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89节-交流会
    周真人是真的傻了眼。

    在华夏的国土上,居然还真有金发碧眼,祖上十八辈儿都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人。

    这让他差点儿怀疑自己是假的华夏人。

    都说与国际接轨,没想到老祖宗那一辈儿就开始国产化进程了,先从人口开始。

    “什么好事都能让你找到!”

    周大院长也不得不写个服字。

    五毛钱的稀世兰花,本土的金发碧眼漂亮女朋友,这运气没谁了。

    这小子只是让别人糟心,自己竟是一点儿亏都不吃啊!

    李白得意的笑着,院长大人要是知道自己更多的“丰功伟绩”,还不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会议在九点钟开幕,早饭后碰个头,帮我准备一下发言稿,昨晚随便写了点,再给丰富一下。”

    周大院长带李白来京城,可不止是为了避风头,还指望着他给自己当会议助手呢。

    “好,交给我就行。”

    李白打了个OK的手势,从门诊部到住院部,虽然遇到了不少鸡飞狗跳的事情,但是同样的,他的工作经验也积累了不少。

    “嗯!这次来京城,别光顾着玩,还有正事!”

    院长大人小小的提醒了一句,生怕这小子跟那个金发碧眼的妹子玩疯了,乐不思蜀。

    “保证公私兼备,不会误事!”

    话说回来,李白做的事情大多以公事为主,私事反而不值一提。

    在自助餐厅随便挑选了一些食物填饱肚子,李白先回了房间,拿了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便来到周院长的房间,趁着会议开始前还有一点儿时间,把发言稿重新整理了一遍。

    参加本次国际精神卫生学术交流会的业内人士除了华夏本土六十多家医院的近两百位专家和医生,还有来自于欧美三十多个国家的一百多位专业人士,算是国内外难得的一次交流盛会。

    精神病患者的发病率群体除了职业外,与人种也有很大的关系,华夏的精神病患者数量多,外国的精神病患者质量高。

    这个质量是指典型性和特征性,毕竟精神病的发病原因千奇百怪,很难找到其中的规律,但是欧美人不同,尤其是白人,发病率远远高于黄色人种。

    根据英国的科学研究团队发现,白人的基因序列中存在易于诱发精神病的片段,导致了发病率是黄种人的五倍以上。

    包括华夏在内的东南亚地区,除了一部分是由于讳疾忌医等原因外,精神科医生的收入确实不及欧美地区高,尤其是在美国,精神科医生的年收入甚至能够排到医疗行业的前三,比牙医还高,仅次于刀把子的外科手术医生。

    原因无他,患者数量硬生生堆出来的高收入。

    大量的病例使欧美精神科医生拥有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这是华夏医生需要学习的。

    这一点真的不用羡慕,也不要说什么崇洋媚外,欧美疯子多,是重灾区,曾经还有一个成功混上了国家元首,把整个欧洲打得一片稀烂。

    虽然参会人员有华夏人,有欧美人,涉及的语种不下二十个,但是会议主办方还是准备好了同声翻译,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个无线耳麦克风,用于接收翻译语音。

    不过大部分人都能够熟练的使用英语对话,尤其是专业术语单词,单独交流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是一场国际性质的交流会,许多人平日里就有研读外国学术资料,甚至是与国外同行交流,对于英语并不陌生,有些人甚至不止掌握一种外语。

    周大院长把李白这个硕士带在身边,同样也有给自己撑场面的意思。

    “待会儿就照着这个,生僻的专业单词我也标了注音。”

    一起来到会场的李白将完善好的发言稿交给周院长,没有打印出来,而是放到平板电脑上,一是体现无纸化办法的高效和环保,二是便于临时修改。

    “PPT也做了吗?”

    周大院长光顾着想发言稿,忽然想起来还有幻灯片这回事。

    都怪那盆夜光金线祖兰闹出来的风波让自己心神不宁,工作效率大降,来之前准备的有点儿仓促,只把幻灯片做了一半就转交给了李白继续补充,临出发前也没来得及把PPT幻灯片提前给会议主办方审核。

    “妥妥的,完全匹配发言稿。”

    李白打了个OK的手势,从国外回来后,他就一直忙个不停,好在没有耽误事。

    被院长大人视作为苗子来用心培养的人才从来不是虚有其表,他的这份硕士文凭含金量十足,在关键时刻总能顶的上来,冲的上去。

    “好,东西给我,我先上去了!”

