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51节-你打不过我
    大魔头就是大魔头,尽管在很多时候看上去人畜无害,却从来都不是什么小白兔。

    大灰狼尽管也是大字辈儿,碰到大魔头照样得掂量一下。

    对于其他任何一位新人学员来说,裁判教官亲自下场挑战绝对是需要格外慎重对待的考验,在这几日的格斗课当中,他们已经深有体会。

    但是却不值得让李白放在心上,除了理论课以外,其他实践课都被他放了羊,懒洋洋的听讲。

    作为编外学员,重在参与就好,又不会真的去当特工,拿把橡皮刀子捅来捅去有什么意思。

    “你先吧!”

    李白微微一笑。

    他就算站在那里分毫不动,对方也破不了防。

    “有麻烦了!陈思明怎么这么冲动!”

    室内训练场附近,几个看热闹的吃瓜观察者通过几块显示屏,至少有六只摄像头从不同角度和距离监视着被学员们围观的正中央。

    陈思明是教官的名字,专练散打和截拳道等实战性比较强的武技,甚至还参加过wwe美国职业摔角的轻量级比赛,不过他并不是武术界中人,否则也不会贸贸然挑战李大魔头。

    “看到高手了,心痒呗!如果换成我,天天欺负新人有什么意思!”

    一个观察者看到裁判教官小心翼翼的绕着李白,开始转起了圈子。

    尽管李白松松垮垮仿佛浑身上下都是破绽的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但是在专业的眼光下,却是以不变应万变,随时会发生无穷的变化。

    “谁会赢?不如我们打个赌?”

    “不来!很明显666号会赢!”

    “凭什么?你说666号赢,他就一定会赢?”

    “想想湖西市武术界,年轻一辈有没有敢到第七人民医院去挑战的?一个都没有!”

    “没错,打的过当场虐了,打不过就判定为精神病,抓到住院部天天吃药,好人也要被吃坏了,无论怎么样都是他赢,想输都难。”

    “为什么我感觉他比安全局还嚣张!”

    “同感!”

    “要动手了,快看!”

    陈思明教官练着李白走了好几圈,心中一直在犹豫。

    虽然感觉自己可以三两下就能放倒对方,但他十分清楚这是错觉!

    能够闪电般躲避并出手,一击放倒安全局学员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软柿子。

    作为蓝光户外俱乐部最能打的教官,遇到这样的对手,陈思明就越兴奋。

    “嗬!”

    裁判教官陈思明绕到李白背后,突然箭步冲出,一记“黑虎掏心”直掏向李白的背心,那里是视觉死角和动作反应的最远点,极适合偷袭。

    紧握的拳头猛击而出,然而在一瞬间,李白突然毫无征兆的从他眼前消失。

    陈思明的弓步状态被巨大的力量扫到,整个人完全失衡,狠狠的横摔在软垫上。

    尽管垫子很软,但是摔了个结实的话依然会让人眼冒金星,不过陈思明只恍惚了一瞬间,很快又恢复过来。

    练习现代格斗击技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扛揍!

    是扫堂腿,陈思明的脸砸在垫子上时,这才反应过来,“黑虎掏心”落空,却被扫堂腿给攻了下盘。

    对方压根儿就没有回头,背后却仿佛长了眼睛似的躲闪与反击同步展开,不快不慢,恰到好处,没有一丝力量是多余的,和之前的错步反手抽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来,继续!”

    李白施施然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练功服。

    琉璃心笼罩三尺之距,回不回头,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有两下子!”

    陈思明一骨碌站了起来,也没用花哨的鲤鱼打挺。

    “小心啊教官,666号他会催眠术!不要让他打响指!”

    新人学员里出现了叛徒,大概是被李大魔头给收拾的狼或者不甘心被压制的那些“反派”角色,人心叵测,多半是见不得李白在学员们当中的超然地位,成心给他添些堵。

    115号蛾眉一竖,不容有人给李白放冷箭,指着那个发声的“叛徒”怒道:“敢出卖前辈的杀手锏,打他们!”说完就带着人冲了上去。

    当然不是几个打一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新人学员们早已经各自抱团,有团结有竞争,正是安全局培训负责人想要看到的,两伙人乒乒乓乓打成一团。

    战火很快失控扩散,一百多号人互相之间积攒的矛盾立刻爆发了开来。

    不过羊不是羊,狼不是狼,猎人不是猎人,但内奸还是内奸,正因为羊多势众,所以最后的结果不会有任何悬念,充分体现了集体主义的优越性。

    “哎,打起来了!”

