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4节-撒摩斯秘史
    撒摩斯家族背负了五百多年,依然无法根治的遗传性精神病被称为“诅咒”并不止是无可奈何的自称,事实上也是有来历的。

    这个秘密由撒摩斯家族代代相传,外界知道的人寥寥无几,由小托马斯亲口讲述出来的,更为完整详实。

    14世纪下半叶,许多的欧洲国君开始组建属于自己的骑士团以拱卫王座,成员大多数是其他邦国的国君、封臣、贵族、骁勇之士。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和王后芭芭拉在1408年12月13日,征召24位骑士组建龙骑士团,以盘踞燃烧十字架上的衔尾龙为徽章,对抗奥斯曼帝国的入侵,其前身为“圣乔治的神圣龙骑士团”。

    龙骑士团的每一位成员都以龙骑士为称号,宣誓与分裂者、异端和侵略者不死不休。

    撒摩斯家族的祖先与吸血鬼公爵的父亲弗拉德·德古拉,在当时都是龙骑士团的成员之一。

    但是好景不长,在1437年,皇帝西吉斯蒙德去世,龙骑士团随之失去了所有的荣誉和信念,渐渐自我瓦解。

    1453年5月,君士坦丁堡陷落,龙骑士团彻底销声匿迹。

    在西吉斯蒙德皇帝死后,撒摩斯家族的祖先领着其他几位骑士突然叛逃,使龙骑士团遭到重创,分崩离析,再也不能齐心协力的与土耳其人战斗。

    龙骑士团的消散,除了与皇帝驾崩有关外,撒摩斯家族的祖先便是最大的罪魁祸首,总共24位龙骑士,少一位都是巨大的损失,更何况还是一块儿跑了好几位。

    尽管在当时,背叛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留下来的龙骑士们却遵循神圣的誓言全力展开报复,他们没有继续与奥斯曼帝国的土耳其人战斗,而是契而不舍的追杀撒摩斯家族的祖先和那些叛逃的龙骑士。

    龙骑士团内有两位成员不是一般的贵族骑士,同时也是非常厉害的刺客,其中一位便是刺杀了奥斯曼土耳其苏丹的奥斯曼苏丹穆拉德一世的刺客,塞尔维亚贵族米洛什·奥贝利奇。

    在当时,每一位正式骑士不仅代表了强大的战斗力,还代表了一个战斗团队,更何况还是骑士中的精锐,龙骑士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跟随撒摩斯叛逃的那几位龙骑士被一一诛杀,连同他们的家族也难逃连根铲除的命运。

    作为罪魁祸首的撒摩斯家族同样未能幸免,整个家族遭到无情屠戮,仅逃出一位后代。

    这位后代在逃亡过程中被德古拉家族的一位女性成员所救,幸运的躲过了追杀,因为两人互相暗生情愫,在东躲西ang过程中,先后生下两男一女。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三个子女在十四岁以后,相继出现了失眠的怪病,还伴发梦魇。

    当成员数量越来越少的龙骑士们终于找到这个撒摩斯家族余孽时,君士坦丁堡已经陷落,千年帝国拜占庭王朝宣告覆灭,带头追杀叛徒的两位刺客龙骑士只剩下了一位。

    在正准备动手前,这位刺客龙骑士发现了撒摩斯家族幸存后代所生下的子女都有异状,认为是上帝的诅咒,当即发出血誓,要撒摩斯家族的子孙永生永世承受上帝的诅咒,他一剑砍下了撒摩斯幸存余孽的头颅,却让其三个子女都活了下来。

    随着时间推移,撒摩斯家族的血脉延续至今,一同继承下来的,还有和“诅咒”没什么分别的遗传性精神病,失眠,梦魇和幻觉,至撒摩斯家族成员在十四岁以后就开始饱受折磨,难以活过50岁。

    龙骑士们的后代也不曾断绝,他们一代又一代默默监视着撒摩斯家族,看着这些叛徒的子孙在上帝的诅咒中难以自拔,日日夜夜痛苦哀嚎,只有在发现对方试图摆脱诅咒时,才会出面阻止。

    神圣罗马帝国龙骑士团的24位龙骑士之一,德古拉家族的吸血鬼传说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被撒摩斯家族承受遗传性精神病的后裔牵连。

    苍白的面容,布满血丝的红眼睛和阴冷湿腻的皮肤等病态外貌再加上一些癔想,就成了流传不息的吸血鬼。

    想想无辜躺枪的吸血鬼公爵,他父亲的外号其实叫采佩什,即穿刺公爵,就是把人用木桩从捅到嘴巴。

    但是怎么就神转折的变成吸血鬼了呢?

    弗拉德·德古拉的儿子弗拉德三世替撒摩斯余孽的两儿一女背了一口大锅。

    听完小托马斯含泪讲述的家族故事,周大院长情不自禁的一阵唏嘘。

    杀人不过头点地,遗祸子孙绵延不绝,简直是狠到家了,足见龙骑士团对背叛者的痛恨,其中恐怕还掺杂着千年王朝拜占庭帝国覆灭的国仇家恨。

    除非撒摩斯家族全部死光,否则这个诅咒就永生永世不会消失。

    前来做问询笔录的两个警察和那个翻译已经听傻了,这个无比玄奇的故事足以编出几十本和一部历史长剧。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李白突然有所感悟的蹦出这么一句。

    “嗯?什么意思?”

    周院长惊讶的望了他一眼,怎么又扯到道德经了呢?

    “我好像找到办法了!”

    听完撒摩斯家族的故事,李白仿佛抓到了某个灵感。

    解铃还需系铃人,虽然这句话用在解蛟团时很扯淡,但是用在撒摩斯家族身上,却很有道理的。

    “有办法?真有办法解除我们撒摩斯家族的诅咒?”

    小托马斯站了起来,死死盯住李白,要不是强压着激动,恐怕这会儿已经扑了上来。

    “原本是没有的,但是听完你们家族的故事后,便有了。”

    李白好整以暇地点了点头,脑中依然在不停的思索,越想越觉得这个灵感大有道理,可行性很高。

    “别卖关子,赶紧说清楚。”

    院长大人的四十米大刀也开始饥渴难耐了。

    “撒摩斯家族的当前状态是亚当,他们需要寻找自己的夏娃,除非基因研究有重大突破,或者找到遗传性精神病的诱发病灶,否则就只能把希望放到下一代。”

    尽管思考的很复杂,但是李白却讲的很简单易懂。

    xxoo出来的遗传病,再xxoo回去,这个解决方案绝对没毛病。

    在基因技术没有突破的情况下,就只能依靠自然的基因修补,至于能否成功,全凭运气。

    “亚当?夏娃!”

    小托马斯苦笑着坐了回去。

    这位华夏医生提出的方法很有道理,撒摩斯家族也不是没有想到过,但是五百多年来,睡尽天下各族,却硬是没能日对人。

    正如李白所说,他们得找到自己的夏娃,才能解决下一代的遗传病。

    “李白医生,您是对的,但是真的很难!”

    劳伦斯管家十分理解小主人的心情。

    夏娃在哪里?

    恐怕真的只有上帝才知道。

    “托马斯,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轻言放弃,一边找夏娃,我们再找找其他办法,华夏有句话,天无绝人之路,,西方也有类似的话,上帝为你关闭了一扇门,就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所以不要灰心。”

    李白安慰一脸失落的小托马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