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11节-研究治疗小组的第一次会议
    花两千万买房对于李白来说,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公开的落脚点。

    有小红鲤的璃珠空间在,什么样的别墅都是渣渣,哪怕是摩天大楼和欧式城堡也比不上。

    协助做成这笔不动产买卖,不仅帮了老同学,还帮关系户资产变现,江行长兴高采烈的狠宰了李白一顿,鲍参翅窝肚,一桌菜两万多,真正的壕无人性。

    对于李白帐户里近一千万的小钱钱和即将到帐的三千多万,这顿饭钱完全是九牛一毛。

    吃爽了的行长还喝了点儿啤酒,兴致所至,冲着李白同学直抛媚眼儿,大有潜规则客户的征兆。

    李白也没客气,开车把班长送回银行,直接一脚踹了下去。

    当年清纯可爱的班长突然变得如此骚浪贱,就像鬼上身般性情大变,让人毛骨悚然,背后汗毛直竖,李白打定主意以后不能再让班长喝酒,万一借着撒酒疯趁机占自己便宜可怎么办?

    望着远去的桑塔纳2000,江慧雪冷哼一声。

    “怂货!”

    事实上她只是老同学很久未见,互相逗着开心,如果当真的话,那就真的输了。

    -

    中午的时候,李白谨记交通规则,虽然吃了不少,但是滴酒未沾,开着自己的桑塔纳2000回到第七人民医院上班,同事们完全看不出来这家伙在上午一掷两千万,像买大白菜一样买了一套豪宅。

    “苏眉!资料准备好了没有?全部送到会议室,马上开会!”

    李白看了看时间,快到两点的样子,向小护士苏眉打了个招呼,他在昨天就预定了今天下午要用的会议室。

    这个软妹子也是研究治疗小组的成员,担当行政文员的琐碎工作。

    “已经好了!”

    苏眉提起一只无纺布袋,当即往电梯间走去。

    李白拿起手机,在名字叫作“撒摩斯遗传病研究治疗小组”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两点整会议,不要迟到!”

    五分钟后,研究治疗小组全体成员在门诊部九楼的小会议室内集结完毕,包括李白在内,共有九人,其中有一个正教授,两个博士,其他人至少都拥有硕士学位,哪怕是小护士苏眉,也有护理学硕士学位,将来是妥妥的护士长。

    这些精兵强将聚集到一起,代表了第七人民医院实力最雄厚的医疗力量。

    同时在场的还有两位撒摩斯家族成员,一位是最年长者的成员,另一位是最年轻的成员,作为现场问诊案例,这样比较有代表性。

    李白向在场另八位医疗人员里面的唯一一位教授说道:“向教授,由您担任研究治疗小组的副组长,可以吗?”

    “没问题!”

    向铭杰教授是神经外科的刀把子,还带了一个硕士徒弟,人也在研究治疗小组里面。

    他的级别虽然比李白高,但是研究治疗小组凭实力说话,眼下撒摩斯家族的病情完全依靠李白出手镇压,旁人不服气也不行。

    除了国企和家族企业,你行你就上,不行别BB,几乎是职场的一条不成文潜规则。

    “我先介绍一下两位病人。”

    李白指了指最年长的撒摩斯家族成员,说道:“这位是艾瑞克·撒摩斯,今年45岁,撒摩斯家族的平均生存年龄是五十岁。”

    艾瑞克·撒摩斯的头发已经全白,明明只有四十五岁,但是看上去却仿佛有六十多岁,这是深受家族遗传性精神病折磨的表现特征,他十分绅士的站起身,向所有人微微一鞠躬。

    “大家好,拜托了!”

    尽管遗传性精神病已经发展到第三阶段,但是自从来到华夏后,连续从李白那里得到长达12小时的昏睡,让他以前所未有的充沛精气神,用来对抗随时会出现的幻觉,以往一次发作三四小时的幻觉,眼下只能缠住他半小时左右。

    “这位可爱的小姑娘是安妮,今年17岁,三年前开始发病,症状主要是失眠。”

    李白又指向乖巧的安静坐在艾瑞克身旁的小姑娘,一头金发有些发白,准确的说,更像是银发,因为年纪小,情况要远比其他家族成员好很多,与正常人相比,看上去没有任何区别。

    “大家好,我叫安妮!”

