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7节-拆迁
    小托马斯与凯瑟琳滚床单的事情,李白是知道的。

    两人都把他当作可以无所不谈的知己,先后私下吐槽自己不知怎么的头脑一热,就在床上滚到了一起。

    好在老外对贞节没有那么看重,大家这么熟,又一块儿吃了好几顿火锅,给兄弟爽一爽也不算什么,不过小托马斯也没有想到,凯瑟琳居然是个处子,也不知怎么的,王八对上绿豆眼儿,这货意犹未尽,似乎食不知味的惦记上了,还想要继续深入发展。

    西方人对爱情的理解,往往突然而迅猛,有时候甚至是毫无征兆的莫名其妙,他们更加相信是命中注定,当然有时候来的快,去的也快。

    李白瞅了对方半晌,看的小托马斯脸色微红,这才说道:“有想法?”

    特么想跟人家妹子滚第二次床单就直说呗,只要安全措施做好,打友谊赛又不算什么大事。

    小托马斯扭捏了一下,说道:“有,李白,你要帮我!”

    大家除了医患关系外,还有一层火锅爱好者的关系。

    “我可帮不到你,作为朋友,最多给你一个建议!”

    李白拉着小托马斯,两人勾肩搭背在一起,后者支楞起耳朵,全神贯注地听前者说道:“直接订票飞纽约,买上多多的玫瑰花,大力追,要是拐回来,我给凯瑟琳安排工作!”

    “哦!哦!好主意!谢谢你,李白!”

    小托马斯眼睛一亮,事实上他只是当局者迷罢了,李白一点就透。

    说完后,他隐隐觉得哪里好像不对,不过很快被憧憬纽约的浪漫之行给冲到脑后。

    “加油!托马斯,你行的!”

    李白拍了拍小托马斯的肩膀,对方只是想从朋友那里得到一点儿鼓励和勇气。

    “嗯嗯!我现在就去订机票。”

    小托马斯一脸喜色的去找劳伦斯管家,他终于得偿所愿。

    李白倒是希望小托马斯能够成功,想想啊,撬纽约长老会医院的墙角,真要是撬到了,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的实力还不提升一个档次,洋妹子坐诊,恐怕也是一景。

    关于安排工作,完全是妥妥的,都不需要亲自出手,湖西市人才引进计划就能够全部搞定。

    撒摩斯家族集体入住后,又向第七人民医院无条件赞助了一千万美元,用于改善医疗设备和医疗环境,这么一大笔外财能够在一两年内缓解医院的经费紧张,同时也能够让所有患者受益。

    为撒摩斯家族专门成立的研究治疗小组成员们还在研读病史资料,李白刚从京城回来,并没有打算立刻召开研讨会,在重症看护区巡视了一圈后就先行离开,晚上七八点钟时,他还会再来一趟,给撒摩斯家族的成员们点穴引导睡眠。

    有几个病情已经发展到第三阶段的撒摩斯家族成员,他们的看护等级被调到了二级,以免出现严重幻觉时伤人伤己。

    将近十天没有回到家,李白一开门就闻到扑面而来的一股子淡淡灰尘味儿。

    放下旅行背包,拿起拖把蘸了水没拖起下,就听到有人在敲门。

    “肖薇,怎么今天有空上来?”

    英姿飒爽的高挑身材,抢眼的大长腿,披肩长发在脑后束起,李白给来者让开了身。

    “听下面的人说,你回来了,我就过来了。”

    肖女侠背着手轻快的走了进来,左右一瞧,看到房间里的情形,说道:“哟,在搞卫生呢!”

    “又是好几天没回来,灰尘味有点儿大,诶,放着,我自己来。”

    李白正要去抓拖把,却被肖微一把抢了去。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帮你,去,拿块抹布,把桌子都擦了,人多力量大,照你这搞法,起码得两三个小时。”

    肖薇拱开了李白,麻利的在地上拖了起来。

    李白苦笑了一下,只好去拿抹布,打了盆水,开始擦家具。

    肖薇一边拖着,一边说道:“李白,有个事儿通知你一声。”

    “嗯!说!”

    李白麻溜抹干净了窗台,开始收拾床头柜。

    “我们这栋楼要拆迁。”

    客厅里的家俱本来就不多,肖薇三两下拖完了客厅,将拖把浸入水桶一转,干净透澈的水很快变浑。

    “拆迁?这楼不算旧吧?”

