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32节-信号
    李白只是把疑似文字的图案指出来,至于上面究竟是什么字,有什么意思,他就完全不懂了。

    “断龙……”

    徐今教授一脸惨白。

    虽然一时半会儿看不清楚后面的那两个飞鸟篆字,不止是专业人士,哪怕连看过武侠小说的普通人都知道前面两个字究竟代表什么意思。

    “想要打通这块大石头,要么用大型激光切割机,要么用炸药爆破,不过里面机关重重,就怕会触发更多的机关。”

    李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他看向通道外的那些灯光,大型激光切割机能不能运过来是一回事,但是可以肯定,激光一开就是电老虎,想要切开这么厚的石头,起码得有几万瓦的功率,当前拉过来的线路肯定承受不了,按照电线一平两千瓦的标准计算,起码得换成十几平的粗电缆,而且整个景区其他位置都必须限电,甚至是关闭供电。

    所以不止是激光切割机,最好还得有足够输出功率的柴油发电机。

    “对,不能用炸药,真是见鬼!”

    施工队黄队长脸也绿了。

    他让施工人员打钻眼,想要用炸药爆破,重新打通进入古墓的通道。

    经过李白这么一提醒,现在看来,这个主意简直糟糕透了。

    更何况当前使用的钻机功率不够,光靠在这块带有“断龙……”字样的大石头上打孔,也依然是杯水车薪。

    “他们会不会在里面被闷死?虽然之前做过通风处理,但是不一定能够坚持那么长的时间。”

    徐今教授支持黄队长在石壁上钻孔的主要理由,就是想办法往被封闭的古墓里面输送空气,他一直都在担心着,人可以暂时不吃饭喝水,但是呼吸却一刻都不能停。

    在这个时候,他和施工队长已经完全将李白当作有真本事的风水大师来看。

    “不用担心,有复杂机关的地方,往往有通风口,否则过于密封的话,机关会因为气压问题而无法启动。”

    李白的琉璃心透过八米厚的石壁,隐隐有察觉到气流变化,才敢如此自信的说。

    这个判断只是基于逆向推理,设计古墓机关的匠师或许不知道“气压”这个词,但是一定能够理解空气的相关属性。

    跟着下到通道的章开成问道:“李大师,有办法救里面的人吗?”

    这个年轻人一来到这里,很快就让所有持怀疑态度的人迅速信服,显然也是一位有真本事的人,周大师果然没有看错人。

    李白笑了笑,说道:“更正一点,我不是大师,也不会风水术,我是医生,准确的说是精神科医生。”

    “可是您怎么会……”

    章开成挠了挠惨淡的发际线,目瞪口呆,对方分明说的头头是道,为什么突然又不承认自己是风水师,是什么劳什子的精神科医生?!

    不止是他,连考古队的徐今教授和施工队的黄队长同样满脸呆滞,他们都已经相信了李白的风水师身份,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老母鸡变鸭?

    风水师变精神科医生!

    这不科学啊!

    “不明白吗?”

    李白摇了摇手指。

    “不,不明白!”

    章开成咽了咽口水,和另外两人齐齐摇头。

    “很简单,我看的不是风水,而是逻辑推理啊!”

    李白揭开了真相,条条大路通罗马,大道三千皆可成道,万法归宗,跨专业的衍生应用也同样是可行的,以医道入饮食,以武术入健身,以兵法入商战,这些都是跨领域的应用实例。

    逻辑推理?

    章开成张大了嘴,一脸难以置信。

    黄队长和徐今教授彼此面面相觑,同样是感到不可思议。

    李白没再理会三人的反应,继续说道:“拿个锤子过来,顺便问一下,进去的人懂不懂摩尔斯密码?”

    “不知道!”

    徐今教授咧了咧嘴,对方的要求太高了。

    如今无论是有线还是无线的电报机,都已经沦为玩具,除非是发烧友,谁还会去学摩尔斯密码。

    有这个闲功夫还不如去考本汽车驾照。

    “算了,我自己先敲几下试试。”

    李白接过从通道口外面送下来的八角铁锤,在手里掂了掂,然后狠狠砸在石壁上。

    咚!

    石屑纷飞。

    紧接着又是一记重锤!

    咚!咚!咚!

