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1节-神罚撒摩斯
    除了家族历代遗传的“诅咒”,小托马斯的自身身体素质与正常人没有任何分别,在这十二个小时里,就像干涸已久的大地终于迎来了从天而降的甘霖,整个人的精气神与昨日相比,完全判若两人,原本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

    “托马斯先生,看来您昨晚休息得不错。”

    上下打量过对方后,李白有些惊讶于自己的突发奇想居然能够起到这么大的作用,不过也有可能是失眠已久,顺势产生的反弹。

    “谢谢,谢谢!”

    小托马斯紧紧抓住李白的手,激动的说不出更多的言语。

    尽管梦魇仍在,但是不在失眠,二去其一,已经是无比感谢上帝。

    “不用谢,这是医生的天职!”

    李白收回了与小托马斯握在一起的手,对方的手虽然不再只有阴冷湿腻,而是多了一分人气,却依旧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跟着一块来做客的周大院长用汉语小声问道:“不是说不好治吗?你对他做了什么?需要感激成这样?”

    他昨晚看过李白拿来的关于撒摩斯家族的遗传病史资料,能够困扰西方医学界五百年的“诅咒”根本没哪么容易解决。

    “昨天给他点了穴,睡的时间有点长。”

    李白选择了实话实说。

    降智光环在身,习惯用实话忽悠人,别人就算是老司机,也会翻车翻的猝不及防。

    不这样怎么坑人呢?

    “点穴?你怎么不说给他下毒?”

    周大院长嗤之以鼻,他想到了李白这小偷偷带过来的青蛟。

    “下毒?呃!这也许是个好办法!”

    李白同学怔了怔,给院长大人的奇思妙想点赞!

    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是药都有三分毒,像伟哥这种拿副作用卖钱的药在西药里面万中无一,中药则更加自由开放,遵循天下万物皆可吃的原则,致命的毒物都能入药,这种例子在中药里面屡见不鲜。

    MMP的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周大院长吐槽吐的有心无力。

    “李白,周院长,撒摩斯家族的‘诅咒’是不是有救了?”

    劳伦斯管家满怀希望的说道,他昨日派人调查了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的资料,但是表面上的资料却完全看不出来这家专科医院竟然卧虎藏龙。

    李白望了一眼周大院长。

    到目前为止,他用的都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具体原因具体分析,还得看院长大人,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周院长心领神会,清咳了一声,说道:“托马斯先生,劳伦斯管家,遗传性疾病并不是由外部原因造成的,病所以外部手段很难起到根治作用,除非有针对性的基因修补药物,否则我们现在只能想办法缓解症状。”

    就和XYY染色体综合征一样,根治是不可能的,只有保持观察和控制,严重的关起来养到死,搞事情的当场枪毙。

    小托马斯和管家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不过第七人民医院能否收治撒摩斯家族的患者?”

    五百多年的失望,让撒摩斯家族只剩下无奈。

    “当然,完全可以!不过第七人民医院的条件比不上那些顶尖的医院,所以请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周大院长毫不犹豫地给予了肯定的回复。

    关于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的硬件环境,与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这类世界一流医院相比,终究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不不,没关系,只要有效果就行!”

    尽管依旧没有治愈的希望,但是如果能够有所缓解的话,依然让小托马斯为之激动。

    华宅美墅再高级,对于撒摩斯家族来说,也没有疗效更重要。

    就在凌晨两点时分,小托马斯再次挣脱了梦魇的纠缠,从噩梦中醒来。

    当得知自己足足沉睡了十二个小时后,他愣了半晌,随即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什么时候撒摩斯家族的成年族人也能够享受正常人的睡眠,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十二个小时,不是十二分钟,也不是八小时,恐怕连正常人都会羡慕这么长的睡眠时间。

    小托马斯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自己的家族,许多困扰于“诅咒”的家族成员毫不迟疑的集体登上家族的私人飞机直飞华夏。

    就为了睡个好觉!

    至于“诅咒”的另外两部分,撒摩斯家族已经不能奢望太多。

    从二十六楼的商务套房离开,周大院长捏着手里的支票,有些担心对李白说道:“你对这个病有没有把握?万一时间长了,你那些手段渐渐失效怎么办?”

    他答应收下撒摩斯家族的患者,主要还是因为李白,不然也没这个底气。

    “我们也没把话说死,反正走一步看一步,一边治疗一边研究呗!”

