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91节-老司机开车啦
    看热闹的人从来都不嫌事大,但在事实上,有时候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

    纽约长老会医院的两位医生在讲哲学,李白却在扯什么玄学,就算是华夏的同行也觉得很扯淡。

    只不过碍于大家都是本土的同胞,不好胳膊肘往外拐,听到三人对话的人,没人肯吱声打岔。

    洋鬼子也不是好糊弄的,尤其还是精英人才,双方都在一本正经的坚持己见,使得话题越聊越死,眼见着就要真刀真枪见个分晓,否则谁都没有办法说服谁。

    “需要怎么证明?经络和穴位?中医已经用几千年的时间和无数人的事实证明这两者是存在的,而且是有效的,但是西医却从来都没有办法证明两者的存在。”

    一旦逮到机会,李白同学就会毫不留情的捅刀子。

    中医和西医之争,每当谈到经络与穴位的存在,往往总是完犊子,根本没法儿聊。

    就算把人切成片儿也找不到所谓的经络和穴位,真是日了狗。

    西医擅长外科,解剖了无数的人体也没找到经络和穴位,每当听到中医提到这个,特么就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莫非以为中医年纪大了,就提不动刀了?

    噗!西方的柳叶刀断了!

    “这个争议得搁置,你得用其他的事实来证明。”

    凡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坑,朱利安也不傻,坚决不肯往下跳,想想坑底栽进大佬无数,他这样的小虾米算个蛋?

    要是就这样轻易上当,也轮不到入职美国顶级医院的机会。

    “用什么?”

    李白很自信的任由对方划下道来。

    附近偷听三人对话的华夏同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特么这不会是坑吧?

    别玩脱了就好。

    珍妮眼睛一亮,抢着说道:“一是元始,一生二,你先给我们证明一个阴阳的实例。”

    她对东方文化十分好奇,了解的信息要比朱利安更多。

    “阴阳指的是对立,其中包括了生克之理,冰与火,光明与黑暗,彼此对立,又能够互相衍生,当某一方达到极致时,就会孕育产生对立的另一方,举个玄学衍生到中医的例子……”

    李白将阴阳理论简单概述了一遍,虽然不全面,却足以让俩老外大致听懂。

    周围的人无不屏息静气,想要听听这个来自于钱江省湖西市的同行究竟怎么把话给圆回来。

    “……一个很现实也很常见的生克例子,小男孩应该穿开裆裤,有时候小JJ会因为意外接触到蚯蚓而造成感染或过敏性水肿,在我们华夏有一个很传统的治疗方法,就是用鸭唾液,或者是直接让鸭子含住!”

    “Oh!My-GOD!”

    鸭子含那啥?珍妮捂着嘴,眼睛瞪得溜圆,不忍直视。

    尼玛!这几个意思?华夏的同志们眼眶直蹦。

    在外国友人面前公然开车?

    “咳咳!”

    朱利安好歹险些没岔了气,小男孩哪怕不是成年人,只是那个部位,还被鸭子那啥,那画面没法儿想了。

    好半天,他才理顺气,涨红了脸,恼怒地说道:“这是巫术!”

    这车实在是开得猝不及防,以老美的开放也有些措手不及。

    李白仿佛没有看到朱利安和珍妮两人的尴尬,依旧自顾自地说道:“因为鸭子吃蚯蚓,所以蚯蚓造成的症状可以被鸭子的唾液治愈。”

    两位纽约长老会医院的精英人才彼此面面相觑,虽然听起来没毛病,但是总常见得哪里不对?

    周围一片轻咳声,好像被成片传染了似的。

    同志!差不多就行了!

    再说下去,咱们就要把你当成打入我党的奸细了,这种开放程度已经成功赶英超美。

    “My-GOD!真,真是下流!”

    珍妮也有些吃不消,雀斑小脸红通通的,尼玛,这玩意儿刺激了。

    “男性妇科医生不下流?女性生殖科医生不下流?”

    李白一怔,随即猜到了对方的心理变化,直接反问了一句,这锅坚决不背。

    话说回来,华夏自古男女大防,中医还真罕有男性妇科医生和女性生殖科医生,反而西医不讲究,洋人才是臭流氓。

    “不,关键是孩子!”

