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8节-银行
    谁说有钱人家的女儿都有公主病,要么就是玛丽苏,但是在肖薇身上却完全看不到这些。

    两人齐心合力,三两下的功夫,不到半小时,就把弥漫着淡淡灰尘味道的两室一厅收拾的干干净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揍得流氓的肖女侠还给李白烧了一壶水,这才告辞走人。

    唯一让她感到有些遗憾的是,除了搞卫生,自己和哥哥都没办法补偿到李白,更没想到对方居然有财力可以在湖西市买房。

    送走肖薇后,李白把出行的衣物用品各归原处,便一闪身进了小红鲤的璃珠空间。

    岛上的三层小楼已经立了起来,用木模浇注的钢筋水泥框架完全干透,当李白进来的时候,清瑶和洪璃两个妖女正在拆木模。

    拆下来的这些木板已经没什么用处,全部打碎了等着变成烧柴。

    “公子,公子!”

    灰头土脸,身上还沾着水泥点子的小红鲤直奔过来,一头扎进李白的怀里,很高兴又能见到自家公子。

    清瑶妖女也想要抱,却被大魔头一手撑住了脑袋,挡在两尺开外。

    两个妖女在李白这里的待遇完全不一样。

    “洪璃,辛苦了!”

    李白的琉璃心扫过大半座小岛,曾经的满目苍夷已经收拾干净,满地子弹壳被捡尽,连子弹头和弹片都抠了出来,尽管还剩下一些痕迹无法消除,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将会渐渐由自然风化和植物掩去。

    “还有,还有,奴家也很辛苦的!还要搬砖,那么重的水泥包,都快要把奴家压死了。”

    清瑶妖女一脸委屈,她十分羡慕嫉妒小红鲤得到的宽容,自己也同样辛苦,却换不来李白的好脸色。

    “辛苦?那是活该!没事儿就搞破坏。”

    李白伸手去捏清瑶额头的玉色小角,妖女笑嘻嘻的躲了,她怕被捏住后,酥了半边身子,然后被摁倒打屁股。

    上次真的是被打怕了!

    “公子,原谅清瑶姐姐吧!她一直在干活,没有偷懒。”

    小红鲤心善,不计前嫌的替清瑶求情.

    如果双方彼此易位,不用多想,清瑶妖女会毫不犹豫的给小红鲤下烂药告黑状。

    养了这么多年妖怪,李白实在太了解这头青蛟。

    “以后帮我盯住清瑶,不许她在这里碰枪支弹药。”

    好在李白知道洪璃小妖女虽然是个逆来顺受的包子脾气,却也是坚守原则的倔强性子,反过来约束清瑶妖女是再合适不过。

    只要指示到位,不听话的大妖女就会被乖巧的小妖女给吃得死死的,别以为老实人好欺负,坚持起来,就算是刁钻狡猾的清瑶妖女也很难讨到便宜,要知道璃珠是洪璃的本命法器,这里可是由小妖女说了算。

    “明白,洪璃一定会盯住清瑶姐姐,不让她乱来。”

    小红鲤用力点了点头,被清瑶姐姐用自动突击步枪给虐哭的经历,她还记忆犹新。

    公子的管束是对的,如果是错的,请参照前面一条。

    在洪璃眼里,公子的话永远是第一序列,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

    李白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从今天起,所有的活儿都由清瑶来干!”

    “啊!奴家不要啊!好多好多活呢!要累死奴家了。”

    清瑶妖女又开始撒泼打赖,想要变回原形在地上打滚,刚要动作,就被李白捏住蛟角。

    终究难逃一劫。

    “接下来我要在外面买房,好好干,装修的活儿就归你了。”

    啊嘞!要是要从搬砖工清瑶进化到木工,泥瓦工,水电工清瑶吗?

    大妖女不依的叫嚣起来。

    “奴家不要干这些活儿,奴家要吃好东西,要穿漂亮衣服,要当网红,要做主播……”

    “再嚷嚷,就派到别家装修帮工去,当泥瓦匠网红,直播砌砖,扛水泥包。”

    “……”

    李白一句话就让清瑶闭了嘴,撅起小嘴,一脸可怜巴巴的委屈模样。

    妖艰不拆啊!公子!

