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64节-夜光兰花
    鸦雀无声的会议室内,苏绮雯埋着头,不敢吭声,水笔在笔记本上无意识地划着,也被突如其来的抓人给吓到了。

    王老头没有在意刚才发生的事情,面色平静地说道:“继续读报!”

    会议室内的气氛不复方才,读报的语气不再是带着幸灾乐祸,而是有些凝重。

    毕竟纪委当场拿人,无论屁股上有没有屎,都会不由自主的心惊肉跳。

    王老头这会儿要求读报,谁知道是不是给其他人一个警告?

    看人房倒屋塌,看人曲终人散,自身不正,终究难逃法网。

    司马老头的屁股没擦干净,在这场风波中有心存侥幸,谁能想到退休这么多年,依然没能逃过一劫。

    黑封皮软面抄引发的震荡几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甚至连王老头自己都无法确认这把火将烧到什么程度。

    “小李,你要是从政,可得管住自己的手!”

    读了一会儿报,觉得会议室内气氛太过压抑,老陈头拿李白同学开起了玩笑。

    王老头这事儿办得太直,有一种杀鸡儆猴的意味,要是大家都没了兴致,以后活动也很难再组织,为了丰富退休后生活的反封建迷信协会恐怕等同于名存实亡。

    老陈头说的虽然是玩笑话,但从政一道也不是没有可能。

    与其他人相比,哪怕李白现在并没有踏入官场,但是他在湖西市内已经拥有了别人所没有的根基,自然更容易平步青云。

    “不了,我还是继续当我的群众,大家继续为我服务吧!”

    李白才是真正的身正不怕影子歪,他摊开双手,两条胳膊撂在桌面上。

    人民公仆们,赶紧干活!

    (ー_ー)!!

    噗哧!王老头的外甥女苏绮雯忍不住笑出声来,李白同学就是个事儿精,不能弄出点儿事儿来就不消停。

    她并不知道这场风波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位事儿精,只不过老王顶了锅,把所有注意力都牵吸引了过去。

    “好,我替你服务!要老头我干什么?擦桌子?还是扫地?要不要帮你做饭?”

    老陈头差点儿没气歪了鼻子,特么给你小子服务,你多大脸?

    “可不敢!您老在这儿读报就可以了!”

    李白笑嘻嘻地把歪掉的楼又给扶了回来。

    特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司马老头当场被抓,眼下谁还有兴趣继续读什么报纸。

    “读报!”

    王老头这位太上皇发话了。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会议室内众人又开始读报。

    司马老头被纪委请喝茶后,还附带产生了一个额外效果,没人敢再缠着李白要那种前所未有的珍稀兰花。

    仿佛某种忌讳一般,向李白索要兰花,就很有可能会被纪委请喝茶,尤其是官场中人,哪怕再怎么喜欢那棵祖兰,也不敢来搭这根高压线。

    如此一来,倒是替李白挡下了不少纷扰。

    -

    林副院长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替周院长的兰花估价有些欠考虑,一下子把起价估到上万,简直就是大麻烦。

    谁能知道这盆祖兰引来的关注竟然会越来越多,其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许多兰花爱好者和专家都找不到关于祖兰的任何资料,甚至还是头一次听说祖兰这个名字,意味着这盆兰花很有可能是独一无二的新品种。

    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周大院长手上的这盆兰花就被叫价二十万,而且还远远没到顶,物以稀为贵,好东西当然是谁都想要,尤其是对于不差钱的主来说。

    或许是爱屋及乌,爱花及盆,不止是兰花,连那只石盆也有人看上,愿意出到八千。

    周真人现在也是慌得一逼,那怕听李白口口声声说是用五毛钱买来的,可是他哪里敢真的只当成五毛钱的兰花来看,把这么贵重的花草带到办公室里装逼固然很爽,但是万一被人偷了,让他上哪儿哭去。

    至于把祖兰还给李白那小子的念头,周大院长压根儿连想都不敢想,搞不好种棵葱都得种死的家伙,要是贸贸然把兰花还回去,估计活不过两天。

    一棵稀有的兰花若是就这样香消玉陨,恐怕周大院长等兰花爱好者们做鬼都不会放过这小子。

    捧着花盆上了几天班,压力山大的周大院长再也吃不住劲儿,只好将祖兰放在家里,由老伴儿看着。

    即便这样,依然还是被老伴儿一通数落,养什么兰花啊?花钱又讨不到好。

    种几棵葱多好,没事剪一刀,还能做菜。

    不过慕名而来的兰花爱好者们,尤其是老朋友带来的,周大院长却不太好拒绝,只能时不时的在家里举办祖兰鉴赏会,分享祖兰的灵性之美。

    璃珠空间内灵气汇聚,被当成野草的祖兰虽然不是异草,无法引聚灵气融入自身,但是多多少少沾染了些许,能够让观赏者们本能的察觉到这棵兰花源自于生命层次的吸引力。

    在近距离观赏祖兰时,那些爱好者们才真正发现,这棵兰花的美是无法通过手机和照片才能够欣赏到的。

    “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不多不少,不假以人手,天然雕琢,见此兰草,有如明心见性!”

