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48节-收网
    狡猾的豺狼虎豹们用一招狸猫换太子差一点儿就成功了。

    不过多留了个心眼的王老头终究还是棋高一着,让对手没能得逞,反而带走了一块藏有病毒的U盘。

    默默感染手机和计算机的自限性木马病毒会把终端的MAC和IP地址悄然发送给网络上某个地址。

    会玩黑客和病毒的可不止是豺狼虎豹这一方,王老头这边也同样有不少高手。

    双方一张张底牌翻出来,就看谁比谁更坑。

    看到王老头从脚底拿出来的这块U盘,原本以为自己会空手而归的周正祥和郭民森两人喜出望外。

    老书ji不愧是震慑湖西市官场多年的狠人,这一手连自己人都骗过,更何况是那些匆忙赶到的冒牌货。

    小心翼翼地接过得来不易的U盘,周正祥和郭民森不约而同的打起十二分谨慎,还不忘让其他人在前面开路,以免回去的途中再遭遇什么不测。

    拄着拐杖,站在窗口望着远去的那几对车尾灯。

    “这天,要亮了!”

    王老头说完这句话后,身子摇晃了一下,缓缓往旁边歪去。

    会议室里的人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他,拐杖却掉在了地上。

    王老头却已经紧闭着双眼,人事不省。

    十分钟后,120救护车接走了一直在校医照顾下的王老头。

    在这里连续多日顶着莫大压力,就算是年轻人也未必吃得消,更何况还是一位退休多年的白发老人。

    将U盘真正的转交后,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心神松懈下来的王老头再也坚持不住,终于被油尽灯枯的身体打倒,住进了医院。

    当李白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还是反封建迷信协会的前湖西市组织部干事老陈头打的电话。

    协会里面除了会长王老头,就属曾经一起去参加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老陈头跟李白最熟。

    其他几位虽然见过几次,也说过几句话,但是还不到交浅言深的份上。

    作为安全局培训的编外人员,自然也有编外的方便,临时告了假后,便开着他的桑塔纳2000前往118医院。

    118医院不是地方医院,而是解放军医院,医疗条件在省内也是数一数二,许多老干部都喜欢到这里看病和住院疗养,王老头的医保也是挂靠到这里。

    在路上,李白敏锐地察觉到湖西市今日不同寻常的气氛。

    不知是哪个捅了警察的老窝,满大街都能看到警察的身影,还有荷枪实弹的特警在大路口设卡,一副如临大敌般模样。

    地处偏僻的118医院附近倒是没那么多警察,一路十分通畅,想必没人敢在军方的地界搞事情。

    停好车后,拎着一篮子水果,李白很快找到了王老头所在的病房。

    刚进入这座住院部大楼时,李白在一楼大门口就被拦了下来,查验完身份证与电话联系病房核实后,才得以放进来。

    从一楼到五楼,就隐隐察觉到有人暗中关注自己,李白也是第一次来118医院,只当是暗中的保卫人员,毕竟这里有不少老干部,不止是军队的,也有地方的。

    刚进门,李白就看到给自己打电话的老陈头和协会里的前湖西市卫生局副局长邹学平,另外还有三个没见过的陌生人。

    王老头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胸口微微起伏,左手还挂着大瓶的吊针,床边倒是没有看到医疗设备,看来情况还不算糟糕。

    “小李,你来了?帮你介绍一下。”

    看到李白拎着水果篮子推门而入,正在与人说话的老陈头连忙迎上来,拉着他来到那三个陌生人面前。

    “金书ji,这就是我们反封建迷信协会的新人,李白,小李在第七人民医院上班,很不错的年轻人。”老陈头为三个陌生人中间的那位介绍完李白后,又接着向李白介绍对方的身份。

    “小李,这位可是大粗腿,湖西市纪委的金万开书ji。”

    “你好,金书ji!”

    李白恍然大悟。

    难怪老陈头这么积极介绍,原来是现任的纪委书ji。

    连公务员都害怕的角色,果然是大粗腿。

    光往对方身旁一站,狐假虎威的威风立刻就借到了。

    “我听说过你,小李同志!”