    李白手里也有一张支票,他很高兴自己又为医院开辟了一条创收财路。

    撒摩斯家族管家劳伦斯又开了两张支票,一张给周大院长,一张给李白。

    这一次,李白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凭疗效收的钱,心安理得。

    一瞅金额,十万美金,有钱人就是痛快!

    根治是一锤子买卖,控制和缓解症状是细水长流,想不赚钱都难。

    至于周大院长手里那张,金额是五百万美元,这是捐献给第七人民医院的。

    不用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周大院长说了一声医院条件不好,财大气粗的撒摩斯家族便毫不犹豫地给了一张丰厚的见面礼,用于改造医院的硬件设施。

    至于院长大人的个人好处,反而不重要,更何况劳伦斯管家查到周院长刚刚捐献了一棵价值千万的稀有植物,就知道这位华夏资深专家视金钱如粪土,还不如给医院赞助一笔更容易让对方高兴。

    年轻人爱钱,中年人爱权,老年人爱名声,就是这个道理。

    周大院长就觉得手里的支票烫手,却又不愿意放弃,折人民币三千多万,只好无可奈何地说道:“这事就交给你了,院里弄个研究治疗组,你牵头,别搞砸了。”

    妈蛋!又上了这小子的贼船!

    周大院长对李白同学又恨又爱。

    “院长,经费可不能少!”

    李白瞅着院长大人手上那张支票。

    周真人看了一眼李白手上的支票,脸黑的不行。

    “滚!”

    当着领导的面接私活,挣外快,还要吃着碗里忘着锅里,谁给你那么大脸?

    领导权威受到挑战的院长大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

    吃完自助晚餐后,李白洗了个澡继续研究撒摩斯家族的遗传怪病。

    研究治疗小组的成员名单已经安排好,从门诊部各科室抽人,包括李白自己在内,清一色硕士起步,博士就有两个,还有一位专长脑外科开瓢的教授。

    有院长大人这把上方宝剑在,扯虎皮做大旗是必须的,看在五百万美元的份上,惩前毙后,治病救人。

    人员名单没有费什么事就通过了周大院长的审批,有必要时,还可以从国内同行那里挖人。

    第七人民医院上下准备打好撒摩斯家族这一战。

    “……我是一条小青龙,我有许多小秘密,我是一条小青龙,我有许多小秘密……”

    曾经被更换过,又被清瑶妖女偷偷改了回来,宣示存在感的手机铃声在房间里回荡。

    李白拿起手机,来电显示是周院长。

    “小李,到我这里来一下!”

    “好!”

    李白察觉到院长大人的语气有异。

    “院长,什么情况?”

    直奔上两层,李白敲开了门。

    周院长享受专家待遇,独享单人间,他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没多久,就给李白打了电话,在开门的时候,甚至连拖鞋都没来得及换。

    “你来看看!”

    顺着周院长的手,李白望过去。

    靠近落地窗的茶几桌面上,摆着一张纸片,上面还压着一颗黄澄澄的子弹。

    子弹?

    李白走了过去。

    由A4对裁的白纸上打印着“神罚撒摩斯,渎神者天诛”

    压着纸张的是一颗9毫米口径标准鲁格手枪弹。

    嗯?这是什么鬼?

    李白与周院长彼此面面相觑,大概算是威胁吧?

    两人以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只有电影电视剧或者小说上才能看到。

    “恶作剧吗?”

    周院长伸手想要去拿起那张纸。

    很显然,对方是冲着撒摩斯家族来的,这是一个死亡警告。

    “别去碰!”

    李白的琉璃心早就笼罩了上去,无论是纸片,还是子弹上,都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痕迹。

    “到底是什么?”

    周院长有点儿发慌。

    “交给我!”

    李白毫不犹豫的打了110。

    五分钟后,两名警察赶到现场,子弹涉及枪支,没人敢轻视,以至于交流会主办方和酒店负责人都派人出面,配合调查。

    前前后后折腾到半夜十二点钟,这才散场。

    周院长年纪大了,这般折腾下来,有些撑不住,精疲力竭,又困又乏,他收拾好行李,对一直陪着自己的李白说道:“这里没法儿待了,我到你的房间去住。”

    李白住的是双人标间,因为恰好轮单的关系,只有他一个人住着,周院长临时搬过去,倒也没什么问题。

    “没问题!”

    李白自然不可能拒绝,有他在,就不怕那些宵小之辈暗箭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