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88节-坚持下去的理由
    李白同学说的没错,清瑶妖女现在连人都不吃了,更何况是咬人。

    最近一次咬人还是在马来西亚的时候,捡了一堆枪械回来,和小红鲤玩了个开心。

    没好处,咬人干嘛?

    这妖女现在也开始变得功利起来。

    戴安娜预定的火锅店是一家名馆子,历史悠久的东来顺在京城火锅界能够排进前三。

    一提起涮羊肉,就鲜有人不知道东来顺。

    地道的紫铜火锅,无烟机制炭,永不熄火的高汤,比起那些用电,固体酒精,可燃气的锅子要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多。

    摆在京城总店里的锅子都是有些年头的,有几口甚至可以追溯到大清国的年代。

    虽说我大清已经亡了,但是锅还在,斑驳坑洼的锅体不再光鲜锃亮,却细细记载了岁月和历史的痕迹。

    来这里的食客不仅仅是为了京城的老味道,还有享受历史厚重的情怀。

    要不是李白过来,戴安娜也难得有机会到东来顺下馆子,毕竟好馆子大家都知道,想要预定座位可不容易。

    幸亏提前定了位子,不然两人恐怕得跟门口那些排长队的食客们一样,伸长了脖子等着翻桌儿。

    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看着别人流口水的模样,这种优越感明显能够促进食欲。

    跟着紫铜火锅炉子一块儿上来的还有多达十几种的蘸料,咸甜麻辣酸苦,各种滋味可供客人随意组合。

    光是蘸料,东来顺就比别的店讲究。

    随后噼哩啪啦堆上来六七个牛羊肉碟子,戴安娜欢呼一声,当即夹起两三片切得极薄的羊肉卷儿,往滚沸的高汤内搅动起来,一二三,起!

    涮羊肉就吃这口鲜嫩劲儿,往蘸料碟子一搅,不同的蘸料都能让牛羊肉的鲜甜滋味以不同的方式在口腔内扩散,或横冲直撞,或百转千回,或轻柔婉约,或披红挂彩,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如此多的蘸料,老汤底,再加上精选的新鲜肉片,才是东来顺吸引顾客的最大倚仗。

    不然花点钱买几口老锅,用钱砸情怀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在一代又一代食客之间口口相传的金字招牌,却不是用钱就能够买来的。

    薄薄的肉片儿圈堆在碟子上,虽然看着挺大,实际上却架不住几筷子,七只肉碟子硬是没能撑过十分钟,就被扫荡一空,喊了服务员,一模一样的再来一遍。

    一碟肉最便宜的三十多,最贵的得上好几百,但钱不是问题,吃的开心就好。

    李白庆幸自己在刚进店的时候多了个心眼儿,趁着上洗手间的功夫,把清瑶妖女打发进了璃珠空间,免得待会儿撒泼打赖也要闹着吃火锅,到时候就不好收拾了,现在看来这个先见之明是对的。

    酣畅淋漓的吃了一个多小时,当李白和戴安娜两人吃饱喝足离开的时候,东来顺依旧人满为患。

    离开火锅店,李白便往帕萨特所在的方向走去,准备回宾馆休息,打着饱嗝的毛妹却拉住了他。

    “不急嘛!honey,陪我走走,顺便消化消化!”

    都说吃饱了,血液会往胃部跑,这智商起码得暂时下降好几个百分点,戴安娜的笑容和娇憨声音像个傻大姐似的傻里傻气,,智商下降的好像有点儿多。

    “好吧,就走走!”

    李白只好答应下来,任由她抱住自己的胳膊,美滋滋的并肩而行。

    说好的公务员呢!

    怎么这样占老百姓的便宜。

    对于政府强力部门,屁民一个的李白同学表示自己毫无反抗能力。

    178,34D,21,32……鬼知道这些数字是从哪里来的?

    “Honey,虽然许多事情需要保密,但是我还得提前说。”

    戴安娜这一百斤至少有一半是压在李白同学身上,都说老百姓负担重,很显然是真的。

    “嗯,你说!”

    李白眉毛扬了扬。

    “我的工作有点儿危险!”

    戴安娜的声音突然变小,同时有些紧张的望着李白,生怕他甩手离自己而去。

    “嗯!有我危险吗?”

    李白同学睁眼瞎说着大实话,招来戴同志的一顿小拳拳。

    “说正经的!”

