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9节-贵宾服务
    “李白,你抢银行了?”

    江慧雪一扒拉那叠支票,目瞪口呆地望向李白。

    这么一叠,总金额起码得几百万美元吧?折合人民币都有三千多万了。

    看支票是美国花旗银行承兑的,胆子真够肥啊!

    噗!李白无语,自己好端端的坐在这间银行贵宾室里面,而且纹丝未动,怎么就抢银行了呢?

    “班长,不带你这么冤枉人的!有你在,我还抢银行,眼瞎啊?”

    “嘶,这话有歧义啊!不跟你废话了,这些是打算入单位帐吧?”

    江慧雪想想也不对,抢银行应该是抢现金才对,哪儿有抢支票的?

    秒秒钟就能作废的票据,抢了也是白抢,二傻子才抢支票,而且还是托付的支票,在通常情况下,没三四天都到不了帐。

    “当然个人帐户!我又不是单位财务,入什么单位帐?”

    李白翻了个大白眼,这位班长加行长大概是专业跨度太大,怎么看怎么有点儿不太靠谱。

    江慧雪一脸怀疑地问道:“你真的是坐门诊的小医生?哪儿来那么多钱?可别骗我!”

    她始终无法理解,医生是一个讲究资历的职业,从没听说过有谁刚毕业没几年,就能够坐专家号的门诊,哪怕坐专家号,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赚到这么多钱。

    支票上的日期都是十天内的,开票人而且还不是同一个,这就有点儿吓人了。

    “当然是给人看病赚来的。”

    李白实话实说。

    “……”

    江慧雪上下打量着李白,越看越吃惊,这货居然没有说谎,什么时候功底这么深厚了?

    好半晌,她才说道:“现在的医生居然这么赚钱,还收美元?”

    妈蛋!自己跨专业,跳到银行界这个坑里,可不就是嫌医生熬资历来钱慢吗!

    “当然!我有外国客户,你后悔了吧?银行行长一年能够赚这么多吗?”

    李白有些洋洋得意,撒摩斯家族这只大肥羊一头撞到他手上,还没发力呢,就赚了个盆满钵满,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银行支行长一年最多也就三四百万,这还是什么都不捞的情况下,就算捞了也绝对没有李白这一票赚的多。

    “哼!你就骗吧!使劲儿骗!银行卡和身份证拿来,我给你办入帐手续,先收下美元,想要兑换人民币,可以在手机银行里自行操作。”

    江慧雪翻了翻支票,一共三十八张!

    嘶!她的牙根酸疼了一下,520,38,数字挺怪的,这货是故意的吧?

    只要支票来路正当,花旗银行认可,这边就可以接收转帐,更何况是现金支票,风险性最小。

    李白笑嘻嘻地交出白金卡和身份证,都交给班长大人了,反正也不怕对方坑了自己。

    这么年轻的支行长潜力无限,犯不着为了大几千万把自己的前程给搅黄了,更何况双方还是知根知底的同学关系。

    江慧雪在大班桌上的电脑上操作了一会儿,刷完李白的身份证和白金卡,又拿出自己的权限卡刷了一下,让李白在打印出来的手续文件上签了字,便拿着所有的东西离开了贵宾室。

    身为这家支行的行长,江慧雪对于各种业务操作却十分熟练,她也是一步一步从底层爬上来的,业务素质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没一会儿功夫,回到贵宾室的江慧雪将业务底单连带着身份证和白金卡交还给李白。

    银行贵宾服务可不是虚的,分分钟搞定,尽管还有其他复杂的流程,但那都是银行的事情,自然有专人负责跟进。

    “五百二十万美元,再加上之前的余额,差不多有六千多万人民币,可以嘛!老同学!”

    在办理托收手续时,江慧雪利用自己的权限查询了一下李白的帐户,结果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真看不出来在学校时生活朴素的老同学身家竟然这么丰厚,更让人吃惊的是,还是在不到一年时间里积累出来的。

    “宰到几个狗大户而已,嘿嘿,运气运气!”

    李白谦虚着,独门的买卖,别人还真学不来。

    “接下来这些钱该怎么花呢?总不能就这样放在帐户里吃利息?要不要我给你推荐几个理财项目,绝对靠谱,有兜底的那种。”

    班长大人的行长一职可不是白来的,见缝插针的逮业务,就算是老同学也不放过。

    不过话说回来,江慧雪还真是在为李白考虑,他的存款都是最保守的货币基金,如果帐户里只有二三十万,只混点儿日常的油盐酱醋开支,那是足够了。

    但是总金额达到上千万这个层次,货币基金就明显有些不划算,如果买到好的项目,年收益率达到10%以上都有可能。

    “不了,我最近还要花钱,有可能会全部用掉。”

    李白虽然不懂理财,但是也不会缺钱花。

    “几千万?全部用掉,你干什么要用掉那么多?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给你办贷款,利率保证友情价。”

    班长大人还真没白瞎了领导的赏识,跨专业还能搞得这么有声有色,没点儿眼光还真不行。

    “够,肯定够!我就买套房子,省得老是租房子搬来搬去。”

    李白心想自己只要不作死在湖西市买排屋或独栋别墅,六千万人民币还不是想买哪儿就买哪儿,都不用多考虑。

    “买房?妥了,我帮你搞定,物美价廉,绝对不吃亏,还不收你手续费。”

    江慧雪一拍桌面,一副打包票的模样。

    “该不会是贷款坏帐抵押的房产?你能拿出来卖?”

