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5节-万里求睡
    李白没有拿出能够直接解决撒摩斯家族诅咒的办法,结果又提出了一个新难题。

    “说点儿实际的,没有可行性的馊主意就不要拿出来了。”

    周大院长却有些不满,漂亮话谁不会说,得有干货才行。

    找到夏娃的概率基本上和解决诅咒的概率差不多,在某种意义上,两者是相通的。

    “既然已经了解撒摩斯家族的诅咒特征,我们就可以从反方向去寻找夏娃!”

    李白打了个响指,继续说道:“失眠对应沉睡,梦魇对应无梦,幻觉对应缺乏想像力,遗传对遗传,14岁对14岁,照着这个人群去寻找,全球60亿人口,只需要十亿分之一的可能,说不定就可以找到夏娃。”

    夏娃固然难找,但是圈定了范围后,困难度开始直线下降,不再变得无迹可寻。

    “沉睡?我的上帝,睡美人,也许,也许真的存在!”

    小托马斯突然激动起来,撒摩斯作为传承历史悠久的古老家族,对于各种传说和神话都有所了解。

    正如无端背锅的德古拉家族,吸血鬼真相实际上却是寄养在德古拉家族内的撒摩斯家族仅存后裔,任何流传已久的事物都不会无端端的独立存在,哪怕睡美人是一个童话故事。

    尽管不可否认格林童话背后一直存在的黑暗面,但是童话故事或许有其真实存在的依据,睡美人并不是格林兄弟的原创作品,它还有其他的早期版本,意大利小说家简巴蒂斯塔巴西莱的太阳,月亮,塔里亚1634年和法国作家查尔斯贝洛的丛林中的睡美人1697年,而格林兄弟却是1785和1786年先后出生的,明显要晚了快一百年。

    小托马斯认定睡美人曾经存在的可能性,并非没有。

    “检索全世界的相关医疗档案,说不定他们也在寻找自己的亚当。”

    李白指出的方向越来越明晰。

    如果朱利安和凯瑟琳在这里,一定会联想到交流会开幕时,他举例解释的玄学,阴阳相对,生克至理。

    亚当和夏娃何尝不也是一种阴阳生克的存在。

    “劳伦斯,马上去办!”

    小托马斯不再迟疑,向同样激动不已的劳伦斯管家点了点头。

    “明白,我的主人!”

    和撒摩斯家族休戚与共的劳伦斯管家当着李白和周院长的面,拿起手机向相关人员下达指示,全力寻找代号为“夏娃”的特殊遗传病患者。

    一旦有了方向,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只需要两三代人就能找到适合撒摩斯家族的夏娃,尽管时间有点儿长,但是对于五百多年来的遥遥无期相比,两三代人根本微不足道。

    “那,那个,我们先撤!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派出所。”

    莫名其妙的被强塞了一堆历史故事,随即又被神话和童话给灌得晕头转向,满脸懵逼的派出所方面三人讪讪的起身告辞。

    洋鬼子们的恩怨情仇水太深,又是神圣罗马帝国,又是龙骑士团,又是德古拉,紧接着又扯到童话睡美人,侃大山摆龙门阵都不带这样的,让两位警察和一个翻译都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太够用,如果再继续听下去,估计得晕。

    他们就一小小的派出所,哪怕是天子脚下,能耐再大,也管不了人家老外的相爱相杀,把该记的都记下就得了,至于其他的,领导说了算!

    小托马斯让保镖送走了前来调查询问的警察。

    “我们也该走了!”

    李白和周院长这次过来,一方面是为了解情况,另一方面也是表态。

    第七人民医院无惧任何恐吓,有种放马过来!

    “哪个……”

    小托马斯尴尬的笑了笑。

    “啊!没问题!请请!”

    李白秒懂,跟着对方来到卧室。

    小托马斯躺到床上,微笑着闭上眼睛。

    李白轻车熟路的在其百会穴和安眠穴各点了一下,然后随手放了一个隔音结界,齐活儿!

    躺在床上的小托马斯瞬间陷入深度昏睡,尽管无法与正常睡眠相比,但是比之前的辅助睡眠要强多了。

    前两次点穴的睡眠时长差异较大,区别在于李白往三处穴位内额外留下了一丝罡气。

    这丝罡气留存了十个小时后,才渐渐全数消散。

    光是这一手,李白就足以让撒摩斯家族的成员们再延寿十年。

    下午的交流会刚一结束,李白和周大院长便被横跨太平洋,从美国抵达华夏的三十多位撒摩斯家族成员给围得严严实实。

    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年纪最小的有十七岁,年纪最大的已经有四十五岁,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脸色苍白,肢体阴冷湿腻,双眼通红,如果再装上一对血牙,简直就是妥妥的吸血鬼,都不用化妆。

    被撒摩斯家族称为“诅咒”的遗传性精神病几乎成为了家族血统的鉴定标准。

    长达十二小时的深沉睡眠让小托马斯神清气爽的站在族人中间,苍白的脸上带着红晕,就像是鹤立鸡群。

    “医生,求求你,赐给我一个睡眠吧!”

