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85节-不!你想!
    只要有生物组织样本,就能够通过基因辨认物种分类,技术人员很快鉴定出赵汉丞用试剂管带回来的那几只活蛆究竟是何物种。

    即使经过人工培育并且发生变异,但是基因序列编码却并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通过毛孔钻入皮肤?好阴毒的虫子。”

    李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激灵,要不是拥有琉璃心,自己恐怕也有可能会被这种东西所乘。

    不过他很快疑惑起来,皱着眉头说道:“难道CIA的行动人员里面还有巫师存在?”

    如果真的有巫师,却只让徐云博和郑睿先中招,而其他三人都安然无恙,那么这个巫师未免也太不中用了些,起码得下个具有追踪作用的蛊才对,这才是让李白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

    “你是专业的,也没有察觉吗?”

    作为这次四级行动的策划者,突然与CIA的Staff-Operations-Officer干了一仗,戴安娜也同样感到疑惑,对手明明有机会的,却偏偏放过了,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难道是那个巫师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十分倒霉的双方枪战中枪身亡,徐云博和郑睿先所中的蛊虫只是对方临死前的最后一击?!

    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真相。

    “没见过!”

    李白直摇头,要是有看到,他早就一平底锅飞过去,叫对方唱凉凉了。

    三斤半的不锈钢平底锅砸到无论谁的脑袋上,是个人都得当场开瓢。

    “这次请你帮的忙,也和巫术有关。”

    戴安娜透露了一些信息。

    “巫术?你的意思是有人中了巫术?”

    李白不解。

    国内并不是没有巫师,连真材实料的大巫师都有,就算找人帮忙,也应该找这些专业人士才对。

    “说不清楚,我们请了许多专业人士来看过,都没有办法。”

    戴安娜掌握的信息也不多,只是知道十分棘手,否则也不会想到找李白来碰碰运气。

    “我就瞅瞅,不保证的,毕竟我是看精神病的!”

    李白申明自己的技术专业,至于所谓的巫师身份,自家人知自家事,完全是忽悠人的。

    “明白,死马当活马医!”

    戴安娜早就适应了李白的这种说话方式。

    一个小时后,帕萨特来到京城的一家医院,直接开进了有第二道卫兵看守的内院。

    来到这里看病的并不止是普通人,尤其是内院,普通人根本进不来。

    戴安娜带着李白来到一座住院楼的二楼,这里戒备森严,不仅有随处可见的摄像头和荷枪实弹的战士,还有吐着猩红色舌头的大狼狗。

    “不好意思!现在病人的看护等级提升,需要授权才能进去。”

    在四楼的病房门口,两人被拦了下来。

    “提升看护等级?怎么会这样?”

    戴安娜也有些意外,她对李白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人。”

    “好。”

    李白找了门口附近一排坐椅,当即坐了下来。

    他对路过的黑背大狼狗很感兴趣,可惜对方训练有素,斜瞅了一眼,根本不鸟。

    “你是什么人?在这儿干什么?”

    一个声音传入试图继续逗狗玩的李白耳中。

    李白抬头一看,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正气势汹汹的站在他面前。

    为什么要用“气势汹汹”这个词呢?双脚八字站,手插口袋,抬着下巴目光却是往下的“低”看李白,从动作到表情,再到语气,无不显示着自己的高傲和优越感。

    “我来看看朋友!”

    李白指了指边上的病房,戴安娜去申请那个访问权限,暂时还没有回来。

    “朋友?里面是谁,你知道吗?你是干什么的?”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满脸怀疑。

    “我是医生!我朋友带我来给他看看。”

    李白耸了耸肩膀,病房里面住的是什么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完全一无所知。

    戴安娜出于保密需要,并没有告诉他具体信息,恐怕只有进去了才能知道。

    “医生?你是哪一科的,不对,哪家医院的医生?”

    骤然听到是同行,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微微眯起眼睛,死死盯着李白不住的上下打量。

    这里是他的地盘,容不得外人过来踢场子。

    片刻之后,年轻医生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说道:“你是那些狗屁倒灶的巫师?没错,一定是的,还敢自称是医生?我就知道,乱七八糟的封建迷信就是不靠谱,还要来?人都快被你们给折腾死了知道吗?”

