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2节-是谁
    李白的房间里还空着一张床,正好给周院长。

    放下行李,周院长向房间里打量了一眼,疑惑地问道:“小李,你的房间里没有纸条和子弹吗?”

    这两天给撒摩斯家族成员小托马斯看病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白,一个是周院长。

    “这个还真没有!”

    李白摇了摇头,别说子弹,就算是连多余的一张纸片都没有。

    然而奇怪的是,死亡警告只到了周院长这里,却没有到李白这里。

    确实有些不同寻常。

    难道是莫欺少年穷?

    看周老头好欺负,所以专捡软柿子捏?

    确实没道理啊!

    不止是周院长想不通,连李白也想不通。

    多一张纸片和多一颗子弹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李白和周院长两人上午和下午都在会场,对方有足够的时间进入两人的房间。

    “这可真是奇怪了!”

    周院长摇了摇头,无法理解其中的疑点。

    他随即说道:“小李,你这样报警,能够抓到人吗?”

    李白想了想,摇摇头,说道:“有很大的概率,不能!”

    “不能你还报警,就不怕打草惊蛇?”

    周院长有些着急。

    “不不,不是无用功,提前备个案,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减少一些麻烦。”

    李白就怕自己不小心弄死个把人,如果有派出所的备案文件在那里,起码能够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李白却有些蛋疼。

    特么不招谁惹谁,只是想给人好好看个病,居然会受到威胁,MMP的有种自己蹦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他也拿出一张白纸,用铅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撒摩斯”,“李白”,“周真人”,“威胁者”,底下又划个圈,写上周院长房间里那张纸片上的文字“神罚撒摩斯,渎神者天诛”。

    这里面必然有一条线索,将纸上的所有关键词串联起来。

    李白脑海中灵光一闪,不对,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

    他又仔仔细细的反复看了几遍纸上的关键词。

    “撒摩斯”,“李白”,“周真人”,“威胁者”……

    李白突发奇想般添上了“清瑶”。

    这倒霉妖怪真是哪儿都有她。

    咦?这两天见过清瑶的人还有徐泽、朱利安、凯瑟琳,他又把这些名字一一添了上去。

    这下子纸上的信息更多了,至于有用没用,恐怕还需要筛选排除一番。

    先从最外围开始,第一个,徐泽,这怂货肯定不是,更何况他不知道撒摩斯家族的事情。

    凯瑟琳,添上几条关系线,连接到李白,周真人,撒摩斯,清瑶,算是嫌疑人。

    朱利安,同上,也算是。

    劳伦斯管家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小托马斯更加不可能。

    至于女仆,保镖和随从,划不上关系线,也没必要,东家要是凉了,等于砸自己的饭碗,对于有传承的家族来说,服侍人员都是一代又一代的附庸,很少对外招聘补充。

    周院长自己给自己发子弹?不要太扯,肯定是划掉。

    至于李白自己,怎么可能?

    那么再回过头来。

    嫌疑人排行榜倒是有了,尽管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臆测得出来的,但是作为初步参考却已经足够。

    凯瑟琳,朱利安,威胁者,嘶!李白倒吸了一口冷气。

    等等!

    这些人里面如果涉及到清瑶妖女的话,似乎有点儿不一样。

    凯瑟琳是个傻大胆,肯定不怕清瑶,朱利安却很害怕。

    再从另一个方面推理,如果威胁者知道清瑶的存在……李白补上了这一条关系线。

    “院长!院长!”

    李白成功捕捉到了那一丝乍闪即逝的灵光,当他喊周院长时,却发现对方躺在床上呼噜声大作,早已经睡着了。

    不过李白没有任何迟疑,离开了房间。

    -

    叮咚!叮咚!叮咚!

    凯瑟琳穿着一身清凉的小睡衣,睡眼迷糊的拉开了门。

    她看到猛按门铃的人是李白,不满地说道:“什么事啊?大半夜的敲门!”

    即使双方关系不错,也不代表在深更半夜扰人美梦就不会生气。

    李白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你知道朱利安在哪儿吗?”

