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99节-在线等,急!
    小托马斯醒来后,李白坐了一会儿,便拉着朱利安和凯瑟琳准备告辞。

    刚刚享受了一个半小时宝贵睡眠的小托马斯起身相送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李白医生,能不能……”

    从对方吞吞吐吐的反应上,李白大致猜到了什么,他点了点头。

    “当然可以,非常乐意效劳。”

    “那真是太好了!”

    不仅仅是小托马斯,连劳伦斯管家等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喜色。

    “非常感谢您,李白医生!”

    劳伦斯管家带着女仆与保镖们齐齐向李白鞠躬致谢。

    能够再次得到一个多小时的安稳睡眠,对于主仆众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不得不说这些人都非常的敬业。

    “请躺到床上!祝您能够有一个好梦!”

    李白向卧室一指。

    “谢谢!谢谢!”

    对于撒摩斯家族的成员来说,李白的话正好说进了他们的心里,小托马斯有些激动,一路小跑进卧室,连忙坐到床上。

    “躺下,闭上眼睛,从一默数到十!”

    李白引导小托马斯在床上躺好,伸出手指,同时引动一丝罡气。

    他想了想,有了个新主意,当即点中了对方头顶的百会穴。

    和前次一样,小托马斯当即昏睡过去。

    李白又在其头部左右两侧的耳垂后方安眠穴各点了一下,释放了一个持续时间最多两个小时的隔音结界,拍了拍手,向守在门口的劳伦斯管家和女仆贝丝说道:“可以了,这一次时间有可能长一些,我只是做了个尝试。”

    虽然没有解决方案,但是他在小托马斯身上做了一个小试验。

    具体有没有效果,还得等一两个小时以后才能知道。

    “再次非常感谢!”

    劳伦斯管家恭恭敬敬地给李白三人送上三张支票,作为这次的上门诊费。

    出乎意料的是,李白拒绝了。

    没有挂号,没有使用医疗设备,没有开药,也没有拿出治疗方案,自然无从收费。

    除了挂号费,医生要是瞅你一眼,扯几句淡就要收费,特么不被病人给打死?

    但是在美国,医生的帐单和医院的帐单并不在一起,真心瞅你一眼就要收钱。

    见李白没有收支票,朱利安和凯瑟琳也没有拿,大概算是入乡随俗吧!

    “谢谢您的帮助!”

    劳伦斯管家只好再次躬送李白三人。

    -

    离开了小托马斯所住的26楼商务套房,三人乘坐电梯前往四楼,正好可以赶个后半场。

    “李白,你的方法似乎很有效,我从未见过能够有效延长撒摩斯家族成员睡眠时长的办法,他们在西方找不到解决办法,或许在东方能够有些收获。”

    虽然少了一笔外快,但是生于星条旗下,长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朱利安·E·威廉却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是来参加交流会的,不是来捞外快的。

    如果再过个二三十年,成为社会老油子,朱利安或许会毫不犹豫的收下那张撒摩斯家族的支票。

    “撒摩斯家族很有钱,你会赚到一大笔难以想像的酬劳!”

    倒是凯瑟琳有些小后悔,还需要继续还大学贷款,刚刚错过了一笔,正揪心呢!

    不过她觉得李白有很大的机会能够从撒摩斯家族身上狠狠捞一票。

    “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能够把病治好。”

    李白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就目前而言,还不至于为了钱而犯愁。

    “李白说没错!治病才是我们医生的第一天职,如果想要捞钱,可以去华尔街,嗯,反正也不远。”

    朱利安小小的开了个玩笑,医院和金融街都在纽约。

    叮咚!

    电梯门开了,三人鱼贯而出。

    嗯?!

    在会场大门口,李白看到了一个人,有些眼熟。

    “李白!别走!”

    对方看到李白,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他的面前。

    “又是来看病的?”

    朱利安看着对方,小声问道。

    李白神色如常地说道:“不是,其他专科的同行,你们先进去,我一会儿就来。”

    他认出了对方,是戴安娜带自己去的那家医院医生,被当成人形复读机耍了一会儿的徐泽。

    “好的,我帮你占座!”

    朱利安拍了拍李白的肩膀,率先往会场走去,与徐泽擦肩而过。

    凯瑟琳则眨了眨眼,跟着朱利安而去。

    “你上哪儿去了?”

    戴着眼镜的徐泽没有穿白大褂,而是一身日常休闲服,死死盯着李白。

    别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家伙却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来者不善模样,把什么都写在了脸上。

    “医生么!当然是给人看病去了?领导,还有什么需要报告的?”