    他似乎把病房内那位病人病情恶化的原因全部归咎于以李白为代表的巫师,最近这样的家伙没少来。

    如果是医疗界的同行,多半穿着正装或者白大褂,由院方领导陪同,决不会是孤身一人,眼前这位说不定也是一个装神弄鬼的家伙。

    “等等,等等,我是有合法资格和执业证书的医生,不是巫师。”

    李白打断了对方的自我妄想被害推理。

    “哼!别以为拿到证书就不是巫师!骗子就是骗子,再怎么装也是骗子,你们这样的人就会给我们添麻烦,居然还敢来!这是谋杀!”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依旧是气不打一处来,依旧要继续数落。

    “打住,你得道歉!”

    李白的目光变得冷厉起来。

    对方莫名其妙的冲自己发这一通火,或许是看不惯巫师们的非医学专业手段,也有可能是受到被抢饭碗的威胁,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这货有犯病倾向,得治!

    老夫的四十米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道什么歉?休想!”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认为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这个外来的家伙居然还敢如此嚣张,就不怕自己一句话,把他抓起来吗?

    这里可不是外抽的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容不得那些妖魔鬼怪在这里撒野。

    “不!你想!”

    李白抬起手。

    “就不想!想打人是吧?我警告你,这里是……”

    啪!李白轻描淡写的打了个响指,同时递过去一个眼神。

    “对不起!”

    噗!

    守在病房门口,正目睹着这一幕的战士猝不及防,一脸目瞪口呆。

    说好的不道歉呢?

    怎么道歉的这么干脆利落?

    意志怎么就这么不坚定?

    节操呢!

    “没听清!”

    李白又打了个响指。

    “对不起!”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满脸惊恐,他想要叫喊,可是自己的嘴巴和身体却很老实,道歉的声音比前一声更大了些。

    “没诚意!”

    李白继续打着响指。

    逗不了狗玩,干脆就逗人玩,自己送上门来的,怪我咯?

    “对不起!”

    年轻医生几乎快要崩溃了,尼玛,这怎么人啊?

    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这不科学!

    谁说不科学的,站出来道歉?保证不打死你!

    啪!

    李白没放过他,一次又一次打着响指,各种挑毛病。

    “好了,别玩了!”

    戴安娜带着一位医生走了过来,恰好看到他正在跟人玩“真人倒带”游戏人形复读机,学道歉,so-easy!。

    国家注册催眠术大师居然在这里欺负人,真是让人无语。

    啪!

    李白打了响指,对方终于不再喊“对不起”了。

    整条走廊上的人一片鸦雀无声,前一刻他们看到那个年轻医生还在与人争执,下一刻就听到他仿佛中了邪般一个劲儿的道歉。

    “罗主任,这家伙会邪术!”

    年轻医生满脸惊恐,显然被吓得不轻,直接告起了状。

    谁知道自己刚刚究竟经历了什么?

    跟戴安娜一块儿过来的罗荣威,心平气和地说道:“小徐,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是知道小徐对那些外来“专家”多有微词,却没有想到直接跟人吵上了,而且还吃了亏。

    “他,他是巫师,江湖术士,是骗子!”

    被罗主任叫作小徐的戴眼镜年轻医生指着李白,他必须揭露这个骗子。

    这里是医院,不是骗子该来的地方。

    李白耸了耸肩膀,望向戴安娜,后者当即会意,说道:“这位是来自于钱江省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医生李白同志,我专门请过来给万同志看看。”

    咦?不是说好的巫师吗?

    怎么又变成了精神科医生?

    而且还是有正经来历的。

    满肚子MMP的小徐医生一脸茫然。

    “李医生,你好你好!”

    罗荣威面带微笑着伸出手与李白握了握,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最近京城好像在准备召开‘国际精神卫生学术交流会’。”

    “没错,我也是来参加交流会的。”

    李白点了点头。

    “真是巧了!”

    有资格参加交流会的医生基本上都是业内精英,罗荣威对李白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两人的对话距离自己的猜测越来越偏,戴着眼镜的小徐医生不甘心地说道:“他,他刚才用邪术……”

    “是催眠术!”

    戴安娜主动揭开了真相,国家注册催眠术大师都有各自的绝活儿。

    “小徐,不懂的东西就不要乱说!”

    罗荣威主任并不意外,能够参加国际精神卫生学术交流会,怎么可能不了解催眠术,再想想小徐刚才的奇怪举止,显然是中了招。

    一口咬定对方是巫师邪术,被催眠术小惩以戒,真是一点儿也不冤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