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27节-老师宗的小徒弟
    壹中文网 字网网

    在通常情况下,无论是b超,还是ct,又或是核磁共振,所能够提供的视觉画面基本上都是二维的。

    即使是打印出来的透光胶片,也是一片一片的,而且往往是单向的,对于器官组织的解析透视,往往需要医学人士的专业经验协助判断,其间的误差和盲区不言而喻。

    李白将长宽高为三维立体坐标,画出各一万条等分线,将人脑组织划分出100001000010000个立方体,比布鲁德曼分区更加精细,以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脑组织来说,已经足以锁定病灶位置。

    这也就是凭仗着拥有琉璃心的李白,如果换作其他人,绝无可能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一一仔细比对撒摩斯家族与正常人的脑组织区别,一是缺乏足够数量的高精密度对比样本,二是不可能将ct机与核磁共振这类大型医疗设备当作普通扫描仪来用,人体也承受不了反复扫描的放射剂量累加伤害。

    李白的琉璃心却完美弥补了当前的医疗设备性能不足,效果甚至超过了组织切片,第七人民医院里存在大量的样本,琉璃心可以随时随地映射对比,效率自然要比ct与核磁共振高的多。

    “等等?李医生,你真的确认这是撒摩斯家族的遗传性病灶所在?”

    作为神经外科教授,向铭杰对李白的研究成果表示不可思议,尽管那个立体小方块位于间脑内部,很有可能是一组特殊的神经元组织体,以其所在位置,确实能够影响到睡眠状态。

    人脑的复杂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器官组织,没有精度足够的三维扫描工具,想要找到其中几乎微不可察的病灶所在,不啻于大海捞针。

    国外那么多一流的专业医院,那么多医术高超的同行,花了几百年,甚至十几代医生坚持不懈的努力,依然没有太让人满意的进展,李白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发现了这个不同寻常之处,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或者说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为的。

    “这是一个概率学的问题!”

    李白并没有详细回答自己发现病灶组织的全部过程,反而点明了一个理论。

    不要以为心理学专业只学习相关的专业知识,高等数学、概率学和统计学都会有涉及。

    概率学还牵扯到统计学,发现问题的机率就像中彩票一样,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命中目标的可能性虽然存在,或许是在下一刻,或许是在最后,周边细节所做的努力和完善只会有限度的缩短发现问题的时间,却无法保证百分百的圈住问题核心所在。

    简单的说,就是狗屎运!

    特么这种情况还真的存在。

    听到李白的回答,不仅仅是发问的向教授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其他人也是同样的一脸不可思议。

    真特么……让人无言以对!

    不过发现了不同寻常的遗传性组织结构是一回事,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病灶所在,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自从来到第七人民医院后,在李白施术压制下,幻觉发作次数明显减少,气色也好了许多的艾瑞克撒摩斯也是研究治疗小组的成员,他沉声道:“我愿意一试!”

    撒摩斯家族寿不过半百,以他45岁的年龄,而且也是家族最年长者,可以说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哪怕在下一秒去见上帝,都算不上是什么意外。

    只要能够解除撒摩斯家族背负了几百年的诅咒,他不惜一死。

    “我不同意!”

    向铭杰毫不犹豫地反对,作为专门给人开瓢的刀把子,人命就在他的刀尖,轻易不敢赌这个风险。

    “艾瑞克先生,这个还不着急,我们需要进行多方位,更加深入的技术验证!”

    李白向这位撒摩斯家族的最年长者虚压了压手掌,安抚对方的激动情绪。

    “十分抱歉!”

    艾瑞克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带着歉意一躬身,重新坐了下去。

    “艾瑞克伯伯,我们会被治好的。”

    睡眠得到完全充足的安妮撒摩斯握了握大伯的手,给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嗯,是的,小安妮,我们一定会好的,希望撒摩斯家族的噩梦在我们这一代身上终结,上帝保佑撒摩斯。”

    艾瑞克握住挂在胸前的铂金十字架,轻轻一吻,默默祈祷起来。

    十分理解撒摩斯家族承受了几百年的痛苦,李白说道:“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动物试验,手术工作也可以准备起来。”

    向铭杰教授的徒弟高桥皓疑惑地说道:“会不会太急了?我们还没有完全确认!”

