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0节-周院长的兴趣
    “蛟?蛟是什么?不是蛇么?”

    朱利安自然不太清楚华夏的那些上古神兽,恐怕连迷恋东文化的凯瑟琳也知道的不多。

    “蛟是蛇的进化形态,再下一个阶段就是龙!”

    李白一本正经的给朱利安科普。

    (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别按着我的棺材板,你丫下班别走!)

    “李白,我能摸一下吗?”

    真看不出来,凯瑟琳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姑娘,而且还是行动派,说着就伸出了手。

    “不,不行!她会咬人!就在昨天,她的毒液连续杀死了两三百匹马。”

    正忙着解开蛟团的李白随手拍开了凯瑟琳作死的手,真要是咬上一口,妖王蛟毒那可不是说着玩的,真心蹭破点儿油皮就死。

    “My-GOD!两百匹马或三百匹马?这么厉害?你是训兽师吗?不,训蛇师,就像印度人那样,吹一支古怪的笛子,把眼镜蛇引出来直晃的那种。”

    凯瑟琳吓了一大跳,哪里还敢再来作死。

    “训蛇师?不不不,是宠物。”

    李白正在努力解开蛟团,微信朋友圈里不断有人给他支招,有靠谱的,也有不靠谱的,武术界,医学界,巫师界,公安界轮番乱入,鸡飞狗跳。

    “当宠物,你不怕被咬吗?”

    凯瑟琳觉得这么毒的玩意儿,还是保持眼下这种状态比较好,起码不容易咬到人。

    “咬?!当然不怕!这家伙至少不会乱跑。”

    李白总算解出一个小尾巴。

    清瑶十分无辜的扭了扭刚得自由的小尾巴,随即又被蛟躯其他部位给勒住。

    这可真是够糟心的!

    “你,你可千万要看好了,别让它咬到人。”

    凯瑟琳没想过这个华夏同行竟然玩得这么高端,胆战心惊的打量着这团青蛟(蛇),犹豫着该不该劝李白收手,万一暴起咬人可怎么办。

    捣鼓了快一个多小时,满头大汗的李白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团青蛟给解开了。

    清瑶妖女也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死蛇模样,赖在桌上毫不动弹。

    “它不会死了吧?”

    看到青蛟歪七八扭的瘫在桌面上要死不活的模样,凯瑟琳好奇地打量着。

    “死不了!再别伸手了,咬到真没救!”

    李白摇了摇头。

    破劫境妖王要是这么容易就挂了,其他妖怪恐怕也不用活了。

    伸手随便扒拉一下,不动弹!

    捏住尾巴,准备大风车,刺溜一下,身子一动,张开獠牙想要咬人,又活了!

    还没得逞,就被李白摁倒在了桌上。

    无他,惟手熟尔!

    凯瑟琳看着这一人一妖的折腾,她是真的信了,换作旁人,大概早已经被咬得凉了吧!

    至于朱利安,对于蛇虫鼠蚁怕的不行,直接躲远了,哪儿像凯瑟琳那样胆大包天。

    “这东西你居然还带过来?不怕咬到人?”

    周大院长一屁股坐在李白身旁的空位上,方才自己站在台上讲解病例,却看到这小子一门心思的捣鼓蛇玩儿,连鼓个掌都懒得捧场,可把他给气坏了。

    不止是周院长,连整个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的退休老干部们都认得这条长虫。

    “有我看着呢,塞进盒子里就带过来了!”

    李白撒开手,青蛟在桌面上盘成一团,不乐意地冲着他吐信子,就差嘤嘤嘤了。

    “就不能养点儿正常的玩意儿?”

    周院长瞅了一眼清瑶,撇了撇嘴。

    会场上偷偷的玩蛇,真是玩物丧志。

    院长大人还不知道李白同学玩的更高端,玩妖怪!

    “这不是蛇,是蛟!高端大气上档次,比那盆夜光金线祖兰还要稀有!”

    李白拿出手机,对准青蛟拍了一张,发到微信朋友圈里,告诉那些吃瓜群众们别再出馊主意了,横跨四个行业,再这样下去,半个华夏都该乱套了。

    “下午去哪儿了?就为了这玩意儿?”

    周院长指了指桌上的清瑶,他也知道这条青蛇不是一般的品种,曾在潇湘省巫师圈子闯下不小的名头,因为能够号令群蛇,被称为蛇王,说是异种也不为过,与送给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夜光金线祖兰相比,价值谁高谁低,恐怕还真不好说。

    听闻只要有它在,群蛇退散,不用怕被其他蛇咬到。

    不过话说,它才是最容易咬人的吧?

    此题根本无解!

    “不是,刚好有个病人,找我们去看,撒摩斯家族的‘诅咒’听说过吗?流传了五百年的遗传性精神病。”

    李白解释了下午没来会场的原因,不然这老头儿待会儿又要爆。

    “撒摩斯家族的‘诅咒’?”

    既然事出有因,周院长的火气顿时没了,出于职业习惯,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到了李白刚刚说的话上。

    他想了半天,似乎从记忆中搜索到了一些相关信息,皱着眉头说道:“有点儿印像,很稀有的病例!以前在哪本专业杂志上看过。”

    撒摩斯家族还是第一次来华夏,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作为一个省会市级医院,连全国前十都排不进去,对方就算求诊,也不会找到湖西市来。

    况且周院长连自家一亩三分地都顾不过来,怎么可能还会有精力去深入了解外国的孤例病证,毕竟精神病成因复杂,不像感冒一样主要分为病毒性感冒和细菌性感冒那么简单。

    到底时间长了,只回想起一部分内容,周院长说道:“人在哪儿?”

    遇到新病例,他总有几分兴趣。

    “二十六楼!”

    李白知道院长大人动了心。

    这是职业病,没得治,连李白自己也有,又叫作技痒。

    “待会儿会议结束,你带我去看看。”

    周院长不再追究李白在下午的会议中溜号和小动作。

    “行,我还有一些资料,你要不要先看看。”

    李白估摸着那个小托马斯应该还没醒。

    “有资料?那是最好,快点拿过来!”

    周大院长点了点头,打发李白去拿东西。

    李白回了一趟客房,把平板电脑拿了过来,顺便将撒摩斯家族管家劳伦斯给的U盘里面那些资料全部复制进去。

    周院长捧着平板电脑,翻阅着历史悠久的病历资料,很快看入了迷。

    至于清瑶妖女,又被丢回到璃珠空间内继续当苦力,自己作的孽自己扛锅,什么时候把小岛清理干净了,把李白设计的房子盖好,什么时候才能放出来。

    尽管十万个不愿意,但是遇到小红鲤这么一个死心眼儿的家伙,她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下午场的会议结束后,周院长并没有看完平板电脑上的资料,不过他已经有所了解,和李白直奔二十六楼的商务套房。

    出乎意料的是,小托马斯依然在沉睡中,并没有醒过来。

    难得自家二少爷能够睡这么久的时间,劳伦斯管家自然不会愿意将其叫醒。

    周院长和李白只能无功而返。

    不过当两人看到清醒中的小托马斯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