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83节-京城
    花鸟市场黄老板的效率很高,仅仅大半天的功夫,就把清单上的所有材料凑齐,并且在市郊结合部替李白租了一间仓库,租期半年。

    肥水不流外人田,仓库房东是黄老板的小弟兄,给的价格也很十分便宜。

    那间仓库原本是一家石膏线材作坊,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后便空闲了下来,虽然不是专业的仓库,但是高大宽敞,也能遮风挡雨,足以用来存放东西,出门一拐没多远便是大马路,交通也便利。

    清单上的东西到齐后,便将仓库塞得满满当当,李白下班后,将入库的东西清点了一下,随手把余款给黄老板打了过去,再挥几下手,所有物资都被收进了储物纳戒。

    前脚刚把仓库里的东西清仓没多久,又有几辆货车陆续抵达。

    租下来的这座仓库并不是一次性使用,李白还有其他用场,他并不止在花鸟市场采购,还有一大批石材,木材,钢材和不同规格的管线等,零零总总加起来差不多又是一百万的样子。

    开着桑塔纳2000回到家后,李白便在小红鲤的璃珠空间,与清瑶妖女做了个交接。

    妖女从马来西亚原始森林里掘回来的植物和大量土石实在是有些太过于贸贸然,很有可能会破坏从地下远古秘境带出来的古老自然生态环境。

    李白所能够想到的补救办法便只能给那些远古植物补充养份,用现代药剂刺激生长,提高抵抗力,使其在短时间内迅速变得强壮起来,能够抵挡来自于现代植物和微生物的冲击。

    热带的原始森林生命力格外顽强,如果不加以人工干涉,璃珠空间内的自然环境迟早会被取而代之,那些在特殊的封闭环境下生长了一代又一代的植物和微生物都将彻底消亡。

    将外界闹得沸沸扬扬的夜光金线祖兰提醒了李白,不能这些古老生物的研究价值不应该被白白糟蹋掉。

    清瑶妖女施展妖术,狂风卷起部分黄沙,混合起蛭石和腐殖土,再掺了一些肥料和促进生长的化学药剂,在半空中形成沙土雨,扬扬洒洒的落在了那些古老植物上。

    小红鲤凝聚空气中的水份,化为濛濛细雨,将落下来的混合物冲至各种植物的根部,天空中的晶球“太阳”光球亮度又增加了几分,与热带无异,气温迅速升高。

    李白又分散摆入了一些气体钢瓶,拧开阀门后,二氧化碳气体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

    温度,湿度,养份,作为催化剂的生长激素,为这些从未接受过任何优待的植物提供了最好的生长环境,或许只需要两三天的功夫,就能让这些与世隔绝了几千年的植物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

    原本孤岛岸边高处的石坪,如今已经变成了可以俯瞰全岛,一览无余的制高点,李白买来的那些建筑材料大部分都将用于这里,盖起一座庭院。

    螺纹钢筋扎起柱子和横梁的骨架,套上木模后,便灌入混凝土,将建筑物的基本框架式结构建好。

    不过这并不是短期工程,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让这座三层小楼初具雏形。

    在湖西市仅仅只待了两天,李白便又背着旅行背包,跟着顶头上司周大院长登上了前往京城的飞机。

    周大院长最着紧的稀世珍宝,价值两千万人民币的夜光金线祖兰被放置在一个特殊容器内,随身携带,而且片刻都不离手。

    这件圆柱形容器上半部分是布满小孔的亚克力有机玻璃,可以透光通气,下半部分是不锈钢外壳,内衫海棉块和泡沫塑料,不仅能够固定住石质花盆,能够起到一定程度的缓冲和保护作用,在左右两侧还带有一个十分结实的圆管提手,用电工胶带细细绕了一遍,防止滑手。

    这件临时加急定制的特殊容器足见周大院长对这盆以往仅存在于传说中的珍贵兰花品种的重视程度。

    经过两个半小时的飞行,李白都已经睡了一小觉醒来,却发现周大院长依旧瞪大了眼睛,神经高度紧张的死死抱着那件容器,丝毫不敢放松。

    “院长,您不休息一会儿?”

    李白不禁好笑,在飞机上谁会来抢或偷你的东西,尽管放在货架上便是,就算是价值两千万,还不至于让人铤而走险,毕竟再贵也没有飞机贵。

    “马上就要到了,休息什么?嗯,你先帮我抱一会儿,我去个厕所。”

    周大院长说着说着,脸色忽然微微一变。

    “您赶紧去,飞机快到了。”

    李白看了一眼前座后背上的液晶屏幕,提示已经抵近机场。

    周大院长赶紧将装有兰花的容器放到李白手上,解开安全带直厕所。

    人有三急,就算是意志再坚定,也架不住人的正常生理反应。

    过了一会儿,周大院长回到坐位上,机组就开始提示,飞机准备降落,卫生间暂停使用,要不是去的及时,这泡老尿估计得等到地面上。

    京城的天气大多是灰蒙蒙的,很容易让人想到“雾霾”这个词,晴朗的碧蓝天穹难得一见。

    有人归咎于是京城附近的农民在烧秸杆,有人却认为是工厂烧煤的原因,还有人认为是众多车辆尾气造成的。

    从外太空俯瞰,只能看到京城上空经常覆盖着一片灰云,就算是外国的间谍卫星死劲儿睁大眼睛,恐怕也依然看不清楚。

    形成这样的特殊小气候,当然不止是人为活动造成,还有来自于内鞑靼省的风沙。

    京城风沙大,几百年来便是如此,算起来又是人为过度放牧或砍伐树木造成草原沙化。

    捧着装有兰花的特殊容器一出机场,周院长就戴上了呼吸过滤器,这玩意儿比无纺布和棉口罩高级,通常用于工厂,能隔绝各种对人体不利的污染物,更何况是常见的PM2.5可吸入颗粒物。