    李白住的这座商住两用楼论起楼龄才十五年,九成新没有,但是八成新总是有的。

    “有大老板投巨资搞百亿的城市综合体,我们只好卖了,这栋楼最多两个月,就得清空。”

    肖薇也是很无奈,永凌武道健身馆刚走上正途,越来越红火,突然遇到这种大项目,而且还有政府配合,两利取其大,肖家兄妹也只能让路。

    “补偿呢?”

    李白觉得那么大的三层武道健身馆和整整两层的住宅层,拆迁补偿可不是一笔小数字。

    “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现金补偿,按照市价加两成,另一个是回迁面积实补,依旧是商铺和住宅,只不过住宅分到远处,可以选择期房,也可以选择现房,我哥选择了第二个方案,住宅换成期房,这样位置会比较好一点。”

    肖薇手上依旧没停,她来帮忙搞卫生是顺手而为,通知拆迁才是主要目的。

    “都还行!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搬?”

    李白皱起了眉头,自己在这里住的挺舒服,看来又要开始找房子了。

    “半个月后开始搬,我哥租到了一个旧厂房,准备把里面临时改成健身馆,还有附带的宿舍,你到时候可以跟我们一起搬过去,已经给你留了一间。”

    肖薇把老哥的安排说了出来,并没有因为拆迁的事情,而把李白一个人撇在一边。

    李白问道:“离的近吗?”

    “倒是不远,差不多有两公里的样子,原来是一家集体所有制的机械加工厂,因为倒闭了,就一直荒废在那里,长出的野草都有一人多高,租金还算便宜,修缮一下,坚持两三年没问题。”

    肖薇的拖把进了书房,她的额头上微微见了汗,牛仔裤包着两条大长腿,圆润修长。

    “我就不过去了!”

    李白恰好把卧室的各个边边角角都擦了一遍。

    “你不过去?房间都留好了!”

    肖薇从书房里探出脑袋,一脸惊诧,还有些着急。

    “搬来搬去嫌烦,我过两天去买一套拉倒。”

    李白想来想去,老是被人赶来赶去也不痛快,干脆买一套房子,稳定下来。

    大不了等哪天又要漂到别处去,可以再卖掉,或者租出去,就以华夏的人口,尤其是大城市,住宅永远是稀缺资源。

    “买房子可不便宜呢!你知道现在房价要多少?四万起步!你有那么多钱吗?”

    肖薇也不拖地了,好言相劝。

    湖西市的房产可不是菜场里的大白菜,想买就能买的,贵着呢!

    有人说买一套房要掏空六个钱包,事实上在湖西市远远不够,十个钱包都顶不住,肖薇说的这个价格还不是学区房,如果是学区房,起码得六万打底,贵点儿的直接能够上到八九万去,普通工薪阶层根本就买不起,很多人住的都还是长辈们传下来的福利房。

    因此买房就是一个大坑,跳进去就是一辈子的房奴。

    就这样!还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做房奴。

    李白的上一个房东牛逼哄哄,凭得就是手里有房,坐地户,又被称为坐地虎,就是可以耍流氓。

    相比起来,以白菜价把房子租给李白的肖家兄妹比良心还良心了。

    “凑吧凑吧,应该有吧!”

    李白想起来自己从京城带回来的那一叠现金支票,得赶紧去银行入帐,如果过了有效期,那就是废纸。

    “有多少?不够我借你,不要利息,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

    肖薇财大气粗,她虽然没有老哥肖江南身家丰富,但好歹也是富二代,随时拿出三五百万现金还是有的,完全可以在湖西市买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

    “有,有,足够,不用贷款!”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走过来开始擦书房,他的进度比肖薇快多了。

    “足够?你有多少钱?不会是深藏不漏的富二代吧?”

    肖薇瞪大眼睛猜测着。

    “屁的富二代,标准的穷三代!不过最近攒了点钱,买房子没压力。”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爷爷辈儿住的就是职工宿舍,到现在还是,退休金仅够吃光用光,身体健康,老爹运气不好,正赶上特种大队裁撤,连福利房都没能分到就被打发到大西北去了。

    那个鸟都不拉屎的破地方,圈个一两百亩地盖房子有个屁用啊!

    远走德国,开门就见阿尔卑斯山的网红美女主播董可妍要是知道李白同学分分钟赚了五百多万美元,估计一口老血得喷出三丈远,她辛辛苦苦攒了那么久,才堪堪存够移民钱,却比不上人家挥挥手就有了,这人比人果然得气死人。

    “看不出来,当医生还真能赚钱!啥时候老百姓看病别那么贵就好了。”

    肖薇怔怔的望着李白,这位一直都在租房子住的年轻医生居然宣称攒够买房钱了,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有钱人怎么了?

    有钱人也防不住医生掏空自己的家底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