    李白知道银行手上的资产不少,但是私自拿出来卖的可能性并不大,这是要吃官司的,哪怕再好的同学关系也不行。

    “当然不能!但是银行的人脉关系众多,有些客户急需大笔现金周转,抵押贷款要打很大的折扣,资产变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找当铺和高利贷更是吃人的大坑,我帮你联系一下,如果有合适的房产,打个八折九折,说不定马上就能成交,大家各取所需,互利共赢不是更好吗?”

    江慧雪还真是有办法,总有一款适合李白。

    李白怔怔的望着江慧雪,一脸敬佩地说道:“班长就是班长,厉害,你干什么都是属这个的。”

    竖起大拇指,不得不写一个大大的服字。

    “要!还是不要?”

    江慧雪冲着李白快速眨了几下眼睛。

    班长!你变了!

    社会是个大染缸,当初清纯温婉的江班长如今多了不少油滑和社会。

    不过班长就是班长,女神风范依旧,还是那么撩人。

    李白只好老老实实的说道:“要!”

    横竖都是买房子,找班长比找中介还要更省心一些,至少不像那些无良中介那样吃两头,吃完卖家吃买家,还隐瞒房子的缺点和租赁关系,有些倒霉买家刚付完钱就发现各种各样的毛病,或者是超长租期和超高违约金的租赁合同。

    “你可以在这里等一会儿,或者等我明天给你确切消息。”

    江慧雪是个行动派,当即拿起了电话,开始拨号。

    她也没有问李白想买多少价位的房子,一百万也好,一千万也罢,对于银行帐户里面六千万人民币的存款总额来说,问与不问,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等会儿吧!”

    李白请的是半天假,不差多等一两个小时。

    班长这服务完全是真正的贵宾服务,连买房子都能帮忙搞定。

    “喂,张总,我是×行小江啊!刚好有个事儿问您一下,你那套房子还在吗……”

    “喂,金总……对,结构图和照片都发我电子邮箱,照片多点儿,我先看看,合适的话就带人过来。”

    “喂,陶总吗……”

    江慧雪拨打电话时的干脆利落劲儿比起在学校时,完全判若两人,更加雷厉风行。

    没过多久,她的手机不断发出提示音,也许是那些老板们的房产资料已经通过电子邮箱发了过来。

    打完一圈电话,江慧雪又将目光放在了李白身上,说道:“你的电子邮箱还是原来那个吧?我把户型结构图和照片都转发过来,先十二套比较合适的,不满意的话,我再帮你打听。”

    “好,班长,你干这一行真是不容易!”

    李白同学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当初选择心理学专业看来真是白瞎了,MBA显然更适应江班长。

    “当然不容易!这一行饭也不好吃,想当初为了跑存款和审核贷款,如果不想学那些偷懒儿的妖艳小贱货们靠卖屁股换业务,就得多动脑子多跑腿,而且还整天提心吊胆,要是出现贷款不良就完蛋了,不然怎么熬出头。”

    江慧雪在转发电子邮件的同时,忍不住一阵唏嘘,回想从入行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银行业务员难,女业务员更难,之前说自己老了,恐怕也是心累的慌。

    李白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引来班长这么大牢骚,看来真心是十分艰难,江慧雪如今能够当上行长,不止是运气那么简单。

    江慧雪话语一转,瞪着李白说道:“妈蛋!还是你小子舒服,每天朝九晚五,还能挣到这么多钱,如果你一年能够存进五千万,我就归你包养了。”

    “噗!说好的,咱不卖屁股!”

    李白对班长大人的彪悍之语给吓到了,昔日清纯女神耍起流氓来,当真是恐怖如斯。

    “瞧把你吓的,就这点儿出息!”

    江班长吃吃一笑,如今更像是掌控一切的女王。

    李白没敢接茬,生怕这位班长大人又飚出什么荤话来,他低头打开手机上的电子邮箱,查阅刚刚收到的附件。

    手机屏幕虽然小了些,但是足以基本看清楚户型结构图和现场照片。

    江慧雪转发过来的一共有十份电子邮件,有的电子邮件里面含有两套房子。

    其中最贵的一套是独立别墅,要价6500万,刚刚超过李白的存款,不过看样子能还一些下来,就算是还不下来,以李白的挣钱速度,这几百万估计不用到年底就能挣到手。

    别墅位置是在城郊结合部,还算接近市区,至于市区里面的别墅就不要想了,向来都是有价无市的稀缺资源,最低也得一个亿起步。

    最便宜的房子是一套有二十年房龄的多层,有七十方,价格在三百万的样子,不算学区,但是户型还算周正,两房南,全明户型。

    李白翻了一会儿,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江慧雪,说道:“就这套吧!”

    他买东西从来不犹豫,又不是买婚房,也不用听别人的意见,自己拿主意就简单的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