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43节-偷东西
    新壹中文网.1. 更快字网网

    听风水师周大师说那条青蛇是灵蛇,如果换作其他时间或其他场合,诸教授等人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但是现在,他们每一个人都毫不怀疑。

    能够玩手机,喷杀无数毒物,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蛇类,恐怕“灵蛇”是唯一的解释。

    见识过青蛟的那几个工人也坐着没动。

    只有那些没见过的工人,条件反射般抄起家伙,当然是铁铲、锄头和钢管等趁手的家伙什。

    他们刚拿到手,就见诸教授等人脸色齐齐一变。

    “不要!”

    “别动手!”

    “别去碰它!”

    其中数女学生师迷琳的声音最为尖锐刺耳,颇有穿云裂石之势。

    “把家伙放下!不要去惹那条蛇,千万不要!后退,都后退!”

    风水师周水根满脸紧张,抬起双手让那些反应过于强烈的工人住手。

    他依然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条青蛇是怎么喷死满通道的毒虫毒蛇,要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帐篷里的所有人也来上这么一口,特么就活见鬼了!

    刚从东皇太一的祭祀之地脱困,却在这里遭到团灭,你说冤不冤?

    拎着一根钢管,满脸横肉的工人有些讪讪然地说道:“可是那蛇……”

    “没什么可是的,让你放下就放下!除非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

    这会儿连面条都不吃了,诸教授也急了眼,他也害怕触怒那条青蛇。

    “快放下,出去,都出去!”

    “听诸教授的话!”

    跟着诸教授的那些工人也着急上火的劝着,所有人都在帐篷里面,连逃都没地方逃。

    那些工人只好迟疑的放下那些家伙,往后退去,却依旧有些不以为然。

    “还不快回来!”

    李大魔头捧着一碗面条站在帐篷门口,大喝一声。

    他刚刚去领自己那份面条,回转来就看到这一幕。

    忽然所有人眼前一花,青蛟在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正当诸教授和风水师等人东张西望,四处巡视的时候,青蛟已经出现在了李白的肩膀上,正往面碗里面探头探脑。

    在这位妖王眼里,那些凡人显然还没有这碗香喷喷的面条更有吸引力。

    因为是救援功臣的缘故,他的面碗里是加了重料,两个荷包蛋,大片的火腿,一根根鸡丝,碧绿的青菜叶,真正镇碗的主角是一大块厚厚的红烧大排。

    有这么多额外的添头,这一大碗方便面死而无憾。

    风水师和诸教授等人不约而同的齐齐松了一口气,真的是好险!

    “摄像头又好了!”

    将注意力收回来的技术人员,看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不再是水平状态,而是又变回了俯瞰模式,仿佛方才只是发生了机械故障。

    不过他很快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那,那个石箱子,不见了!”

    “什么!”

    诸教授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没有塔尖的平头金字塔状祭坛上只剩下四角的石灯,而中央的巨大石盒不翼而飞,地面上只剩下一个石盒的轮廓。

    “应该是沉下去了!诸教授,你看,这几个地方有凹陷的痕迹,并没有完全复位。”

    跟上来的风水师周水根眼尖,指着祭坛上几个位置,摄像头画面足够清晰,虽然无法转动,但是并不影响变焦,五倍光学变焦,还有并未关闭的灯光照着,足以将祭坛顶部的情况拉到近若咫尺,看得分明。

    幸亏他吊在尼龙绳上将整个祭祀空间看得仔仔细细,连一丝细节都不肯放过,否则也不容易发现这些细微的变化。

    “沉下去了?嘶!还真是有可能!”

    祭祀空间里面机关陷阱密布,诸教授并不怀疑这座高大的祭祀里面会藏有更加复杂的机关。

    不要以为古人没有高精度机床就没有办法制造出复杂而精密的东西,要知道游标卡尺的原型就诞生于汉代,实际时间或许还能再往前推一推,像春秋战国曾侯乙尊盘这种逆天神器,就算是现代的五轴数控机床也照样得犹豫一下。

    “应该是水浸到了机关里,触发了某种保护措施!”

    周水根摸着手腕上的珠链,推测方才发生的变故,这或许是一个巧合。

    就在悬挂摄像头发生故障的时候,那只巨大的石盒沉入祭坛,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解释。

    毕竟这么大,而且十分沉重的石盒子不可能平空不翼而飞,想要搬走也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够办到的。

    “什么情况?”

    李白端着面碗走过来,他一没留神,让清瑶妖女抢走了那块厚厚的大排。

    谁知道她是怎么张嘴的,反正一眨眼就没了。

    “李医生,那只石盒不见了。”

    诸教授让开位置,指了指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空空荡荡的祭坛顶部。

    “没了?”