    因为是发言人之一,周院长的位置在前排。

    跟着一块儿来的李白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他虽然有硕士学历,但是现场的硕士甚至博士都一抓就一大把,没什么好稀奇的,所以位置被安排的靠后一些。

    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名牌,李白坐了下来,把笔记本电脑打开,趁着会议还没开始,顺便上个网,看看新闻。

    刚坐下没多久,身旁的空位便有人坐下,主动向他打了个招呼。

    “Hello!”

    听着口音有点儿怪。

    李白的视线从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收回,循声望去,一个高鼻深目,却有一头栗色卷发的外国人向自己微笑着。

    看了看对方的座位名牌,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与康奈尔大学医院,朱利安·E·威廉,对方还带着一位女同事,同样是纽约长老会医院的。

    “你好!威廉先生!”

    李白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不姓朱,而是姓威廉。

    “你可以叫我朱利安,请问,你怎么称呼?”

    引导每一位参会成员落座的名牌都是以其本国语种打印的,李白身前的汉字名牌让朱利安·E·威廉感到困惑。

    这样的名牌虽然方便入座,却不便于互相介绍。

    “我叫李白,按照东方人的传统,李是姓氏,白是汉语发音,英文是white。”

    李白伸出手与对方握了握。

    “White·Lee,Good,很好记的名字。”

    朱利安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幸亏不是那种拗口的名字,不然真的会很失礼。

    “你明明是黄种人,名字里却带着白人,真是有趣,你好,我是凯瑟琳·丹佛。”

    与李白隔着一个朱利安的另一位纽约长老会医院参会人员,是个带有俏皮小雀斑的白色短发年轻姑娘,开着玩笑的同时,也向李白伸出了手。

    hite这个单词无论是名词,还是形容词,里面都有白种人的意思,相对的就是black,黑人,而Lee在作为姓氏时,是中英同音同义字词。

    这个洋妹子在拿李白的名字直接英译化后的意思打趣,是指姓李的白人。

    很可惜,李白同学并不是白人,土生土长的华夏人。

    “只是语言上的小差异,像迈克尔·杰克逊,明明是黑人,却长的像白人。”

    对于外国人的来说,这个玩笑很有趣,但是对于华夏人却恰好相反,甚至还带有一些嘲讽意味,好像白人很有优越感似的,别人起个名儿都要崇拜一下,不过李白却并没有因此生气。

    这是文化差异造成的,国人也没少犯这样的尴尬,最典型的便是chinglish,只要没有恶意,大家互相理解就好。

    “啊,不不,迈克尔是因为白癫风,他不是白人,也没有向往成为白人。”

    凯瑟琳·丹佛直摇头,她不喜欢这个玩笑,尤其是自己所景仰的明星。

    在许多美国人心目中,迈克尔仅次于国父乔治·华盛顿。

    “所以才需要医生,我们应该有更多的交流。”

    李白巧妙的利用了一个小陷阱,将快要成形的尬聊场面又掰了回来。

    凯瑟琳·丹佛瞪大了眼睛,脑回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哈哈,没错,有病人才需要有医生,医学进步,迟早能够治好像迈克尔这样的白癜风患者,真是抱歉,不该拿名字开玩笑。”

    朱利安倒是听懂了,他笑了起来,也明白过来这是对方有意设计的中西合壁式玩笑话。

    李白->姓李的白人->白癜风->医生->李白

    转了一大圈,不仅点明了李白的职业,还迎合了交流会的主题核心,这是政治正确,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这一点都没有任何区别。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凯瑟琳·丹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幸亏双方都是心理学专业人士,换作旁人,说不定几句话就给聊死了。

    “你们可以叫我李白,两个字比较好,毕竟在华夏同名或者同姓的人不少,容易叫错。”

    李白耸了耸肩膀,他既点出了对方的误解,又让对方了解到华夏的传统,使接下来的对话减少了一些障碍。

    否则不提醒的话,真的很容易变成膈应的尬聊,双方都会很尴尬。

    “明白,李白,你们华夏人可真多!”

    朱利安秒懂了李白的意思,吐槽了一句。

    别说外国人,就算是华夏西北或西南等偏远地区的人,乍然来到华夏东南沿海地区或者京城之类的大城市,都会被无处不在的人头攒动给震惊到,满视野的人脸或后脑勺,人山人海,密集恐惧症都快要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