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55节-回岗
    “如果没有他!你估计还得再等几年。”

    人一旦过了六十岁,便是有一天算一天,王老头等不起,比他小不了几岁的王平康也同样等不起,说不定哪天就会变成一把灰。

    王平康十分感激地冲着李白说道:“小李,谢谢你了!”

    “不客气,我只是把东西交给正确的人。”

    尽管对黑封皮软面抄里的内容一清二楚,但是王老头出于保护,没有对他透露分毫,李白还是十分配合的作出一脸无辜和茫然状,耸了耸肩膀。

    你们开心就好!

    “这小子虽然帮了忙,也没少添乱!”

    王老头明显口是心非,大概是怕年轻人自我膨胀,不记得自己该吃几两饭。

    “王会长,你这话不对,我是闭门家中坐,祸中天上来!”

    李大魔头表示这个锅坚决不背。

    自己好心好意的申张正义,顺便替王老头解开一个心结,怎么能算添乱呢?

    早知道卖给那些豺狼虎豹,换点人民币好了,还能落个实惠,想必对方一定肯出大价钱。

    “你那是闭门家中坐吗?若出麻烦就躲起来,管杀不管埋!”

    王老头气不打一处来,事情是李白搞出来的,闹大了就两手一甩,名正言顺的躲在一边看风景,最后还不是他们这些老家伙出面顶雷?!

    特么的现在风凉话说说,居然还好意思?

    “呵呵!年轻人嘛,就应该有点儿冲劲!”

    得知自己即将出狱,在最初的惊讶过后,王平康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我当初也是这么对老周说的,结果谁想到,就是一个坑货!”

    王老头终于明白过来,周通那老东西为什么把小李推荐给自己,现在可知道了,姓周的憋着坏呢!

    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自打收进了这个家伙,就开始不停地鸡飞狗跳。

    这一次,差点儿把王老头自个儿也给搭进去。

    “王老头,你这话不厚道。”

    李白坚决抗议自己被称呼为坑货,这老头完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老是这么被叫着,迟早会真的变成坑货,所以他才不会让着这个老家伙。

    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人在西郊监狱的办公室里打起了嘴炮,王平康只好满脸苦笑。

    办公室的走廊上,守在不远处的几个狱警有些心惊肉跳,两个老的,一个小的,这架势可别打起来就好。

    大概是这一次的风波让许多人心有余悸,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黑色封皮的软面抄一时间成为了钱江省官场的禁忌。

    谁要是拿这个东西送人,绝逼是骂人,是诅咒,再好的关系也是要当场翻脸的。

    政府后勤部门把所有黑色封皮的软面抄甚至还包括了硬面抄全部暗中统统处理掉,比如说掺进学习用品,支援偏远地区的学校。

    尽管这种忌讳很扯淡,但是不少人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甚至从机关单位,一直延伸到了许多企业,让纸业公司和文具用品公司满头雾水。

    黑色封皮的本子质量不差,也耐脏,乍就突然不好卖了呢?

    真是活见鬼了!

    湖西市的官场风波稍定,王老头给周大院长打过招呼以后,李白同学这才停止了“被休假”状态,兴高彩烈的回去上班。

    哪怕银行帐户里躺着两千多万现金,也依然无法阻止他工作的热情。

    试想一下,从小学到大学,再到硕士学位到手,特么的19年时间木有了,最后告诉你根本用不上,可以在家挺尸混吃等死,这个理由谁受得了?

    就算银行里的存款可以让自己一辈子吃喝不愁,李白也不会愿意白瞎了这十几年,好歹得学有所用。

    李白在住院部的轮岗并没有结束,回到第七人民医院依旧要向王婆婆报到。

    当初带伤勉强上岗,如今总算缓过劲儿来的付至毅看到他后,一脸神色复杂,自己秀发渐稀的地中海发型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变成一毛不拔的撒哈拉,患得患失,闹心的很。

    程栩和沈松二人早已经认命,看到李白的目光中带着讨好和巴结之意,或许只要一个暗示,大概立刻就会表忠心,效狗腿之劳。

    不过三人的各自小心思并没有持续太久,李白祸祸完住院部,拍拍屁股转身返回了门诊部。

    卧槽!

