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17节-见不得光的手段
    五六十分的评价虽然有点儿冤枉人,但是颜值肯定是下降的。

    原因无他,被人一耳刮子呼到脸上,再拿话一激,这张脸肯定得变拧巴,再好看也会变丑。

    年轻姑娘扭曲的俏脸肯定是看不成了,她想要一巴掌再抽回去,正好束缚衣到了,两位兵哥哥出身的保安同志也不是吃素的,直接联手罩了上去,三下五除二,打包完毕。

    “1毫升氯丙嗪注射!”

    李白看这个情况,不祭出镇定剂是肯定不行了。

    “明白!1毫升氯丙嗪!”

    完全占据上风的小护士苏眉洋洋得意的看了一眼手下败将,这骚货在进门前肯定没仔细看这里究竟是谁的主场。

    “不要!不要!我不要注射!救命啊!李医生,我不是故意的,是张四哥,是老城隍阁张四哥让我干的,妈呀,我再也不敢了!”

    被束缚衣牢牢套住,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年轻姑娘看到苏眉挑着可怕的针头,直接吓尿了,辣么粗的针头还不得把人给活活插死?!

    她只是来赚个五十块钱表演的,而不是来被插针头的,早知道会这样,打死她也不会接这个活儿。

    一想到快要活不成了,面无人色的姑娘毫不犹豫的把背后指使之人给卖了个干干净净。

    苏眉看向李白,后者却点了点头。

    “啊!”

    看到闪亮的针头向自己狠狠扎来,年轻姑娘翻着白眼晕了过去,随后就像死狗一样被保安拖走了。

    镇定剂还没等发挥效用呢,人就已经晕了,苏眉冲着李白耸了耸肩膀,俏皮的做了个个鬼脸,可爱极了。

    李白同学哑然一笑,他还没出手呢,搞事情的不速之客就已经躺了。

    一向柔柔弱弱,单纯善良的小护士发起威来,也是蛮吓人的。

    在场的吃瓜群众们表示淡定,精神病嘛,不就是这样的?

    大家都是表演系的,再疯的都有。

    走廊尽头的楼梯口有人影一晃,远远传来噔噔噔噔的仓皇脚步声往楼下而去,李白笑了笑,若无其事的返回诊疗室,继续叫号。

    除了闯进来搞事情的那个年轻姑娘,显然还有另外的人在暗中盯着,如果不是小护士苏眉半道儿杀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刀斩乱麻之势终结了这场闹剧,恐怕躲在远处观望的那个人会趁机在外面带节奏。

    社会人心险恶,危机无处不在,李白还提醒肖女侠去体验社会人生百态,然而在他自己身边却是暗战不休。

    刚刚发生的事情来的也快,结束的快,李白并没有打算告诉老班长江慧雪。

    江班长刚混上银行支行长也不容易,正在发展人脉的起步阶段,他也不好给对方添麻烦。

    “小王,能不能帮我查一下,老城隍阁的张四哥是怎么回事?”

    李白没打算麻烦江班长,但他还是给南hu区公安局的小王打了个电话。

    老城隍阁并不在nan湖区,不过区公安局之间的平级联络并不费事。

    “李哥,又有人来招惹你了?”

    小王的声音既兴奋又担心,他对李白惹上的事情都有了心理阴影,有时候能捡到立功的机会,有时候又可能会白忙一场,谁知道呢?

    “这家伙只是个替人收钱干活的,帮我摸摸他的底。”

    李白想要看看这条恶心人的搞事情产业链里面究竟有什么人,如果发现有五行欠牢狱或欠枪子儿的家伙,就顺手给铲了。

    同时也给颜老板一个警告,再这么人五人六的使下作手段,小心把自己也搭进去。

    “好嘞!李哥,就等我的消息吧!”

    小王警官兴冲冲的挂断了电话,开始忙活李白的交代。

    这不算公器私用,而是群众举报。

    不过李白相信,他跟那个颜老板打第二次照面的时间不远了。

    已经一个星期了,颜老板觉得自己的两条腿依然是软的,完全不得劲,起码再过十天半个月才能缓过这股劲儿来。

    他对抢了自己房子,又给自己下催眠术的那个小子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刚刚接到的一个电话却又让颜老板气的暴跳如雷。

    老城隍阁的小保安张四把事情办砸了,不仅没给那个李白泼上脏水,还把人失陷的第七人民医院,为此狠狠敲诈了他一笔所谓的捞人钱。

    天地良心,这还真不是敲诈,现在医药费就是这么贵,治个小感冒一百,拉个肚子五百,小动个刀就得几千块,在第七人民医院做个全面检查,没个四五千别想出这个门,而且还真查出一堆毛病,主要是生活习惯不好,没毛病才怪了,不过依然吓的那姑娘脸都绿绿的,没让病给弄死,恐怕先把自己给吓死。

    特么一个成天拉着狐朋狗友混吃混喝的小保安,冒充什么黑社会大哥。

    真是废物点心,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已经有银行圈的关系户向颜老板递话,暗示希望息事宁人。

    但颜老板以为是柴芳月那个臭娘们儿托人传话想要求和。

    屁!想的挺美!

