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15节-人性
    看到照片上那么多大房间,还有大阳台,只要有心推算一下,就能够猜到绝不止是一两百平方那么简单,但是并没有多少人一下子就能想到其实是不逊色于别墅的大平层。

    毕竟在许多人心目中,别墅已经是高端豪宅的象征,再往上就只有城堡、庄园、皇宫和私人海岛。但是超越别墅阶层的豪阔,距离普通人的生活却更加遥远。

    除了独门独院的私密性,别墅和大平层的区别并不大,不过即便如此,依然在微信朋友圈里引发了轩然大波。

    李白同学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调侃者有之,羡慕者有之,起哄者有之,嫉妒的自然也不少。

    -

    颜老板终究没有跑完一百圈的铁人绕楼马拉松项目,他被小区保安和赶到的警察给强行拦下时,人已经口吐白沫,但是两腿依旧蹬个不停,等着送去医院。

    协助装修公司完成测量的李白在路过时顺手打了个响指,这个倒霉鬼终于消停了下来。

    “这家伙以后还会来找麻烦,这次太便宜他了。”

    肖女侠见李白就这么轻描淡写放过对方,似乎有些不忿。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不收拾个狠的,那家伙多半记不住教训。

    装修公司的设计师也颇为赞同肖薇的意见,如果对方自恃地头蛇的,装修公司接下来的工程就有麻烦了。

    李白摇摇头,淡定的说道:“不急,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也不是一两次就能形成的。”

    这句话仿佛是神转折,肖女侠和设计师呆呆的看着他,心底不由自主的冒起一阵恶寒。

    让恐惧形成条件反射,这得收拾多少次?未免也太狠了些,那个中年人以后别说是闻风而逃,恐怕光是听到李白的名字都得做噩梦。

    “嘶!这样会不会太狠了?”

    肖女侠反倒是心软起来,别看她嘿嘿哈嘿的拳脚生风,事实上连杀鸡都不会,也就嘴上叫的凶,一旦真的比狠,被李白一句话就给现了原形。

    “看对方的自觉,如果识趣一点,最多吃些小苦头,如果不识趣,呵呵……”

    李白的“呵呵”代表的意味有很多。

    他又不是逮谁咬谁的疯狗,还非得追到别人家里去斩尽杀绝?

    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对手的下场全看李白的心情,更何况现在是法制社会,什么都得讲法律。

    “别说了,你就是个坏蛋!”

    肖女侠总算是看明白了,最心黑手狠的就属李白,自己应该替那个姓颜的担心才对,白枉了这一番好心。

    “错了,我不是坏蛋,我是医生!”

    李白笑了起来,他的硕士学位可不是捡来的。

    肖女侠在父兄的庇护下,对社会的了解显然还停留在九年义务教育里面。

    社会是美好的,大部分都是好人,学校里的教育过于片面,忽略了人性的复杂。

    “就算是医生,也是坏蛋医生!”

    肖女侠才不会被李白带节奏,认准了他这个坏蛋。

    “那么你看他怎么样?有好几次都在偷偷打量你,说不定在心里有什么不好的心思,如果有机会的话,你猜猜他会不会对你做些什么?”

    李白话语一转,忽然指向设计师。

    怎么火又烧到自己身上?

    设计师愣了一下,随即涨红了脸,不知所措,同时仿佛被揭穿了心思,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敢!再偷看,就把眼珠子抠出来。”

    肖女侠亮出拳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设计师更加害怕了,想要拔腿就跑,结果心里刚有这个念头,就被李白按住。

    换做任何人,突然被揭穿内心深处的小心思,都会惊慌失措,方寸大乱。

    “别怕,这只是个玩笑!”

    李白又松开了手,替一脸煞白的设计师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接着对肖女侠说道:“人性存在多样性,所以绝不能用面具化标准来想象别人,任何人都会在任何时间生出一些荒诞无稽的念头,这很正常的,约束我们行为和选择的是日常生活环境,个人生活经验还有理智,我给你一个建议,到火车站附近包一个可以俯瞰整个火车站的房间,再拿一只高倍望远镜,去仔细观察每一个人,尤其是在火车站找活的人,白天和晚上,观察一个月,你就会有不少收获。”

    深入了解社会和人心的最好办法不是远远的观望鱼龙混杂的火车站日常,而是亲自去体验,站在人群中间,最好是找些活儿,更快的融入进去

    这是一个很好的人生成长体验。

    只不过李白怕肖江南误会自己真的拐跑了他的妹子,所以用这个法子虽然效果慢,但是更稳妥。

    毕竟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长时间逗留在鱼龙混杂的地方,难免会引发一些争端。

    “是吗?你别骗我!”

