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87节-解毒之法
    李白采用的是一个毫无任何技巧可言的笨办法,笨到不能再笨,甚至还有千斤拨四两,事倍功半的嫌疑。

    但这也同样是一个风险性最低的最稳妥办法,作为非专业人士,能够想到这个已经非常不容易。

    “试管和滴管!”

    李白向已经吓呆了的徐泽招了招手。

    “啊!给你!”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徐泽哪里敢靠过来,将手中的试剂管和滴管远远扔过来。

    面对这样的狠人,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来招惹,万一被那条毒蛇咬上一口,恐怕连哭都哭不出来,天知道能够连续毒死一千匹马的剧毒究竟是不是真的。

    李白没理会缠在自己手腕上,刚刚报复成功的青蛟,他用滴管分别在两个牙印上采集毒血,再滴入玻璃试管内,重复几次后,直到吸出的血液变成鲜红色,牙印附近呈现出青黑色的血管相继恢复正常颜色,消隐在皮肤下,意味着抗体反应已经结束。

    青蛟的蛟毒虽烈,却奈何不了李白,就算被咬上一口,也只能产生短暂的毒抗反应,他所需要的就是这个。

    玻璃试剂管内的毒血差不多有五六毫升的样子,用新鲜出炉的抗体毒血制作血清,效果要比直接提取李白自身的鲜血更好。

    只有经过李白本人减毒的抗体毒血才能够制作血清,否则只用纯正的蛟毒,不知道需要死多少匹马才能够把毒性给减下来。

    最后制作出来的解毒血清,压根儿就不在乎万进华所中的附骨之毒究竟是什么奇毒,反正再毒也毒不过蛟毒,任你万般花样,我只一路摧枯拉朽的强推,霸道不多解释。

    俗话说毒物附近必有解毒之物,清瑶妖女身旁必有李白,倒也符合这个天地生克的至理。

    但是经过上百次减毒弱化后制取出来的解毒血清却解不了蛟毒,唯一的解药便是李白的血,但是蛟毒凶猛至极,恐怕还没来得及施救,就已经被毒杀成一堆枯骨,如果没有提前服下李白的血,妄图当场解毒纯属是想多了。

    李白将试剂管密封好,递给徐泽,说道:“赶紧去做血清,记住,千万不要去闻,闻一下都会死人,滴管整体浸入王水处理,同样不要直接接触,就当作放射性污染物来处理。”

    “你,你放那儿,我自己拿!”

    徐泽脸色煞白的惊叫,缠在对方手上的青蛇让他根本不敢去接,万一被咬上一口呢?

    之前那些诡异浮现的青黑色血管,光看着就很吓人。

    李白哑然一笑,将试剂管和插回封管的滴管放在病床的床脚,让对方小心翼翼的用药盘衬着纱布接了过去。

    “我再跳个大神就齐活儿了,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疾疾如律令。”

    李白将缠在手腕上的青蛇随便往床头柜上一丢,捏起了法诀,淡淡的灵气从四面八方聚来,被迅速炼化,凝聚在他的指尖,引着灵气点中病床上人事不省的万进华胸口。

    覆盖在病人身上的被单下似有气体涌动,房间内气流莫名激荡,窗帘摇曳,所有人在同一时间察觉到有微风扑面而来。

    罗荣威主任露出惊讶之色,病房的窗户并未打开,这阵风来的蹊跷。

    “主任,他,他……”

    捧着药盘准备转身离去的徐泽指着李白,张大了嘴,要说的话卡在喉咙里,一个音节都蹦不出来。

    他恰好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

    特么还跳大神,这是在故意气自己的吧?

    戴安娜噗哧直接笑出声来,神马天灵灵,地灵灵,根本就是故意的,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这个咒语完全是扯淡,以往请来的奇人异士也没有一个是这么念的。

    和当初在119医院弄醒王老头一样,李白引来一丝灵气,导入病人体内,暂时维持住对方的生命。

    对于附骨之毒来说,这丝灵气也仅能起到暂时保命的作用而已。

    “现在就等血清和造血干细胞,剩下的活儿都归你们了。”

    李白将在床头柜上盘成一团的青蛟抓了回来,拎在手里转起了大风车,腊月的债果然还得快!

    清瑶妖女很快被转晕,变成了一条死蛇。

    “Honey最棒了!”

    戴安娜露出笑容,向李白竖起大拇指。

    战斗英雄万进华的生命很有可能是保住了。

    “装神弄鬼!”

    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徐泽一脸悻悻然地自言自语。

    “还不快去准备血清!”