    为了出这口气,颜老板不惜花了十几万,找专门混江湖的老仙儿给柴芳月埋了个雷。

    生意场上无父子,更何况还是彼此看对方不爽,这个局要是做成功了,埋在里面的雷起码能爆掉柴芳月七八百万。

    妈蛋!先出了这口恶气再说!

    柴芳月那里的局很顺利,只是颜老板没想到另一头居然会在李白这里摔了个大跟头,特么第七人民医院是精神病专科医院,上门搞事情前不会多看一眼么?

    不只是颜老板,连接这个活的张四也被惯性思维给骗了,从市一到市六全是综合性公立医院,谁能想到这个市七是专门看精神病的,谁能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真TMLGBD!

    颜老板又想骂人。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换做一般人,找个妹子泼脏水,名声立刻臭大街,哪里还有脸继续在原单位里待下去。

    剥了医生这层皮以后,软柿子就更软了,还不是想怎么捏也就怎么捏。

    颜老板的原本用意是让李白灰头土脸的被单位赶出来,然后再各种炮制,玩痛快了,才把房子给弄回来,但是他显然低估了李白在第七人民医院里面的特殊地位。

    无论是保安还是护士,都坚定不移地站在李白这一边,当然还有一些专科医院的特殊性质。

    压根儿就是一个雷场,谁来谁死。

    颜老板和他找的城隍阁张四全都玩脱了,舍得一身春光乍泄的年轻姑娘直接陷在里面,正祈求漫天神佛开眼来搭救一把呢!

    这个结果既在情理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颜老板还想玩别的花招,但是没那么容易,找个警察吓唬人,当人家警察叔叔是傻的呢?鬼才会答应。

    湖西市好歹是省会,谁敢这么干,被扒皮都是轻的,又不是生死过命的交情,凭什么帮忙扛这种雷。

    用白道手段搞李白肯定是行不通,至少第七人民医院作为公立医院也不是摆设,起码也是半个公门,要是医院领导护犊子,估计谁的脸上都不会好看。

    当初为了千把万而不得不抵押房子的颜老板肯定没那么大的能量,想要使唤省会湖西市的官面力量,至少得百亿身家起步才行。话说回来,要是有这个钱,谁还跟几千万的房子较劲儿?

    所以注定了颜老板只能玩一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

    得了!啥也别多想,直接找人把这小子揍一顿吧!

    小三角眼翻了半天,颜星实在想不出更有技术含量的报复方式,只好悻悻然又拿起手机,拨出了张四的电话。

    “老四兄弟啊……”

    TMLGBD!

    -

    装修公司的进展挺快,因为有毛坯清爽利落的底子,第一天砸墙,后三天开槽布管线和挂轻钢龙骨,不锈钢冷热水管和强弱电全部铺到位,地暖用电的,还省事。

    第五天沟槽回填,顺带着所有房间地面和墙面找平,后面起码一个星期内,工地上都不会有人。

    没办法,找平的水泥地面还没干,脚都踩不进来,不然一脚一个印就全白瞎了,所以屋子里根本进不得人,只能耐心等待水泥全部硬化,才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施工。

    永凌武道健身馆已经搬得七七八八,从一到三楼变得空空荡荡,大块橱窗玻璃卸了下来,被再次利用,原面积用不上,还能裁成小块,总之都不会浪费。

    不止是玻璃,还有管线和电器,都跟着各种健身器材转移到刚刚装修完毕的新营业场所,不少得到消息的老客户也跟了过去,中间只停业了两天,肖家兄妹还安排了人留守在搬空的老店,指引那些未能收到搬迁通知的客人前往新地址。

    整个19层只剩下了李白一户,不止是他,其他楼层还有零散的住户,开发商的最终限定时间还没有到,水电煤也没有停,所以李白依旧心安理得的继续住着。

    原本热闹的商住两用楼迅速变得冷清下来,有些完全空无一人的楼层犹如鬼域般死寂。

    一旦拆楼工程正式开始,李白最多在医院过渡几天,就能够搬进装修好的新家。

    因为贴的是墙纸,也没有多少木工,用胶量不大,所以房子里并不会残留有多少甲醛,装修完就搬进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