    金万开笑眯眯的主动伸出手,与李白握了握。

    老书记突然住了院,尽管忙的不可开交,他还是抽时间来探望。

    如果不是王老头全力相助,金万开也不会手握铁证,这么顺利的将那些豺狼虎豹统统一网打尽。

    要知道,至今天下午三点时分为止,整个湖西市官场已经被掀了个底朝天,还把火烧到了省里和省内其他市。

    黑封皮软面抄如同阎王爷催命的生死簿,要你早上九点跪,绝对等不到十点半,牵连出来的证物证据无数,一个个铁证如山,想要手软都不可能。

    原本豺狼虎豹一员的盛建设在生前留下的证据太要命了,难怪他的同伙们会迫不及待的杀人灭口,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报应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不仅仅是湖西市在大肆抓人,连省纪委和其他几个市县的纪委也倾巢而出,照着名单先把人拿了再说,看样子这场大火要一路烧到外省。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今一旦发动,便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如今不死不休的局面谁也停不下来,收手是不可能的,只有把所有宵小扫荡一空,还人民群众一个朗朗晴空,才能对得起这本十余万字的撸官神器。

    “金书ji,没想到我也被纪委给惦记上了,真是三生有幸。”

    李白对现任纪委书ji知道自己并不意外,那件东西交给王老头的时候,他就无可避免的进入了湖西市现任纪委的视线。

    “怎么说话的?胡说什么呢?”

    老陈头一脸黑线的恨不得狠狠抽这小子。

    后面的前卫生局副局长邹学平脸都绿了,特么在跟谁说话呢?

    他下午刚刚得到消息,市纪委今天就跟疯了似的到处拿人,这么说话就不怕撞到枪口上吗?

    经此一役,现任纪委书ji金万开也敢有底气没事抓两个公务猿下酒,就问你怕不怕。

    邹学平是怕的,老陈头也不例外,公务员们最怕的不是上级,而是纪委。

    公务员开人不容易,最多丢到角落里坐冷板凳,组织部也得有理由有借口,那么借口和理由从哪里来?

    答案毫无疑问,纪委!

    尚方宝剑一旦祭出来,砸个铁饭碗就跟玩儿似的。

    金万开能够猜到两位老干部心里在想什么,于是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小李同志好好干,我看好你的!”

    对付那些豺狼虎豹,他是捅刀子的人,老书记是递刀子的人,而这位李白医生,却是捡刀子的人。

    跟着金万开的两个人脸上同样浮现出笑意,自打李白进门那一刻起,他俩板着的表情就放松了下来,甚至还有几分好奇。

    如果没有这个年轻人,今天的刀子就捅不出去。

    折腾过这一次,起码能保湖西市五年平安。

    “是吗?哈哈!”

    李白摸着后脑勺,没心没肺的笑着,偷偷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跟王老头一样,抓几个公务猿下酒。

    李大魔头并不知道,他并不是随便抓几个,整个湖西市官场都遭了殃,今天一早上的功夫,就不知道被撸进去多少。

    如今的几处看守所里,犯了事的公务猿们哀嚎声此起彼伏,特么自己招谁惹谁了,脸还没洗,牙还没刷,就被逮到这里来,找谁说理去?

    “诶?!”

    看到金万开和颜悦色的与李白说话,老陈头也觉得不可思议。

    起码连官腔也得打一下吧?

    却偏偏没有!

    亲切的如此过份,难道小李是金书ji的亲戚?

    不仅仅是老陈头,连邹学平也察觉到了异样。

    “呵呵,你们不要多想,我是从老书ji那里听说过小李同志的事情,神交已久!十分佩服!”

    金万开shu记当然不会把李白扯进这次纪委行动,他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同时也没有任何毛病,老书ji确确实实经常提到这个年轻人。

    “这小子皮的很!”

    老陈头不疑有他,给了一个十分客观中肯的评价。

    又当医生,又扮巫师,装神弄鬼的,也确实没谁了。

    “没错,没错!”

    邹学平连连点头,连大佬都敢撩,简直是活腻了有木有?

    他都替这小子悄悄捏了一把汗。

    “我还有事,得先走一步,老书ji要是醒来,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

    金万开拿出三张名片,分别递给李白,老陈头和邹学平三人。

    “金书ji,请慢走!”

    “我们一定会通知你的。”

    老陈头和邹学平有些诚惶诚恐的送走了现任纪委书ji,关上病房的门,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与相对年轻的金万开相比,两人虽然是老前辈,而且也已经退休,可是对方真要挑自己在任时的毛病,连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

    谁让鸡蛋会孵出小鸡呢?

    小鸡不就是有骨头!

    领导追责制,别以为退了休就能够了断因果,既往不咎,那是不可能的!

    王老头在任的时候就没少挖坟,不少孤魂野鬼最后还是没能落个好下场。

    “王老头的情况怎么样?”

    李白一边说着,一边去翻床头的监护记录。

    都是医生,虽然不是同科,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能够看出一些。

    “医生检查了,心力交瘁,疲劳过度,还有些脱水,需要好好休息!”

    老陈头原本还有些担心,知道是因为疲劳而陷入自我保护的昏迷,这才放下心来。

    年轻的时候,经常累个半死,睡上一觉,第二天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