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61节-失望而归
    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

    武术从来都不是用于锻炼身体,陶冶情操的,它为战场厮杀而生。

    现今许多武术都是在为器械打底,以拳脚练兵器,尤其是内家拳,最常见的兵器不是剑,而是古代冷兵器现场上争雄必备的枪技。

    武术名家俞修权以形意入门,专练一丈白腊杆的大枪,还真就是练了一辈子。

    湖西市武术界的器械一道,毫无疑问的以他为首。

    能够被湖西市武术界上下认可的六位武术名家,没有一个是浪得虚名,各有绝活。

    听到李白同学要学枪,俞修权一阵得意,这完全是意外的惊喜,他带着几分得意说道:“李小友想学什么枪,我最擅长的是形意枪,对破阵枪、杨家枪、太极枪、裂云枪……都有涉猎,只要是这世上有的枪法,哪怕我不会,也能找到人教你。”

    老前辈敢打这个包票是相当自信。

    开玩笑!

    能使得一手无形剑气的徒弟,无论想学什么都会有人抢着要。

    这年头不像老底子的时候,找个好徒弟特么比找三条腿的蛤蟆都难。

    要不是现在有法律约束着,两个老师父为了争徒弟都会当场打起来。

    “真的?什么枪法都能学?”

    李白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情等着自己。

    “什么枪法都能学!”

    俞修权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

    想象一下,白马银枪,再世赵云,气劲破空,所向披靡,要是出于自己之手,简直是美的很。

    老前辈都快有些迫不及待了。

    前方高能,请注意!

    ……

    “我想学手枪、步枪、冲锋枪,还有机关枪!”

    李白十分清楚自己的短板,要是能够弥补上,老爹估计会很高兴。

    手枪,步枪,冲锋枪,机关枪……

    〣?Δ?〣

    俞修权老前辈快要哭了,他差点儿开始怀疑自己练了一辈子的是假枪。

    特么的形意手枪,形意步枪,形意冲锋枪,形意机关枪?

    再来个太极版的机关枪?

    这世界是不是有点儿要崩?

    其他几位武术名家同样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噗哧!

    正在生闷气的周大院长捧着自己的宝贝茶杯忍不住笑出声来。

    当听到李白说要学枪法,就知道要出状况。

    果不其然,让他猜中了。

    世界是何等的残酷,即使是这些武林中人也未能幸免。

    至于擀面杖先等会儿再说,这种幸灾乐祸的机会难得,先让自己好好欣赏一下这些武术家们的表情变化。

    “不行吗?”

    李白看俞修权的表情就知道专业不对口。

    特么的刚才还在信誓旦旦,现在呢?不吹牛逼会死啊!

    “呵呵!”俞修权干笑两声,说道:“你想学的这个枪法,我还真得想想办法!”

    李白想要学的枪法其实擅长的人并不少,只是那种枪比他的白腊杆还要难搞,虽然名字里都带个枪,但确实不是同一个领域。

    武术家练枪使用的白腊杆花点时间和花点钱,总归能够弄出来,但是火器枪械却不是用时间和金钱就能够弄到手的,至少在华夏是这样。

    “好吧,那就拜托前辈了!”

    李白也没把话说死。

    万一对方真的认识呢?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发现蓝光户外俱乐部这么个好地方,有事没事还可以去那里的靶场练练,说不定哪天能够给老爹一个惊喜。

    在离开蓝光户外前,李白就为自己办理了会员卡。

    对于使用枪械的项目,原本需要对个人信息进行审查,但李白是跟着安全局来的,本身也是心理医生,等同于免检资格,枪械项目的授权几乎没费什么事,当天就走完了别人需要至少一个星期的审核流程。

    因为闹了个出人意料的大乌龙,湖西市武术界的六位名家与几位前辈带着希望而来,却最终带着失望而归。

    “百步神拳”何老宗师显得很是失落,尽管李白明确拒绝,但是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依然适合继承自己的绝学,连无形剑气都能练出来,“百步神拳”应该更加容易。

    可惜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人家根本看不上。

    打着送武术界老前辈们离开为借口,李白趁机开溜。

    今天果然是吉,利上下班,只是漏算一条,遇院长则凶。

    周大院长此时此刻也顾不上李白同学,他正忙着抢救兰花,不知道这株珍贵品种能不能活下来。

    -

    吃完晚饭后,李白来到附近的花鸟市场,准备踅摸一棵好点儿的兰花,免得周真人老是惦记自己,到时候又给发配到不知哪个部门去轮岗。

    说不定是后勤部,那就惨了!

