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54节-王老头的人情
    李大魔头嗷唠一嗓子,妖女直播间里的观众数量立刻雪崩式大跌屁滚尿流的跑了。

    “公子,你赔奴家!你赔奴家!人都跑了!”

    清瑶妖女正要气急败坏地扑过来。

    噗嗞!

    书房里突然出现异响。

    一人一妖立不约而同地望去。

    书桌上的麦克风冒起一缕淡淡的青烟。

    死于非命!

    紧接着调音台也噼哩啪啦火花连闪,接连冒起了青烟,要不是导出的音频信号走光纤线路,恐怕得火烧连营。

    即便如此,大五六千的设备,还是就这样唱凉凉了。

    “你看,这不是我的错!”

    与清瑶妖女的蛮不讲理相比,李白直接猜到了真相,连直播设备都没能承受住,他可以想像的到,妖女刚才唱的是什么玩意儿,居然连观众都吓跑了。

    “都是一些破烂!”

    妖女这才被转移了注意力,以为是直播设备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气呼呼的一挥袖子,空气中裂帛轻啸连绵不绝,摆在桌面上的直播设备登时四分五裂,好的变成坏的,坏的更是变成稀巴烂,损失金额立刻超过了两万。

    “吃完饭再折腾。”

    李白也不在乎这点儿损失,如今开了网络直播,清瑶妖女的收入已经自给自足,每天都能挣个小几千,再也不用他发零花钱,两万块的损失只不过是毛毛雨,一个多星期就能挣回来。

    在妖女的储物龙鳞内,像这样的直播设备,至少还有两套备用,更好的还没拿出来呢!

    单单以硬件条件,清瑶妖女这位初出茅庐的新人选手,便在从业多年的妍女神董可妍之上,毕竟前者有多少花多少,开心就好,用不着攒钱移民。

    吃完饭以后,李白给王老头打了个电话。

    老头在电话里的声音中气十足,看来精神头儿不错,心气儿也挺好,一天前就已经出院,李白同学也就放下心来。

    事实上他去探望的第二天,王老头就没什么事了。

    一丝丝灵气替王老头调养了身体,比吃什么补药都管用,接下来几天只不过是躲在118医院里装死避风头。

    围剿豺狼虎豹的风波没有半年,根本消停不了,起码得一年才能真正的风平浪静。

    王老头也是见好就收,一张一驰,总不能一直就这么绷着,趁机低调一下,转移别人的注意力,谁还会在乎一个躺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老家伙。

    只不过一个星期,许多人就把王老头给淡忘了,毕竟一个退了休的老干部,哪怕退休前的职务有多高,影响力有多大,一旦退下来就是人走茶就凉,大不如前。

    要是现任纪委书ji不卖帐,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也照样轮不到王老头什么事,前任纪委老书ji也没办法。

    在通话结束前,王老头喊了李白带自己去西郊监狱,谁让小年轻有车又有闲,更何况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坐别人的车,他也不放心。

    和两个妖女吃完一锅加强版的方便面,李白抹着嘴便出发了。

    厨房里,洪璃小妖女负责刷锅洗碗。

    清瑶妖女琢磨着再给自己加个餐,储物龙鳞里面食物储备充足,李白随手准备的方便面,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到底吃没吃饱。

    黑色桑塔纳2000载着行动不便的王老头,熟门熟路的抵达了位于湖西市郊区的西郊监狱。

    李白十分清楚,老头儿想要看谁。

    王老头坐在桑塔纳的后座,一路上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和弟弟的事情。

    小时候互相抢玩具,一起上下学,在被窝里也不安份,你踹我,我踹你,兄弟俩最喜欢玩的游戏是警察抓小偷,弟弟总要当警察,哥哥只好当小偷,百玩不厌。

    再长大些,兄弟俩做了红小兵,参加运动,上山下乡,渐渐聚少离多,也各自娶妻生子,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只不过后来谁也没有想到,小时候当小偷的哥哥把小时候扮警察的弟弟给抓进了监狱,这一关便是五六年。

    做哥哥的王老头恨铁不成钢,但是在心里却扎下了一根刺。

    虽然退了下来,也失去了往日的纪委书ji光环,但是西郊监狱有王老头的老部下,因此他在退休后来探望弟弟王平康,监狱方面总是大开方便之门,可以随时探望,也不限定时间。

    毕竟王平康的年纪也是一大把,就算开着门让他跑,也跑不掉。

    这一次没在会见室,而是在监狱管教的办公室里。

    “哥,你来看我?”