    李白笑了笑,顺带着反诘了一句。

    自觉点儿就应该知道,双方并没有什么隶属关系,有什么资格以这样的语气质问别人的去向。

    “你!”

    徐泽察觉到了其中的讽刺意味,这个骗子又在招摇撞骗。

    披着白大褂子骗人的假医生大有人在。

    他压下怒气说道:“李白,你知道你提供的蛇毒弄死了多少匹马?”

    听到徐泽这么说,李白便猜到解毒血清有了眉目,他说道:“0.5毫升的话,估计能够连续毒死两三百匹的样子。”

    “你明明知道,还饲养这么危险的毒蛇,就不怕出事吗?”

    徐泽义正辞严的质问。

    “当然不怕,我就是解药!纠正一下,她不是毒蛇,是青蛟!养蛇虫鼠蚁,豺狼虎豹的多了,你管的过来吗?而且又不归你管!”

    李白非但没有生气,还饶有兴致的跟对方抬杠。

    败军之将,根本没有被他放在心上,反正不急着进会场,把这货先打发了再说。

    能够追到酒店里来,说明是个死心眼,要是简单的赶走,恐怕还会去而复返,倒不如给对方留一个印像深刻的记忆。

    “我不管它是蛇还是蛟,总之都是剧毒之物,和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没什么区别,普通人根本没有资格饲养这种毒物,你必须上交国家!”

    徐泽回想起东北乌江省传回来的报告,直到现在都依然让人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冷气。

    如此霸道的剧毒,别说见了,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上交给国家?上交给你吗?徐首长?”

    李白终于看出来,这个死心眼儿的家伙就是一个逗逼,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肯定是个人行为。

    不说了,关门!放清瑶!

    一挥手,把懵逼的青蛟抓在手里。

    她前一秒还在璃珠空间和小红鲤一块儿苦逼的搬砖,下一秒就被李大魔头拿捏在手中,究竟什么情况?

    再次看到那条小青蛇(蛟),联想到生物制药公司的报告,徐泽情不自禁地当场寒毛直竖。

    要知道一匹强壮的东北挽马都没能活过5秒钟,如果咬到人身上,恐怕连注射解毒血清都来不及,刚蹭破点儿油皮就被瞬间秒杀了。

    “别,别拿过来,离我远一点。”

    徐泽小脸儿煞白,仿佛耗子遇到了天敌,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开始打起哆嗦。

    “你不是想要吗?来,拿去!我送给你,不要钱!”

    李白往前逼近一步。

    青蛟无辜的吐着信子,奴家招谁惹谁了,竟然要被送人?

    还不要钱?!

    MMP好想咬人!

    “我不想!”

    徐泽连着倒退三步。

    “不,你想!”

    李白作势欲丢。

    “妈呀!”

    一句“你想”触发了心底某个开关,徐泽嗷唠一声,当场落荒而逃,也顾不上什么上交国家,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

    “呵呵!”

    李白笑了起来,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随手一掐,揪住想要偷偷咬人的青蛟,张开的毒牙距离他的手肘还有一寸,就戛然而止。

    且不说璃珠在身,就算没有璃珠,三尺之内完全是李白的领域,想要偷袭他,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破劫境妖王也是休想。

    扯住蠢蠢欲动的青蛟,也不玩什么大风车了,双手胡乱揉搓,最后团成一团,低下头一看!

    啊嘞!

    一通胡乱打结后,清瑶变成了一个蛟团。

    大魔头默默的拿出手机,咔嚓一张,转发微信朋友圈,并且留言:“求解我家青蛟,在线等,急!”

    这下麻烦大了!

    几秒钟后,有了回复。

    鬼手刘九:你是怎么做到的?难度系数太高,容我好好想想。

    青竹寨土老司铜锣想当当:这是蛟?你们城里人真会玩!@金沙寨大巫蓝罗

    鱼的眉毛(苏眉):李医生养的蛟?好可爱!这样打结,会死吧?

    七院的周大院:咦?小李你在干什么?又在玩蛇?还不快进来!

    ……

    各路吃瓜好汉集体围观,纷纷献计。

    莫名其妙被打成这种球形结,死是不会死,不过清瑶妖女却连想死的心思都有了。

    公子又多了一种收拾她的手段。

    好气人!

    被周大院长发现自己不在会场内的李白,只好捧着青蛟走进会场。

    “咦?蛇?哪里来的?”

    朱利安没想到李白竟然捧着一团蛇走过来,情不自禁的汗毛直竖。

    外国人都怕蛇,至于像中国人一样吃蛇,还是拉倒吧!

    “不是蛇,是蛟!”

    李白坐了下来,皱起眉头,想办法解开结成一团的青蛟。

    都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在他看来就是扯淡,自己就解不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