    好不容易在网络直播平台上积累的人气,非让泥瓦匠网红给弄凉了不可。

    李大魔头的日常:吃饭、睡觉、收拾清瑶。

    清瑶妖女的日常:吃饭、睡觉、欺负红鲤。

    小红鲤的日常:吃饭、睡觉、给李白干活。

    这仨货就是一个循环。

    -

    跟两个妖女在璃珠空间内一起吃过晚饭后,李白回了一趟单位,帮助撒摩斯家族的成员入睡。

    不过他开始琢磨着找外援,总不能就这样被撒摩斯家族给拖在这里,万一有个什么事情都跑不开。

    点穴嘛!在钱江省武术界踅摸踅摸,总该能够找出几个,要是人多就更好了,轮个一三五,二四六,给点儿劳务费,大头依旧还是在第七人民医院这里。

    这样的话,李白就可以放心的去做其他事情。

    从京城回到湖西市的第二天上午,李白请了半天假,来到自己开户的银行。

    李白没有去取服务号,直接对银行前台说道:“我需要贵宾服务!”

    “请出示银行卡。”

    年轻的前台女职员略有些惊诧的看了一眼李白。

    李白直接将白金卡掏了出来,有两千多万人民币的现金存款,换个能够享受贵宾服务的高等级银行卡完全绰绰有余,通常都不需要排队。

    “请随我来!”

    前台女职员看了一眼,当即带着李白向贵宾室走去。

    通常情况下,那里都是空的。

    “咦?”

    “咦?”

    刚推开门,李白和贵宾室里的银行人员互相打了个照面,不约而同的惊讶出声。

    “李白!”

    “班长?”

    贵宾室里的服务经理是李白的大学班长,江慧雪。

    李大魔头在这个世界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有跟脚,有社会关系,自然也有同学。

    让他感到惊讶的不止是在这里意外的看到大学同学,还有同样专业而且成绩不差的班长大人居然会跨专业,跑到银行里来上班。

    在很多时候,大学毕业生干着专业不对口的事情很普遍,但是班长江慧雪的这个跨度未免也太大了,银行金融专业和医学心理学专业完全是两个位面好不好。

    “哟!难得难得!快请进!”

    江慧雪看到老同学,十分高兴。

    领路的前台女职员看了看江慧雪,又看了看李白,意外道:“行长,你们认识?”

    “嗯,我同学,小陈,这里由我接待就行。”

    江慧雪向领李白进来的前台女职员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

    她只是偶尔串一下班,却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老同学。

    “行长?班长,怎么又升级了,给解释一下呗?”

    既然熟人当面,李白也没客气,拉过椅子,直接在江慧雪的大班桌前坐了下来。

    银行贵宾室相当于一间办公室,有前后门,前门连着大堂,后门连到银行内部,因为大部分都是票据业务,很少见到现金,并不需要用防弹玻璃做隔离,抢银行的再傻也不会去抢没有一分钱的贵宾室,厚重的后门比大堂的防弹玻璃难砸多了,有这功夫就不叫抢银行,而叫暴恐,去造币厂炸金库都比炸这个破门强。

    “芝麻绿豆般大的行长,别看表面上风光,其实就是一个高级业务员,身上还压着一大堆业务呢,又是存款达标,又是贷款达标,压力山大,你看看,我都老了。”

    难得见到老同学,江慧雪完全放松了跟着一块儿扯淡,心理学专业的嘴炮混战,笑点是满满的。

    “嗨!当官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行长也是长,谁敢不拿豆包当干粮,班长好歹也是咱们心理学系的系花,女神级别,哪里见老?我瞧瞧,水嫩嫩的小妹子,今年十七了吧?来来来,本公子今年纳个妾,就你了。”

    李白同学的嘴上功夫也是丝毫不弱,在第七人民医院坐班这么多年,水平见涨。

    “噗哧!就你嘴贫!李大老板上哪儿发了大财,要用到贵宾服务。”

    江慧雪掩嘴轻笑,如果断章取义的话,李白的话还是很入耳的。

    有些词语放到李白这里,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褒义词。

    “什么大老板,就一个科室医生,连专家号都坐不上。”

    李白自惭形秽,到底是班长大人,才貌双全,人家都混上银行行长了,哪怕只是支行的行长,也比自己这个放屁都不带响的小医生强多了。

    “拉倒吧!都敢进银行贵宾室了,还说没有钱?再说就削你,老实交待,干啥来了,别跟我说取现,不提前预约,超过五万的金额,多一毛钱都没有。”

    江慧雪双手交叉在一起,顶在下巴底下,好整以暇的看着李白。

    请开始你的表演!

    “你们这儿的服务怎么这么差?还要削客人,我要投诉你,除非给大爷笑一个,不然差评伺候!”

    “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行长,如有状纸,速速递上来!否则大刑伺候!”

    班长与大魔头对飚的演技纷纷炸裂。

    “我这里有真凭实据。”

    李白推过来一叠现金支票。

    尽管是外国银行的,在经过验证后,依然可以托收入帐,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和手续罢了。

    “嘶……”

    看到满眼的英文字母,还有美元符号,坐堂的行长大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