    观察者们也很无奈。

    除了不小心就会搞事情的666号以外,115号也是个不安定分子,两个人凑一块儿,干柴烈火,能不出乱子嘛!

    “要阻止吗?”

    有观察者觉得这一届新人实在是欠缺组织性和纪律性。

    居然打烂架!

    而且还是群殴!

    “等等吧,先让他们打一会儿!”

    倒是有人觉得这不算是什么大事。

    年轻人嘛,血气方刚的,打架算什么,多打打,还成长的快一些,人家老美的西点军校在毕业时可以打群架,打了足足有一百多年,嗷唠一嗓子,整个学校就跟造反了一样,天下大乱。

    毛子更干脆,有法定“打架节”,每年冬季最后一天和春季第一天,集体群殴,就能听到“你瞅啥?”、“瞅你咋的?”、“你再瞅瞅试试?”、“Kuma!╬▔皿▔”……偶尔还能听到蜀川和京城口音俄语的脏话词汇有限,所以骂战大都是汉语,预热完前戏,然后情绪饱满的噼哩啪啦打成一片。

    观察者们淡定地看着六台显示屏上,乱成一团的室内训练场,对他们这些老鸟来说,菜鸡互啄的场面根本不算个事儿。

    安全局从来都不是培养怂包的地方,睚眦必报才是他们的行为准则。

    外交部打嘴炮,国防部正面刚,安全部背后捅刀子,这是华夏政府部门参与国际事务的分工。

    尽管学员们打成一片,还是给李白与裁判教官留出了足够的交手空间。

    “卧槽!这就打起来了!”

    怎么说动手就动手,李白还真就没见过这种场面,打群架也没人管管?

    他看到115号又是一记华丽炫目的夺命剪刀脚,将一个学员摔飞了出去,撞翻了两个正纠缠在一起的学员后,吧唧重重砸在地垫上,当场不动了。

    这一招比之前要狠多了!

    就在走神的一瞬间,恶风袭身。

    裁判教官陈思明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招“猛虎硬爬山”强势进击李白侧身。

    与刚才的“黑虎掏心”相比,这一招更多了几分变化,拳势笼罩三尺见方的范围,李白即使再想偷懒以小范围挪移躲闪,“猛虎硬爬山”依然会如同跗骨之蛆般贴身死缠烂打,如同一头猛虎以狂暴之势扑袭,避无可避。

    李白也没用什么招式,捏指为鹤嘴,轻轻往对方手腕上一啄,他站在原地未动,整条手臂失去了知觉的裁判教官却自己踉跄着歪了出去。

    鹤拳?螳螂拳?

    陈思明察觉到对方的一击之力并不大,却直接震荡了他的手腕麻筋,让凝聚起来的力量瞬间消散于无形,接下来的招式变化自然不攻自破。

    李白的手势也不标准,全凭着自己比对方快,随手一击罢了,真没什么正经的招式。

    “666号,你练的是什么?”

    陈思明虽然学的是散打和截拳道,最多还有蒙古摔跤,但是对华夏传统武技和外国击技的了解并不少,他却一点儿也分辨不出李白的路数,有太多的随性发挥,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瞎练的!”

    李白依旧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脚下不丁不八,十分随意。

    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他犯不着用异界的武技对付这位手痒的教官。

    万一打哭了怎么办?

    回头告到周真人那里,也是麻烦!

    有了湖西市武术界的教训,李白还真不敢随便对人下重手。

    “瞎练也能有这样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有没有兴趣跟我练拳,我免费教你真正的套路。”

    陈思明没有多余的心思,只是单纯的想要分享,更没有过师傅收徒弟的念头。

    现代格斗击技并不像传统武学那样重视套路,但是也有自己的套路,套路只用于练习,在真正实战时又是另一回事,并不拘泥死板。

    “你打不过我!”

    李白无语的看着对方,点出这个事实!

    “瞎练永远也练不出名堂!跟着我,可以学到真正的格斗技巧!”

    陈思明一点儿也不生气。

    在他看来,有这么好的天赋,不好好学些真功夫,完全就白瞎了。

    “你打不过我!”

    李白再一次重申。

    “有没有兴趣参加wwe美国职业摔角大赛,你完全可以试试轻量级比赛,如果拿到冠军,这一辈子都值了!”

    裁判教官陈思明却完全没有听进去,他越说越兴奋,满脑子想像着自己能够带出一个wwe冠军,那种成就感就像吸了大麻一样,让人飘飘欲仙。

    李白开始后悔自己干嘛非要说瞎练的,随便找个湖西市武术界的名家来顶缸好了。

    他十分生气地第三次说道:“你打不过我!”

    “嗯?”

    陈思明终于回过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