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96节-诅咒
    “类似于染色体异常?”

    昨日李白和朱利安,凯瑟琳交流过xyy染色体综合征的案例,类似于基因缺陷和染色体缺陷的病例并不少,但是能够被人称为诅咒的病例,就十分罕见了。

    朱利安对撒摩斯家族的情况了解并不多,比较保守地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遗传性精神病。”

    染色体包含了基因,但两者并不对等。

    “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能不能说说!”

    李白对于这些特殊病例总是十分好奇。

    “撒摩斯家族来自于罗马尼亚,从公元16世纪起,就开始受到精神异常的遗传病困扰,表现症状为渴睡却失眠,持续噩梦,最终演变为无法分辨梦境和现实,如同诅咒一般可怕,有传说其产生的原因是因为家族血脉内混入了德古拉伯爵后裔产生的变异,至今所有的医学专家都对此束手无策,不过他们也没有放弃,一直在寻找可以治疗的办法。”

    凯瑟琳就像是百晓生一般,不仅了解东方文化,还对撒摩斯家族的诅咒故事十分了解。

    “倒是很有意思!这种诅咒就跟柯基的短腿基因一样顽强!”

    李白三两口吃完牛排,又夹向下一块。

    “柯基!这个比方很有趣!”

    朱利安一怔,随即哑然失笑。

    柯基的短腿基因就像小圆脸一样,几乎能够将所有犬种进行短腿化,短腿的拉布拉多,短腿的二哈,短腿的斑点,短腿的德牧,短腿的柴,短腿的松狮……无所不短。

    想想在五百多年的时间里,不断结婚生育,源源不断的引入新的基因,却依然未能覆盖或修正掉撒摩斯家族的遗传性精神病,足见这个遗传有多么顽固和强大。

    “吃好饭,我们去看看!”

    李白加快了进餐速度。

    “其实没有用,我们纽约长老会医院在一百多年前就接诊了撒摩斯家族的病人,并且持续跟进了一百三十年,但是没有太大的进展,哪怕使用了现代最先进的医学和科研设备也不行,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治疗这种遗传性精神病,就算是缓解也做不到,估计起码得等到人类基因序列全部解码完毕,才能够找到答案,现在只是完成了测序计划,距离验证每一个碱基的作用,依然还早得很。”

    凯瑟琳向李白介绍了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治疗进展,这个并不算什么秘密,两百多年前的治疗档案仍然都在,而且如今全部完成了电子文档化,医院内的医生都可以调阅查看。

    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前身,纽约医院成立于1771年,隶属于康奈尔大学医学院,长老会医院成立于1868年,隶属于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两者在1998年合并,实力雄厚,如今是纽约规模最大的医院。

    能够追溯上百年的医疗档案,可以说是底蕴惊人,换成华夏的医院,能够翻到50年前的档案就已经是很了不起。

    “华夏有句话,叫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或许在华夏这边能够找到办法。”

    李白却偏偏不信这个邪,以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如果真的是诅咒,反倒容易解决。

    “好吧!等会儿我和凯瑟琳陪你去看看,反正是无解!”

    朱利安摇了摇头。

    撒摩斯家族的“诅咒”已经遗传五百多年,要是能治,早就找到对策了。

    像朱利安和凯瑟琳这样的新嫩,根本没有足够的资历来应对,恐怕需要耗费一生的时间,或许才有可能掌握一些端倪。

    李白三下五除二的扫空了餐盘里的食物,朱利安和凯瑟琳自取的食物不多,双方差不多时间解决了各自的午餐。

    说来也奇怪,华夏人的胃口要比欧美白人大的多,但是偏偏欧美白人反倒比华夏人更容易肥胖。

    当三人走出自助餐厅时,那个撒摩斯家族的老者依然站在门口,试图结识参加交流会的医生,将名片交给对方。

    “劳伦斯先生,中饭吃过了吗?”

    朱利安率先向对方打了招呼,撒摩斯家族是纽约长老会医院等欧美一流医院的常客,他自然也认识其中一些成员。

    劳伦斯安捷伦是撒摩斯家族的管家,这次来到华夏,多半是为了给撒摩斯家族成员寻找医生,“诅咒”几乎贯穿了整个家族史。

    五百多年来,每一位家族成员都没有放弃,一直都在寻找解除遗传性精神病的办法,但是收效甚微。

    “您是,啊!纽约长老会医院的朱利安医生吗?”劳伦斯管家的目光又落在朱利安身旁的雀斑洋妹身上,笑容依旧的微微一躬身,继续说道:“你好,凯瑟琳医生!”

    很显然,这位替撒摩斯家族成员操尽了心思的管家对于世界一流医院的精神专科医生都能够了若指掌。

    看到朱利安和凯瑟琳二人,都能够叫出他们的名字。

    “您好,劳伦斯先生。”

    凯瑟琳落落大方的点头,她接着说道:“我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华夏钱江省湖西市的李白,您可以直接叫他李白,他对撒摩斯家族的遗传病十分感兴趣。”

    既然李白对撒摩斯家族的“诅咒”有兴趣,凯瑟琳并不介意为他引鉴。

    救死扶伤,解除患者的病痛是每一个医生的天职,这个不存在抢饭碗的说法,医学的治疗技术往往都是公开的,很少有人会为了利益而留一手。

    当然,那些制药公司除外。

    “李白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对撒摩斯家族的帮助。”

    劳伦斯管家似乎十分激动。

    之前在许多人那里,他都碰了壁,一部分是知道撒摩斯家族流传已久的“诅咒”,而无能为力,另一部分却是因为不了解,而将他当作骗子,毕竟这种遗传性精神病十分罕见,而且不像血友病那样流传广泛,一直局限于撒摩斯家族内部,知道病例的人并不多。

    要不是朱利安和凯瑟琳的解释,恐怕李白也很难相信世界上有这种顽强的遗传病存在。

    “没关系,我只是对撒摩斯家族的遗传性精神病感兴趣,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毕竟是为难了欧美几百年的罕见病症,李白也没有自大到跟对方拍着胸脯保证手到病除,反正看情况,一步步来,如果能够解决就顺手治好,给自己多一份资历和经验。

    “好好,约翰先生的二儿子小托马斯先生就在楼上的客房里,几位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跟我来!”

    之前并没有拒绝劳伦斯管家的那些专家医生只是接受了名片,是否愿意出诊,还得看有没有时间,反倒是李白三人的主动让他满怀欣喜,当即发出了邀请。

    “走,去看看!”

    李白望向朱利安和凯瑟琳。

    “下午的交流会?”

    凯瑟琳没想到李白说走就走。

    “没关系,都是大人物的发言,我们回头看视频就行了。”

    朱利安倒是没有放在心上,既然李白有兴趣,陪着去看看也好,一人计短,三人计长,说不定能够交流出一些新的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