    最年长的撒摩斯家族成员泣不成声,想要去抓李白的手,却又怕冒犯,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到了他这个年龄,随时会发作的“诅咒”让人生不如死,距离撒摩斯家族的平均生死线已经没剩几年了。

    “求求你!我们好想睡一觉!”

    “医生,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老的,小的,一块儿叫嚷起来。

    小托马斯一脸苦笑,说道:“李白,请你务必帮这个忙!”

    在他眼里,李白就是撒摩斯家族的救命稻草,虽然无法解除代代相传的诅咒,但是却能够有效缓解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与痛苦。

    “没问题!安排几个房间吧!”

    李白自然只能答应下来,否则恐怕会一直就这么被缠着。

    “不必麻烦,小托马斯的房间就可以,只需要有个躺的地方!”

    最年长的撒摩斯家族成员也不挑剔,财富美女,权势荣耀,都比不上一个好觉。

    其他人齐齐点头,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那就走吧!”

    李白被撒摩斯家族的人簇拥在中间,分批乘坐电梯来到26楼。

    小托马斯的商务套房虽然面积不小,但是想要躺下三十来号人也不太容易。

    没办法,撒摩斯家族的人只好学习华夏军队的老传统“挤白菜”,头脚相对睡大炕,不对,睡地板。

    搬空了客厅和两间卧室,甚至连阳台上都躺满了人,好在松软的地毯天天都被吸尘器清理,直接躺上去倒也不硌人。

    这些不远万里来求睡的家伙们挨个儿被李白点中,立刻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深度昏睡,每个人起码能够睡到次日天亮。

    在出门的时候,李白手上多了一大叠支票,诊疗费收的心安理得。

    每张支票10万美元起步,最多的有50万美元,全部加起来差不多有510万美元,这笔睡资让他的身家瞬间翻倍,要知道周院长从小托马斯那里拿到的赞助款才500万美元,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居然就反超了。

    周院长羡慕嫉妒恨,自己咬着牙忍痛捐献了一盆价值两千万的稀世兰花,李白同学却分分钟进帐三千多万人民币,发家致富从狗大户开始。

    妈蛋!接下来几天不吃自助餐了,全让这小子请客,不止是东来顺,还要烤鸭,还要满汉全席,还要……院长大人这是打算化嫉妒为食量。

    撒摩斯家族虽然一直深受诅咒折磨,却十分富有,并不是因为家族成员天生擅长经营或者运气逆天,而是历代家主采用保守理财的笨办法,例如收藏古董、珠宝和黄金,到近现代时又成立了家族信托基金,购买有未来潜力的企业股票和国家债券,再加上娶的老婆通常都极有才干,使得整个家族的财富并没有因为遗传性疾病而坐吃山空,反而不断增值,繁荣至今。

    打个比方,在2001年买下一百万元的贵州茅台股票,过了十多年后,突然想了起来,啊嘞!一套京城四合院到手了。

    短线多扑街,长线藏大鳄。

    股神巴菲特就是玩长线的高手,撒摩斯家族没有精力理财获利,不得不选择长期持有的笨办法,反而是最稳健的投资方式。

    连续两个12小时睡了个饱的小托马斯并没有和家族成员们一起享受宝贵的睡眠,当族人们在商务套房内毫无形象的就地呼呼大睡时,他被李白拖走,拉上周大院长和凯瑟琳一起去刷京城的火锅副本。

    去过一次的东来顺没有必要去再刷,李白选择了重庆火锅,而且必须是重庆老板自己开的火锅店,味道才会正宗。

    本乡本土的人连自己家乡风味都弄不正宗,多半要被家乡父老给活活打死。

    洋妹子傻乎乎的舀了一勺牛油红汤,直接被辣到怀疑人生。

    这种重口味对于老外来说,跟服毒自杀没什么区别,看到凯瑟琳的下场,小托马斯差点儿没胆子提筷子。

    无良的李大魔头却继续怂恿二人试着用羊肉涮红油汤锅,不论是凯瑟琳,还是小托马斯,上了贼船后就下不来了。

    一边辣的直流眼泪,一边又忍不住继续,痛苦与快乐并存着,人生就是这样矛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