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86节-以身试毒
    遭到主任斥责后,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小徐怒视李白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了嘴,依然暗自嘀咕,房间里的病人又不是精神病,你一个精神病医生特么瞎凑什么热闹,还说不是骗子,真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全科医生?

    李白看出了对方多半在腹诽自己。

    作为胜利者,他笑了笑,小样儿,不堪一击!

    “戴同志!李医生,请进吧!”

    罗荣威主任向病房门口的战士点了点头,然后替戴安娜和李白打开了病房的门。

    小徐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病房里的病人原本就是他在负责,与李白发生争执,自然也并不奇怪。

    有谁会喜欢别人对自己负责的病人指手划脚。

    病房内是一间规格极高的单人监护室,躺在病床上的人双眼紧闭,面容枯槁,黝黑的皮肤就像是贴在骨骼上的蜡纸,仿佛营养极度不良的非洲黑人。

    要不是辅助呼吸器在缓缓运行和生理监测设备发出有韵律的电子音,恐怕多半让人以为床上躺着一具尸体。

    不过奇怪的是,房间内的空气中并没有弥漫着久卧病人散发出来的特有异臭,反而可以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

    “这位是万进华同志,他是一位战斗英雄,在一次行动中遭到暗算,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戴安娜替李白介绍病床上的人。

    “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李白站在床边,仔细的打量着病床上的人,三人进来后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都未能惊醒对方。

    跟着李白和戴安娜进来的年轻医生小徐推了推眼镜,傲然说道:“有三年零四个月,两年前就开始陷入昏迷不醒。”

    三年了?

    李白打量着躺在病床上几乎与尸体没什么分别的病人,又看了看周围的医疗设备。

    为了维持床上之人的生命,医院恐怕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他伸出手点向对方瘦骨嶙峋的胸口。

    “你要干什么?”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小徐叫了起来。

    病人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下手要是没轻没重,说不定会引起骨折,使病情雪上加霜。

    他想要阻止,却已经是来不及,李白的食指指尖点在了昏睡迷不醒的万进华仿佛搓衣板一样的胸口。

    “放心!我会仔细检查。”

    李白又在万进华的眉心,小腹和四肢点了点,收回手后,将指尖放在鼻下轻嗅。

    戴安娜神色凝重地问道:“怎么样?有办法吗?”

    李白捻着手指,沉吟了几秒,点了点头。

    “有救!”

    “哼!骗子!”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小徐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蹦出这三个字。

    这张病床上的病人早已经油尽灯枯,药石无效,最多还有半年的命,要不是医院和专家们想方设法的硬生生强行吊命,对方在一年前就撑不下去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救?

    敢说有救的人一定是江湖骗子。

    “是什么原因?”

    罗荣威主任倒是比较能够沉得住气。

    戴安娜亦是洗耳恭听。

    “是中毒!”

    李白吸了吸鼻子,琉璃心没有在对方体内发现蛊虫,自己在指尖闻到的气味与房间里的淡香是一样的,这意味着不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而是病人身体散发出来的异常气味。

    又不是香妃转世,一个大老爷们儿的体味怎么可能是香的?

    更何况还是一个经年累月卧床不起的病人。

    尽管在用毒和解毒方面了解不多,但是李白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这个毒已经深入骨髓,虽然可解,处理起来却相当麻烦。

    中毒?!

    罗荣威与小徐二人彼此骇然对视一眼。

    李白并不是第一个怀疑万进华中毒的人,有资深医生,也有巫师同样判断是中毒,可是在尝试了几次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束手无策,完全无能为力。

    与其他人相比,李白只是在病人身上点了几下,然后闻了闻指尖,便做出了这个判断。

    戴安娜抓住李白的手,央求道:“honey,请救救他,拜托了。”

    在她眼里,honey是万进华同志的唯一希望。

    不是明明姓李么,怎么又姓哈了?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徐泽脑子一时没有转过弯儿来。

    “嗯,我会治好他的!”

    李白拍了拍毛妹的手。

    年轻医生徐泽不住的冷笑,我看你怎么治?

    别把人给治死了,到时候就等着洗干净屁股把牢底坐穿吧!

    “需要什么东西,尽管开口!”

    能够判断出中毒,多多少少也是有些本事的,罗荣威十分清楚病人最多只有半年的命,与其一天天等死,倒不如搏一下。

    “准备同型血浆,年龄要在12岁到18岁之间,男性,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数量是4000cc,每周换血一次,准备匹配造血干细胞,三个月后进行移植,现在给我找一支无菌玻璃试剂管和滴管,联系血清生产厂家和牧马厂,准备两百匹十岁龄以下的东北公挽马,从第一匹马开始,做延续减毒的毒抗实验,当第一匹马被毒死了,立即采集死马毒血注入第二匹马,如此重复,直到有活马幸存下来,最终提取血清。”

    李白从容不迫的一条条娓娓道来,让罗荣威主任与小徐双双目瞪口呆,二人背后皆是寒气直冒,这究竟是要干什么?

