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77节-休整
    你没干什么吧?

    吴福生一头冷汗的望着这位大法师。

    哦,没什么,让先跑的那伙人,尝了尝人皮蝇的厉害!

    大法师杜力卜笑了笑,作为吴福生的合伙人,他已经不止一次见过那些黑吃黑,想捡便宜的蠢货。

    想要捞一把就跑的家伙,在东南亚往往是活不长的。

    所以那些脑袋被驴踢坏的蠢货们很快都死了,想要逃过吴福生和杜力卜联手反杀的人,几乎没有。

    大法师,你报复错人了!

    吴福生捂脸长叹,尼玛!误伤客户啊!

    啊!

    大法师目瞪口呆,跟自己想的不一样么?

    袭击我们的人是另外一路。

    吴福生一脸苦笑,不知道该向那伙印尼人怎么交待,可千万别让他们知道。

    那也没关系,反正我们该赚的都赚到了。

    大法师杜力卜无所畏的耸了耸肩膀,就当作是意外好了,他自己不也是没了一只手吗?

    不是这样讲的,我和他们又达成了一笔交易,准备做长久客户。

    吴福生直摇头,如果只是一锤子买卖倒也罢了,偏偏他还想跟对方做长久生意。

    这年头干一票就散伙的客户太多了,利润虽高,却不稳定,无论是合法生意,还是非法生意,都喜欢长久稳定的客户,哪怕利润低一些,也是愿意接受的。

    这可怎么办?赶紧联系他们,我能给他们解除!

    杜力卜脸色微变,知道自己做岔了,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打着鼓点儿,按照时间推算,日出时分,便是破蛹夺命之刻,就算现在赶过去,恐怕也已经来不及。

    我先问问!

    吴福生也有些着急,不小心坑了自己的客户,这名声传出去可不好听,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谁还敢跟自己做生意。

    拨通之前的联系电话,却现对方已经关机。

    稍稍一想,便能够猜到,很有可能废弃了电话卡,再换一个号码,依然是已关机。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吴福生急得团团直转,这笔交易是对方主动联系自己的,自己再想找回去,便毫无途径。

    想必那伙印尼人在拿到东西后,已经在第一时间远遁,想要找到他们已经不太可能。

    接下来这笔订单究竟是做还是不做,吴福生有些拿捏不定,自己要是再遇到那些印尼人,恐怕会免不了心虚。

    晨曦第一缕阳光穿过大开的窗户,洒入呼噜声不绝于耳的客厅,尽管空调的冷气一直没停过,但是气温却以肉升高。

    这里是热带,热才是这里的主宰者。

    李白抽了抽鼻子,拿手挥了挥,睁开眼睛,皱起眉头,在睡着前还不觉得,眼下七八个老爷们儿聚集在这套一百多平方的屋子里,为了忙那两个同伴,也没来得及换洗,刺鼻的汗味儿几乎浓到化不开。

    房间里恐怕不止需要空调,还需要空气净化器,不然把人熏得脑门子直抽抽。

    李白悄然站起身,从房间里捡了一套合身的换洗衣服,直奔卫生间,收拾个人卫生。

    等他洗漱好并且冲了凉澡,一身神清气爽的走出来,现屋子里的人大半都醒了。

    醒来的不止是赵汉丞等人,还有昨晚高烧陷入昏迷的徐云博和郑睿先二人。

    李白的两滴指尖血成功逼迫出了蛊毒和受到污染的脓血,并且对那些蛆一样的蛊虫产生致命威胁,迫使它们不得不破体而出。

    在清除隐患后,人体的自愈能力立刻全负荷运转,除了有些疲惫和虚弱,徐云博二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小徐,老郑,你们感觉怎么样?

    赵汉丞秘书十分惊喜的看到两位同伴成功脱离了危险,赶到这处安全屋,看见那两个吓人的大肿包时,可把他给担心坏了。

    还,还行?你们找了医生?

    小徐摸了摸自己脖子后面,只摸到一块纱布。

    纱布底下就是有点儿酸疼,似乎也没什么事情。

    是李医生救了你们,你们不知道自己脖子后面那两个大包有多吓人,居然中了蛊虫。

    要不是亲眼所见,赵汉丞压根儿就不会相信这世上居然还真的有巫蛊这样的邪异存在。

    中蛊?

    徐云博吓了一大跳,颤声道:怎么,怎么可能,我以为是被毒虫或蛇咬了。

    我亲眼所见!

    赵汉丞拿出了自己专门采集的试剂瓶,准备拿去给专家验证,黑红色的脓血里面,几只蛆虫仍在扭动不休,显然还活着,他瞪大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由自主道:嘶!居然还没死!

    简直太可怕了!

    他无法想像这种东西要是钻到人的五脏六腑,甚至脑子里,恐怕会把一个大活人生生啃空。

    徐云博也被吓得面无人色,骇然道: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太可怕了!

    将自己收拾清爽的李白走了过来,看到赵汉丞和徐云博还在打量那支试剂瓶,说道:蛊就是经过专门培养和驯化,有特定用途的虫,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它不是东南亚独有的特产,我们国内也有,还不少,比这个更邪,更可怕的都有。

    李白见怪不怪,在华夏本土的巫蛊圈子,他自己就有两个相关的微信群,一个是潇湘巫会,一个是更加高端的大巫俱乐部。

    差点儿忘了,想要知道那些蛆是什么来路,到微信群里一问就知道了。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个假的华夏人。

    徐云博目瞪口呆。

    也许,也许是有的吧?

    赵汉丞倒是有些不太确定,华夏人口众多,国土幅员辽阔,奇人异士层出不穷,谁也不敢保证是否存在一些颠覆三观常识的东西。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吉隆坡?

    何纳在厨房里探出脑袋,他在准备早饭。

    虽然腿上受了皮肉伤,但是他几乎是全程被李白架着跑了一晚上,自己并没有消耗多少力气,因此应急处理过的伤口状态比较好,并不影响短距离走动。

    我安排渠道把东西先送回去,大家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

    刚刚跟cia的人交过手,赵汉丞不想这么快再抛头露面,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等过一段时间,cia毫无所获后,找机会返回。

    干了一晚上的仗,焦头烂额的cia一定会十分头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