    肖女侠半信半疑,她只是社会阅历少,而不是真的傻。

    “是真的!”

    还没等李白开口,设计师小哥哥连忙猛点头,他曾经就在火车站被摸了钱包,那里简直就是浓缩的小社会,什么样的人都会有。

    “去看看也好!”

    李白点了点头。

    家人和朋友只能帮衬一时,最终还是得依靠自己,像今天这个情况,肖女侠就差点儿中了社会老油子的套路,如果不是李白当机立断的一招绕楼跑,这一下午恐怕什么事都干不成,光顾着吵架了,尽管不理亏,但是犯不上啊!

    “好吧!我去试试!”

    肖薇吐了吐舌头,嘿嘿一笑。

    到底是冰雪聪明的姑娘,李白的话一点就透,她也想看看社会真实的人性有多复杂。

    设计师带着一头冷汗回去后,很快发来了效果图、装修清单和报价。

    李白审核了一遍,提出了少量修改,待再次确认后,就很爽快的和装修公司签订了装修合同。

    装修圈子里的常见猫腻,一个都没有出现在合同里,设计师把自己接到这趟活儿的所见所闻说给同事们听,还真是惊吓到不少人。

    一方面是老板的关系户介绍来的生意,另一方面这个客户也不是好糊弄的,倒是没敢歪心思的念头。

    任何装修项目都会有猫腻,无非就是因为个人良心多或少罢了。

    装修公司收到李白的预付款后,在天华精舍的四楼大平层里放了一通炮仗,就正式宣告开工,乒乒乓乓的好不热闹。

    -

    被人送到医院的颜老板半死不活的躺了三天才缓过这口气儿来,到底不是运动员,突如其来的这么大运动量,把他跑瘫了也不是没可能。

    正如李白和肖女侠所预料的那样,颜老板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刚缓过气儿就开始翻着小三角眼,想办法把场子找回来。

    都说商人唯利是图,为了钱,连爹妈都肯卖,但是也有一句话,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为了这口气,头脑一热,犯傻的人还真不少。

    不过因为李白一句话而身不由己的可怕经历,到底还是给颜老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都快成了他的魔障。

    魔障不去,他绝对没胆子继续搞事情。

    颜老板到处托人打听,寻访有道高人,想办法对付那种能够控制人的“邪术”。

    不得不说颜老板还是挺有能力的,还真让他给问到了。

    从柴芳月那个臭娘们那里接手自己那套大平层的年轻人原来叫李白,在市第七人民医院上班,还是个外地人。

    真相立刻大白了,原来那天自己中的不是邪术,而是催眠术。

    只要是催眠术就好,对付这种没跟脚的外地小子,要比对付柴芳月那个老娘们容易多了,谁都知道柿子要捡软的捏,这可不就是个好捏的软柿子么!

    或许是颜老板打着李白替他把房子装修好,到时候好顺手接收的算计,原本还有些担心的装修公司并没有遇到上门来搞事情的人,毕竟想要干扰施工的办法太多了,装修公司只能应付一时,时间长了也拖不起。

    在医院门诊部日常坐诊的李白突然接到了如今已是银行支行长的大学班长江慧雪同学的电话。

    通话刚接通,江班长就劈头盖脸地问道:“最近没发生什么事吧?”

    “噗!江行长,大学四年同学一场,不带这么咒人的吧?”

    江慧学单刀直入的口气让李白哭笑不得,对方似乎在等着自己出事呢。

    “还不是为了关心你这个老同学嘛!有件事得赶紧告诉你,柴姐卖给你的那套房子有纠纷,最近你可得小心着点儿!这个柴姐真是太过分了,竟然还藏了这么个麻烦……”

    愤愤不平的江慧雪把柴芳月狠狠数落了一通,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中年妇女心机深,诸如此类,提醒李白的同时,也表明自己自始至终都不知情,没想过要坑老同学,而且从此以后保证与那个柴姐划清界限,友尽!

    柴姐甩的一手好锅,不仅以一个好价钱成功套现,还成功将麻烦脱手。

    如今已经一手交钱一手交房,连水电煤都过户了,天大的麻烦也落不到她身上,尤其是这会儿才假惺惺的告知江慧雪,明显不够地道。

    李白同学听了直乐,人精儿似的班长居然也会被人坑,这面子丢大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