    经过李白的亲自减毒和解释,罗荣威主任大致理解了他的治疗方法,看到小徐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当即把他轰了出去。

    至于方才引聚灵气的举动,罗荣威反而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是李白与小徐开的玩笑,对他和戴安娜感谢道:“李医生,戴安娜同志,这次真是谢谢你们了!”

    “不用谢,刚好能够帮到。”

    李白没有任何居功自傲的意思。

    他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事实上只需要三颗术道丹药就能解决问题。

    第一颗解毒,第二颗固本培元,第三颗补阳寿,干脆利落,既不需要多次换血和再植造血干细胞,也不需要弄死那么多匹好马,用来制取解毒血清。

    从异界带过来的术道丹药用一颗就少一颗,也不能什么人都给,这个口子轻易不可开,否则以后讨取丹药的事情就会没完没了,国人滥用抗生素的前车之鉴在那里,带多少颗丹药都是不够用的。

    斗米养恩,担米养仇,李白才不干这种自找麻烦的傻事,明明有笨办法,同样有效果,为什么不用?省下两颗丹药,说不定可以用在更重要的时候。

    “请问李医生,这个治疗方法的成功率能有几成?”

    罗荣威主任犹豫了一下,问出了一直压在心底的疑问,他需要更多的参考信息,用来编写报告。

    医院上下所有人都知道这张病床上的病人,能够坚持到今天已经是相当不易,几乎每一分钟每一小时都是赚的。以往邀请各路专家和奇人异士参与会诊,也是打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侥幸,虽然李白的治疗方案看上去可行性很高,但是在真正见效前,罗荣威的心里也没有多少底。

    “十成!”

    李白给予了十分肯定的回答,用蛟毒制取出来的解毒血清如果都无能为力,恐怕术道丹药也起不了多少作用,躺在床上的这位就只能等死了,老天爷也救不了他。

    “当真?”

    罗荣威瞪大了眼睛,他原本以为有个三四成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是十成的保证。

    “我保证!”

    李白毫不犹豫。

    “十成!太好了,有救了,终于有救了!”

    医者父母心,躺在这里已经有三年之久的万进华几乎成为了罗荣威的心结,如今见到了对症治愈的希望,要不是李白和戴安娜在场,这位主任恐怕开始激动的手舞足蹈起来。

    李白与戴安娜两人相视一笑。

    “罗主任,你先忙,如果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也可以联系李白。”

    戴安娜给罗荣威留下了李白的电话,便开始告辞。

    “哎!急什么?吃过晚饭再走,今天我来做东。”

    罗荣威哪里肯放走戴安娜和李白,想要请两人吃饭。

    尤其是李白,从钱江省过来给自己解决了心结,这个地主之谊是要尽的。

    “不用了,我还得赶回宾馆。”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

    罗荣威最终还是没能留下李白和戴安娜。

    回到帕萨特车内,戴安娜找出一张创可贴,递给李白,他的手背上还留着一对牙印呢!

    事实上在滴管吸出正常颜色血液的时候,两粒细小的伤口就已经开始收口了,有没有这张创可贴,第二天早上都不会留下半点疤痕。

    “时间不早,我请你去吃火锅,东来顺,已经定好了位置。”

    对于帮了自己大忙的李白,戴安娜不吝啬于好好犒劳一顿,那就多加两盘羊肉卷吧!

    李白看了看时间,从机场到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又回到宾馆,再到这家医院,眼下差不多是五点多钟,正值饭点儿,笑着说道:“你请客,我买单,刚好赚了一笔,同喜同喜。”

    “你的蛇要不要找东西装起来。”

    戴安娜望向缠在李白手腕上的那条青蛇,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危险感觉。

    能够毒死两百匹马的蛇毒,恐怕是前所未有。

    先是世所罕见的夜光金线祖兰,现在又是剧毒无比的青蛇,不,应该是青蛟,也不知道honey从哪里踅摸来的奇物。

    “没事,她不会随便咬人!”

    李白瞅了瞅蔫头搭脑的青蛟,大概是被刚才转晕了吧!

    没他的指示,清瑶还真不会随便咬人,这是大实话。

    “哦!”

    戴安娜却表示半信半疑。

    李白仿佛猜到了她的心中所想,说道:“我已经养了很久,要是乱咬人的话,恐怕早就出人命了。”

    人毕竟是社会性动物,李白也要与人打交道,乖巧淡泊的小红鲤容易隐匿,璃珠和鱼缸都是很好的藏身之所,但是活跃好动的清瑶妖女迟早会出现在世人的视线里。

    李白需要替她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先将青蛟真身合理出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