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67节-转换身份
    作为戴安娜亲自设计策划的第一个四级行动,无论如何也要确保万无一失的顺利进行并完成,之所以将李白拉进来,一方面固然是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另一方面多多少少有些私心。

    像引入外部人员参与的行动并不少,许多都是技术专家,但凡是参与过这类行动的普通人,会自然而然的平空多出一份特殊资历,无论做什么,都会比别人更有优势。

    由此可见,这份资历是何等的珍贵,不啻于一份真正的护身符。

    说到底还是老李给力,给李白同学安排的国产毛妹出手不凡,这种玩意儿可不是能够用金钱和权势就能搞到的。

    “最后,我们的司机兼跑腿,徐云博!”

    秘书赵汉丞最后一个介绍的是正在开车的年轻司机徐云博。

    作为行动小队里面唯一没有明确职责的徐云博看似可有可无,做着打杂跑腿,哪里需要往哪里搬的万金油自由人,是除了保镖以外的机动力量。

    稳稳驾驶白色面包车的徐云博偏了偏头,笑着说道:“大家叫我小徐就好了,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都可以叫我,我的能力是不会迷路,只要看过的地图或者走过一遍的路,哪怕间隔的时间再长,也不会迷路。”

    行动小队的成员大多一专多能,即使是惑人视线的小透明徐云博,不止是点满了老马识途(图)的技能,还擅长各种交通工具和通信工具的操作与维修。

    “好,所有人的角色和职责介绍完毕,再说说这次的任务,再三注意保密纪律,命可丢,血可流,秘密不能漏。”

    赵汉丞的目光扫过所有人,仿佛想要看出是否有人意志不坚定,以免在行动中的关键时刻掉链子。

    很好,所有人的目光都很坚定。

    行动队伍中出现内鬼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往往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这次的任务是前往马来西亚,与情报商人交易技术资料和一份间谍名单,技术资料来自于德国,,是某种专业技术设备的核心智能处理器芯片设计图和相关控制程序源代码,间谍名单并不是我们的,是南朝鲜埋伏在东瀛的特务名单,我们需要用它去交换其他的情报和资源……”

    赵汉丞对于行动计划了解最多,开始向所有人介绍整个行动的细节和注意事项。

    这次的四级行动主要是一次情报交易,在国际情报界十分常见,最多见于大使馆武官之间,也有专业的情报贩子和掮客,互相交易有价值的信息,甚至是人质交换。

    有些情报即使用不上,也可以用于交换,对于需求方来说,有些资料的价值是用金钱也无法衡量的,华夏的科技发展和国家安全都少不了与这些情报商人打交道。

    “与我们进行交易的是东南亚一带有名的情报商人吴福生,越族人,擅长易容与化妆,十分狡猾,到了马来西亚后,大家要多留个心眼,像黑吃黑这种事情虽然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而且马来的治安也不好,不要随意行动,注意安全总不会有错。”

    赵汉丞出示的情报商人吴福生的照片果然是多变的,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精干的年轻人,甚至还有花枝招展的女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扮什么像什么,要不是特意说明,都很难相信这些照片竟然是同一个人。

    “能不能问一下!”

    李白同学举起手。

    赵汉丞说道:“嗯?有什么问题吗?李医生!”

    “为什么一定要人去?寄个快递或者网络在线发送也可以啊!”

    李白想来那些资料都可以作为电子文档,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交易,总比当面交易要安全。

    “哈,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我们没有国际根域名服务器,外网传输电子文档存在风险性,如果通过快递,既容易发生遗失,也容易被人窃取,安全性远远不及当面交易,而且情报交易是没有第三方平台担保的,谁也担保不起,双方的诚信几乎为零,谁也无法保证交易品的真实性,当面验证,当面交易虽然原始了些,但是总归有些保障。”

    赵汉丞给李白做了详细解释,许多方便的背后,往往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轻而易举的事情。

    “还有,如果杀人了怎么办?”

    作为新人,李白的问题还挺多。

    “首先,在行动中尽量不要伤及无辜,一旦失去道义,政府将很难挽回并失去官方援救的条件,如果不是无辜者,多死几个也没关系,不过要尽量保存自己,还有问题吗?我们现在可以畅所欲言。”

    赵汉丞所说的东西,都会在实际行动中遇到,却不会出现在培训课程中。

    “没有问题了!”

    李白终于不再发问。

    “那好,明天上午九点,登巴萨机场会合,我们分批前往雅加达,并且逗留一天,随后集中前往吉隆坡,出发前检查自己的物品,不要有遗漏。”

    赵汉丞做最后的交待。

    “明白!”

    印尼建筑商人何纳点了点头。

    其他人纷纷回应。

    -

    第二天上午,行动小队的八人分别乘坐不同时间段的三架飞机,从登巴萨机场伸向汪洋大海的跑道上起飞,先后抵达雅加达的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

    在下了飞机后,依照计划赶到了位于雅加达郊区的一栋小楼。

    被槟榔树包围的两层小楼从外表看有些像宿舍,一排房间外便是敞开的走廊,这里也是正牌建筑商人何纳的办公所在,因为经营不善的缘故,如今只剩下一个女文员,负责接听电话和代收发信件,整个公司基本上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正适合戴安娜策划的行动掩护。

    留守的本地女文员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老板已经被掉了包,依然热情的打起招呼,随后就被打发下班,兴高彩烈的回家去。

    小楼地处位置偏僻,有高大的槟榔树和围墙,完全不用担心闲杂人等闯入滋扰。

    行动小队打算留宿一晚,次日出发前往马来西亚的吉隆坡,那些空置的房间里原本有几间就是宿舍,还留有简陋的床铺和草席,所有人便临时住了下来。

    一旦正式开始行动,整个小团队就像机器一样严丝合缝的开始运转起来。

    次日中午时分,所有人拿着更换过的护照搭乘飞机,以商务签证抵达马来西亚的首都吉隆坡国际机场。

    与印度尼西亚相比,吉隆坡的入境管理更加严格,入境需要提前备录近三个月的照片,稍不符合标准就会被打回。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