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53节-姓俞的妹子
    异界的武道虽然遭到术道宗门合力围攻和长久以来的压制,以至于日渐式微,但是依旧比如今这个世界强大许多。

    在勉强流传下来的各种武技里面,什么劈空掌,劈空拳都是有的,比“百步神拳”还要厉害的武技比比皆是。

    李白同学保证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他已经实话实说,可是对方却不依不挠的一口咬定“百步神拳”。

    这是什么逻辑?

    其实倒是很好理解!

    安全局的观察者们始终把李白的话当作扯淡,那么无论他说什么,都不会被予以采信,结果自然是鸡同鸭讲。

    “百步神拳?”

    格斗课教官咂摸着这个带着武侠风的拳法名字,之前他差点儿就被李大魔头给随手套路了,真的以为是神马天马流星拳。

    为首的观察者说道:“你不是武术界的,自然不知道。”

    传承有绪的武术界向来是一个十分封闭的圈子,作为圈外人的俱乐部格斗课教官不知道也并不奇怪。

    “武术界?还有这种拳法!”

    陈思明瞪大了眼睛。

    他一直以为只有在电影电视剧里才能看到一下子把人打飞的特效镜头,却没想到在现实中竟然也有。

    为首的安全局观察者点了点头,说道:“隔着一百步,这边一挥拳,那边人就倒下了,这就是百步神拳。”

    要不是这种神奇的拳法传承不易,对修炼者天赋要求极为苛刻,恐怕早就传得满天下都是。

    湖西市武术界六大名家之首的何相鹏老宗师寻了几十年,才好不容易得到王继杰这么一个徒弟,原本以为总算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衣钵传人,结果被李大魔头带着一伙警察直接给一枪崩了脑袋。

    在狙击步枪面前,“百步神拳”完全没什么卵用!

    666号拿来扯淡的“劈空掌”,他也知道。

    掌握这门绝学的也是一位宗师,师承陈家沟陈长兴之孙陈延禧和董海川的弟子贾岐山,但是在1953年就断了传承。

    华夏人口虽多,武术界各种绝学后继无人却是一直都存在的。

    在某种意义上,武术传承吃的是天赋饭,没有天赋就不能修炼,天赋低了就只能小打小闹,练不出名堂。

    “有机会好想领教一下。”

    蓝光户外俱乐部的格斗课教官陈思明一脸向往,武疯子的毛病又犯了。

    症状:五行欠揍!

    药方:打一顿就好!

    “你最好不要有这样的念头,会被打死的。”

    为首的观察者是真心好言相劝。

    唯一的徒弟让警察给崩了,一身绝学后继无人,可以想像的到,何老宗师是何等的凄苦郁闷,这颗心一定是瓦凉瓦凉的,要是有人这么傻乎乎的凑上去挑战,那不是当作送上门的免费出气沙包吗?

    估计挨不上几下“百步神拳”,多半就得把小命撂在那儿。

    又不是17年蝉,谈不上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辣么凶残?陈思明打了个哆嗦,他望向李白,知道对方之前手下留情了。

    如果没替自己消掉劲力的话,飞出那么远,不是当场就被打死,就是撞死在墙上。

    陈思明虽然痴迷于挑战高手,但终究不是笨蛋,立刻打消了作死的念头。

    无论安全局的人怎么猜测,李白是死活不肯再开口了。

    越说越离谱,还不如不说,免得浪费口水,还给自己怄气。

    格斗课考核是安全局新人培训的最后一课,在白日里跑圈快跑到翻白眼的学员们回到客房后倒头便睡,大多连晚饭都没顾上,能够强撑着到食堂吃饭的人寥寥无几。

    第二天上午,带着自己的行李,排队登上大巴的学员们依然手脚发软,有气无力。

    很显然一个晚上的休息,并不足以让他们恢复昨日消耗的精气神。

    李白也是跟着一块儿结束了在蓝光户外的培训,他并不是安全局的人,当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站在黑色桑塔纳2000旁边,李白看到一辆即将出发的大巴车内,115号小姑娘正冲着自己直挥手,当看到他望过去的时候,伸出食指在车窗玻璃上比划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巴车突然一动,引擎发出轰鸣声,驶出了停车场。

    俞干?

    115号的奇怪举动,李白心领神会。

    小姑娘姓俞,只不过以“干”起首的笔划还没有写完,大巴车就已经开动了。

    他自然也没能看到完整的字,或许还会有第三个字。

    只要知道姓俞就足够了。

    姓俞的小妹子已经是违反制度,将自己的个人信息泄漏给了外人,或许在她看来,能够一起参加安全局培训的前辈,并不会是坏人。

    直到离开,这位姓俞的115号依然不知道李白并不是什么前辈,不过她即使知道了真相,恐怕也不会在意。

    短短几天时间,115号就已经被李白折服,对前者而言,后者不是前辈又是什么?

    六辆大巴车与一辆中型面包车远去后,李白也钻进了桑塔纳2000,离开了蓝光户外俱乐部的停车场,结束了短暂的培训课程。

    连日未归的家中并非冷冷清清,当李白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好看到张开了隔音结界的书房内,清瑶妖女正在大展歌喉。

    他没兴趣闯进去,体验一下妖惑众生的嗓子,对妖女的网络在线直播完全视若无睹,自顾自将旅行背包里的东西一一掏出来,该洗的洗,该放回原位的放回原位。

    李白的选择是正确的,此时此刻的妖女直播间里已经尸横遍野。

    “shiew:俺不行了,给俺叫个120!”

    “柳影2012:魔音贯耳这个词我一直以为是个传说,居然是真的!”

    “风火星云:活不成了,我要拔电线!”

    “惆怅loong:耳朵被强奸了怎么办,会不会怀孕?在线等,十万火急!”

    “梦长明:啊!天杀的,妖女又换调子了,救命啊!”

    “河蛤: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今天不该手贱点进来的,要死了,要死了!好想死啊!”

    “問紙:给大佬低头,给跪了,求放过!”

    “泡翻天:哪个贱人让妖女大大这么唱的,拖出来打死!”

    直播间内一片狼藉,呜呼哀哉。

    并不能完全怪清瑶妖女,只能怪那些不嫌事大的观众瞎起哄,想要听个新鲜的。

    普通人的耳力哪里能够承受这个,有些人还十分期待地戴上了耳机,然而……在一通不知死活的怂恿下,被哄高兴的清瑶妖女超水平发挥,他们当场如遭雷击,肝胆俱丧。

    耳机和音响质量越好,死的越快。

    在线的五万斯巴达观众,瞬间惨遭团灭。

    开始唱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清瑶妖女完全没有在意直播间里的人间惨剧。

    “咚!咚!”

    勾魂夺魄,撕心裂胆的歌声里突然有人在敲门,紧接着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开饭了!”

    李白清理好旅行背包里的东西后,发现厨房里冷锅冷灶,干脆下了十包方便面,又打了三个蛋,开了一罐午餐肉,切了半棵白菜,满满的了一大锅,站在书房门口招呼两个妖女吃饭。

    “开饭了?”

    歌声戛然而止,残兵败将们终于悠悠回过魂来,当场泪流满面,喜极而泣。

    他们终于得救了,距离死于非命就差那么一点点。

    “是上帝,是上帝的声音,上帝救了我!”

    “这才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我决定了,粉他一辈子!”

    “终于活下来了,艰难的人生啊,如此不易!”

    妖女直播间内的观众们又像离离原上草一般开始复苏。

    不过有些人依然心有余悸,不敢再遭第二回罪,直接退了,观众数量瞬间跌到了三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