    “虽然还没有开花,但是淡雅高洁,质朴文静,形神俱足,难得一见。”

    “梅兰竹菊,四君子,各擅胜场,梅傲骨铮铮,意指孤,竹潇洒淡泊,意指谦,菊特立独行,意指隐,兰却独占一个雅,此兰草将雅字凸显的淋漓尽致。”

    惊叹之声不绝于耳,让周大院长颇有些得意,这个逼装的必须给满分。

    突然毫无征兆的,周大院长家客厅里的灯光骤然而灭,不止是客厅,其他几个房间也同时陷入了黑间。

    “停电了?嗨!也不通知一声!”

    没兴趣跟着赏兰,在卧室里看电视的周院长老伴儿抱怨起来,摸黑找着大蒲扇。

    电没了,灯不亮了,风扇也不转了,空调凉气儿自然也没了,要不了多久,房间里的气温就会迅速上升,还是老底子的蒲扇最可靠。

    客厅里的人并没有陷入慌乱,炎炎夏日,家家户户都开起空调,对电路负荷压力较大,小区里的变压器偶尔会因为不堪重负而罢工。

    要不了多久,就会很快恢复供电,倒是没人担心。

    像这样的天气,要是断一晚上的电,国家电网的同志们一定会被领导喊去谈心。

    “咦?”

    有人正准备摸出手机照亮,突然停止了动作。

    当他们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却惊讶的发现众人中央竟然有一丛萤萤微光。

    一条条细叶碧绿通透,叶脉中央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条明亮金线,如果靠近一些,散发出来的濛濛萤光竟然可以照亮人脸。

    客厅里爆发出一片令人难以置信的惊呼。

    “卧槽!”

    -

    次日一大早,顶着一双熊猫眼来上班的周大院长坐在办公桌后面,有些魂不守舍,甚至连李白敲了半天门,在没有任何回应的情况下不请自入都没有察觉到。

    “周院长,我得请一个月假,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看。”

    李白准备暂时离开湖西市这个伤心之地,出去好好散散心。

    特么野草都能卖到一万五,想想璃珠空间里面被刨掉的那些,不说了,全是泪!好心塞!

    他得找地方静静,顺便完成戴安娜的四级行动。

    “啊!请假?哦!好,好好去玩!不要急着回来。”

    周大院长依然心不在焉,却还是在请假条上签了字。

    就在昨天晚上,因为突然断电的缘故,那盆祖兰出大事了。

    夜光兰花!

    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品种,突然出现在一群兰花爱好者们的面前,所引起的震动可想而之。

    天还没亮,整个湖西市花草圈子就炸了锅。

    祖兰,不,如今已经不再叫这两个字,而是被定名为夜光金线祖兰,那些兰花爱好者一生所学终于有用武之地。

    不仅有图有真相,甚至半小时后重新来了电,通过开灯和熄灯切换,用视频证明这盆夜光金线祖兰是一盆真正的夜光兰花。

    静态的图片可以ps作假,但是动态的视频却没那么容易ps了,逐帧修改的工作量和成本会高到吓死人。

    许多人好像压根儿就不睡觉似的,将视频和图片在网络上疯传。

    原本叫价一万五的祖兰就像搭上了长征二号捆绑运载火箭,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就已经有人喊到了一百八十万。

    不仅仅是湖西市和钱江省,连外省,甚至是外国的兰花爱好者都开始闻风而动。

    身价越来越高的夜光金线祖兰让周大院长也有些吃不住劲儿,感觉到烫手的很。

    完全没有想到周真人会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原本准备的一套说辞丝毫没有派上用场,就轻而易举的拿到了签字,李白松了一口气,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国去浪。

    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周大院长突然说道:“出去就好好玩,别急着回来!”

    一盆夜光金线祖兰带来的麻烦才刚刚开始发酵,一个人扛就够了,周大院长怕李白知道了情况后会一时想不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