    戴安娜哭笑不得,她把李白的话当成玩笑。

    大概只有安全局才会把大魔头的各种坑不当回事,当然,这是老李的功劳,凡事都要讲个门当户对。

    “正经,正经,绝对正经,你继续。”

    李白没有计较。戴安娜的工作性质,他也能够猜到几分。

    有一个喜欢在枪林弹雨里浪的老爹,作为儿子的李白对危险什么的早已经习以为常,从开始的提心吊胆到麻木,再后来说不定还会大逆不道的调侃几句。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选择了把脑袋挂在腰上的工作,说不定哪天把命丢了,家属们都表示淡定。

    老子挂了,儿子上,一个又一代,谁让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呢?

    “每年都会有伤亡,如果哪天我牺牲了,你一定要记得我!”

    戴安娜抬头望向看不到月亮和星星的天空,哪怕今天是满月,幽幽的语气与平日里杀伐果断的大姐头判若两人。

    人非草木,长年游走于生死线上的人往往会选择一个心灵寄托,作为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

    有人选择了宗教,有人选择了玩乐,和那些人一样,戴安娜选择了李白作为自己的心灵寄托,无论是个人见识,能力,还是家庭背景,他是最好的选择。

    “我会杀凶手的全家,夷十族,鸡犬不留!”

    李白笑了笑,他说得出,做得到。

    曾经在异界的时候,李大魔头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没少亲手屠灭那些术道小宗门,炸毛的时候,特么谁管是不是无辜,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大魔头不发威,就以为他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戴安娜情不自禁的打了个激灵,惊讶地望向李白,她能够听出那种不容置疑的森然杀机,给人一种面对尸山血海般的恍惚错觉。

    “你以前杀过人?很多人?”

    作为专业人士,戴安娜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异样。

    “好多的,几十万吧,血流成河!”

    李白同学的大实话再次招来戴安娜同志的小拳拳。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严肃气份,总是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戴安娜认定了李白又偷偷在用心理学手段带歪自己,他是有前科的,当初还跟清凉观的假道士们玩斗法呢!

    “别担心,我以前好歹也是特种大队的随军家属,没有特么脆弱!”

    李白十分清楚戴安娜兜了那么大的圈子,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话说老爹当初所在的特种大队在裁撤前就没少出过任务,伤亡自然在所难免。在有一年,几乎每个月都有人牺牲,许多战士抹干眼泪,提着枪再次踏上征程。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戴安娜的担心,李白同学自小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换作旁人,恐怕根本没可能这么淡定的开着玩笑,多半早已经脸色煞白,即使没吓尿,也差不了多远。

    戴安娜紧紧拉着李白,两人走了很远,又掉头返回。

    当李白回到宾馆时,已经是凌晨一点时分。

    上午七点,宾馆二楼的自助餐厅,李白端着餐盘在觅食,正准备夹一块炸鱼块,就听到周大院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李,你几点回来的,我还以为你要一夜不归呢?”

    周真人酸溜溜的语气,好像李白在外面春宵一度,乐不思归呢!

    他昨晚来敲过李白的房门,想要讨论一下会议发言稿,结果没找到人,悻悻而归。

    李白端着盘子转回声,说道:“院长,您想多了,下午我去帮朋友的忙,晚上吃了一顿火锅,然后满大街瞎逛,没您老想的那么多好事。”

    “哪儿找的洋妹子?真看不出来,你小子交游还挺广泛,是哪儿的人啊?英国人?美国人?法国?德国……”

    金发碧眼的戴安娜接送的那股子热情劲儿,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周大院长就像报菜名儿似的点了十几个国家。

    李白没好气地说道:“是华夏人!”

    “华夏人?哈!哈,你又在开玩笑!”

    周大院长差点儿笑出声来,当自己真的老眼昏花,看不出人家金色长发,碧蓝色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还有与黄种人截然不同的肤色。

    “我老爹是不会让我娶外国人的,他没有种族歧视,但是有国家洁癖。”

    李白耸了耸肩膀,表明自己说的是事实。

    话说大概正是因为国家洁癖,那个一心想要抱大腿,表示亲近的东瀛家族才会老是挨揍,东瀛人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死倔脾气还真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她不是外国人?”

    说到这里周院长的话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眨了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道:“华夏人?”

    “祖上十八辈儿都是,再往前就是俄罗斯的贵族,现在那边还有远亲。”

    李白现在也接受了这种说法,华夏地域那么大,人口那么多,本土五十六个民族肯定是不止的,加上未识别民族,搞不好一百个都有,这还不算入籍的外国民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