    到底什么毒竟然这么厉害,需要连续毒死两百匹马减毒,才能抽取出抗毒血清,大概就算是一头霸王龙也会被毒死吧?

    “小徐,去准备换血,拿试剂管来,按李医生说的准备。”

    罗荣威打算赌这一场,当即吩咐一脸呆滞,依然没有回过神来的徐泽去筹备。

    要不是亲眼目睹了李白的催眠术,确信对方是个有本事的人,恐怕罗荣威也不敢轻易举出如此重大的决定,能够到这里治疗伤病的人,钱从来不是问题,两百匹东北挽马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以个人经验来看,单单是换血,似乎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指定是未成年男性的血。

    “请教李医生,其中的道理是?”

    打发走满肚子问号的小徐,罗荣威当即放低姿态,不耻下问的请教。

    “年轻人的血有活化效果,可以让衰竭的器官组织恢复活力,但是他所中的毒已经深入骨髓,用常规方法很难解毒,必须用健康的干细胞再生造血和解毒血清双管其下,才能够从根子上拔除毒素。”

    李白也是根据从异界蛮族巫师那里的用毒和解毒经验,结合现代医学,制定出一个可行的治疗方案。

    “用万进华同志身上的毒制作解毒血清,好像没什么效果!”

    在这三年零四个月的时间里,罗荣威与那些医学专家,甚至是邀请而来的奇人异士,使尽了一切办法,都未能阻止万进华的身体日渐衰败枯竭,越来越恶化,好几次差点儿无可挽回。

    医院绞尽了脑汁,不惜一切代价,才勉强把这位战斗英雄的性命生生吊住,即便如此,还能维持半年的生命也只是基于乐观的估计。

    “不是用他身上的毒,而是另外的毒!”

    李白将手伸进衣服里,有节奏的轻弹几下璃珠挂坠,随即抓出一条两尺长的青蛇。

    “蛇!”

    取来试剂管和滴管的徐泽推门而入,恰好看到这一幕,失声惊叫声来。

    连罗荣威和戴安娜都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李白竟然将一条蛇藏在身上。

    在门口守卫的士兵也被惊动,第一时间冲了进来,却有些不知所措的盯着李白手上的青蛇。

    “哈!别担心,是宠物蛇!”

    被踢出璃珠空间的清瑶妖女似乎并不乐意,张开獠牙分明的蛇吻,想要咬人,却被李白随手弹中脑袋,当即懊恼的缠住他的手腕。

    “还说不是巫师?还养着蛇!”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徐泽气急败坏地叫嚷着,眼下连证据都有了,分明就是打着医生幌子的江湖骗子。

    “这是一条青蛟,蛟毒最烈,如果能够制作出血清,几乎什么毒都能解。”

    李白挑了挑青蛇的下巴,清瑶又想要咬人,结果依旧咬了个空。

    在琉璃心的笼罩范围内,哪怕是破劫境妖王,也休想成功偷袭到李大魔头。

    看到青蛇接二连三的想要咬人,不仅仅是罗荣威,还是戴安娜,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尤其是听对方说这还是一条毒蛇。

    哪怕是宠物蛇,也一样很吓人啊!

    尼玛!还青蛟?

    徐泽的嘴角抽搐着,你咋不叫青龙呢?当自己的面公然搞歪门邪道,还说的如此一本正经。

    特么这是故意的吧?

    “honey,还是不要了?”

    戴安娜有些害怕,她不想为了别人,把李白再给搭上去。

    “放心,再毒的蛇,也毒不死我,地沟油,苏丹红,三聚氰胺,瘦肉精,各种农药,我们早已经是百毒不侵。”

    李白开着玩笑,将手背伸到青蛇面前,说道:“来,咬一口。”

    吧唧!

    清瑶妖女如愿以偿,拿小眼儿瞄大魔头,这是你让奴家咬的。

    “啊!”

    房间里的另外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没事!我这里是第一道减毒,不然别说两百匹马,就算一千匹,也是来一匹死一匹,不可能提取出血清。”

    李白等了片刻,把青蛇拉开,蛟毒入体,两粒蛇吻这处,血管泛起青黑色,他的体质开始与蛟毒发生抗体反应。

    要不是病床上的万进华中毒太深,以至于无法简单拔除,他也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