    小姑娘站起身,向所有人鞠了一躬。

    大龄萝莉并未变质,依然可爱,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微微一笑。

    “想必所有人都已经看完撒摩斯家族的百年病史,这个遗传性精神病的由来是撒摩斯家族成员与德古拉家族成员结合而产生的,没错,就是那个你们想的吸血鬼德古拉,不过吸血鬼的真身却是当时在德古拉家族生活的撒摩斯家族祖先,吸血鬼只是愚夫蠢妇的癔想,这个故事有点儿长,有兴趣的可以听一听……”

    李白将从小托马斯那里听来的撒摩斯家族秘史当场讲述了一遍,研究治疗小组成员们的眼睛越瞪越大,这个欧洲的古老故事竟然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虽然是个年代久远的故事,但是却有助于研究治疗小组的成员们了解撒摩斯家族遗传病的前因后果。

    幸好贵族都有详细记载传承的习惯,否则还真的难以从故纸堆中考证出这些有价值的参考信息。

    “小李,现在的难点在于,我们无法确认病灶的位置,有可能在脑组织,也有可能在脊髓神经,或者在内脏器官。”

    向铭杰教授不愧是经验丰富的刀把子,一下子找到了症结。

    在场没有基因学和遗传学的专家,所以只能从内科和外科的角度来分析病例,虽然是遗传性精神病,但引发症状的诱因位置却未必一定就在脑部。

    中医科的郝泰开博士补充说道:“如果进行高精度的人体三维建模,对比工作量恐怕会很大,而且内分沁系统也未必看得出来。”

    “明白!”

    李白点点头,打了个了解的手势,继续说道:“目前只能根据我们的经验进行分析和判断,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赌一赌运气。”

    依靠运气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论是从基因层面解决,还是从外科的角度解决,时间和精力他们都耗费不起。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他们也无可奈何的接受了这个观点。

    像纽约长老会医院那样的欧美一流医院,历经了十几代医生都没能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相比之下,底蕴薄弱的第七人民医院恐怕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行。

    “目前并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但是难度都大致相当,我自己也想到了一个对症的方案,给撒摩斯家族寻找对应的天然基因补丁,命名为‘夏娃’的男性或女性,从基因层面修补缺陷,生下正常的后代,彻底终结这个顽固的遗传病。”

    李白的这个方案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是可行性也不低,最关键却在于这个“夏娃”究竟在不在目前的六十多亿人口里面。

    如果存在,又在哪里,人海茫茫,如同大海捞针,想要找到撒摩斯家族的天命良配那是何等的困难。

    “这个难度也很大啊!”

    向教授叹了一口气。

    源自于基因层面的遗传病想要彻底根治,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在当前未能全部解开人体基因组所有秘密的情况下,相比起来,瞎猫碰死耗子都是大概率事件。

    “比起按部就班的等待基因学领域突破,倒不如在寻找‘夏娃’的同时,先想办法彻底控制住撒摩斯家族的发病。”

    这句话才是李白组织第七人民医院精干力量成立研究治疗小组的真正目的。

    “如果可以做人体试验的话!”

    向教授的徒弟,神经外科的高桥皓说完这句话,便戛然而止。

    人体试验向来是禁忌,没有万全的准备,别说国家不允许,就连周院长也不会批准。

    干系太大了,只有在战争期间,才会有一些国家偷偷进行秘密研究,一旦暴露那将是全世界的口诛笔伐。

    不过现代医学的进步,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基于当初那些非法的,不人道的,残忍的人体试验数据。

    像东瀛的医学界,甚至是获得诺贝尔奖的医学界人士,都是站在华夏人的累累尸骨上得到的成就,而且他们从未反思,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些沾染了鲜血和人命的成果。

    艾瑞克·撒摩斯突然开口说道:“我愿意做志愿者!”

    他已经四十五岁了,被家族遗传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即使自己再坚持下去,恐怕也活不了几年,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替族人们做出牺牲,哪怕是当场死了,也是死的有价值。

    “不需要人体试验,我们可以参照观察样本,通过与正常人的对比,验证出病灶可能存在的位置,运气好的话,很快就会有结果。”

    李白还真把运气当成了治疗撒摩斯家族遗传性精神病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以试一试!”

    作为副组长,向铭杰教授首先表态,饭一口口吃,路一步步走,不断的积极尝试,总比被动的什么都不做要强,李白的提议好歹也是个方向。

    “同意!”

    向教授的徒弟高桥皓紧随其后。

    “同意!”

    “同意!”

    ……

    在没有更好的办法时,随大流是唯一的选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