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23节-出院
    壹中文网 字网网

    短视频刚发过去没多久,李白就得到了江慧雪班长的回应。

    江班长:“这人是谁?颜星?那个颜老板,天哪!老同学,你究竟干了什么?该不会把人给绑了吧?”

    视频真的很短,最多只有十秒钟,但是江慧雪却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越看越心惊。

    自己刚才还在警告老同学,让他小心那个颜老板的卑劣招数。

    可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下一刻,这位老同学居然发过来一个自己与颜老板在一起的视频。

    看那个颜老板的脸色,不止是强颜欢笑,更像是欲哭无泪,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江慧雪就算是看不出来,也能猜到个ba九不离十。

    李白:“怎么可能?再给你来一张!”

    又是一张照片传过来。

    表情依旧的颜老板占据了中间的C位,在他身后左边是李白,右边是一个年轻的警察。

    再往三人的身后看,似乎有“从宽”、“抗拒”的字样,不难猜出应该是“坦白从宽”和“抗拒从严”。

    江慧雪有些发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迫不及待的再次拨通了李白的手机,质问道:“颜老板怎么跟你在一块儿?你们又在唱哪一出?”

    “还能唱哪一出?当然是捉拿归案啦!”

    李白重新捡起那三支三棱针,随手一甩。

    笃笃笃三声连响,三枝三棱针彼此间距相差无几的插在他原来所坐的那张椅子靠背顶端。

    这一手突如其来的精准绝活儿让颜老板更加绝望。

    这个年轻医生不止会催眠术,竟然还会暗器,手上要是有几十支这样的钢针,怕是同样数量的汉子都近不得身。

    小王警官却两眼直发亮,这一手厉害了我的哥,好想学!

    学不会李哥的催眠术,能够学到暗器本事也不错啊!

    以后就叫小王飞针,一针入魂,这个刁!

    “捉拿归案?那些黑社会呢?他们没来找你的麻烦?”

    江慧雪倒是不怕颜老板本人亲自动手,就怕那些收了钱的黑社会。

    “嗯,全在看守所里画圈圈,百十来个,一个都没跑!”

    李白耸了耸肩膀,向小王望去。

    这是小王的功劳!

    小王冲着李白竖起大拇指,跟着李哥有肉吃,自己的年终总结报告有更多的说头。

    一时间,这个二货又把自己因为乌鸦嘴被关了三天学习班给忘了。

    “……”

    班长大人心里十万头草泥马席卷而过。

    尼玛!

    自己还在为老同学的安全担心,可是这位倒好,一声不吭的就把颜老板和他的狗腿子们一网打尽。

    公安部门的效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

    江慧雪并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自然是想破脑袋也依然想不明白,这个死鬼!

    到底该怪谁呢?

    百十号人手持凶器,乌泱乌泱的堵在人家楼底下,而且还是涉外案件,一个搞不好就是外交大事,这些倒霉孩子完全是自投罗网啊!

    要不是小王自己瞎编了个故事把外国人吓跑,外事单位恐怕还真不知道该咋办,好歹也是贵族,虽然不是官面儿上的身份,但是在欧美那一片儿依然小有影响力。

    奥贝利奇家族来自于巴尔干地区,千年的火药桶里面能有什么善茬子?龙骑士团存续至今并非没有依仗,能够让罗伊和伊万诺维奇兄弟俩自己走人,对于nan湖区公安局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只不过最后苦了小王同志,但是这口锅背的真心不冤。

    至于李白同学本人,当时他站在厨房窗口前,手里拎着开水壶,瞅着楼下突然警车云集,一脸茫然。

    “班长,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先不多说了,我这儿还要继续审问呢!”

    李白听到对面没动静,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转过头向小王说道:“都快十点钟了,咱们抓紧吧!”

    他是打着义务帮忙的名义过来幸灾乐祸的,业务客户可不止是颜老板一个人,还有九个其他案子的嫌疑人在隔壁相邻的几个单间里等着排队呢。

    李白的到来让nan湖区公安局十分高兴,以提供一顿夜宵为代价,从看守所里提出嘴巴最硬,脾气最臭的几个家伙,正巧有机会,也别等了,全拉过来凑数一块儿开整。

    小王警官恶狠狠地瞪了颜老板一眼,说道:“墙上的几个大字,你应该能够看懂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怎么个严法儿?我想你心里应该有点儿逼数!”