    沉重的锤击声回荡在考古发掘现场,许多人都望着通道口内,站在石壁前挥动铁锤的人。

    每砸一次,石壁上都会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凹坑。

    施工队黄队长的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他十分清楚石壁的坚硬程度,黄山的石头没有一块是软的,连钻机都钻的那么辛苦,一锤子就能砸出这么大的坑,可以想像的到,其中蕴含的力量有多大。

    如果只是一锤两锤,倒也罢了,偏偏对方像不知疲倦似的一下又一下不带停的猛砸,一个个凹坑重重叠叠的出现在石壁上,崩碎的石屑四溅飞射,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石壁前铺开一层薄薄的碎石。

    黄队长甚至毫不怀疑,李白一直这样砸下去,这块堵住通道口的厚重巨石最后完全被敲碎也不是没有可能。

    与之前噪杂的钻磨声完全不同,间隔无比清晰的锤击声硬生生透过八米厚的石壁,传入黑暗深邃的古墓深处。

    在东拐西转的墓道迷宫某个角落里。

    坐在地上养精蓄锐的周水根忽然睁开眼睛,沉声道:“你们听到了吗?”

    一个跟着诸超野的男学生疑惑道:“什么?”

    “教授,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吃人的虫子吧?”

    另一个女学生拿着手机,自带的灯光照亮她的脸,一片煞白。

    现在只有她的手机是亮的,其他人为了省电,都保持着关机状态。

    之前说话的那个男学生颤声道:“应该不会吧?迷琳,你可别乱说。”

    诸教授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要慌,节约体力。”

    他十分庆幸跟着一起下来的那些施工人员都有矿井工作经验,这些工人的镇定和冷静感染了所有人,避免了因为陷入困境而引发集体情绪失控的危险。

    就在三十多个小时前,他们顺着之前探明的墓道往前深入考察过程中,布置在沿途的灯光突然齐齐熄灭,随即往古墓内输送压缩空气的气管也瘪了下去。

    诸超野教授等人立刻知道不妙,想要循着原路返回,即发现墓道竟然发生了变化,一些通道被封死,电缆和输气管完全被截断,而且还出现了一些陌生通道,使之前绘制的部分墓道迷宫图完全失去了用处,他们这些人也因此被困在了这里。

    在这一天多的时间里,即使轮流开机照明,再加上随身携带的充电宝,所有人手机里面的电量储备都已经消耗掉了大半。

    如果再过上一天,恐怕众人都将会彻底陷入黑暗中,迷失在这座神秘未知的古墓里面。

    “嘘,不要出声!”

    盘腿席地而坐的风水师周水根突然将耳朵贴在墓道冰冷的石壁上,仔细倾听着什么。

    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他们之所以能够在机关遍布的古墓中安然无恙的走到这里,都是因为这位周大师的缘故。

    “等一下,真的有动静!”

    周水根的声音里平空多了一丝激动。

    他十分确定,自己依靠的坚硬石块正在传递过来有节奏的微弱震荡。

    “什么?有动静?”

    诸教授也扑到了石块堆砌的墓道墙壁上,将耳朵贴紧石块,努力去听。

    其他人跟着有样学样。

    “有,真有!”

    一个工人倾听了片刻,失声惊呼起来。

    “我们有救了!”

    跟着诸教授的男学生蔡何喜极而泣。

    “会不会是机关的声音。”

    被困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女学生师迷琳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侥幸,准确的说,她的情绪正在崩溃的边缘,什么事情都会不由自主的往最坏方向去想。

    “迷琳,你不要乱说!”

    蔡何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也被吓得不轻。

    “呵呵,不是机关!”

    周大师却笑了起来,轻敲着石壁说道:“机关怎么可能会发出国歌的节奏”

    诶?!

    所有人都呆了。

    如果设计古墓的古代匠师能够让机关发出现今国歌的节奏,他们就算死在这里,恐怕也认命了。

    “确实是国歌,是外面的人,一定是外面的人!”

    之前同样听到震荡的施工人员倾听了一会儿,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没错,他们在给我们发出信号!”

    周水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们有救了!”

    男学生蔡何笑了起来。

    “他们怎么进来?”

    女学生师迷琳永远都是悲观主义者,她的话一出,笑声和欢呼声戛然而止,被这盆凉水给泼的不轻。

    “我们先想办法向外面发出信号。”

    周水根看了看石壁。

    “我们一起敲,动静可以大一点。”

    诸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支持周大师的提议。

    所有人都想办法寻找石头,有的人用石头,有的人用施工人员带进来的工具,实在没有的,干脆就用手掌。

    咚咚!咚咚!咚咚!

    正在用八角铁锤猛砸石壁的李白突然停了下来。

    缠在手臂上的青蛟刚刚提醒他,石壁内侧有动静。

    “怎么了?”

    章开成,徐今教授和黄队长异口同声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