    真的走了!

    半点犹豫都没有!

    王婆婆的三位得力干将都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李白原本就没打算留在住院部充大佬,他十分清楚,讲资历,自己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即使镇得住一时,也未必能镇得住一世。

    就算是付至毅三人,哪怕一直深得王婆婆重视并重用,但是想要完全掌控住院部,决不是两三年就能够竖立起毋庸置疑的个人威望。

    在某种意义上讲,王婆婆的威信在住院部的所有人心里,几乎已经形成了本能般的条件反射,每一个指令都能够不折不扣的完全执行,整个住院部如同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军队,完全遵从王婆婆的指挥,毫不犹豫的如指臂使。

    李白无心于住院部的接班大业,让王婆婆十分惋惜,自己之前培养的三个得力干将,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从门诊部过来轮岗的这个年轻人。

    不过付至毅,沈松和程栩三人心里一块大石头还没有放下来多久,王婆婆便对他们三人的岗位进行了调整。

    重症看护区的付至毅与常规看护区的程栩岗位对换,三人之中最年轻的沈松直接打发到门诊部去轮岗,大概为期一年,至少要轮四个科室。

    而且王婆婆有另外培养其他接班人的打算,或许是受了李白到住院部轮岗的启发,她将目光投向了门诊部,可以接受其他有潜力的年轻人。

    这对于门诊部的医生们来讲,不啻于一个好消息,意味着他们有更多的选择,或许可以到住院部找到晋升的机会。

    许久未在门诊部接诊,李白做的更加用心,他的诊疗室虽然是普通门诊号,但是却会给患者们一种在看专家号的错觉。

    他很喜欢每天与不同的患者打交道,分析各种千奇百怪的病因和病理,然后对症制定出治疗方案和用药计划,而且乐此不疲。

    精神病的成因非常复杂,即使现有病例也无法完全涵盖,只要耐下心来,总是能够有新发现。

    刚接诊完一位患者,李白正准备叫新号。

    精神科的小护士苏眉突然跑了进来,着急地说道:“李医生,乔主任那里有位病人,你去看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

    李白疑惑地站起身来,跟着苏眉一起去看看情况。

    精神科前主任孟知君倒台后,主治医师乔尚阳便接任成为了新主任,没有了孟知君和陈晟这两个家伙,精神科的内部气氛从此大不一样,与以往相比,变得更加团结,也没有沉闷压抑。

    苏眉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说道:“有位患者发病,用了镇定剂,但是效果并不怎么好。”

    “镇定剂无效?”

    李白皱起眉头,镇定剂的原理是阻断神经生物电信号,抑制各种情绪反应,与其说是让人镇定,倒不如说是暂时剥夺喜怒哀乐之类的感情,变得麻木和昏睡。

    直接作用于神经信号传递的药物失手概率很低,也不敢说没有,但是通常都不作为参考。

    “是的,患者出现幻觉,还有呕吐反应。”

    苏眉介绍了更多的信息,她和李白已经来到乔主任的诊疗室门外,听到里面闹哄哄的声音,有患者声嘶力竭的叫喊,还有家属的哭泣声。

    乔主任正和保安们给患者上束缚衣,以免对方伤人伤己。

    精神病这玩意儿发作起来,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鸡犬不宁。

    “是镇定剂注射前,还是注射后?”

    李白最后问了一个问题。

    苏眉想了想,十分肯定的说道:“注射前就有这样的反应!”

    “李医生,快过来,帮我看看!”

    诊疗室里的乔尚阳主任注意到了赶到门口的李白,连忙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