    因为湖西市百姓有晚饭后散步消食的习惯,夜市便应运而生。

    花鸟市场自然也是有夜市的,营业时间往往会延续到晚上十一二点。

    五颜六色的灯光点缀着各个铺面,尤其是水族店,硕大的玻璃缸,不同品种的鱼,在灯光下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哟,小李!来买鱼呢!我这儿刚进了一条上好的小黑龙,要不要看看,特别精神,鳞片还带闪呢!”

    因为清瑶妖女爱吃龙鱼的缘故,李白这位大主顾想不被这些鱼店老板记住都难,自打来了几趟后,这里的鱼店几乎都认识了他。

    算起来,差不多有上百条龙鱼落到妖女的肚子里。

    好惨!好惨!

    抢着打招呼的是邱胖子,光脑袋上留着一条触目惊心的长疤,让他看上去有几分恶形恶状,那是在年轻时候被人砍的,险些开瓢。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因为躺在医院里扮死狗,让他幸运的躲过了严打。

    当初在一块儿混的小伙伴们不是吃了枪子儿,要不就是蹲长监,邱胖子被吓得洗心革面,在出院后不再整日瞎混,开始学着做正经营生,时至今日,已经在花鸟市场里挣了三个铺面,一楼两个开了水族店,三楼有一个给老婆卖点儿便宜玉器。

    “黑龙啊?多少一斤!来一条!”

    对于妖女这奇怪的癖好,李白觉得也是没谁了,大概属于强迫症吧?

    唉!只要开心就好,他还不差那点儿吃鱼的钱!

    “多少一斤?这是当下馆子呢?这东西娇贵,可不好称,都是按长度算的,我这条头尾九寸,还是条小鱼,好好养几年,能长到两尺,不算你多,熟人价,一百五!”

    一脸凶相的邱胖子伸出四个手指,不混社会多年,多多少少带上了一些市侩。

    “太小,不好下锅!”

    李白直摇头,指了指邱胖子身后的一口大玻璃里,说道:“那个,大白龙给我装一条!这玩意儿裹椒盐,油里一滚,外脆里嫩,味道还行。”

    他记得自己愉一个多月没给清瑶妖女买龙鱼了,正好看到就顺手买了。

    “随你,开心就好!头尾一尺八,整条四百,想要多养两天,我可以送你一包鱼食。”

    只要能做成生意,挣到钱,谁在乎买去究竟是镇风水,还是下油锅,邱胖子吧唧着嘴,开始麻利的捞鱼装袋打氧气,很快把装着一条银龙的大气泡给收拾好了,起码四个小时不会有任何问题。

    “问一下,哪里有卖兰花的,要好点儿的。”

    李白买鱼也是顺手,要是不经常补充,家里那口大缸迟早被清瑶妖女给吃空。

    “兰花啊!你是送人,还是自己留着玩?二楼东边拐角就有好几家,南边有几家也有卖兰花。”

    邱胖子挠着自己脑袋上的长疤。

    虽然是做水族店的,但是他对花花草草的多少也了解一些,只不过兰花和郁金香一样,都被疯狂炒作过,水太深,还真不好说。

    “送人怎么说,留着玩又怎么说?”

    李白没接触过兰花,自然不了解里面的水有多深。

    “兰花便宜的几毛钱一棵,贵的上百万都有,想要送人的话,全凭眼缘,第一眼觉得雅致就行,叶子不要太密,普通点儿七八百,稍好点儿三四千,一般情况下,上万的就差不多了,想要再贵点儿,就得看你想送什么人,值不值当,如果自己玩,尽量挑便宜的,想要出好种,得靠自己养,几块钱的苗子养出上万块的品种也不是没有。”

    虽然不怎么懂兰花,但是花鸟虫鱼这玩意儿也是道理相通,邱胖子乐得有人跟自己聊上几句,便打开了话匣子。

    “明白了,我先问问吧!”

    李白大致有了些了解。

    想要物美价廉,全靠多了解多问,知道的越多越详细,交的智商税就越少。

    像中年妇女式的胡乱砍价,被宰的概率反而不低。

    提着装有白龙的大气泡在花鸟市场二楼走了一圈,正如邱胖子所说的那样,对于不熟悉兰花的生客,那些黑心老板都是往死里喊杀猪价,一棵看上去不起眼的兰花,就敢喊一千八,特么比李白手上的大白龙都要贵好几倍,而且噼哩啪啦解释为什么这么贵,说的头头是道,如果不了解兰花的话,根本说不过他们,末了还假惺惺的答应再便宜两三百,好像割肉让利,只赚个本钱似的。

    面对奸商的套路,李白便知道心急吃不了肉豆腐,哪怕猜到对方的心理底价也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