    “什么?”凯瑟琳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说道:“朱利安?朱利安·艾伦·威廉?你以为他在我这儿?我的天!不不不,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美国人就算再开发,也不会随随便便的乱搞到一起。

    婚前无性行为,婚后对彼此忠贞的人大有人在。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找到朱利安,他不在房间里,同一房间的另一个人也不知道。”

    李白在打扰凯瑟琳之前,就已经骚扰过朱利安的房间,结果房间里只有一个人,却不是朱利安本人。

    “他不在他的房间里,当然也不在我的房间里,你明白吗?说不定出去喝酒了,或者去找妹子来一发。”

    凯瑟琳没好气地正要关门,李白还是拦住了她。

    “凯瑟琳,你不要误会,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需要找到朱利安才能验证。”

    李白知道对方有所误解,而且这个误解还不小。

    “那好吧!你得快点儿说,我都困死了。”

    凯瑟琳靠着门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要是换作旁人,恐怕直接关门掐掉门铃,然后塞上耳塞,管自己睡大觉,死活都不开门。

    “有人在我的上司房间里放了一颗子弹和一张写有‘神罚撒摩斯,渎神者天诛’的纸条,是死亡威胁。”

    李白一句话说清楚了晚上发生的事情。

    “我的上帝!神罚撒摩斯,怎么会?”

    凯瑟琳一个激灵,目瞪口呆,瞬间睡意全无,自己也去过小托马斯·撒摩斯的客房,会不会同样收到威胁。

    不过她想了想,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莫名多出来的奇怪东西。

    像是猜到了什么,凯瑟琳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充满惊惧地颤声道:“你是说朱利安被抓走,甚至……”

    她已经不敢继续想像下去,这简直太可怕了。

    谁知道给撒摩斯家族的人看病居然会有这种危险,哪怕借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靠近撒摩斯家族半步。

    “不不,凯瑟琳,我想的和你完全不一样,我怀疑放子弹和纸条发出威胁警告的人就是朱利安,他现在不是被抓走或者被害,而是很有可能已经逃走了。”

    李白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并非人性本恶,但是遇到当前这种情况,他不得不把所有人都当作恶人来看,朱利安身上的嫌疑并不低。

    “这不可能!”

    凯瑟琳出乎意料地直摇头。

    她信任同事朱利安和信任自己一样,朱利安可是一个正经的绅士,决不会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情。

    “你和我,还有朱利安的房间里都没有子弹和纸片,只有我的上司房间里有。”

    李白说出了自己的怀疑范围。

    “等我一会儿!”

    凯瑟琳突然关上了门。

    十分钟后,她穿戴整齐走了出来,脸上甚至还化了淡妆。

    “我们去楼下。”

    凯瑟琳没有急着问,而是和李白来到一楼。

    酒店大堂灯火长明,有沙发座椅,还有自动饮料贩售机,正适合私聊谈话。

    “告诉我你的猜测。”

    凯瑟琳从饮料贩售机那里买了两瓶拿铁,一瓶递给李白,找了张单人沙发椅坐了下来。

    “我的怀疑是基于一个假设,如果朱利安是威胁者,他肯定会威胁到所有接触过小托马斯的人,但是到目前为止,接触过小托马斯的人,只有朱利安,你,我,还有我的上司周,威胁者肯定不会给自己发出威胁,朱利安对你十分了解,你肯定无法解决撒摩斯家族的‘诅咒’,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威胁你。”

    李白作出大胆设想,小心求证,但是朱利安不在房间里,仿佛印证了他的猜测。

    “你的房间里也没有!”

    凯瑟琳抓住了一个重点。

    “没错,朱利安怕蛇!他不敢来我的房间!”

    李白基于这个重点,作出了自己的判断。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另外的猜测。

    周院长从劳伦斯管家手上拿到一张面额为五百万美元的支票,威胁者如果以为恐吓他就能够让第七人民医院放弃接受撒摩斯家族的人,就应该同样知道李白才是真正的牵头人,那么如此重要的关键人物却偏偏没有收到威胁物品,这个背后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他不敢?”

    凯瑟琳的脸色变得阴睛不定。

    似乎确实是这样!

    她想起来李白在玩那条青蛇蛟的时候,朱利安脸都绿了,躲得老远坐着,根本不敢靠近过来。

    “能够有办法联系到朱利安吗?”

    朱利安的不知去向,让李白的猜测一步步接近真相。

    “我试试!”

    凯瑟琳拿出带下来的手机。

    但是无论用ICQ,还是短消息,又或者直接拨打电话,却都没有任何回应,拨号直接提醒对方已经关机。

    李白等了几分钟,望着凯瑟琳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我联系不上他。”

    凯瑟琳颓然放下手机,她尽力了,却没有任何收获。

    深更半夜,人不在房间里,手机也联系不上,很令人值得怀疑。

    “报警吧!”

    李白拿出自己的手机。

    最大的恶意猜测,似乎猜中了真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