    占据了大半桌面的各种工具,既整齐,又狰狞……

    颜老板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苍白的努力点了点头。

    他比老城隍阁的张四哥还痛快,如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所做过的种种不法全部交待的清清楚楚,等送到检察院进入公诉流程,刑事加民事,起码十年没个跑。

    次日一大早,李白打着呵欠来到医院。

    直到凌晨四点钟,他和小王警官及nan湖区公安局的老刑侦们才把包括颜老板在内的十个嫌疑人口供搞定,回到家只眯了三个小时,又匆匆赶来上班。

    好在今天是星期六,再坚持一下,明天就能好好缓过劲儿来。

    “李医生,早啊!早饭吃过了吗?”

    医院还没有开张,小护士苏眉正在吸着豆浆,手上还拿着葱油饼卷油条,这是湖西市本地早点的特色吃法之一。

    一块饼和一根油条,卷巴卷巴就能对付一顿早饭,来袋豆浆或者一盒牛奶,有营养,又有热量,味道还不赖。

    “吃过了!”

    李白微笑回应,他走了几步,忽然回转身,说道:“苏眉,那天被强制送进住院部的姑娘可以出院了。”

    苏眉讶然道:“那个不知羞耻的疯婆儿?就这样放她走了?”

    那个骚货当时可把人给恶心的不轻,她愤而出手,一巴掌就把对方给抽懵逼了。

    听到李白打算放对方走,苏眉有些不甘心。

    “背后的指使人被一网打尽,像这样的小鱼小虾,留在这里只会浪费床位,况且又榨不出多少钱。”

    尽管于公于私,李白都可以起诉对方,不过他还是决定放这个迷途的羔羊一马。

    毕竟是受人指使,并非主观意愿,更何况在第七人民医院已经吃足了苦头,哪怕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有任何报复的心思,这与颜老板、张四哥等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得饶人处且饶人,李白并不会把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这些无关紧要的小喽罗身上。

    “说的也对,她最应该去的地方是劳改农场,而不是关在这里浪费粮食。”

    苏眉一想,李白说的也有道理,第七人民医院是公立医院,每一分钱都是社会公共资源,这样浪费有点儿可惜。

    当然,如果能够额外创收的话,又另当一回事。

    被扣在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几乎整整十天的倒霉姑娘足足瘦了一大圈儿,脸上原本还有些婴儿肥,这下可好,直接变成了锥子脸。

    她一看到李白,还没等后者开口,就当场给跪了。

    “大哥,大哥,俺错了,俺不懂事,老瓜子胡里八涂的做错事,再也不敢咧!都是张肆那个王八羔子。”

    一口的安庆土音,与已经老实坦白的张四哥大概是老乡的关系。

    只不过就是因为这份老乡关系,如今着实被坑惨了,王喜妹在住院部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突然冲出个精神病患者,顺手把她给打了。

    精神病杀人不犯法,打人就更不用说了,虽然被打一顿不一定会有性命之忧,但是架不住这里的精神病患者多,以她的小身板,大概挨上四五顿揍,就得一命呜呼!

    “好了!收拾一下,准备出院。”

    李白已经跟住院部的人打过招呼,准备放人。

    至于费用,张四哥早就派人过来预缴了费,少部分是真开了药,但是大部分都开了玉米淀粉丸子安慰剂。

    “大哥,你别骗我!”

    王喜妹却战战兢兢的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以为自己要在这里待一辈子,就算是个好人也得迟早变疯。

    这几天被吓惨了,都有点儿神智不清。

    “你还想住几天?没关系,我可以给你打证明,哎,别跑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李白话音未落,王喜妹如逢大赦,连自己原来的衣服都没拿,穿着病号服就撒开脚丫子往外就跑。

    这大概是华夏版的飞跃疯人院吧?

    “嗨!过会儿还得回来!”

    李白摇了摇头,与管着档案和病房的沈松交待了一句,便返回了门诊部。

    提前得到通知的保安们也没拦,任由王喜妹冲出了住院部。

    正如李白所预料的那样,还不到一刻钟,王喜妹又回到了第七人民医院。

    当然不是自愿的!

    附近的热心群众看到第七人民医院大门口突然冲出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年轻女人。

    还能咋想?

    当然是扭送回来!

    出了医院大门,生存距离硬是没能冲过五百米。

    “放开俺,俺已经出院了,俺没疯,放开俺,救命啊!”

    姑娘拼命挣扎,七八个热心群众联手将她押了回来。

    其中一个热心大伯感慨道:“这丫头,真是病的不轻啊!得好好治治!”

    -

    -

    中文网更薪快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