    “就目前而言,动刀是最快捷的办法,迟早要动,不如早点准备起来。”

    李白对这个特殊的脑组织结构比其他人了解更深。

    “好吧!我们先策划几个方案!那么器材……”

    高桥皓突然皱起眉头,到目前为止,第七人民医院所动的脑外科手术,基本上都是很简单的手术,精密而复杂的手术则缺乏足够的器材。

    “我们可以上to刀!”

    向铭杰教授立刻精神抖擞起来,这一刀下去可就是99级啊!

    公立医院想要获得上级拨款向来十分困难,原因无他,全国那么多公立医院都是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嘴,上次周院长拿到的那笔赞助,门诊部和住院部都是雨路均沾,主要用于硬件改造和老旧设备的淘汰,全院一盘棋,大锅饭式的分配注定神经外科无法得到有力的硬件升级支持,倒不如借着这个机会狠狠薅一波羊毛,让科室的硬件水平直接上一个台阶。

    “钱不是问题!”

    艾瑞克完全可以代表撒摩斯家族对第七人民医院的支持。

    “这就愉快的决定了!”

    李白耸了耸肩膀,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接着说道:“针对这个脑组织结构的研究可以立项,一旦验证通过,我们就可以先进行初步试验,艾瑞克先生,到时候会有一定的风险性。”

    艾瑞克斩钉截铁地说道:“撒摩斯家族没有胆小鬼!”

    精神专业用药向来十分谨慎,更不用说在脑子里动刀,说是没有风险肯定是在骗人。

    李白开门见山的态度让他十分满意,这说明第七人民医院是准备玩真的,绝对不是为了糊弄撒摩斯家族。

    开刀哪有不死人,撒摩斯家族必须承担这个代价。

    李白在例会刚开始时就抛出来的这个发现信息量颇大,研究治疗小组成员们想要全部消息掉,估计需要一段时间,因此在回答了几个提问后,他就宣布会议提前结束,同时让苏眉将与这个发现相关的资料分发给所有人,作为会议后的研究参考。

    原本需要开三四个小时的会议,结果刚过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李白并没有返回诊疗室继续坐诊,而是来到一楼挂号大厅。

    没等多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带着一个小丫头走了进来。

    “何老宗师!”

    李白当即迎了上去。

    与第一次见面时,仿佛中年人一样的“百步神拳”何相鹏老宗师相比,这一次再见到对方,却是老态毕现,与实际年龄完全不相符的黑发里面出现了许多白发,似乎亲传弟子王继杰被鉴定出充满暴力特质的xyy染色体缺陷,在逃亡途中被警方一枪爆头的消息打击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大不如以往。

    “李医生,让你久等了。”

    尽管亲传弟子间接死于李白之手,但是何老宗师也是一个十分明事理的武林宗师,并未因此怨恨过对方,只怨自己疏于管教,居然未能看出来这个弟子的狼子野心。

    “没关系,我也是刚好下来,这位是?”

    李白望着何老宗师身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新鲜小萝莉,保质期看上去起码还有六七年。

    “呵呵,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小玉儿,叫师叔!”

    何老宗师的心情似乎极好,为李白介绍自己身边的小人儿。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当他对一身绝学后继无人而绝望的时候,老天爷开眼,意外发现了这么一个资质极佳的小人儿。

    虽然年纪小了点儿,但是没关系,好好培养,将自己的一生所学倾囊相授,将来绝对是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武道宗师。

    曾经死寂的心又重新复燃,何老宗师又有了新的目标和动力,这次看到李白时,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笑容。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失去了一个喜怒无常的大徒弟,又得到了一个乖巧机灵的小徒弟,何老宗师也感到命运弄人。

    “师父,他不是医生吗?难道也会武术?”

    小萝莉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李白。

    “是啊!李白医生是一位身手丝毫不下于你师父的高手,以后你可要向他多多求教。”

    因为上次湖西市武术界有些莽撞冒失的收徒事件,却使何老宗师对李白的武道修为有所了解,再也不敢有丝毫小觑,对方年纪虽轻,但是那一手无形剑气,被推为湖西市第七位武术名家也丝毫不为过。

    只是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有人喜欢混医疗界,武要同道们也无可奈何。

    不过这并不影响何老宗师希望自己新收的小徒儿从李白那里偷学个一招半式,当作意外的收获。

    中文网更薪快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