    李白低下头望向那条准备继续偷吃的青蛟。

    顺着他的目光,风水师周水根看到了青蛟,瞅着李白阴晴不定的脸色,大概是要把这条“灵蛇”给一筷子摁进面碗里的架势,他也想起不久前这条青蛇还钻回祭祀空间过,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地说道:“应该与它无关吧?”

    这么轻的蛇,想要触发机关,恐怕也不太容易。

    “不好说!待会儿我再下去看看。”

    李白咬牙切齿,这妖女真不客气,又抢了他一只荷包蛋。

    碗里总共就俩,再这么下去,恐怕就只剩下面汤了。

    诸教授与周水根互相对视一眼,他们也想知道原因。

    没再给青蛟偷吃的机会,大魔头三两筷子扒拉完碗里的面条,然后把碗一放,直接纵身跳进了地洞里。

    就像玩高难度杂技一样,大幅度荡起两指粗的尼龙绳,直接晃着落到祭坛顶上。

    刚踩到石板上面,就察觉到机括声摩擦,李白往边上横移,方才所站的位置突然陷落,露出三尺见方的大坑,坑底露出一支支尖刺,寒光闪烁,让人毛骨悚然。

    在外面通过悬挂摄像头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惊出一身冷汗,幸亏李医生身手矫健,换作其他人就这样贸贸然的踩上去,恐怕当场就得死于非命,别说考古研究,哪怕能够保住性命就已经不错了。

    琉璃心再次扫过祭坛,尽管被清瑶妖女破坏过一部分机关,但是这里却依然步步杀机。

    李白没有多待,扯着未曾松手的尼龙绳重新爬了上去,他并不需要继续察看,因为琉璃心已经找到了答案。

    确实如风水师周水根所猜测的那样,丈许长的巨大石盒因为机关发动而沉入了祭坛内部,足足有两丈多深,李白的琉璃心差一点儿就覆盖不到它。

    不过石盒里面的东西与之前相比,金器和玉器一件没少,甚至连更加珍贵的玉简都没少一支,唯独少了那口满身窟窿眼的钟形怪玩意儿。

    连想都不用多想,李白就知道是清瑶妖女偷的,她的储物龙鳞里面各种金银珠宝并不少,根本看不上石盒内的那些金玉,反倒是情有独钟,足见这口怪钟似乎有些不凡。

    至于石盒之所以会下沉,多半是因为妖女在偷东西的时候,误触了古人用于保护这些祭品的机关,要不是逃得快,恐怕自己也会被关到石盒里,一块儿沉到祭坛内部。

    而悬挂摄像头突然故障,很显然是妖女所为,弄清楚了情况后,李白重新回到祭祀之地外面。

    当李白一爬出地洞口,诸教授就紧张的上来问道:“怎么样?石盒还在不在?”

    “还在!”李白看向风水师,说道:“周师傅说的没错,石盒确实沉入了祭坛里面。”

    “啊!这就好,这就好!”

    诸教授一脸庆幸,长长松了一口气。

    整个祭祀之地的重要核心就在祭祀空间,而祭祀空间内最重要的地方就是那座祭坛。

    祭坛上最珍贵的东西自然当属那只巨大的石盒,如果石盒不翼而飞,那么整个祭祀之地的研究价值将大打折扣。

    “只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古人竟然会保护的如此严密。”

    事实真相与周水根的猜测有些出入,不过对考古队来说,这些并不是重点,从教授到学生,更想知道真实的历史究竟是怎样?

    “我在下面找你们的时候,找到了几样东西。”

    李白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几枚古钱。

    这些古钱是在被破坏的机关残骸里面发现的,应该是工匠在布置机关的时候,随手垫进去的,如果放到现代,其用途应该被称为垫片、平衡块等诸如此类的辅助材料。

    在捡到这些意外的收获后,他准备带回去当作纪念品,考虑到清瑶妖女偷走了那口怪钟,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让她吐出来还回去,只好将这些古钱当作补偿送给考古队。

    之前在祭祀空间里听过诸教授所讲的那些历史故事,李白就猜到这些古钱的存在意义远远大于它们的自身价值。

    诸教授往他手心一看,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

    “半两?五铢?还有蚁鼻钱?”

    “秦半两,汉五铢,楚蚁鼻?不是楚国的祭祀之地吗?”

    蔡何、宋祥和师迷琳等几位学生彼此面面相觑,都有些发懵。

    -

    中文网m..更快字网