    察觉到李白好奇的目光,周院长隔着过滤器,瓮声瓮气地解释道:“嗯,我有过敏性鼻炎,受不住京城的空气环境,这东西效果好。”

    “这东西好,抽空我也弄一个!”

    李白吸了吸鼻子,也觉得京城的空气质量有点儿糟糕,院长大人有先见之明。

    在完全没有任何污染的异界待过几年后,骤然回到现今世界,他对无处不在的空气污染确实有些反感。

    就像吃惯了山珍海味,虽然觉得顿顿大餐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换成粗茶淡饭后,就明显有些不太适应。

    而且有些污染严重的地方远远不止是粗茶淡饭,更像是一碗臭狗屎强塞到面前,让人避之不及。

    “出租车!”

    李白拖着周大院长的旅行箱,向一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招手。

    还没等那辆出租车开过来,一辆黑影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呼啸而至。

    “Honey!上车!”

    冲到李白和周大院长面前的黑色帕萨特副驾驶座车窗玻璃缓缓降下,李白看到一张笑靥如花的俏脸。

    是那个自称祖上十八辈儿都是中国人的国产毛妹。

    “戴安娜!你怎么在这儿?”

    这让李白十分意外。

    不过他很快猜到了答案,以戴安娜的权限,想要查到自己乘坐的航班记录,完全是举手之劳。

    “当然是来接honey,你来京城,也不和我说一声,还好没有错过!”

    总算找到李白,戴安娜显得十分高兴。

    “哎!哥们儿!不地道啊嗨!”

    后面姗姗来迟的出租车司机探出脑袋,一脸不爽的叫喊,纯正的京片子,很明显是本地人。

    他一瞅抢到自己前面的那辆黑色帕萨特车牌,以为这辆截胡的私家车是一辆出来接私活儿的黄鱼车。

    MMP的,让你抢活儿,先举报了再说,非法营运,不得好死。

    司机拿出手机,一点儿都不客气的直接咔嚓了一张。

    戴安娜也没理会后面出租车司机的叫嚣,从驾驶座旁的储物箱里掏出一样东西,伸手扣在了车顶,当即牢牢吸住。

    嘟嘟!

    黑色帕萨特发出奇异的洪亮声音,扣在驾驶座车顶的那个东西还闪了几下。

    卧槽!

    正在手机举报过程中的出租车司机手一颤,差点儿把举报信息发送出去。

    尼玛!麻子不是麻子,尽坑人!

    抢自己生意的竟然是一辆警务用车,这年头公门中人已经活不下去,需要靠抢私活儿才能补贴家用吗?

    节操呢?都喂狗了吗?

    出租车司机此时此刻慌得一逼,怕对方下来把自己给铐了,犹豫了一下,撤消举报,果然认怂。

    京城所在,天子脚下,大把的惹不起。

    “这位是?”

    周大院长有些疑惑车上的金发碧眼丽人,还有这操作?

    这到底是哪一国的警察啊?

    自己没出国啊!

    院长大人也有些晕。

    “院长,上车吧,我朋友!”

    李白倒是一点儿都不客气,给周院长拉开车门,然后转到帕萨特后面,将旅行箱和自己的旅行背包一起丢进尾箱。

    有免费车蹭,当然是再好也不过了。

    开车的金发碧眼女司机纠正道:“是女朋友!”

    她看到周院长带着呼吸过滤器,立刻开起了空调。

    “我老头子介绍的,现在关系不明!”

    李白跟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冲着周院长耸了耸肩膀。

    两人之间的奇怪关系让周大院长哑然无语,现在的年轻人啊,可真是会玩!

    别看这小子平时闷声不响的,居然能够泡到一个洋妹子,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小李,她知道去哪儿吗?”

    周大院长坐在后座,依然抱着那只圆柱形容器,这可是他的命根子。

    李白想了想,说道:“先去中科院的植物研究所吧,戴安娜,你知道路吗?”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和周大院长准备先到国际精神卫生学术交流会的举办宾馆,把行李放下后,再去植物研究所。

    如今有了车,自然是先去植物研究所更方便一些。

    “有手机导航嘛!嗯,香山南辛村20号,就是那里了!”

    戴安娜调出导航路线,往空调出风口的车载手机支架上一放,松开刹车,推档起步。

    通过车内后视镜,她往后座的周院长手中看了一眼,好奇地问道:“那个就是传说中的夜光金线祖兰吗?”

    李白眉毛轻挑,这毛妹知道的不少啊!

    “是啊!这次和小李一起过来,就是想要把它捐献给国家的专业植物研究所,我们也能落个清静,想打它注意的人太多了,应付不过来。”

    周大院长真的把戴安娜当作李白同学的女朋友来看,毫不隐瞒前去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真实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