    珍妮发现自己显然低估了这位中国同行,连孩子都不放过。

    “我说的是病例,不分男女老幼,你们分么?”

    李白没想到自己只是举个例子,对方居然歪楼到猥亵儿童上面去。

    “呃!”

    朱利安和珍妮瞬间卡壳,只好尴尬地说道:“不分!”

    “等等,我得找人验证一下!”

    朱利安拿出手机,登陆了ICQ,给同事发信息求证。

    纽约长老会医院拥有医术高超的专家和先进的医疗设备,关于李白举出的这个例子,应该很容易找到答案。

    即使暂时找不到,也能够通过同行之间的联系,从专业的医学实验室和研究所得到验证。

    “如果是胡说八道,你得道歉!”

    珍妮皱了皱鼻子,向李白竖了个中指。

    不像东方人的内敛,西方人往往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呵呵,我再举第二个例子,如果被烫伤,中医诊断为火毒入体,首先得用凉水冲洗,带走火毒,第三个例子……”

    李白没等朱利安那头的验证消息,华夏人民还在艰苦奋斗的时候,美帝却在呼呼睡着大觉。

    他一口气举了五六个案例,除了第一个以外,其他几个都让两位外国同行和周围的国内同行连连点头,觉得有些道理。

    嘀嘀!

    朱利安的手机突然有了回应,他连忙低下头,眼睛却越瞪越大。

    珍妮看到同事的表情不对,连忙问道:“怎么了?朱利安!”

    “居然是真的!”

    朱利安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珍妮,远在美国的同事不仅确认了鸭子唾液能够治疗蚯蚓造成的过敏反应,还详解了其中的原理。

    蚯蚓体表黏液的体腔液成份含有特殊的能分解蛋白质脂肪甚至木质纤维的酶,容易在敏感的皮肤表面造成感染和过敏性水肿,而鸭子的唾液恰好含有针对性的分解酶,能够解除感染和过敏性水肿,看上去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把小JJ放进鸭子嘴里,可以治愈过敏,这个污到不行的理论居然是成立的!

    尼玛!真是毁三观了!

    朱利安一阵头大,华夏人究竟是怎么发现这个的,他用力拍着脑袋,一时间无法接受。

    “看!这只是最基本的阴阳理论,还有天地人三才,这个更容易理解,天时气候季节,地理环境,可以造成季节病,气候病还有地域病,这种就很常见了,四象,五行、六合之类就更多了,玄学和医学是统一的,西医还需要多多学习才行。”

    李白成功用玄学理论为中医打开了突破口,一条条过去和现在被印证的病例一一成立。

    东方玄学原本就是观察世间万物而得到的感悟,中医同样遵循了人与自然的沟通和交流原则,虽然十分玄奥晦涩,但是只能说了解不够,层次不高,才会有这样的感受。

    小学生看大学作业,结果肯定是这样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好吧!你说的很有道理,玄学确实很神奇,中医也很神奇,我一直以为东方的玄学是代表了超自然力量。”

    朱利安不是笨蛋,他无意于和李白争论病例,西医和中医谈论病例完全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无论是数量,还是时间,中医学拥有无可比拟的底蕴和优势。

    附近的华夏同行们有的目瞪口呆,有的偷笑,反应不一,但是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这个湖西市的同行成功把自己的歪理给圆了,把俩老外给唬得一楞一楞,要不是反应的快,而且当机立断的认栽,差点儿就掉进坑里。

    “你说的没错,东方玄学就是代表了超自然力量。”

    李白打了个响指,一指朱利安,孺子可教。

    Bingo!回答正确,加十分!

    这个响指当然不带任何暗示效果。

    小样儿就这样想逃?

    没那么容易!

    李大魔头语不坑人死不休,既然撞上来,就老实跳坑里待着吧。

    听出潜台词的国内同行们不忍直视。

    又来了!

    “超自然力量?”

    朱利安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居然得到了对方的认同。

    这是几个意思?

    “哇喔!”

    珍妮同样瞪大了眼睛,这是她对东方文化最喜欢的一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