遗忘,就能够真正脱身,得以善终。

    或许因为打算给自己留个后手,以防万一,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本黑封皮软面抄居然被医生拿去哄另一位精神病患者,这位患者还是一位世界顶级学府的学霸,虽然花了些时间和精力,但还是成功破译了软面抄里的秘密。

    几乎没怎么转手,这东西就落到了对的人手里,千算万算还是走漏了消息,原本用来保命的底牌便成为了盛建设自己的催命符。

    如今软面抄里面那些密密麻麻的不明数字全部被解译出来,触目惊心的密辛让王老头感到震惊和难以置信。

    这不是一本软面抄,而是一场风暴!

    “把原文,公式和译文都保存下来给我!”

    王老头沉默了一会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拍了拍桌面。

    技术人员找了一块U盘,将王老头要的资料保存了进去,在拔出U盘后,迟疑了一下,问道:“其他几台机组里面都有备份,这些资料要留备份吗?”

    为了保证分布式计算过程中的安全,所有的资料都是有多重备份的,哪怕其中一所大学的资料全部损失,其他大学的备份也能够及时恢复。

    不过解密后,这些文档就立刻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接触的。

    这位看过一眼解密文档的技术人员十分忌惮,怕给自己招来无法应付的麻烦。

    王老头迟疑起来,照理来说,保留备份更加稳妥些,万一有个什么意外,还能够弥补。

    但是那些对手们也同样不知道密文里的内容,一旦让他们知晓,恐怕立刻就会有所防备,无论是丢卒保车,还是毁灭证据,将会让王老头一方的收获大打折扣,甚至没打到老虎,却只打到几只无关紧要的的小老鼠。

    沉吟了足足有一刻钟,王老头终于作出了决定。

    “不要留底,全部粉碎。”

    删除只是在数据头尾增加可覆盖标记,仍然有恢复的可能,粉碎就是彻底的销毁,不仅将数据簇清零,还会再覆盖一遍。

    “好,好的!”

    技术人员连忙联系其他几所大学的值班人员,开始清理备份文件。

    整个分布式计算的系统最高权限就在王老头驻守的钱江大学这里,其他几所院校和那些终端机一样,只是借用它们的算力,采用特殊加密的文档也只有钱江大学的指定几台计算机才能看到。

    因此译文出来后,其他几所大学和钱江大学机房里是看不到的。

    “你们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就算是上厕所,也得自己找瓶子解决!”

    确认了技术人员清理掉所有文档后,王老头用毋庸置疑的警告语气给会议室里的所有人下达了禁足令。

    会议室里的人们立刻噤若寒蝉,连连点头。

    手里捏着U盘,王老头走出会议室,往空荡荡的走廊里看了看,便一头钻进走廊末端的厕所。

    关上门后,他拿出手机。

    刚响了一声,手机就接通了,那边和这里一样恐怕都是通宵未睡,等着解密的译文。

    “喂!小金,东西出来了!”

    “出来了?”现任纪委书ji金万开似乎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剧烈波动的情绪沉声道:“老书ji,内容怎么样?”

    “很惊人,不止是触目惊心,而是非常可怕,我怎么发给你,用手机?”

    王老头想要通过手机的4G网,将刚刚得到的译文发给现任纪委shu记。

    “不要,他们会知道的,我派人来拿。”

    和王老头一样,金万开十分清楚豺狼虎豹们即将发起最后的疯狂反扑,甚至两人此时的通话都有可能正在被对方的监听。

    如果传送译文,极有可能会被黑客截获。

    在现任纪委书ji的保护下,几所大学得以相对平静的参与分布式计算机破解密文,但是外面的背叛与出卖,还有各种各样的利益交换却层出不穷。

    金万开连使雷霆手段,才让一些宵小的猖狂举动收敛了不小,而现在,尽管天未亮,却已经是决战时分。

    “要尽快,一定要可靠的人。”

    王老头就怕夜长梦多,平空生出意外的变数。

    “老书ji,您放心!”

    现任纪委shu记用肯定的语气保证。

    花花轿子人抬人,到了这个位置上,谁没有一两个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可靠心腹,哪怕是豁出性命也会毫不犹豫。

    士为知己者死,古代和现代都是一样。

    “有几个人,你先控制起来!”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王老头打算在将U盘交给现任书ji之前,来个先下手为强,将他看到的那些名字,全部先拿下再说。

    现任纪委书ji金万开想了想,应道:“好,我记一下!”

    老书ji的魄力不减当年,换成他自己,多半还得顾虑许多,哪里能够当机立断的想到先把人拿下。

    “……刘志传、韩禁、邱泽、许嵩、穆亚运……”

    仿佛阎王爷正在翻开生死簿,王老头报出一个个名字,他根本不在乎通话是否会被那些豺狼虎豹监听。

    控制措施一旦开始执行,那些家伙在这个时候就算想要逃,也已经来不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