    惴惴不安的被人领到办公室,看到哥哥王平安又带着上次的那个年轻人,王平康先是一怔,随即露出讶然。

    腿脚不便的老哥最近来的有点儿勤,这一次来却在办公室里见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坐下,有件事要通知你!”

    王老头拄着拐杖点了点头。

    “哦!”

    王平康坐了下来,猜测着各种可能性。

    “再过一阵子,你就可以出去了。”

    王老头打算把这个消息提前告诉给弟弟。

    在解开黑封皮软面抄里面的秘密后,他便通过现任纪委书ji金万开的关系,替弟弟向法院启动再审程序,准备改判。

    尽管走了捷径,在流程上却依然合理合法,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王平康因为行贿而入狱,但是由于遭人设计陷害,原来的量刑便有些过重,需要纠正重判,算上已经蹲的这些年,估计能够很快得到释放。

    至于国家赔偿,那是不可能的,王平康本身就存在一定的过错,之前那几年牢也不冤枉。

    “出去?”

    王平康有些惊讶,自己就算表现良好,申请到的减刑加起来最多也只有半年,想要出去依然还早的很。

    王老头一脸平静的说道:“你的案子有隐情,我找到了证据!”

    他早已经激动过了,眼下也没什么好再激动的。

    “什么?隐情?哥,你不会?”

    说到这里,王平康突然闭上了嘴,他看了李白一眼,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不会什么?你哥我坚持了这么多年,还会临老了晚节不保?放心,是真凭实据,合理合法!”

    王老头重重一顿手中的拐杖,对弟弟的怀疑不屑一顾。

    “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平康依然被蒙在鼓里,他并不知道监狱外面的湖西市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回事?你被人陷害的!无欲则刚,你越是想要捡便宜,越是会被人利用,从头到尾正正经经的做生意,谁能坑到你?”

    王老头说这话是有底气的,没有证据就想坑纪委书ji的弟弟,特么的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呢!

    要不是证据确凿,王老头也不会亲自把自己的弟弟拿下,落到他手里,总比落到别人手里强。

    在某种程度上,王老头狠下心肠大义灭亲的举动,不仅保护了弟弟,也同样让别人对他无机可趁。

    “陷害的?”

    王平康瞠目结舌,他一直以为是自己贪心不足,拿钱开路,却没想到还有另一层原因。

    “没错!”

    王老头说出了几个关键的人名,还有其中的关系,听得弟弟王平康渐渐面如土色,如同筛糠般颤栗不停。

    人心险恶,防不胜防,这场围绕王平康的阴谋背后,竟然隐隐直指当时任纪委书ji的王平安。

    要不是王老头当机立断,恐怕也要被牵连。

    “他们,他们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当他们是朋友,竟然如此陷害我!”

    王平康涨红了脸,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些背叛和陷害自己的人剥皮拆骨。

    “不用想了,他们一个都逃不掉。”

    如今尘埃落定,坏人难逃法网,王平安的心如止水,也没什么好生气的。

    有些人恐怕得老死在监狱里,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算起来,他们比王平康要惨多了。

    “哥,谢谢你!”

    王平康从未怨恨过王老头,哪怕是对方亲手把自己送进监狱,也不曾有过一丝怨恨。

    有一个当官的哥哥,而且还是手握权柄的纪委高官,王平康十分清楚,自己决不能拖哥哥的后腿。

    在事发之后,他十分愧疚,大概也能够猜测到哥哥退下来与自己的事情多半有一定关联,毕竟当时干部年轻化政策刚刚推行没多久,连任还是退休都还处于可选择的范围内。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这小子,他把证据找来的。”

    王老头转过头,向李白示意了一眼。

    搭乘顺风车的另一层用意,就是告诉李白,自己和王平康欠他一个人情,很大的一个人情。

    十年刑期的判罚还不至于抄家没产,缴纳了罚金后,王平康的产业仍在,在小辈们的经营下,也算有声有色,再加上王老头自己在政界留下的一些影响力,无论是从政,还是从商,都能够给李白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机会。

    就算哪天不想当医生了,起码在湖西市的地界,是绝对不用担心没饭吃。

    对于年轻人来说,机会与选择,往往比金钱更重要。

    “啊!他?”

    王平康一脸惊讶地望向哥哥身边的李白。

    这个年轻人的存在感很低,似乎很容易让人以为是王老头的随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